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我遇上了一個名為陸善傑的傢伙,他說他掌握著陸如夏的線索,並想投靠我們,你查下這傢伙有沒有問題。」

  • Home
  • 未分類
  • 「優,我遇上了一個名為陸善傑的傢伙,他說他掌握著陸如夏的線索,並想投靠我們,你查下這傢伙有沒有問題。」
2021 年 12 月 26 日

「陸善傑?優看看……似乎是個可憐的傢伙。你把他帶回來吧,反正這人也無法對我們構成威脅。」

優毫不在意。

「行了,陸善傑,你先停下,我們要走了!。」

「哎,你知道我名字?」

馬修也不理會這話癆,開始撤離。

但沒有關係,陸善傑孤獨慣了,他想說話,並不一定要有交流對象。

「我們要走了么?太好了!我早就想離開研究所了!也不知道外邊的夜景如何?我想看星星,我想看月亮……」

「閉嘴!」

馬修後悔了。

他總感覺陸善傑是個非常麻煩的搞笑角色。

「那個……」

才疾步前行了一會兒,陸善傑似乎又剋制不住自己的表達欲了。

他試探似的詢問了下馬修。

「我希望你別說廢話,不然,我不介意為了安靜再殺你一次。」

「哎,我只是想說,我們一路衝過去,將身影暴露在那些監控設備之下,真的沒有關係么?」

說話有風險,但陸善傑還是勇敢地說了出來,真不愧為職業話癆。

「這不必你操心!」

小蘿莉會搞定一切,掩護他們離開。

雖說優可以廢掉路上的監控,幫他們順利撤離,但今晚的行動並不順利。

研究所被潛入的事情暴露,陸啟年定會提高警惕性,可以預見,青岩野明天會進入更為緊張的戒備狀態,他想從啟年集團手中將陸如夏救回,難度更大了。

……

馬修和陸善傑順利逃回了酒店。

進門,馬修便遇上了一隻無恥地「伸手黨」。

蘇蘇將小手伸出,圓溜溜地大眼睛看著馬修。

看到馬修沒有反應,蘇蘇又朝馬修眨了眨眼,吐了下可愛的小舌頭。

這世上不存在無緣無故的賣萌。

看到蘇蘇這樣,馬修哪會不清楚蘇蘇在想什麼!

他直接將陸善傑推到了蘇蘇身前。

「只有這個。」

「麻朽,這不是蘇蘇的宵夜!」

蘇蘇怒道。

「你還真以為我去買宵夜了!」

……

陸善傑如今很懵,他有想過自己離開研究所之後會去幹些什麼,但他怎麼也沒有料到離開研究所的第一件事是去見蘿莉,而且還不止一隻。

陸善傑看向一邊的優和奈奈,有些緊張。

「好了,陸善傑,這兒很安全。陸如夏的線索,還有那什麼預言,總之,將你所了解的一切都交代清楚了。」

「啊?!先從這個開始么?」

陸善傑如今更好奇眼前這些小蘿莉是什麼情況。

但覺察自己被馬修瞪了一眼,陸善傑只好乖乖解釋起來,「說來話長,這要從青岩野靈能研究所說起……」

這個陸善傑真的很能說。

如果沒有這張話多的嘴,作為基因人的陸善傑其實還挺帥的。

但一開口……

哎。

拜他所賜,馬修了解了一切。

他這才知道陸如夏是靈能研究所中的實驗體。

而且,在他們到來之前,青岩野中還有個能夠預知未來的66Y,也不知66Y到底預知到了什麼,才會從口中冒出「天主教父」這樣的稱呼。

「你說啟年集團抓住陸如夏是為了讓她覺醒特殊能力?」

馬修有些不解。

因為陸如夏都已經擁有行動預知了,為什麼還要覺醒?

