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兒妹妹真的一點不好奇嗎?」

2022 年 4 月 13 日

林萱沉默了一下后說道:「也沒什麼可以好奇的,真想看,到時候請人到府上來表演就是了。」

「那樣的人應該不會上門的。」

「無所謂啊,他不願意,總會有人看在銀子的份上願意的。不過是一些變戲法,總不可能就他一個人會吧。」

「萱兒妹妹這麼想倒也沒錯。」

林萱已經不想再說這個話題了,目光不由投向左側面的山腳,心想:五哥怎麼也到這裡來了?他不是說他要走,總不會走就走到這吧?

也不知道容五哥到底是要做什麼,要是知道的話能幫一把,林萱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吝嗇伸出援手的。

————————————-

而依然在叢林中時不時停下來辨認一下方向,然後繼續穿梭的容正和則是越走臉色越不好,他需要斥候,丫的,現在什麼都要自己親自做,實在是太累人了。

戰爭孤兒收攏的比較少,而且需要耐心教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派上用場,現在,該缺人手還是缺。

倒是自己是不是忘記什麼事跟林萱說了?

算了,眼下還是繼續追蹤那叛徒更重要。

「青石,青木聯繫上了嗎?」

青石一直緊跟著容正和的腳步,聞言腳下沒停,口中卻是用只有他們二人聽懂的密語答道:「回少爺,尚未聯繫上,不過青木有傳回暗信,他說此行還算順利,之前追殺六殿下的其中一批人去了邊塞之地,他會咬緊的。」

容正和點點頭,看到其中一截不起眼的小樹枝上殘留了一絲布條,似乎是來人太急直接從這邊快速過去,被這些橫長出來的枝條給擋住了去路,對方直接衝撞了過去,因此撞斷了一些樹枝之後衣服還被刮破了衣衫,留下了這一條不規則的細絲。

看著邊上新的樹枝斷口,容正和很快指了一個方向,提速追了上去,他相信對方很快就能被他追上來,絕對不會讓對方從他眼皮子底下逃掉的。

還有那些刺殺過老六和林小四的,也一個都別想跑,遲早一一送你們下黃泉。

幕後之人,他也鎖定了兩個目標,就看最後到底是哪個了,不過那兩人一個都不無辜,與民爭利,哼,都等著吧。

很快追逃之間,就穿越了高山跨過了矮丘,沒有上官道,逃亡之人竟然直奔流經德新城的那條大河,眼看就要被追上之際,一個猛子扎進了河面。

容正和連思考都懶得思考,跟著就跳進了河裡。

反而是青石來了個急剎車,差點跟著栽進河裡。

看了看附近所在的位置,又看了看河裡的情況,然後在岸邊跑了起來,同時他很快拿出一直哨子連吹了四下,沒多久就看到河面上出現了一艘船。

還沒等船過來,青石就看到河面上開始冒出血水,讓他不由得心裡一緊,少爺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

回去的馬車上,林萱靠著車廂,腦袋一點一點的,就差直接睡過去了。

林老夫人雖然覺得她現在的樣子很好玩,不過還是心疼道:「萱兒,累了,就先在車上睡會。」

「啊?」林萱聽到聲音打起精神看向祖母,說道:「祖母,萱兒不累。」

「不用強撐著,難道還怕祖母和你王家姐姐笑話你不成。」

「是呀,萱兒妹妹不若好好休息下。」

林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會犯困,還是很困很困那種,她有心拒絕,結果還沒等她在說拒絕的話,直接腦袋一歪,靠在王雨薇的肩膀上,隨後就那麼直接睡著了。

「這丫頭真是……雨薇丫頭,將她慢慢放下來,讓她躺著更好些。」

「是。」

。 「嗯。這話說的有道理。」孫玥看起來甚是愉快。

從全局上看,孫玥是樂於看見這麼一幕的。作為目前地下城的二號實權人物,他自然知道戰力的重要性,而這戰力,在很多時候跟內耗成反比,只要內耗小了,戰力自然能夠提升。

「但是,新的問題也就來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萬安山此刻卻突然插了一句,「行動組人員的損耗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原本從集團軍選拔出來的隊員被集團軍再要回去……那後面行動組這邊該怎麼辦?雖然集團軍是正面戰場的主力,但是行動組的工作也是大家認可了的,不補充人隊伍就會萎縮,這是一個規律,也是我們一直在關注的問題。」

這的確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作為預備役管理處的最高長官,一個問題很專業,也是他的主要職責。聽到這裡,林子聰暗暗罵了自己一句,在這個問題上,他有些疏忽了。虧得孫玥的會議安排,補足了這一漏洞。

