「也沒有。」溫妮絲還是搖頭。

2022 年 1 月 29 日

「能幫我把窗帘拉起來一下嗎。」西子月依舊用雙手撐著臉,像是創業失敗的年輕人在公園長椅上思考人生。

「哦,好的。」

溫妮絲站了起來,走向窗枱邊。

西子月在她背後開槍了,三聲槍響,弗里嘉彈。

溫妮絲趴倒在了書桌上,枱燈的光打在她頭上,跟睡著了沒什麼區別。

西子月原地靜默了好久,槍口上還冒着煙。

雷雨聲拍打在窗舷上,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敲打玻璃,想要進來。

雖然西子月不願意朝好友開這波槍,但當下情況特殊,還是讓她就這麼躺下比較好。

西子月重新提上了裝備箱,走了出去,臨走前順帶將門反鎖。

雖然弗里嘉彈的效果是無傷+昏睡,但說到底這也的確是煉金子彈,對龍類也是有效果的。

就算溫妮絲真的是條尚未蘇醒的龍,一時半會也醒不來,如果是人的話就更醒來不來。

等到這次事件結束后,該好起來的自然會好起來。

西子月扛着裝備下樓,走出了宿舍,站在了屋檐下,流水如瀑布般洗下。

正當她盤算下一步走棋時,一道刺眼的閃電從新娘島的北邊掠下。

在閃電的照耀下,西子月看到了,立在那邊懸崖上的赫拉女神像,突然記起來了什麼。

一個多月前的夜晚,在主教學樓中,她從窗邊路過時,的確看到了這麼一幕。

月光透過赫拉女神手中的權杖在空中形成了一條微弱的光帶,而那條光帶直抵新娘島的南面。

想到這裏,西子月立刻行動,提着裝備箱走入雨中,來到了學校的南方,這裏她登島的地點,有一片樹林和湖泊。

門,就在這一帶,也許在樹林中,但更有可能藏在湖泊里。

西子月在雨中伸出了手指,像是對萬物下令。

「鑰匙」啟動,言靈的力量如流水般泄入了雨水的縫隙中,向著周圍擴張。

找不到目標。

無論是樹林中,還是湖泊下面,都找不到能夠打開的東西。

鑰匙這個言靈很特別,所謂的言靈本質上是修改領域內的規則,也就是說有施法範圍。

但鑰匙不一樣,它沒有領域這種邊界,它只強調概念,除非那扇門出現在西子月的視野中,並且離它夠進,才能把門打開。

而且,西子月必須得意識到那是一扇門才行。

西子月試着張開側寫,但雨水干擾了她。

這種感覺像是迷宮走到了盡頭,線索中斷,出現在面前的是一條死路。

西子月閉眼沉思,回憶是不是有什麼漏掉的細節。

很快,她想到了——

作弊秘籍:黑羊之牆。

既然被困在了迷宮中,那就不妨試試將迷宮的地圖調出來。

「Blacksheepwall!」西子月在雨中大喊,聲波穿透雨幕,形成了一道小迴音。

幾秒鐘過後,一塊小石子從山崖頂端掉了下來,順着岩壁翻滾而下,卡在了一處縫隙里。

毫無疑問,石子卡住的那一塊區域,就是門。

西子月呆住了。

說不清黑羊之牆的言靈式奏效了,還是她通過音量把那塊石子震了下來。

總之,作弊般的一幕發生了,黑山羊再次跳出了羊圈。 伴隨著炎國高官的命令下達,龐大的國家機器隨之運轉了起來。

沒過多久,眾人便找到了具現出來的沙漠綠洲。

那是在炎國西部最大的那片沙漠當中。

通過衛星掃描之後才發現那一片的綠色,佔地平方足足達到了數十公里之多。

雖然相較於整個大沙漠來說,這一點小小的綠洲並不算得上什麼。

但是卻給了炎國人民最大的信心!

