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來的女人,找死!」

2022 年 1 月 25 日

士兵們大怒,頓時一擁而上,向著高塔這邊的空地處刀槍招呼而來,只不過剎那間,程凌軒跟董雙的兩支隊伍都已經被包圍了。

「這個高封霸,果然有些本事,居然提前設好了埋伏!」董雙死死咬著牙,眼看著數以千計的伏兵已經鑽了出來,他頓時咬著牙道:「楊再興,你帶著戴宗和程凌軒先上樓救人,這裡我們兩支隊伍擋住!」

話音剛落,董雙也沒有任何遲疑,只見他拔出背後的寒星隕鐵雙槍來,整個人宛如脫弦的利箭,好似猛虎下山般沖向了那些高軍大隊人馬之中。

「總算能好好打一場!」

史進跟楊再興跟史進,劉贇,魏定國等人都來了興緻,閑了這麼久,他們也早已經忍耐不住,紛紛跟著董雙衝上去廝殺,在眾多敵軍中大殺四方,只是片刻過去,已經給高兵們帶去了巨大的殺傷。

「混賬,這些人真不是人,一個個都跟怪物似的!」

「蓋將軍都陣亡了,我們又如何是對手?」

這裡埋伏的高兵們儘管大部分為多年精銳,但又何曾見過這等頂尖高手匯聚一堂,在董雙等九人的全力猛攻下,這五千多人的力量也完全支撐不住,頓時節節敗退。

「凌軒,你跟戴宗,楊再興趕緊上樓,去救人再說!」董雙在亂兵中一把拉住程凌軒,看著她語氣激動道:「這裡我們拖住,快,趕緊上去!」

「真是的,又把主力不留給我。」程凌軒哼一聲道:「要不是我剛才開槍救你,你早就被那箭射死了好吧,還敢看不起本小姐。」

董雙哭笑不得道:「我說你能不能別這麼計較了,趕緊上去吧小祖宗。」

呵呵,董雙,你今天還想走嗎?」

隨著這道渾厚霸道的聲音炸裂全場,一個身材高大,足足一丈多的猛將已經從王宮高地最上方出現,他背著雙手,俯視著下面的董雙只是冷笑不已:「知道你要來,我可是給你布置了一頓盛宴,怎麼能這麼快想著逃跑啊,這可是對主人的不敬。」

就在他身邊,更多的帝國士兵已經涌了出來,看他們簡陋的裝備很明顯是隸屬於國王軍,這些人如今也不得不服從高俅,雖然戰鬥力差強人意,帶這些人也算得上悍不畏死的兇殘之徒,畢竟,常年在叢林間的血腥廝殺,也讓他們鍛造出了強大的意志力。

「呵呵,高封霸,你這好意我可承受不起,還是改日再來赴宴吧。」董雙高高昂著頭看向上方那個壯漢笑道:「既然想留住我,靠嘴皮子可做不到,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好了。」

「混賬,董雙,你還囂張什麼!」劉廣往前大步走來,指揮著大軍包圍了董雙,只是咬牙指著他罵道:「你這廝當日在東京殺我兒,今日我必要你碎屍萬段,給吾兒在天之靈血祭!」

董雙陰沉至極的雙眼盯著劉廣,半天過去他才語氣冰冷道:「他那是自尋死路,很好,我會送你去跟他見面的,老東西,記好了我董雙的臉,可別認錯了人。」

「殺了董雙,獎黃金十萬!」高封霸再也懶得廢話,只見他怒吼一聲,隨後轉身離去,那上萬人的國王軍跟高軍已經四面八方海浪般湧來,讓人壓力倍增。

「滾開,一群蠻夷之徒!」

楊再興手中神槍好比修羅在世,殺得攔路之人血肉橫飛,可謂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這些人再怎麼拚命,在楊再興的神槍面前也完全是螳臂當車,不堪一擊。

程凌軒也沒有閑著,她手中那無形的含光神劍可謂一對一的神器,雖然群戰中沾血就顯性大大降低了戰力,但上古三大神劍也絕不是這些普通人的兵器所能抵擋的,她不時拔出沙鷹擊殺敵軍將領,也讓迎面之敵瑟瑟發抖,楊再興帶著戴宗跟程凌軒殺出一條血路,直奔塔頂去了。

由於抽調了楊再興跟程凌軒這兩個最強點去外線作戰,董雙這邊的壓力可想而知,由於這一次頂級高手像五神飛將等人都在休整養傷,董雙只帶來了徐寧史進劉贇等神武軍的中流砥柱,他們武功雖然不差,但也只是中等偏上水平,如今面對這數萬人洶湧的猛攻,他們還是有些難以承受了。

