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這麼理解!」司機十分得意地笑着。

  • Home
  • 未分類
  • 「你可以這麼理解!」司機十分得意地笑着。
2022 年 5 月 17 日

這個人簡直是太狂妄了,簡直是一個社會渣渣,也不知道他爸是誰,難道是某剛?

正常情況下,計程車司機雖然也有宰客的,但是多多少少也會顧慮被人投訴,眼前的這個人好像交通管理局是他家開的,局長是他的小弟,根本就無所顧忌呀!

張凡感到十分可疑,本想繼續深問,想一下還是算了,看來,到京城之後再收拾他比在半路上收拾好多了!

小子你等著吧,等你把我送到地方,我再叫你好看!

張凡不再說話,眯起眼睛,利用龜甲卜筮給司機測算。

一隻手夾着香煙,一隻手放在懷裏,小妙手輕輕撫摸著龜甲。

龜甲上的紋路有無數信息,通過小妙手進入經脈之中,激發了大腦當中卜筮心經與風水心經的完美契合,於是,一道道來自遠古的秘訣,不斷的在腦海當中浮現。

張凡彷彿感覺到了來自宇宙深處的奧秘,前500年後500年,發生過的和未發生過的事,像一個百寶箱一樣,呈現在他面前,琳琅滿目。

在古元真氣和神識的辨別之下,這些複雜的信息漸漸的組合,形成了一個極為簡單的徵兆:

地點:京彎高速,178公里處;

時間:20分鐘后;

人物:計程車司機;

結局:死!

這些信息明確無誤的向張凡警示,令他大吃一驚:

多虧這小子大行不義,我才想到給他卜一卦,不料卻測出了一個巨大的災難!

要是不提前得知這個信息,豈不是跟這小子一起倒霉!

張凡心中緊張,卻悟出了一個明確的道理:你在生活當中遇到的每一件事情,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其實都是你的一個契機!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剛才還被這小子給氣的顛三倒四,差一點動手打人,現在才明白過來,老天爺是故意讓這小子蠻不講理,逼我給他測一測啊!

想到這裏,心中十分感恩。

但其實並不知道具體要感謝誰,只能是感謝冥冥中的命運安排吧。

想想自己走過的這些路,好像始終有一隻暗中的手,用無形而強大的力量,推着他慢慢向前走。

若不是被由鵬舉給搶去了姚蘇,怎麼可能遇到涵花!

這明明是命運讓我離開那個浮淺無情的姚蘇,送給我一個忠實純情的仙子嘛。

還有,更多的事例……都可以驗證這個道理。

看來對於生活當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不必太過着意,心情放鬆,成敗無所謂,重要的是態度要認真。

想到這裏,頓時覺得心情晴朗,剛才被計程車司機給堵的胸口那一團氣,突然之間雲開霧散。

此時再扭頭看一看計程車司機,竟然感覺到這小子沒有剛才那麼可惡。

他上輩子肯定是個冤鬼,這輩子到世上來報冤,要把自己的怨氣撒給他遇到的每一個人。

俗話說,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這小子多行不義必自斃……

不過他再壞也罪不該死吧。

張凡突然猶豫起來。

要不要提醒這小子一下?

要他在178公里之前停車?

可是轉念一想,這個想法的可行性非常之小,告訴他在178公里的地方有危險,難道他就會相信嗎?

按道理他是不會相信的。

。天陣峰縱然布置著大大小小的聚靈陣,但正是由於這些陣法分佈不均,又各有瑕疵,因此天陣峰縱使靈氣充盈,但分佈的也並不均勻,而且靈氣程度常常出現變動,因此他們才需要用測靈儀來隨時測試,好在陣法出現問題之時快速調整。

這幾乎已經成了天陣院學生的必修課。不過因為這些陣法,天陣峰的靈力……

《丹道至聖》第三百七十六章震撼天際之上,似乎有什麼東西低吼著滑過雲層。

「老大,是……是天使號!」

天空中巨大渦輪雙翼就像天使張開著巨大的翅膀,足足遮住了半個太陽,一艘巨大的「天使號」AI運輸飛行器緩緩的從雲層中露出稜角。

「媽的,他們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天使帶來的不是審判就是

《拍電影從諸天開始》第一百一十三章恐怖的AI機器人 老者搖了搖頭,默然半晌才道:「噬日蠱並不難找,就在黃龍宮正殿的祁天柱中,族中每年巫神大典,就有無數教徒貢獻精血以養育神蠱,故而這噬日蠱母蠱所在,幾乎人盡皆知。」

唐寧心中一喜,原來以為那母蠱既然如此重要,必然藏在極難尋常的地方,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