次日之後,鋪天蓋地的宣傳瞬間將整個炎國籠罩。

那鬱鬱蔥蔥的沙漠綠洲當中龐大的湖泊瞬間將無數人的心神給吸引了進去。

有山有水有樹有林。

山水,樹木,森林,湖泊,將整片綠洲映襯的如同是黃沙當中唯一的綠寶石。

雖然一個綠洲不夠,但是假如後面具現出其他資源,比如說如海洋一般的水資源,比如說無數的樹木。

到那個時候說不定炎國就真的能度過這一次能源危機的。

眾人帶著既愧疚又憐惜的目光對著聊天直播間當中的馮寶寶發送著屬於自己的致歉彈幕。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突然發現張遠和馮寶寶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個箱子。

「難不成這就是昨天所獎勵的寶箱?」

有聰明人猜出了這個答案,但是下一秒有眼尖的人又發現了不對勁。

為什麼張遠手中的箱子是金色的,而寶寶手中的箱子是銀色的?!

之前的提示不是說張遠獲得了銀色寶箱,寶寶獲得了金色寶箱嗎?!

所有人一臉懵逼的看著兩人拿著的寶箱,腦海當中瞬間閃過了同一個問題。

他們看著眼前的一切,甚至有人不可思議地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但最後寶箱的顏色依舊沒有變化回來。

「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看到那個張遠的手中的寶箱是金色的?!你們能不能告訴我,是我看錯了呀!」

「對呀,我也感覺我看錯了,張遠手中的寶箱怎麼可能是金色的,寶寶殺那些怪物耗了這麼大的力量,張遠怎麼可能能拿到這個東西?!」

「可是如果我們都沒有看錯的話,那就證明張遠手中的寶箱真的是金色的!」

這麼一下子不單單是直播間外面,就連官方也震動了。

冰冰手中拿著對話筒,眼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

即使這麼長時間的主持功底也無法遮掩冰冰心中的震撼。

冰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強哥。

「強哥,對於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聽著冰冰的話,強哥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兒。

怎麼看?自己能怎麼看?

坐著看唄!

強哥看著面前的直播間,心中突然閃過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難不成其實昨天對付那些吃人魔猴張遠出的力量最大?!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想法剛在腦海當中紮根,便隨之被強哥狠狠的甩出了自己的腦海。

他搖了搖頭,有些不可思議的將一捧茶水灌入嘴中。

「說不定……說不定是馮寶寶把自己的寶箱送給了張遠?」

強哥帶著些許震撼的獃獃的說道。

聽著強哥的話,冰冰也愣住了。

「什麼意思?!」

強哥似乎逐漸的恢復了過來,搖了搖頭將自己腦海當中的想法理順,強哥接著說。

「昨天寶寶出力最大,你們也都是看到了的,如果沒有馮寶寶就不可能殺掉那麼多吃人魔猴,而現在黃金寶箱卻在張遠的手中!

那是不是證明了,昨天馮寶寶其實把黃金寶箱送給了張遠,自己拿著一個白銀寶箱?」

聽著強哥的話,冰冰也被強哥的奇思妙想所震撼住了。

愣在原地沉默了半晌之後。

冰冰皺了一下眉頭。

「可是這是為什麼呢?!」

對呀,這是為什麼呢?!

不單單是冰冰,就連直播間當中的所有人也是同樣的疑問。

看著面前震撼的眾人,強哥突然想到了一個想法。

「有可能是因為寶寶為了避免自己的隊友實力太差!所以才把這個東西交給張遠!」

一句話一說出如同一道雷一般劈在眾人的心頭。

想到此處,眾人臉上愈發的難看了。

寶寶為了自己隊友的實力甘願放棄黃金寶箱?

居然轉向選擇白銀寶箱?

這他娘!

不會是真的吧?!

看著直播間當中的有些懵懵懂懂的馮寶寶,眾人的心頭愈發的慌張了起來。

「不會吧,我們的寶寶這麼天真的嗎?!張遠你這傢伙憑什麼能讓寶寶把黃金寶箱給他?!就憑他昨天讓寶寶一個人對付那些猴子!

我覺得什麼東西都不應該留給他!」

「是啊,這傢伙憑什麼呀?!」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