卻說高塔大門邊,程凌軒用沙鷹解決了企圖偷襲董雙的弓弩手后,高封霸埋伏的兵馬,包括國王軍已經高俅支援和自己的親兵在內一共五萬多人,在這個時候全部一擁而上,給董雙帶來的巨大的壓力,要不是有董雙這個頂級高手在抵擋,恐怕這些人早就全部陣亡了。

「原來,高封霸早就在城內發現了我們。」董雙一邊奮力殺敵,給魏定國,唐斌兩個相對弱勢的地方送去支援,卻是眉頭緊鎖對一邊的劉贇道:「所以,他這才設下中心開花戰術,故意把我董雙引到阿茲特克城的王宮高地,恐怕,他的實力還沒有全部發動。」

「什麼,他還隱藏了力量不成?」劉贇也語氣沉重了起來說道:「莫非,我們今天沒有勝算了嗎?」

「呵呵,那可未必。」董雙望向遠方只是笑道:「你知道這一次我為什麼只帶這點人來遠征美洲嗎。」

劉贇維持著全力以赴的攻擊槍法,再一次擊殺了好幾個敵兵,他微微喘氣看向董雙只是不言語,但心中早就有些混亂了,不錯,明明可以多帶些人馬,董雙他怎麼只帶五艘戰艦,五千人馬來?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我們只要撐住到楊再興救出公主,到時候國王軍都會反戈一擊,我相信楊再興能做到的。」董雙回頭望了一眼那座高大的塔樓,也只是笑而不語。

而與此同時,負責守城的國王軍將領們可謂十分煩惱,甚至可以說焦慮不安了,董雙帶來的三千多大軍正在四處攻城,分散了他數萬大軍來才勉強抵抗住,董雙他們這些人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大,各種攻城器械雖然算不上重火力,但阿茲特克這些簡陋城牆怎麼可能擋得住,面對如此強敵,內部又有董雙那些難以消滅的怪物,他們頓時氣得要吐血。

「國王大人,我們還是降了董雙吧!」國王軍大將阿里多道:「這些人如此強大,就像天神一樣威猛,我們豈能與之對抗啊。」

「是啊,老臣看,還是順應了天意吧,或許這個董雙就是天神下凡啊。」丞相布里格在一旁跪著苦口婆心勸著國王道:「何況國內絕大部分人都不贊成跟高封霸合作,尤其是那個子肅,他可是大將軍之子,雖在野不曾從軍,但其父被高封霸所殺,他可謂對高賊恨之入骨了,何不殺了高封霸,為董雙做見面之禮,傳聞他是什麼東方的大漢皇帝,或許還能賞賜我們啊!」

老國王痛心疾首道:「可孤的女兒如今被那高賊困在那邊,若是不聽他們的,不但孤女兒性命攸關,我們阿茲特克百萬子民也將國破家亡啊!」

眾人都勸降,跪成一排哭喊,老國王始終不肯,於是局勢越發混亂。

而這邊,在高塔內部,程凌軒也遇到了新的情況。

「楊大哥,你先上吧,這裡我來解決。」程凌軒再一次揮劍解決了十多個敵兵,她這才喘了口氣往下邊看去,這裡已經是五層了,還有兩層就能到達最頂層,找到公主。

「你對付得了嗎。」楊再興轉身一皺眉,這裡面每一層都有五百精兵,大部分都是高俅支援美洲軍的多年禁軍老兵,訓練有素不說,裝備也都是玄鐵起步,將領更是全副隕鐵武器鎧甲,還拿著神鵰弩在手,戰鬥力絕不在神機營之下! 忙了一個晚上,宮雪顏也沒客氣,招呼著兩個小助理坐下來一起吃。

轉頭又叫向森,「站在那裡做什麼?過來吃飯啊。」

向森身體一僵,猶豫了一下,還是婉拒,「我……我吃過了!」

宮雪顏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那也不用一直站著,坐下來再吃一些。」

「不用了,我站習慣了。」

宮雪顏無奈。

昨天她忙,卻也不是沒有注意到這個男人。

他幾乎也是跟著一夜未合眼。

筆挺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除了偶爾看一下手機是否有信息,其他時間就是坐在那裡,猶如一座寂靜的山。

她平日里作為偵查顧問,和警察接觸的比較多,對於軍人還是了解的少一些。

只是通過向森想到了宮澤宸,很小就進入部隊受訓,且是精英團隊,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的。