正如高醒樂剛才說的,集團軍那邊現今看到了行動組那是出人才的地方,自然首先想到的是能不能先拿來用用,肯定不會是先想到怎麼給行動組提供人才支持,人都是自私的,牽扯到利益問題就很難做到無私奉獻,集團軍也不例外。而人的問題,是集團軍所有問題裡面最核心的問題之一。

那麼這種情況下林子聰的行動組要想補充人的確是個問題。上一次補充人那是集團軍沒有什麼勝仗,不求上進,這才讓林子聰找了個借口能夠從集團軍那邊篩選出幾個人才,現在集團軍有了那得出手的戰績了,怎麼可能再讓他萬里挑一?恐怕現在百里挑一集團軍也不會同意。

這麼一來,行動組如何補充損失的戰鬥力量的確成了擺在明面上的問題。

林子聰前面讓李鑫岩自己決定行動組的人選,其實是給了他相應的權利,但是如果連人都沒有,那麼那個承諾也只是畫餅充饑罷了。而孫玥顯然考慮得比林子聰多了這麼一步,直接把萬安山給弄來了。

集團軍那邊的人都是他送過去的,直接從他這裡要人,不是更好?控制了集團軍人力的上游,集團軍也只能幹瞪眼,沒什麼辦法。林子聰承認,這就是孫玥高他一等的地方,也是他能坐第二把而自己坐不上去的的原因之一。

不過,這問題沒有從他人嘴裡出來,而是從萬安山嘴裡說出來的,這就有點意思了。這一舉動可以說,萬安山直接擺明了立場。翻譯成一句直白的話,就是:「你林子聰想要什麼人,就直說吧,凡事包在我身上!」林子聰直接掐滅了煙頭。他一下子就興奮起來了,連煙都不用了。

「這個問題問得好,其實要解決這個問題,問題還是要回到我們究竟要向總部那邊要什麼的問題上來。這幾天我跟特派員那邊溝通了幾輪,都只是打了擦邊球,其實特派員的意識很到位,無論軍部那邊最終給我們的是什麼,他都會把東西等價折算成我們想要的東西。我是這麼想的,總部那邊補東西既然沒有什麼限制了,其實我們需要的弄清楚就是現在最重要的了。」

「我們要的東西,無非就是兩樣,一是人,二是物資,錢不能要,那東西除了引起地下城物價飛漲沒有什麼好處。」林子聰的目光掠向羅興明,他點了點頭。這個財政部長不太說話,但是信息很靈通,判斷也很準確,有他點頭,林子聰的底氣就會足得冒泡。林子聰回敬了一個點頭,繼續說道:「所以,我們需要的東西,只能從這兩樣裡面出。但是這裡面有有些問題,我打聽過總部那邊的人力情況,現在世界範圍內實際上需要人員,特別是技術專業支持的需求量是最大的,總部那邊本身也是要大量專業技術人員的,所以我個人覺得,我們不如要物資,這樣恐怕總部那邊反而更容易通過,如果要人的話……我擔心最後還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不要技術人員……你準備自己培養?」萬安山又問。

林子聰嘆了口氣,道:「這是沒辦法的辦法啊!」

林子聰嘆了口氣,楊穎卻突然對萬安山笑道:「嗨,林將軍怎麼說的這麼喪氣的?既然你說,不要技術人員,那麼我也覺得要物資比較現實。萬處長,這個問題你也有些擔心吧?你是不是擔心後勤上給你那些兵娃子安排的伙食營養不夠,養不出德智體全面發展的棒小夥子?你要是擔心這個你給我說呀,我這邊天天就是研究這事情的,你找我……我保證給你最優良的營養結構,養出來的豬都是會心算的!」

楊穎此話一出,會議室頓時笑炸了鍋,就連最善於控制情緒的孫玥,也忍不住被煙嗆住,咳得得涕淚橫流。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你的。」林子聰撐在桌子上,對楊穎討饒。楊穎呵呵淺笑,將髮絲籠到耳後,道:「嗯,咋?不相信?不相信也沒關係,試試就好了。」

又是一陣鬨笑。雖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但是光憑吃能培養出來人才,那怎麼聽起來都是天方夜譚。

「咋?你們都不相信?」楊穎不依不饒,補充道:「萬處長,回頭你的新兵娃子的伙食我這邊包了,看我能不能讓你的新兵蛋子們智力上一個台階!」

「真的?」輪到萬安山吃驚了,預備役的新兵人數保持在2萬,這也是不小的一筆開支,食品研究院何來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來養活2萬人?

「不信那就來試試?」楊穎雙手一抱,挑釁地看著萬安山。

「那感情好!我還巴不得呢。」萬安山樂道,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資金,就連羅興明,都面帶微笑不語。

楊穎道:「那就好!」

而林子聰皺著眉頭看著她,猜不出來他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難道,她背後有人支撐?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財大氣粗了?