「很好,很好,」唐寧笑道,「雖然那黃龍宮高手如雲,可若只是潛進去破壞一處東西,倒也不難。」

可旋即又覺得不對,問道:「既然歷任教主多以噬日蠱操控族中高手,想要破壞祁天柱的只怕也非我一人……莫不是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小友果然聰明,」老者微微一笑,旋即輕嘆道:「那噬日蠱……母子一體,若是母蠱死了,所有中蠱之人,也必然全部喪命。所以中蠱的族中高手,不僅不會去破壞祁天柱,反而會不惜一切代價守護。這也是為什麼族中許多高手願意守在黃龍宮左近,幾乎從不離開的緣故了。」

唐寧心中一沉,這他倒是沒有想到。

是啊,佘谷歷任教主既然用此法操控族中高手,又豈能沒有些憑藉……

「那如果只是將母蠱盜出來呢?可有解毒之法?」唐寧問道。

老者搖頭道:「噬日母蠱必須依靠祁天柱中的精血池而生,離開精血池,半個時辰便會殞命,而且解除蠱毒的秘法向來只在教主一脈傳承,其他人就算盜出噬日母蠱,也無濟於事。」

唐寧心中冰冷絕望,嘿然笑道:「果然是個害人不淺的東西……」

老者輕嘆一聲,默然不語。

方雲龍忽然眉頭一皺,道:「不過……還有一法。」

唐寧忙問道:「什麼?」

老者眉頭一皺,似乎想到了什麼。

方雲龍道:「我曾聽父親說過這噬日母蠱,噬日母蠱威能浩大,以含有靈力的精血為生。可精血並非只有祁天柱精血池有,修行者的人體亦有。若是將它轉移到人體之內,仍可生存半日功夫。」

他頓了頓,又道:「若是我將這母蠱吸入體內,半日功夫救出父親,他自可解除蠱毒。」

唐寧心中正自驚喜,老者卻忙搖頭道:「少主不可,那噬日母蠱吸食精血,損害壽命,吸入身體只消一個時辰,便必然元氣大傷,重則當即殞命,輕則折損二十年壽命。更何況若是中間出了差錯,半日之內沒能順利救出教主……少主身系南疆安危,豈能輕易犯險?」

方雲龍沉聲道:「我意已決,雲長老不用勸了,我這就去黃龍宮走一趟。」

說著,一躍便重新墜入水中,那水卻絲毫不曾發出聲響。

老者見唐寧就要跟隨離開,忙道:「小友稍等。」

唐寧回頭問道:「怎麼?」

心中暗道:「這老頭兒莫非捨不得他家少主送死,想要讓我替代那小子吸入母蠱?……那自己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卻聽那老者道:「少主生性衝動,只怕……」

他頓了頓,輕嘆一聲,低聲道:「當日教主中了蠱毒,修為大損,又力戰十數位長老高手,墜入神龍窟前,已經身受重傷。這一年沒有靈氣滋養,更有蛟龍環伺……方才我不願和少主說起,就是怕他擔心,做出些傻事來。

若是……若是你二人一切順利,有幸見到教主,發現教主……性命垂危甚至已經遭遇不測,還望小友千萬勸住少主,莫讓他犯險。」

唐寧心中微微一沉,終究點頭道:「好,我定儘力而為。」

說完,輕輕一躍,墜入水中,跟隨方雲龍而去。

兩人沿著那甬道河水緩緩往下遊行走。

遊了約莫百餘丈,拐過一個彎道,眼前仍是那般山壁洞穴,只是洞中之人看上去狀況竟比方才前面所見的好上許多。

有人隔著鐵籠往水中傾撒殘葉剩飯,時而一條銀白小魚衝出水面,一口將食物叼入嘴裡,煞是靈活。

唐寧見那銀色小魚模樣十分熟悉,心中一動,暗想:「原來那些魚竟是此處養活的,卻不知如何能逆著那洶湧暗道游到上游?這些人又怎的能在監獄里養魚?……」

只聽一個洞穴中的老者罵咧咧道:「他奶奶的,最近這銀魚似乎越來越少,也不知是哪個殺千刀的破壞規矩,吃了這許多。」

另一個青年聲音哈哈笑道:「莫不是你口水落在了魚食里,將銀魚都熏死了?」

「放你娘的狗屁,爺爺養這銀魚的時候,你還在你娘肚子里呢,以爺爺的手段,怎會養得死魚?」那老者怒罵道。

青年卻嗤笑一聲,不再說話。

過得半晌,忽聽得那老者罵道:「他娘的,誰在水下面攪動了我的魚食?給爺爺出來!」

唐寧二人心中大驚,這才發現,原來許多魚鉤絲線順著那牢籠邊緣垂下,落在水道之中,那鉤子旁本有許多銀魚環伺,兩人自水下游過,登時將銀魚嚇跑,魚鉤晃動,卻無半個上鉤的。

