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2022 年 4 月 19 日

陽明經主大驚,一股巨力襲來,將太陽火輪彈飛,余勢不減擊碎他的元神發生。

兩人剛一交手,陽明經主當成潰敗。

陸謙乘勝追擊,虛空裂開,帶著歲月流轉、陰陽顛倒的意境。

又是一記天意劍。

陽明經主覺得自己的壽命飛速流逝,不敢硬碰硬,飛身暴退。

若是被一劍斬中,不僅壽命流逝,恐怕道行都大退不少。

險之又險躲過這一擊。

下方的大地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幹了精氣,劍氣造成的溝壑兩旁已變成一片絕地。

「哪有這般強的風劫。」陽明經主咂舌。

他一個火劫不說必殺此人,至少也是穩穩壓制,沒想到卻反了過來。

兩人一追一逐,元神法相顯化,一人一龍。

從天上打到地下,又從地下打到天上。

陽明經主全方面被壓制。

陸謙有兩千五百年的道行,陽明經主火劫的道行也占不了太多優勢。

「就是現在!!」

陸謙睜開第三隻眼,捕捉到無盡火光之下的破綻。

人皇劍自發飛出去,迎風而漲。

十里長的劍似乎撕裂蒼穹。

破開火焰屏障。

噗!

隨著一聲脆響,赤紅火焰如潮水一般褪去。

陽明經主真身暴露在陸謙面前。

他右手拿著不斷旋轉的太陽火輪,神色複雜,有後悔有憤怒。

最後是無盡的不甘。

轟!

下一刻,陽明經主爆成一灘血霧,方圓數十丈都是稀碎的內臟和鮮血。

陽明經主至死都想不到,自己會栽在一個陌生人手上,還是境界比自己低下的。

陸謙收下火輪。

人皇劍和黃泉奈何金橋晉陞之後,再加上雙丹,自己現在的戰力直逼火劫巔峰。

這還不是終點。

等有空閉關把長蛇鐵狗煉獄的設想實現。

他的戰鬥力將會再漲一大截。

跨越兩個境界殺人都不成問題。

回過神來,陸謙環視戰場四周。

他贏了並不代表陰景天宮獲得了優勢。

無論是人數還是高手的質量,都比不過勾離王朝。

任督兩個元神圍攻之下,五斗靈君漸漸有些支撐不住了。

三萬六千鬼神死傷近半。

勝利的天平完全倒向勾離王朝這邊。

恐怕玄老黑帝此刻也不好過。

陸謙抬頭望著不時閃過璀璨光芒的無垠虛空。

洞真和元神的差距太大了。

玄老黑帝再有底牌,面對誕生出體內洞天的勾離神王,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無垠虛空。

玄老黑帝的身軀拔高到三萬丈。

堪堪與巨手的體型持平。

巨手不時從虛空各個方位探出來攻擊他。

虛空後方,隱隱可見一道光芒中的虛影。

砰!

蒼天之手握拳,砸中玄老黑帝的身軀。

玄老黑帝感覺不受控制倒飛出去,撞碎幾顆隕石才停下腳步。

「再給你一次機會。投降不殺。」

勾離神王的蒼天之手懸浮在玄老黑帝頭頂上方。

只要對方不願意,當場將他打得灰飛煙滅。

玄老黑帝卻笑了。

「老朋友,別那麼無情嘛,我投降便是。」

隨後話鋒一轉。

「鬥了兩萬年,我年長一些,你運氣好,得到了三目人的傳承突破洞真。這些年往我這邊塞了不少人吧?」

「你不也是?」

勾離神王不置可否。

「咳咳,和氣生財,本座自始至終都沒有想殺你的想法。而是……」

玄老黑帝頓了頓,臉上出現邪惡的笑容。

「……吃掉你……桀桀……」

幽黑瞳孔倒映萬千地獄景象。

勾離神王心中閃過一絲不妙。

他也乾脆,直接法力灌輸蒼天之手,洞天之力全部加持上去。

將玄老黑帝和此地的虛空拍成混沌。

玄老黑帝灰飛煙滅,虛空回蕩他最後留下來的咒語。

『普獻無邊聖,香煙透冥關。黃泉閻羅府,考校罪魂司。幽牢遍諸獄,地府眾威靈。願垂大慈力,超度此亡靈。得不可思議功德。』

勾離神王心中的危險越來越清晰。

下方,打得正酣的陰景天宮眾人,耳邊回蕩一句話。

『北鄉長樂無鞅聖眾!五靈玄老黑帝君號令!散!』

眾鬼神包括陸謙化為星光,散去四面八方。

而方向竟是勾離王朝。

……

7017k 飛梭內部。

大概長寬十丈左右。

內部空間被貨物塞滿。

而且就一張小凳子,舒適度跟玉皇派專門載人的飛梭根本沒法比。

陸謙乾脆進入焰心金宮。

這時,陣圖忽然亮了起來。

飛梭行進路線的前方。

竟然出現了一道陰影。

有一顆隕石出現在飛梭的飛行範圍。

按照飛梭現在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就會撞到隕石之上。

飛梭看似高級,實際不怎麼兼顧。

流線型的飛梭可以防風,木質的主幹可以防火防雷。

但防撞擊能力差一點。

無垠虛空,飛梭以極快的速度前進。

一顆漆黑大隕石緩緩漂過來。

要不了多久,兩個物體就會撞上去。

「運氣怎麼這般差。」

明顯不符合常理,由於星辰的引力,隕石都是有規律,並且可以預測路線的。

陸謙眉頭一皺,操控陣圖,讓飛梭更改線路,避開這顆大隕石。

無垠虛空跟陸地不一樣,飛梭改變方向需要微調,繞一個大圓弧。

現在隕石的速度很快,要不了多久就會撞上去。

看來是躲不過去了。

勉強躲過去也會碰到艙體,無垠虛空和飛梭內部氣壓不同。

飛梭一旦有裂痕,受到壓力的影響會不斷擴大。

最終整個飛梭解體。

既然如此,乾脆現在跑路算了。

陸謙想了想,還是決定拋棄貨物,利用傳送陣回去。

想到這裡,陸謙立即啟動陣圖。

「嗯?」

啟動陣法之後,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到底是誰?二少主還是陰景天宮的仇家?」

到了現在,陸謙若是還不知道別人動了手腳,那是真的傻了。

二少主的可能性大一點。

也有可能是陰景天宮的仇家。

事以至此,只好操控飛梭躲過去了。

隕石距離飛梭越來越近。

三千丈、一千丈、五百丈……

飛梭也緩慢向旁邊移動,盡量避免正面碰撞。

但還是有一部分即將擦過隕石。

這時,陸謙想到個計策。

嘩!

即將撞上之際,飛梭的艙門打開。

轟!

內部的空氣一下子噴了出去,形成強大的推動力,使得飛梭猛地一下子向橫移。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