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瞎感覺的,要是說的不好,你別怪我啊。」胡天笑著說道。

  • Home
  • 未分類
  • 「我也是瞎感覺的,要是說的不好,你別怪我啊。」胡天笑著說道。
2022 年 6 月 23 日

說完后,胡天指著面前的陶瓷罐子說道:「這個罐子從外表上看非常普通,但是其實這個罐子是北宋時期的古董。」

「是嗎?你怎麼證明這個罐子是北宋的?」宋德勝有些驚訝的看著胡天。

「這個很簡單,宋爺爺,你家裡有菜籽油嗎?」胡天笑著說道。

宋德勝點了點頭,說道:「我一直都是吃的菜籽油,家裡當然有。」

「那就好辦了,拿一碗菜籽油過來,我證明給你看。」胡天笑著說道。

「好。」宋德勝點了點頭。

緊接著,他對屋子裡忙活的保姆說道:「去廚房倒一碗菜籽油出來。」

一分鐘后,保姆就拿了一個小碗,倒了一碗菜籽油出來了。

這碗菜籽油呈現淡淡的金黃色,品質很不錯。

看來不是市場上買的那種調和油,而是純正的菜籽油。

胡天笑著說道:「宋爺爺,你家這個菜籽油不錯啊。」

「是啊,這是我託人專門從鄉下打的。」宋德勝笑著說道。

「不錯。」胡天邊說,邊拿著調和油,然後從旁邊拿過來一塊乾淨的抹布,然後開始給陶瓷罐子抹油了。

看到胡天竟然拿菜籽油往陶罐上抹,宋德勝驚訝的說道:「胡天,你這是做什麼?」

但是胡天像是沒有聽到宋德勝的話一樣,自顧自的給陶瓷罐子周身,全都抹上了油。

這個時候,宋德勝有些生氣的說道:「胡天,這個陶瓷罐可是我花了三十萬買的,你這不是毀了它嗎?」

「不會毀了的,這個罐子抹上油后,再用清水清洗掉就可以了。」胡天笑著說道。

三十萬,對於宋德勝來說沒什麼,但是看到胡天給罐子抹上油了,他心裡也有點不舒服。

宋德勝畢竟是文玩大佬,這個罐子的不凡之處他還是知道的。。

雖然這個罐子看起來黑不溜秋的,但這個卻是龍鳳罐。

這個罐子本身並不值錢,但上面雕刻的龍鳳,手法非常精湛和高超,很有收藏價值的。

但是被胡天抹上油,會破壞上面的雕刻結構,欣賞價值會大大減少。

想到這裡,宋德勝嘆息道:「毀了,被你毀掉了。」

胡天依舊我行我素,拿著陶瓷罐子去水龍頭下清洗了起來。

出人意料的是,這個抹上了菜籽油的陶瓷罐子,經過清水的洗滌后,竟然變成了一個金色的罐子。

胡天把清洗完成的罐子放在了宋德勝面前,笑著說道:「宋爺爺,這個罐子可是個寶貝啊。」

「這,這是?」宋德勝臉上閃過一絲驚色。

說完后,宋德勝驚喜的拿著陶瓷罐子,然後仔細看了起來。

此時說陶瓷罐子也不合適了,因為這個陶瓷罐子變成了金色的,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非凡的氣息。

