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我的身份,想要混進去,打聽點消息不是難事。」

  • Home
  • 未分類
  • 「憑我的身份,想要混進去,打聽點消息不是難事。」
2022 年 1 月 29 日

秦雲看向他:「好,朕讓你去。」

「最好,你能混進唐氏門閥的圈子最好。」

錢麟重重點頭:「明白。」

秦雲很滿意,錢麟作為沒落閥門的掌權者,替自己打潛伏,絕對是得天獨厚。

「豐老!」

「你親自跑一趟,嚴令封閉錢麟來過皇宮的事,不能走漏消息,明白嗎?」

豐老彎腰:「老奴明白。」

秦雲瞥了一眼石戎幾人,眼中露出厭惡。

「陶陽,讓刑部的人來審他們。」

「務必逼問出他們所知道的一切,特別關於淮州鐵器販賣者名單,將來一併清算!」

「是!」陶陽道。

石戎等人面露驚懼。

下一秒,秦雲拔出插入他腳底的刀,鮮血噴射。

石戎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而後他被拖走,還要面臨嚴刑拷打。

夕陽下。

秦雲離開,背影是那麼的乾脆,面色是那麼的冷酷。

「世家門閥,已然觸碰朕的底線。」

「朕與你們,不可調和。」

「爾等想借西涼事態,壓制於朕,朕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天子之師!」

「等朕火速收復西涼!」

「餘下日子,跟你們慢慢斗!」

「一年,十年,在所不惜,直至爾等煙消雲散!」

……

深夜。

西涼!

天狼城,女帝宮。

王敏斜躺在一張黃金鑄造的鳳椅上,儀態慵懶,白皙的鎖骨和精緻的腳踝,無不散發着致命的誘惑。

紅紗遮擋,外界只能看着若隱若現的丰姿。

這裏太輝煌了,不輸皇宮,同時非常安靜。

除了王氏門閥秘密前來的長輩,就再無他人。

「敏兒!」

「二叔來了,你還在裏面不出來,不說話,這是什麼禮數?」

王以常淡淡說道,目光中有些不滿。

他四十多歲的面容,山羊鬍,細長雙眼,錦衣玉帶,妥妥的門閥貴族。

「禮數?」

紅紗中的王敏忽然坐起,那雙桃花眼有些許冷色,冷漠道:「王以常,孤不殺你,就已經夠給王家面子了。」

「現在你還敢來天狼城跟孤倚老賣老。」

「你配嗎?」

輕蔑的聲音,瞬間讓王以常的臉鐵青。

他憤怒的想要大罵,但心有忌憚,便拂袖冷哼。

「是啊,現在的你已經今非昔比,搖身一變,成為了西涼的主人!」

「甚至還想要稱帝。」

「我這個二叔,自然在你眼裏算不得什麼?」

王敏穿上金絲繡花鞋,揚起紅紗,走了出來。

她一身金色的宮裝,長長垂地,尊貴中帶着無限的嫵媚,俯瞰王以常。

「少在這冷言冷語。」

「再敢多說一句,孤拔了你的舌頭!」

王以常感受到她眼中的殺氣,臉色一僵,硬生生是不敢說話了。

王敏輕哼,一步一步走下台階,儀態萬千。

「王以常,當初我爹出事,尚書府覆滅,你們在隴右祖地的做法是什麼?」

「直接將我們逐出了族譜,就為了熄滅狗皇上的怒火。」

「怎麼,現在看孤登上了權力的頂峰,眼又紅了?」

王以常老辣的眼睛打量着她,心中暗驚,此女變化好大!

彷彿是面對着一尊女帝,腰背無法挺直。

「看來你誤會了!」

「我來,不是為了巴結你,而是給你一條生路!」

「就在谷軋河,六萬石糧食,兩千把大小弩機,正在運送過來。」

聞言,王敏俏臉一滯。

隨後她極快想通,紅唇露出一抹笑容。

「王以常,你和王家的那群老傢伙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會好心給孤送糧食鐵器?」

「孤看你們是遇到難題了,想要利用我施壓狗皇帝吧?」

王以常敢怒不敢言,皺眉僵硬道:「那你究竟是要還是不要?」

王敏上前一步,冷漠而美艷。

「你們這些門閥合起伙來,利用孤,想要對付孤的男人。」

「這可不行!」

聞言,王以常皺眉,難道王敏對皇帝還留有餘情?

連救命的三軍糧食都不要?

誰知,下一秒。

王敏紅唇一勾,喜怒無常道:「想對付孤摯愛男人,得加錢!」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薇婭走出門外,只感覺渾身凍得發抖。

酒意醉醺醺的作用之下,她下意識的……往一旁秦蒼穹的身旁靠去。

漸漸,靠近了秦蒼穹的懷裏。

這個男人的懷抱,出奇的,有些溫暖。

讓她,此時情緒有些迷離。

酒意上涌。

或許是出於本能反應,她的身子已經下意識的,躲進了秦蒼穹的懷中。

而,就在此時。

秦蒼穹卻突然,毫不留情的,將這個女人,從自己懷裏推開了。

「男女授受不親,還是別靠這麼近。」

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回道。

唰~!@

這一刻,薇婭的俏臉,漲得通紅。

她有些複雜,腳下高跟鞋倒退了兩步,與秦學長拉開了距離。

她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如此拒絕過。

在海外,在哈弗攻讀法學博士時,她是學校里的校花。

是無數男生們追求的對象。

似乎是被追習慣了。

此時的薇婭,第一次被男人拒絕,俏臉有些複雜。

站在寒風中,她凍得有些發抖。

而就在此時。

秦蒼穹突然解開了他的風衣,將黑色風衣長袍,披在了薇婭身上。

「以後多穿點衣服,一個姑娘家,穿這麼點衣服,給誰看?」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教育了一句。

薇婭:「……」

她虛心接受這位學長的批評,不敢反駁。

而此時,別墅門口,那輛迷彩悍馬越野車,也一陣輕馳,停在了別墅門口。

秦蒼穹拉開車門,示意讓薇婭上車。

而後,他也親自跟着上車。

親自護送這個女人回家。

悍馬h6越野車,緩緩行駛在黑夜的街頭。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