「好了好了,這個問題上,下來需要具體的落地方案,我們再說,那麼現在竟然林將軍都說了大方向了,我們不如來落地一下,對於物資,我們到底要什麼,最好有張清單,這樣總部那邊也就心裡有數了。」孫玥神色愉快道。

。 ?「轟隆隆!」

「咔嚓!」

天地當中,雷聲大作,不斷轟鳴的席捲而來,丹藥散發著燦爛的光芒,浮現在虛空之上,尹晟怒吼一聲,整個人一道燦爛光芒,浮現出來的那一刻,我清楚雷電已經降落下來,武宗境巔峰的尹晟,化作一道燦爛光芒,不斷接受著雷電的劈打。

這是天地之中的一種熬練,對於肉聲來說,是非常有好處的,當然這是需要渡過劫之後才能說,我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凝重,力量不斷的浮現,雷電的力量不斷劈落下來,尹晟在強撐著,如果渡過去按照我所說的那樣,他一定可以踏進一個新的境界,但是他踏不過去,那麼,迎接他的將會是生命危險。

畢竟這世界之中的一切都是有因果關係的,而且還有相應的代價付出,瞳孔中的一切盡然說明了我的凝重,此刻,不得不說,已經在變化狀態中,雷電繼續匯聚出來,眸光中滿是平靜,一聲轟鳴聲降落下來,那股力量綻放開來,爆炸的瞬間,一切全部都解決。

「砰!」

虛空之中不斷的炸裂,丹藥卻在虛空之中,完好無損,沒有任何一點破壞,因為在這個過程之中,尹晟不斷的將自己的內力灌輸到丹藥之中,我的眸光中凝重的盯著眼前的一切,畢竟丹藥要是我要服用的,對於眼前的一切,我都是非常慎重的對待,如果不認真對待的話,我恐怕會出現問題。

丹藥繼續接受雷電的洗禮,只是在最後一瞬間,丹藥在剎那間,所有的力量化作丹藥的一切,他的氣息全部收斂光芒也是如此,平靜下來,一切力量全部收斂,尹晟在這個時候,氣息也變得穩定下來,認真數下來的話,他一共接受了九道雷電的洗禮。

「轟!」

尹晟化作流光,落在地上,眸光中儘是平靜,此刻的他總算踏入了武王境,算是一尊武王境亦是絕無僅有的醫王,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醫王恐怕相當於這個世間的偽醫神,也就是床說的神醫,尹晟手持著丹藥,向著我走來。

「多謝。」凝重的看著我,尹晟道謝。

此刻他已經踏入武王境,自然清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對於這種事情,我自然是明白的,作為煉丹師,雖然我當初煉丹並沒有因為這些事情,因為自己煉製的丹藥品階根本不夠,因此不需要度過這些東西。

但是現在看來他已經完全踏入武王境,因此,在這些事情上,已經算得上是塵埃落定,這些丹藥都是我拜託他煉製的,因此,我是完全有服用權的,之前因為系統復甦的原因,我已經修復了自己的傷痕,但是,這兩種丹藥,我是完全可以服用的。

培元丹和固基丹入肚,我便可以進行突破,進入下一個境界,道:「培元丹已經煉製出來,那麼固基丹,也就拜託了。」接過尹晟手中的培元丹。

尹晟也在這個時候回復我,道:「這個境界應該煉製這種丹藥比較省力,我現在就開爐。」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的內心更加安定,如果在這個時候有固基丹的話,自己的修為一定可以再次邁進一個台階,相比第一次的生疏,現在他再次煉丹,透露出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所謂熟能生巧,指的就是如此。

看著他再次打開藥鼎,進行煉製丹藥,我拿出一塊白玉瓶子,將他遞給我的培元丹收起來,靜靜的觀摩著他煉製丹藥,畢竟現在他的境界,已經是醫王存在,對於我來說,觀摩他的煉製丹藥過程,是有一定促進學習的效果。

「嗡!」

一股力量爆發出來,只見尹晟手中丹火誕生出來,再次出現的丹火,煉製的正是固基丹,固基丹煉製出來之後,便可以幫助我進行踏入新的境界,這種時候,力量雖然被壓制著,可是對於我而言,進行煉製到極致的時候,方可踏進其中。

「這是什麼東西?」

「尹晟手中生火?!」

「上古古籍中記載的練丹之法,只記得不是已經失傳了嗎?」

「這股力量好可怕,在這裡都能夠感受到那股熾熱。」

藥王谷的故老一下子就認出了這種存在,他們的紛紛進行喃喃自語,對於此事他們非常重視,這是一種傳說中的練丹之法,他們能夠感受到這股練丹之法的恐怖性,自然是非常重視的,眸光閃過一絲凝重,我進行觀摩著,感悟頗多。