不過,這麼一個人高馬大的人在旁邊杵著,誰也吃不好。

兩個小助理平日里和宮雪顏倒還算隨便,剛剛坐下來又覺得不太合適,又站了起來。

「我減肥,我不吃!」其中一個身材微胖的助理說了一句。

說完了,卻從袋子里拿了兩個三明治,還有兩杯牛奶,給另外一個助理使了個眼色,便出去了。

另一個則也很有眼力的說,「BOSS,我忽然想起來我媽叫我回家吃飯,我也先走了!」

宮雪顏一針見血的點明,「你家在京都!」

可話說完了,兩個人已經走了。

周遭,一瞬的安靜下來。

宮雪顏覺得這兩個小孩今天奇奇怪怪的,只是熬了通宵腦袋有些轉不開,也沒有去細究。

看著向森還站在那裡,還是問了一句。

「你真的吃過了?」

向森剛要點頭,可肚子卻不爭氣的咕嚕一聲,在安靜的環境里,顯得尤為明顯。

這下尷尬了。

他能抗餓,不代表他不餓。

可他不敢想和大小姐坐在一個桌上吃飯,尤其是從昨天那一個算不上擁抱的擁抱開始,他的心裡就長了草。

割了一次,卻因為她看過來的一個眼神,春風吹又生。

他知道不應該,所以只能刻意的保持距離。

宮雪顏自然不知道這男人肚子里的九曲心思,頗有些命令的語氣,「坐下,吃飯!」

向森下意識的打了個立正,「是!」

說完,才想起來,貌似反應不對。

這個反應,倒是讓宮雪顏忍不住撲哧笑出聲。

這個人,真是挺逗的。

再想起來從機場出來那一幕,他像是拎行李一樣把她也給拎到行李車上的樣子,更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

畢竟,宮家大小姐的身份地位,加之她慣有的高冷氣質,一般人都不敢靠近。

向森再拒絕就不合適了,還是過來坐下了。

光琢磨著自己應該坐在那裡,就躊躇了半天,最終選擇了和宮雪顏隔了一個位置坐下。

這個距離,有些奇怪。

宮雪顏也沒再說什麼,自顧自的吃起來。

看到她一邊吃飯,一邊繼續看卷宗,沒有再說話的意思,向森才默默的拿了一個三明治吃起來,連咀嚼都盡量的輕,怕打擾了她。

正襟危坐,卻忍不住撇過去一眼,又趕緊收回來,生怕被發現。

他跟著宮澤宸老大這麼久,其實宮家人接觸的不多,因為老大也不常會宮家,更別說參加宮家的活動了。

所以見到宮雪顏的機會很有限的那麼幾次,還是遠遠的看到。

只知道宮雪顏長的很美,但是她是老大的姑姑,他們誰也不敢妄加評斷。

現在這般近距離的看著她,尤其鼻息間好像還能聞到她身上清新淡雅的味道,那不是香水,卻迷人的很,聞了讓人心顫。

一頓飯,吃的很慢。

直到宮雪顏放下卷宗,向森也同事放下了手裡的咖啡。

平日里,他鮮少喝咖啡,忙的時候也是喝茶提神,因為咖啡太苦。

可不知道今天怎麼的,覺得咖啡味道也不錯的,很甜。

宮雪顏抬頭,正好對上向森的目光。

這男人的表情,好像有些異樣,但也說不上來,她輔修痕迹學,卻沒學過微表情學。

總之,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兒。

「吃好了嗎?」她問。

畢竟是宮澤宸的長輩,對待他手下的兵也難免會帶著一些長輩的口吻。

「哦,吃,吃好了!」向森又結巴了。

「這些東西你不用管了,陪著我們熬了一夜,快回去休息吧。」宮雪顏言道。

讓他在這裡干坐了一個晚上,已經覺得不合適了。

向森言道,「老大吩咐讓我照顧好您。」

此刻正在沈家大宅與小媳婦兒纏綿的宮澤宸打了個噴嚏,我有說過讓你照顧一個晚上嗎?

宮雪顏起身收拾殘局。

向森急忙過來,「大小姐,我來吧!」

宮雪顏也沒推辭,又去收拾整理昨晚看的卷宗,看看還缺少什麼資料,今天怕是還要跑一趟西城警署。

都收拾完畢,要轉身去拿外套,只覺得腳踝一扭,黏在傷口上的絲襪扯動,破皮的地方又生生撕開了。

「啊——」聲音很低,卻能聽得出來疼的很。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