那老頭兒倒是細心得可怕。

卻只聽先前那青年哈哈笑道:「宋老鬼,自己越來越老不中用了,釣不著魚,卻說水下有人,嘿,這大牢深逾百丈,莫說是人,就是個螞蟻都爬不進來。莫非你那些被熏死的銀魚,也是這水鬼吃了么?」

此話一出,其他牢籠不說話的人都是哈哈笑出聲來。

「放你娘的狗屁,我釣魚的手段那是南疆聞名、天下第一,要怪只能怪那些天牢狗腿子給了伙食越來越差,銀魚都懶得吃了。」

幾人又是說笑開來,卻沒人再提水下有人的事情。

唐寧在水下與方雲龍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瞧出了一絲僥倖。

二人不敢停留,更是小心迅疾的朝前遊動。

燈火昏沉,唐寧兩人沉在水底,極難察覺,時而氣息將盡,便在陰暗處露出鼻子緩口氣,隨即又繼續潛入水底。

只是這大牢長度當真聳人聽聞。

又是蜿蜒曲折潛出百餘丈,兩邊的石壁牢房之中已經時而有人、時而沒人。

再潛出百丈,通道豁然開朗,前方是一處巨大殿堂,水道由平整磚石鋪就,四四方方,可甬道與那殿堂之間,卻是一道高聳鐵門相隔。

鐵門嵌入山壁之中,似是混金所制,開啟機關顯然便是外面水道旁的巨大絞盤。

。 我有一個傻弟弟。

趁我睡着的時候,用我電腦瀏覽器里自動登錄的作家後台,發了他續寫的內容上來想蹭蹭熱度,讓大夥品鑒品鑒。

之前也發生過一次(源於那天嘴賤誇了他一句寫的真不錯),結果他信以為真,自告奮勇說如果我如果忙着睡覺沒空碼字的話,他會代勞。

上次被噴以後他老實了一段時間。

最近這兩天,因為沒什麼人打賞,評論也少了,他覺得自己又可以了,於是又一次心血來潮,上傳了剛才那篇他自認為字字珠璣的絕世經典。

沒想到各位看官居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不是我的手筆。

並且對他施以善意的侮辱和唾罵(罵得好)。

也多虧了各位嘴下不留情,他也已經深刻反思過,最終決定放棄碼字的夢想,乖乖回家繼承億萬家產。

話說你們不會介意我有這麼一個傻弟弟吧?

雖然我已經痛斥過他,但萬一,我是說萬一,再有這樣的情況,突然發現我寫的內容忽悠得沒有那麼真誠了,說明又是傻弟弟自作主張登我號了。

那就請當作是一篇防盜亂碼,先睡個午覺,醒來再看。

如果換回我自己的文字了,那說明沒事了。

如果沒有,那你們可以幫我報警了。

就在我碼下這篇聲明之前,我打了他一頓,然後他就把自己關在自己房間里看名偵探柯南,已經看到第六百四十二集了,而且剛才出來上廁所的時候,看我的眼神也不太對。

請問我現在向他道歉還來得及嗎,在線等,挺急的。 顧不上身上的傷痛和麻痹的右手,葉鳶尋提劍就對上了另外四頭骷髏怪。

涅槃劍緋紅的劍身和白錚錚的骨刀碰撞在一處,發出刺耳的聲音。

即便封住了聽覺的葉鳶尋仍舊能夠感受到,空氣中刀劍相撞所帶來的劇烈震顫。

她疲於應付四隻不知疲憊的骷髏怪的同時,思緒也在腦子裏飛速旋轉。

這幾隻妖物顯然比之前的骷髏大軍要聰明。

骷髏大軍沒有靈智,只會前赴後繼地上前衝殺,而這些骷髏怪懂得閃避、甚至是配合,讓葉鳶尋更覺吃力。

就在她神思飛轉的時刻,原本被震開的骷髏怪飛身躍起,從半空中對着地上的她俯衝而下。

一把骨刀有了風力的加持更是來勢洶洶。

雖然葉鳶尋能夠察覺到正面來敵,可是光抵禦眼前的四個骷髏怪已經讓她分身乏術了。

眼看那白骨刀就要砍在葉鳶尋的腦袋上,透過天目鏡查看弟子們情況的上仙都有些不忍地避開眼去。

畢竟葉鳶尋生得一副好相貌,若是真被從頭頂劈開,光是想到那慘不忍睹的畫面,就有人忍不住覺得可惜。

而這當中卻並不包括梓荇上仙。

她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葉鳶尋的一舉一動,她總覺得這個小丫頭像是風中的蒲葦草,不會是那麼容易被打敗的角色。

更何況還有那位在,真遇到了什麼危險,他不會坐視不理的。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