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降世的孩童純潔無暇,怎會背負罪孽?到頭來細想,還不是長輩孽障多了,報應到了孩子身上……」皇后一身潔白,宮殿也極為樸素,已然是個清心寡欲之人,在這宮中不爭不搶不鬥。

  • Home
  • 未分類
  • 「剛降世的孩童純潔無暇,怎會背負罪孽?到頭來細想,還不是長輩孽障多了,報應到了孩子身上……」皇后一身潔白,宮殿也極為樸素,已然是個清心寡欲之人,在這宮中不爭不搶不鬥。
2022 年 2 月 25 日

明落昔垂眸,看不出情緒:「皇母后這些年累了,該出宮歇歇了。」

明落昔喚來梓云:「夜深了,兒臣為皇母后熬制了參湯,喝了早些就寢吧。」

皇后微微笑了,笑得素雅,笑得淡然。

端起參湯一飲而盡。

那日,我看見了。

那日,我開始抄經念佛。

那日,我知道罪孽深重。

那日,就知道有今日。

圩戊年十二月,皇后病重,出宮休養,長公主管後宮事務。

尚司宮———

有綉女裁布做衣描龍綉鳳,有宮人搓金線布銀絲制髮釵,有花女采鮮花熬香料。忙忙碌碌,一派宮闈祥和之象。

「皇后怎麼突然病重了?我看她精神氣挺足的!」

「誰知道呢,這些年她只顧著燒香拜佛念經,哪裏有皇后的樣子。」

「你們小聲些,長公主現在掌管後宮,我聽說是個挑剔的主兒。」

「什麼主兒!以前像只小狗似的被軟禁在殮館,我看也不是什麼國師誤國,是皇上看她可憐才放她出來,如今竟要管起後宮來,她那副鬼德性能行嗎?」

「噓!你小聲些,別嚷嚷,不要命了!」

「告訴你們,你們怕,我可不怕!」

「思雲,你出宮探親還不知道吧,我聽宮裏嬤嬤說了,前一段時間死了好多宮女太監,聽說都是以前欺負過長公主的人,這事被壓下來了,以為我們不知道,其實我們都知道!」

「那又如何?」思雲不以為然。

旁邊一年老些的宮女給了年輕宮女一個眼色,年輕宮女不在多說,反奉承起她:「是是是,你有端妃娘娘做靠山,自然什麼都不怕。」

思雲是來取燕窩的,此時閑暇,打理起燕窩來,與她們繼續侃大山:「她是公主,我家娘娘也有兩個公主,哪個不拔尖?檸熙公主最是爭氣,剛剛十一歲就是地靈三介,武場里哪個不誇讚?檸菀公主靈力雖弱些,但憑一己之力契約了只冰焰蛇,武場里哪個不羨慕?長公主有什麼?她除了比我家公主年長兩歲,還有什麼?那副丑顏?我看她依舊是不吉之人,你們啊,離她遠些吧!」 所以韓飛並未接話,而是就著服務生之前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溫的偏涼,正合適。

見她不搭話,經紀人自然懂她是拒絕的意思,可是他不會輕易放棄,再次進行嘗試,「韓警官您肯定也是要請律師的,我們公司有法務部,您和允浩雖然是兩件案子,但是合併一起辦可以更快速一些,費用也能節省一些。」

「是這個理。」韓飛放下茶杯抿了抿嘴唇,似是在思考,視線一一掃過眾人,將他們的表情全都收入眼底,其中鄭允浩······在她看過去的時候,不著痕迹的對她搖頭,眼神也很焦急。

像是怕她真的會答應似的。

呵,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濫好人。

經紀人沒注意到鄭允浩的小動作,聽她這話音便以為有希望了,乘勝追擊道:「那韓警官你看不如我們好好談談……」

「你誤會了。」韓飛笑得燦爛,配著她漂亮的臉蛋,更是好看的不行,即使她說的話真的很不討喜,「醫院聯繫過我,關於賠償已經談妥。即使走法律程序,也不會比現在的數目高。」

「……」這意思就是不僅省了律師費還拿到了賠償,幹什麼要費勁再鬧騰?

所以,總結一下,就是來遲了唄。

「冒昧問一下,賠償金有這個數嗎?」一直沒說話的李延喜律師比了個六,這是他們整個法務部替韓飛推算出來的,就算要再多,最後大概也就這個數了。

醫療事故賠償金的衡量標準很複雜,當事人的職業收入是其中之一。韓飛的收入不算高,但職業不佔優勢,公務員穩定,就算是女性也不會因為有孩子丟工作。可以說只要不犯大錯,安安穩穩混一輩子是完全可以的,如此一來她並沒有額外經濟損失,再說了鄭允浩也要承擔一半撫養費,把孩子撫養大,六個億都是多的。

「30億.」

經紀人&李延喜律師:「……」

這倆孩子其實是她的招財貓吧!她不吃不喝到退休能掙30億嗎?