「這些天研究所給陸如夏進行的測試都是覺醒特殊能力用的,包括將陸如夏的轉移到陸巫懼那兒,都是為了讓她覺醒。」

「陸巫懼?」

「實驗體65G,他的特殊能力我也不太清楚,我只聽說陸巫懼存在幫助實驗體覺醒的特殊能力,除此之外,他還有個別稱……」

陸善傑臉色微變,提起陸巫懼,他似乎有些懼怕,「研究所的人喜歡將陸巫懼稱作『實驗體送葬者』。被送到陸巫懼那邊的實驗體大多數都死了。少部分實驗體在陸巫懼的幫助下成功覺醒了特殊能力,但在那之後,他們的精神似乎有些不正常。」

聽到陸如夏被送到了這麼一個危險人物那邊,馬修不由緊張,「那個陸巫懼在哪?」

「我也不知道。陸巫懼很早以前便被研究人員送走了,我一直被限制在了研究所中,根本不清楚他被送到了哪。」

「麻朽,他說的是真的。優確認了一遍,他講述的內容基本和靈能研究所裡邊的資料對上了。如果陸如夏真在那個陸巫懼那邊,優可以確定陸如夏如今所在之處了。」

「哪?」

「根據記錄,三年前,陸巫懼被轉移到了機械研究所那邊。」

機械研究所么?

今晚他和陸善傑離開靈能研究所不久之後,警報響了起來,如今青岩野警衛隊在外頭四處巡邏,已不方便在外出行動了。

「那個……」

陸善傑忽然舉起手來。

「你又這麼了?」

「我叫陸善傑。」

「我知道。」

「我想問……你是誰?」

馬修服了。

這個陸善傑不清楚他是誰,居然還敢跟著過來。

「我在紗之律那邊的身份是馬修·麻朽,如今潛入青岩野的偽裝身份是商人休。」

「我還有問題,她們是……」

陸善傑的直覺告訴他,這屋子中的小蘿莉不太對勁。

主要是他逃離研究所后第一件事便是來見這些小蘿莉,這……實在太奇怪了!

她們?

馬修惡作劇似的伸手一拎,蘇蘇被提了過來,「喏,受行兇者指引,汝將面見偉大的天主救父。如今在你身前的這隻,就是預言中偉大的天主救父。」

馬修以為陸善傑會生氣,會吐槽,會感到難以置信,誰知作為話癆的陸善傑卻難得安靜。

他仔細打量了下眼前的蘇蘇,轉頭看向馬修,「她真是我的天主教父?」

陸善傑這麼認真,馬修反倒驚訝了,「你就不感到奇怪?你看,她只有那麼小小一隻?」

「啊!誰小小一隻!麻朽你這無禮之徒!」

被提著的蘇蘇咆哮起來,哪怕被拎了起來,她也能在空中搖晃,對馬修拳打腳踢!

「這沒什麼奇怪。就像我會復活一樣,雖然很少見,但確實存在。再說了,實驗體66Y留給我的預言全中了。如今她由你介紹給我,那她便是天主救父吧?而且,我感覺她們十分特殊……」

陸善傑看向一邊的優,「頗具威嚴。」

他又看向在遠處的奈奈,「十分優雅。」

最後,他的目光重新回到蘇蘇身上……

此時蘇蘇已經靜下,一臉期待地看著陸善具。

她不斷挑眉,那表情彷彿在說,『誇蘇蘇!快誇蘇蘇!使勁地誇!賣力地誇!」

陸善傑皺了下眉,似乎有些為難,遲疑了半天,「十分偉大?」

「麻朽,看到沒有!蘇蘇,偉大!」

蘇蘇猛地一甩,擺脫麻朽的拎提,靈巧地落到地上,挺起小胸脯,叉著腰,自豪極了。

馬修真不知道如何說陸善傑這人。

他是被關久了太純潔,還是被關久了缺乏常識?

搞不好,這傢伙前世就是個克蘇魯教派的信徒。

不然,他為何明明都感覺離譜了,還硬誇蘇蘇偉大? 竹林邊上烏泱泱的都是人。

顧湘伸手扶著姜氏,步履匆匆向外走,心中卻終於明白她感覺到的違和感究竟從何而來。

明明無用,但趙多還是五次三番來鬧事,如今所有人都知他同顧家,同自己有恩怨,現在他出事,誰會相信顧家無辜?

顧湘與王知縣,周縣尉都有交情,可正因如此才更麻煩,明明不關顧湘的事,但所有人都會覺得是王知縣偏袒徇私。

走神的工夫,一行人已經趕到竹林。

竹林外面圍攏了不少百姓,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看見顧湘過來,好些人目光都有些躲閃。

趙多鼻青臉腫,滿頭滿臉的鮮血,身體時不時抽搐,氣息微弱,神志已有些不清醒,目光渙散,他身邊一老道神色凝重,右手持針,針刺神闕,額頭全是汗水,眉頭緊蹙。

「我的兒!」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