胡天沒有打擾宋德勝,而是讓他專心研究了。

過了好一會兒,宋德勝才依依不捨的把陶瓷罐子放下了。

「宋爺爺,怎麼樣,我就說過這個罐子不錯吧?」胡天笑著。

宋德勝笑著說道:「看來是我老眼昏花了,差點打眼了。」

「不會的,你要是打眼了,你就不會買回來了。」胡天笑著說道。

宋德勝擺了擺手,說道:「你別奉承我了,這個罐子我確實看走眼了。」

「這個罐子可是龍鳳寶瓶,確實是北宋的古物。

「一些野史中有記載,北宋時期,民間出現了一尊非常漂亮的寶罐,世人稱之為龍鳳寶罐,據說當時還驚動了朝廷。」

「因為關注的人太多,後面這個罐子丟掉了,不知道去了哪裡,所以很多人都扼腕嘆息。」

「想不到,這個寶罐竟然被人用東西密封了起來,今天終於重見天日了。」

聽到宋德勝這麼說,胡天不禁感嘆他的博學多才。

像這種民間傳說,自己還真沒聽說過。

胡天也只是知道這個罐子不凡,對於這個罐子的來歷還真不知道。

其實這也是胡天,跟宋德勝這樣的文玩大佬的本質差別。

雖然胡天是仙人了,但一些知識,沒有宋德勝了解的這麼多的,畢竟胡天也沒上過多久的學。

「恭喜啊,宋爺爺,又被你得到了這樣的好寶貝。」胡天笑著說道。

宋德勝開心的說道:「其實我應該謝謝你,要不是你拿菜籽油讓這個寶罐露出了真面目,那它很可能就在我這裡蒙塵了。」

「不會的,你遲早有一天會發現的。」胡天笑著說道。

「胡天,這個龍鳳寶罐價值上千萬,我只花了三十萬就買過來了。」

宋德勝笑著說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給你一千萬,就當是感謝你了。」

「宋爺爺,不行,這錢我不能收,我什麼都沒做就拿一千萬不合適。」

「再說了,以我跟芊芊的關係,我不能要你的錢的。」胡天笑著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宋德勝一想,也是啊,胡天可是身家上百億的大老闆,他怎麼看的上自己這個糟老頭子的一千萬呢。

想到這裡,宋德勝笑著說道:「是你自己不要的啊,別怪我沒有給你。」

「不會的,我不會有任何想法的。」胡天笑著說道。

「來,我們去喝茶。」宋德勝笑著拍了拍胡天的肩膀。

這個時候,保姆拿了一套茶具過來,放在了院子的小亭子里。

宋德勝拉著胡天去小亭子坐下,然後親自燒水泡茶了。

很快,宋德勝就泡好了茶,整個院子里都飄著一股淡淡的茶香味,非常好聞。

「來,嘗嘗我這個老頭子的手藝。」宋德勝笑著說道。

胡天也沒有假裝客氣,而是拿著茶杯品了一口茶。

宋德勝不愧是文玩大佬,泡出來的茶水非常好喝,比那些茶館的茶藝師泡出來的茶水好喝多了。

其實也不是技術的問題,而是茶葉和水質的原因。 一圈下來,白瑧渾身汗如雨下,身體某些地方被打開,熱乎乎的微有酸麻腫脹之感。

除了開始練劍的前半年,她後來再也沒有這種感受,可見這功法是有用的,練第一次便能感受到。

捏訣掃除身上的汗,照著功法繼續行功,兩圈之後,白瑧癱坐在凳上,給自己倒了杯蜜水,一口飲盡之後頓覺神清氣爽,儘管身體很累還黏膩膩的,但身上的毛孔好似都打開了,有一種別樣的輕鬆。

若不是這種門派玉簡不能私傳,她真想給每個認識的人都賣上一份。

第二日一早,白瑧換上一身青衣,去妙清真君拜別,當然免不了感激一番。

初一那日她手癢試新符筆,以至於靈力損耗,當天沒能回去上課,第二日收到一枚玉簡,沒忍住,就又曠課了一天,白瑧深覺她態度不夠端正。

妙清真君掃了一眼小徒弟,發現果然不用教她就修鍊成了,一時有些鬱悶,揮了揮手打發她離開。

白瑧離開后,直接運起身法往山下飛奔而去。

妙清真君神識一掃,便見她出了洞府後,小身影雀躍不少。

瞧著她一蹦一跳的小身影,顯然是高興極了,不知她得知換功法的貢獻點是她自己的,會不會還這麼高興?

「呵」的輕笑出聲,隨即搖搖頭,這個小徒兒人前人後兩個模樣,讓人忍不住冒出促狹的念頭。

白瑧乘傳送陣回到正初峰時,已到了快上課的時候,她稍作停留,便直接往講堂而去。

時光不停,修鍊不輟。

她回到正初峰后,靈種花芽便已長成,隨時可以衝擊融合四層。

白瑧打算在十一那日功法課上,藉助講堂陣法中濃郁的靈氣衝擊四層,還能省一筆靈石。

這日白源和李澤來得早,白瑧坐下剛和他們打過招呼,身後的劉三寶就是眼睛一亮,立時湊了上來。

「師姐!」

白瑧沒回頭,只淡淡應了一聲,「嗯!」

心中猜測這傢伙這麼熱情,准沒好事!若是還想拉她當什麼見證人,她會直接拒絕的。

倒是小白源詫異的回頭看他一眼,這個傢伙經常纏著姐姐。

劉三寶已經摸清這位師姐的性格,這種時候就要直接說,省得被無視,他看了一眼周遭,又湊近了一些,「那支五色靈明鼬符筆是不是師姐買的?」

他上旬跟著他爹忙活,連選修課都沒來得及上,後來回來也沒遇上白師姐。

他能知道,白瑧也不意外。

畢竟他爹是平野城多寶閣的大管事,一張請帖還不是唾手可得。

「有事?」白瑧沒否認,看了他一眼,也不怕他惦記,就是怕他要拖她下水!

