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啥?女的?」

2021 年 11 月 29 日

江月一聽到這個,便是有些意外的看著葉飛。

「是,一個好朋友。」

「啪!」

葉飛的話音剛落,江月便是一巴掌打在了葉飛的臉上。

「你他媽的在監獄里也撩妹,你就不能老實點嗎?你結婚了知道不?你是我的男人知道不?」

「我真想打死你,生性風流,走到哪裡都要泡妹。」

江月指著葉飛憤怒的說著,氣的胸膛一股一股的,對於江月來說,葉飛撩妹就不行。

葉飛捂著臉,有些委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江月,江月這個潑辣勁從認識到現在都沒改變。

「哎呦,那不是我失憶了嘛,失憶了我知道什麼,看到好看的女人我就多說了兩句話。」

「好了,好了,老婆大人,別生氣了。」

葉飛把江月扶在病床上,為江月捏著腿。

「你說你能不能消停點,三十多歲了,幹什麼呢?孩子都有了,你還不注意一下自己。」

江月抱著雙肩,開始訓斥著葉飛。

「是是是,老婆大人說的對,老婆最大。」

葉飛對著江月連連點頭,不敢反抗。

「你這個混蛋,什麼時候能改改自己處處拈花惹草的性格,老娘受不了你了,給我跪搓衣板。」

江月繼續嘟囔著,葉飛受不了江月的嘟囔,便是直接抱著江月,吻在江月的嘴巴上。

「唔……」

江月被葉飛壓在床上,她的雙手打著葉飛的胸膛。

「哎呀,給我起開,這是醫院,幹什麼呢?」

江月大力的推開葉飛,一臉的嫌棄。

「我親我自己老婆還犯法了?我想怎麼親就怎麼親。」

「老婆你真好看,比李月珊和宋紅顏都好看,給我親一口。」

葉飛摸著江月的臉,對著江月深情的說著。

「油嘴滑舌,滾開。」

江月臉色一紅,聽到葉飛的甜言蜜語,內心也是樂開了花。

「好,你幫我把醫藥費給結算一下,我去找典獄長。」

葉飛拿著手機,準備給典獄長打電話。

「他在三樓五號房間內,你去找他就好了。」

江月對著葉飛說著,葉飛點點頭,便是朝著外邊走去,很快,葉飛便是找到了典獄長。

一走進門,發現典獄長一個胳膊上包紮著,另外一個手在抽煙,葉飛看到典獄長斷了一個臂膀,便是嘆息一聲,要不是為了青木市的安寧,典獄長也不會變成這樣。

「還好吧?」

葉飛朝著典獄長走去,順手從典獄長的煙盒裡拿出一根香煙。

「還好了,只不過少了一個胳膊,看起來很廢物。」

典獄長眼中帶著一絲憂傷,沒想到縱橫一生,到現在竟然少了一個胳膊。

「其實你胳膊一開始斷的時候,是可以接上的,只不過你沒有找到你的胳膊。」

葉飛可惜的對著典獄長說著,按照現在的醫學技術,就算斷手,也能夠接上。

「我的手被暴徒踩碎了,我也找不到了。」

「當初那種情況,我也只能逃命了,哪裡還顧及自己的胳膊。」

典獄長彈著煙灰,覺得能夠保住一條命就不錯了。

「不過還好了,上級已經請了高級醫師,幫我製造一個機械手臂,到時候看看怎麼樣。」

典獄長臉上忽然露出了微笑說著,覺得還挺好玩,但是再好玩,也沒有自己的手臂靈活。

「嗯,機械手臂好啊,吃火鍋不用筷子,直接下手抓。」

葉飛對著典獄長說著俏皮話,二人哈哈大笑著。

「你小子恢復的挺快啊,這麼快就跟沒事的人似的,我到現在才恢復了三成而已。」

典獄長看著葉飛好像沒什麼大礙了,便是對著葉飛說著。

「還好了,典獄長啊,我跟你商量一個事,別姬能不能放出來?」

葉飛問著典獄長,典獄長抽了一口香煙。

「稍等,我看一下她的犯罪記錄。」

典獄長說著便是翻開手機,開始閱讀著別姬的犯罪記錄。

「可以放出來,不過別姬很奇怪。」

典獄長放下手機,對著葉飛說著。

「什麼奇怪?」

「別姬這個人啊,曾經是一個大盜,偷東西的手段極其高超,無論是開鎖,潛伏,攀爬,樣樣在行,她背後還有一個團伙,是專門偷東西的,一偷東西就是天價的東西。」

「他們這團伙很厲害,到現在只是抓到了別姬,其他人根本抓不到。」

「別姬只是幫凶而已,並且參加的偷東西都不是特別名貴,還可以放出來,不過放出來的話,誰又能保證她不繼續偷東西?」

典獄長此時問著葉飛,葉飛眉頭一皺,和當初別姬跟自己說的版本不一樣,當初別姬好像說是偷一幅畫,如今到了典獄長這裡卻是崩出來一個犯罪團伙,是別姬在說謊?

葉飛不知道別姬是不是再對他說謊,和典獄長說的經歷完全不一樣。

「放出來吧,她出來以後,我給她一筆錢,讓她一生都安枕無憂,就不會再偷東西了。」

葉飛對著典獄長說著。

典獄長點點頭。

「行吧,既然如此,那就放出來吧,已經關押一年了,她也為她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典獄長說著便是打了一個電話。

「放出別姬!」

典獄長掛掉電話,葉飛便是點點頭。

「我去接別姬,典大哥好好休息。」

葉飛說著便是走出了典獄長的病房。

「老婆給我車鑰匙,我要去接個人。」

江月把鑰匙扔給了葉飛,葉飛便是朝著樓下走去。

「你開車走了我去哪裡?我給你一塊去吧?」

江月對著葉飛喊著。

「不用了,你自己想辦法。」

葉飛打開車門便是開車離開,他可不敢讓江月看到別姬,到時候再給人家一巴掌就不好了,畢竟江月很潑辣。

「花心男!」

江月嘟囔了一句,心裡也預感到了葉飛是要幹嘛去。 ,

第508章

王輝已經不想和他說話了,直接出門右拐。

宋三喜,左拐,走消防樓梯。

上樓梯時,便聽到那邊門開了。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響起:「喲,輝哥哥,你來陪我看煙火了呀?今天晚上的焰火,好漂亮呀,真美」

「陪個屁!老子今晚很不舒服!」

然後,只聽到一陣嬌笑聲響起,那女人還說:「你壞,你一來就,好壞呀,咯咯咯」

宋三喜被聲音迷惑,心跳有點加速。

這特么的什麼狐狸精,聲音這麼出眾?

不過,還是上樓去。

心裏,覺得有意思。

王輝和王霞這對同父異母的姐弟,關係是真僵啊!

這種時候,王輝連姐姐都不要了,反而跟情人約會?

一聽那聲音,就沒幹什麼好事。

沒多久,宋三喜來到27樓。

迅速找到了王霞被綁架的房間。

那裏,一看房門就是一間清水房,未裝修。

小戶型的那種,一室一廳一廚一衛。

天晨大廈,也是綠意·中海的樓盤傑作,還不錯。

兩個黑白狗,很會挑地方。

宋三喜對於這種2007年款的老門,輕鬆就能打開。

進去,便看到窗戶邊吊著的王霞。

這冷的天,外衣沒有。

就是打底的粉色小桃領緊身衣,還有淺青色的絲·襪。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