這個數還真是讓經紀人再也開不了口了,純進賬30億,要他,他也不湊這熱鬧,難怪剛才敢開口一個月給200萬撫養費,光這一筆賠償金,足夠她輕鬆地把兩個孩子養大了。

李延喜律師作為律師他想的更多,雖然數目確實出乎意料的多,但是最奇怪的還不是這個。

這事牽扯到四方利益,僅跟她和解怕是沒什麼用。鄭允浩和孩子的養父養母不可能不追究,出那麼大代價做看起來是無用功的事,肯定背後還有什麼原因,但是這個原因……韓飛收了錢,肯定不會說的。

其實很可能是多給她的錢,以後從鄭允浩和養父母那邊扣,雖然聽起來這事沒什麼品,但是誰跟錢過不去呢?換他,他也願意多拿點息事寧人,至於別人,關我什麼事?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鄭允浩突然問:「醫院如何會同意替實習醫生賠付30億?」

鄭允浩問出了律師的心聲,醫院哪有這兒好心,會替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賠償,說拿30億就拿了嗎?除非這實習醫生有背景。說真的,責任全部推給實習醫生,走走法律程序,醫院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實習醫生經濟能力在那,又有三方人需要賠償,分下來可能十分之一都賠不了,這不正常的行為背後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關於這個,秘密肯定有,但那是針對鄭允浩而言是秘密罷了。最主要還是欺軟怕硬不敢對上她爹媽罷了。真要鬧起來,醫院不關門也得歇業一年半載,損失何止30億。把人好好的女兒搞成未婚媽媽,不是找死是什麼?

其實30億根本不足以擺平父母的怒火,韓飛為了這事也煩了很久,突然來兩個孩子,哪能真的一點影響沒有?想著剛才鄭允浩這個濫好人給她提醒了,她也不介意提點一兩句,給醫院添個堵。

「雖然看起來是同一件事,但我是巧合,而你是有人故意為之。」

故意為之?

鄭允浩不覺得韓飛一個當警察的會信口雌黃,肯定是手裡有料,她說了,他就信。

所以聽這個意思是有人故意坑他?知道他去做體檢要查男科,故意買通醫院的工作人員把他和別人的精子弄混了,進而導致他喜當爹?

這個坑太深了!都鬧出人命了啊!誰這麼恨他?

鄭允浩這邊關於主謀是一點頭緒都沒有,臉色一點點難看起來。實在是出道這些年,擋了太多人的路。

「剛才我說了是醫院聯繫的我,並非實習醫生本人。說來也巧,當時養父養母那邊負責做試管的主治醫生是院長的小女兒,而養父和主治醫生之前是戀人,你們好好想想吧。」

講道理,殺人還會因為家屬原諒從輕發落呢,更何況這種民事糾紛,一般都是民不告官不究。醫院要的是韓飛不插手,韓飛一點也不缺錢,也沒空去掰扯那麼多,但她看那主治醫生不順眼,所以一點不客氣往多了要賠償金。

真的追究起來,韓飛和鄭允浩追責的人都不一樣,韓飛找實習醫生,而鄭允浩卻應該找主治醫生。

事情起因是狗血愛情故事,按照腦殘主治醫生的計劃,只會調動一下試管所用精子,讓渣了自己的前男友(養父)的現任生下和別的男人的孩子,以此報復前任。誰知道那麼巧,韓飛和養母的卵子也因為實習醫生的失誤給弄混了,最後的結果就是,養母生下了和自己以及丈夫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白白給免費代孕了一回。

實話說,韓飛算是佔了大便宜,白撿了兩個崽,還不用自己懷自己疼,這連養孩子的錢都要到了,真真是美的不行。她原本就對結婚生孩子沒想法,可之前因公受傷,雖然身體痊癒了,但生育能力受到些影響。

人就是這樣,自己生不生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又是另一回事。於是韓飛這個不打算結婚的傢伙,就操心起以後生孩子的事。本身就難懷孕,又生怕以後年紀大了卵子質量不好進一步影響受孕率,所以才去冷凍卵子備用。

不過好像用不上了,孩子的事已經解決了,煩惱之餘也偷著樂了不少回。

最關鍵是那倆孩子,她去看過一眼,長的可真好看!!!得虧這精子提供者是個帥帥的小鮮肉,果然看臉是很重要的。

但韓飛不會因為白撿兩個漂亮的崽就不追責,如果不巧一些,她指不定得和醜比有孩子了,想想都可怕好嗎?