一件寶器在劉三寶眼中實在不算什麼,他爹可是以一件靈器的代價將他塞進來的。

不過以劉三寶的實力,明明可以憑自身能力進門派,卻要從靈光門走一遭,其中的原因,白瑧沒多過多揣測。

就算揣測,她沒做過高層,也揣測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劉三寶的聲音又壓低了點,「師姐如今可以畫幾品符?」

白瑧沉默一瞬,劉三寶越來越直接了,不太好拒絕,到底她也從他這得了許多消息。

心中小人摸著下巴,這傢伙自己也選修了符籙課,難道是要比較一下?

想到此處,白瑧回頭看向小胖子,目光滿是狐疑。

呃,瘦了很多,不能算胖了,看來這個半個月他累得不輕。

「你要做什麼?」

「我想建一個互助聯盟,是這樣的……」

白瑧心中小人忍不住翻個白眼,她就知道,這傢伙找她准沒好事。

總的來說就是小胖子,不,是劉三寶,他發現同門們交換物資困難,所以打打算聯合選修課的學徒們辦個交易點。

「不是有坊市?」別看李澤未轉身,他一直豎著耳朵聽他們說話,聽到此處,他不禁側身看了劉三寶一眼,是一種看傻子的眼神。

白瑧聽了也覺得多此一舉,不說門派有坊市,就是幾個峰頭都有自己的兌換處,而且他們如今在正初峰,好似也不缺什麼吧,用得著辦個交易點?

心中小人繼續翻白眼,「他們需要什麼?」在正初峰穿的用的不都是門派發的?

這傢伙不搞點事,就不能安心修鍊嗎?

見李澤發問,劉三寶瞬間看向李澤,一臉誠懇道:「師兄不知,一塊靈石的傳送費對有些小弟子來說可不是小數目!」

外門峰頭林立,大多是低階弟子,交易相當不便,若是他能在每一個峰頭設置一個點,那省出來的傳送費就是他的。

當初在靈光門時他就發現了其中的商機,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如今借著符筆的事,正好可以拉這位師姐入伙,正經生意,想來她會同意的,若是能拉上靈器峰的小徒孫,那就更好了。

白瑧不接受他忽悠,傳送費那也是除了正初峰之後的事,他這是覺得博局不夠他忙的,要發展第二事業?

白瑧先是斜了他一眼,「你說的是外門?」

劉三寶心頭一跳,實在是有點心虛,他是想在外門乾的,正初峰只是個託詞。重點是他需要白師姐的名頭,師姐的符籙若是品級高,交給他運作,其他人那他能保證手到擒來!

見意圖被識破,他解釋道:「咱們在這肯定施展不開,外門都是低階弟子,只要咱們價格公道,又是送上門的,不愁沒有銷量!」

「咱們」,又來了,總想套路她!

「師姐你想,咱們源頭收貨,又供貨穩定,自然能吸引人,等我們這些人修為上去了,豈不是連內門都可以開,日後青雲城……大有可為啊!」

劉三寶一雙大眼裡,似是有兩團小火苗在熊熊燃燒。

聽著的三人側目,這傢伙野心真大,不怕倒賣的打死他?

畢竟這事是有利於低階弟子的,白瑧不好打擊,便問道「你這跟珍寶閣好似沒什麼區別?」

劉三寶兩眼一瞠,「有區別的,我們針對的是捨不得花傳送費的低階弟子,只收半塊靈石,別看這利小,架不住人多啊,咱們外峰有多少人,就是一人半塊靈石,也是不小的數目!」

。 就在楊雨佳準備守着這個籃板的時候,身體直接被卡爾.馬龍擠開,馬龍一把搶到了這個籃板。

「我靠,馬龍的力量強的超出想像!」楊雨佳心裏說道。

然而馬龍剛搶到籃板,這個時候就見在他的兩手之間突然伸出第三隻手,然後一掌將他雙手之間的球給切了下來,做這件事的不是別人,正是12號的王拓!

球切下來以後,王拓直接把球往前場一甩,球飛到了此時已經衝到夢之隊半場的劉天閣的手裏。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