對於我而言,自己擁有完整的理論體系,這都是紙上談兵,並沒有多少是靠自己的實踐得出來的,因此這種東西需要認真實踐,紙上談兵並沒有多少的用處,眸光中閃過一絲精光,我在他練丹的過程發現一些細節,可能這跟尹晟經常煉丹的原因有過。

很快的,半個小時,就便把固基丹成功煉製出來,但是煉製出來固基丹之後,並沒有天劫降臨下來,見此我心中暗道,天地規則已經這種存在的丹藥出現,再加上之前是開創末法時代的第一粒真正的丹藥,因此天地才會落下天劫。

「嗡!」

丹鼎自動分離,一粒丹藥誕生出世,散發出來精純的力量,我看著虛空當中的尹晟點了點頭,尹晟將丹藥打出,落在我的視野之中,我的眸光閃過一絲平靜,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後,便將丹藥收入手中。

「麻煩十王以及諸位故老護法!」

「只管放心做吧。」

「好。」

林十王淡漠的點頭,與此同時,我向尹晟示意,讓打開秘境之門,秘境重新開啟,精純力量迎面撲來,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非常適合修鍊,將丹藥吞服下去,我的眼神閃過一絲平靜,盤膝坐下來。

「轟!」

將自己曾經壓制的力量展開,那股力量瞬間爆發出來,加上我吞服了培元丹和固基丹,只是一瞬間,所有力量皆是全部爆發出來,我的眸光中儘是淡定,閉眼之後,平靜的運轉自身力量,溫潤自己的體內經脈和丹田,不斷吸收著天地間的能量。

「嗡!」

身軀在不斷的震動,整個時候,我得精神力都非常集中,認真的開始運轉氣息,只是最後一瞬間,我的力量宛如江湖流水一般,恐怖到極致,一泄而注,這個時候,自己的氣息快速恢復起來。

「轟!」

體內的力量不斷的變化著,運轉著自身的力量,一股屏障很快便被我感應到,所有力量集中起來,開始突破起來,一點一滴的將這股力量打破,我整個人開始冒出白霧,這股力量誕生出來的時刻,我內心清楚,突破便在此刻。

「轟!」

武宗境第三重天!

然而我得力量還沒有就此消化結束,也就是說,我還可以在繼續突破下去,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眸光露出一絲平靜,起手勢繼續突破,欲在這個時候,突破到武宗境第四重天,連續突破是迄今為止,第二遇到。

畢竟當初突破到武宗境,就是連續突破的,如今就是如此,踏足其中,一股力量繼續爆發著,那股力量得以揮發出來,三花聚頂,武宗境四重天已然不遠,這股力量席捲著天地,終於踏進武宗境四重天,然而這個時候,我覺得自己還能再突破一重天。

「轟!」

秘境之外的諸位故老早已經炸鍋,他們哪見過連續突破的存在,都是自己早年間,穩打穩紮積累下來得資本,才讓他們修鍊到極致,此刻,他們紛紛議論著,我的眸光盡顯冷靜。

「怎麼回事?好恐怖的氣息。」

「絕對不是一般的武宗境高手。」

「不對,這是連續突破,剛才那股氣息好睏也就二重天,但是現在是三重天。」

「不對,還在繼續,四重天了!」

「成功踏進武宗境四重天。」

「卧槽,還在繼續!」

「這是踏入武宗境五重天。」

淡漠的聲音自秘境之外而來,他們在認真的思考著這些問題,無人得知這到底是因為什麼,因此他們只能帶著諸多好奇,不斷地進行著討論,林十王卻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這是一件好事,則是一件壞事。

都是因為他的天資過於逆天,林家故老們亦是神色嚴肅,若是這個地方,都是林家人的話,他們不會這麼害怕,但是目前為止,這裡藥王谷的人太多了,他們害怕泄露這裡的秘密,畢竟涉及到一些問題,就在我的突破停止下來的時候。

林十王神色肅穆,道:「諸位,今日之事,還請諸位為我林家保密,要是此事泄漏,林家一定會追查,到那個時候,休怪我們不顧往日情面。」

這是十王明目張胆的警告,沒有任何一絲隱藏,看得出來他對這件事情非常慎重,畢竟家族是有敵人,以及旁邊的星芒組織一直窺覬著我們自身,如果要是我的消息泄露出去,肯定會引起諸多敵人對我進行暗殺,畢竟林家可是非常大的家族,敵人應該實力也不差。 【因為遺憾,才會輪迴。

對嗎?】

鈴鐺,響在她的腳踝,她好像天生穿不了鞋,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麼……

少了一顆心……

她總覺得自己的心空蕩蕩的……

望向這金鑾的殿內,那個孩提,總是化為了金色的空茫,望向那茫茫的殿外,也難有山川河海,空有那躍雀龍門,鯉魚打挺的歡騰。

「啊寶……」一個聲音喚了過來,她也需要下去應答。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