所以,錢她要,麻煩她也要找。

當然韓飛這些彎彎繞繞的心思現在沒人知道,眾人的心思都在她撂出來的消息上。

這裡面信息量太多了啊,而且都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的重量級消息。

照韓飛的意思,鄭允浩會攤上這個事,是主治醫生故意為之。主治醫生是院長小女兒,那麼醫院肯定會力保這個醫生,所以很可能將責任推給了原本就有點責任的實習醫生,企圖將兩件事混為一件事。

另一方面,賠償是要看被告人經濟能力的,實習醫生想當然沒有背景,更沒什麼錢,能賠的自然也少,醫院只要擺脫主要責任,也賠不了幾個錢。

至於主治醫生和養父是戀人?這特么是電視劇嘛?好好的醫療事故怎麼還扯上愛恨情仇了?但這樣一來,鄭允浩被扯進來的原因也能找到了,就是……因為私人感情,故意掉換了試管用的精子,偏偏挑中了鄭允浩這個倒霉蛋唄。

那照這樣說,很可能養父那邊也許跟韓飛一樣拿了錢息事寧人,畢竟對養父母和韓飛來說,要賠償是目的,這談妥了的話,還鬧什麼?

如此一來,就只剩下的鄭允浩孤軍奮戰了,也可以說醫院是柿子挑軟的捏,仗著他們不知道內幕,又要顧忌粉絲情緒不敢鬧大。

好在有了提醒,好歹還能搏一搏,不知道這些內幕的話,可能就傻乎乎的被坑了。主治醫生這波騷操作,一般人哪能想到呢?

可現在回過頭想,精子和卵子都搞錯,未免太巧了吧!

鄭允浩和公司其實對賠償金無所謂,講道理6億還沒看在眼裡,他們只想要醫院配合跟粉絲澄清一下,好安撫粉絲的情緒防止大規模脫粉。

畢竟鄭允浩原本就很無辜,他要是真的和韓飛發生關係並且搞大她肚子,那沒的說,不管什麼後果都是他該。但問題是他沒有錯,難道說要錯在發現不舒服就去醫院看病嗎?

鄭允浩所在的男團東方神起是正如日中天的巔峰期,韓國早已登頂,今年又在日本人氣大爆發,不管是公司還是這個團亦或者他個人,都賺到手軟,這麼說吧,今年才開始一個季度,初步估計已經賺到以往三四年的總和。

可以說公司的利益和鄭允浩是一致的,也正因為如此,公司不會讓他出一點事。

韓飛帶來的消息太勁爆,經紀人和律師等不及回去,隨便找了個借口就出了包廂,不知道蹲哪兒去找高層報告了。

代表公司的人走了,剩下鄭家三口子和韓飛待在一起,一時間相顧無言,鄭父做主喊服務生上菜,都餓了。

估摸著上完菜,那倆人也該回來了。

反正公司那邊的事一時半會兒定不下來,而關於孩子的一些重要問題都定下了,其他的細節,邊吃邊聊好了。

菜是很早就定好的,這邊一說上菜,很快陸陸續續就上了。

包廂里安靜的掉根針都能聽見,鄭父看看兒子又看看妻子,試探的問道:「這種消息告訴我們,你這邊沒什麼問題嗎?」

畢竟是收了錢的。

拇指摩挲幾下茶杯的邊緣,韓飛神色淡淡,「他們想要玩弄別人,就該想到也會被別人玩弄。」

「謝謝。」鄭允浩低聲道謝。

韓飛擺擺手,「我是為了孩子們,我的孩子不該一出生就背負這些。」

鄭家三口陷入沉思,誰又不是呢,我的孩子/孫子憑什麼一出生就背負這些。

※※※※※※※※※※※※※※※※※※※※

第一章紅包已送!另外,昨天留言不足20,所以沒有加更,今日加更活動繼續~

PS:昨天有小可愛在評論猜到了,包子是因為試管嬰兒出錯了來的。此處的腦洞來源於兩個現實案例——1.女婦產科醫生為了報復前任的老婆,剖宮產是割了前任老婆的子宮,然後失去子宮的老婆因為激素失衡脾氣古怪最終離婚了,這個醫生成功上位!2.深圳女富豪接到匿名電話,十萬換兒子,女富豪看到照片,因為長的像就給錢了,兒子抱回家做了鑒定,真的是親生的,然而這個兒子不是她生的。後來查實,她幾年前做試管嬰兒的主治醫生有問題,直接拿她的卵子找人代^孕了這個兒子,然後利用孩子要錢。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世貿大廈。

此時,上下所有樓層中。

無數員工們,正趴在落地窗前,眸光震駭……不敢置信的望着窗外下方那一幕……

一片黑壓壓的人海,包圍了整棟大樓。

所有同事們,驚恐駭然。

「快……快去通知……總經理……」樓層中,一名高職位總監面色凝重,急忙對員工們吩咐道!

大廈樓下,遭遇如此多人海包圍。

這是要出大事啊!

此時,必須第一時間通知陳總經理!

而,就在員工手下們,紛紛掏出電話手機,撥打總經理辦公室的電話時。

突然,整棟大廈,66個樓層內,所有的廣播,突然齊齊響了起來!

「我……我是陳燕飛……」整棟世貿大廈,所有樓層廣播上,傳來了一陣……輕顫熟悉的聲音!

那,不正是他們總經理,陳燕飛的聲音么?!

唰~!@

這一刻,大廈內,數千名員工,齊齊面色一愣?驚疑不定的聽着廣播上的聲音?!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