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昊天學院煉藥師學院的大師兄,你覺得他會咋么無聊誣賴你?」

  • Home
  • 未分類
  • 「這可是昊天學院煉藥師學院的大師兄,你覺得他會咋么無聊誣賴你?」
2021 年 11 月 30 日

顧如玖的話一出,頓時母女二人臉色都變了,沒想到容澈竟然是這種身份。

「大師兄,你的意思是她到這之前腹中已經是死胎了?」

東方禮聽了容澈的話,臉上火辣辣的,氣勢洶洶的來問責韓寶兒,沒想到問題卻出現在自己家裡。

尤其是現場可不僅僅有韓家人,還有皇家護衛的隊長,還有幾位太醫,這次他的臉已經丟到姥姥家了。

「而且啊,我剛才就發現了,毒是你自己下的吧。」

顧如玖一瞬之間就來到了這個女人身邊,一把抓起她的手,仔細看就能看見指甲縫隙中藏匿的毒藥。

「我相信讓太醫來看看就知道是不是你們中的毒了。」

「呵,我算是聽明白了,王爺的側妃不知為何來我家陷害我女兒,我想知道這是為什麼?王爺覺得我們韓家好欺負?」

現在的真相已經偏向了韓寶兒一家,韓家自然不會再坐以待斃,對方雖然是王爺,可是他們韓家也不是吃素的,也不可能任人欺負吧。

太醫和護衛隊的人面面相覷,這也太倒霉了,沒想到扯到了這件事中。

「你個賤人,你為什麼要吃藥害死你肚子里的孩子!」

東方禮一肚子火氣,卻無處發泄,只能發泄在自己的側妃身上。

「啊……」

這個女人一巴掌就被抽倒在了地上,此刻她已經完全慌了。

側妃的娘倒是一下子撲倒了她的身上,兩個人慌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說!為什麼!現在還想騙我!當我是傻子啊!」

而且竟然還敢對自己下毒!簡直膽大包天。

「王爺,王爺……」

「我錯了,您饒了我這次,我就是擔心你娶了韓寶兒。」

東方禮恨的要死,已經不想聽她的解釋了,臉都被丟盡了,直接轉身就走了。

轉瞬之間,剛才來到韓家的所有人都走了。

韓寶兒這個時候才眼睛紅紅的撲倒顧如玖身邊。

「玖玖,大師兄,今天多虧了你們,要不然我們真的是有嘴也說不清了。真的是倒霉。」

韓寶兒恨恨的咬牙,還好跟這個渣王爺已經解除婚姻了。

「這件事我們韓家不會輕易罷休的,否則豈不是真的好欺負了。」

韓寶兒的老爹更是生氣,就算不能如何禮王,也要讓他臉面丟盡!

這件事是捂不住了,畢竟現場人很多,所以只是一天的時間,火陽國的都城就已經人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禮王的側妃竟然給自己和王爺下毒去誣陷韓家。

大家一邊感嘆韓家真的是倒霉,解除婚約了竟然還被誣陷,一邊別有深意的猜測,哪個女人會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難道孩子不是禮王的?

。 此刻,經過短暫的慌亂魏軍終於反應了過來,城門附近的士兵加上戊卒,都在這名什長的指揮下瘋狂的向高焱殺來。

跟在高焱身後的趙辰此時心急如焚,雖然高焱在一瞬間脫離了隊伍衝進了邵丘城表現出了不凡的輕功,這樣的實力確實讓趙辰詫異,但是這樣的行為就是送死,面對數十人的圍攻,自身還處於狹小的位置,高焱面對的危險將成倍增加,而趙辰和其他人離城門還有五個呼吸的時間。

「一定要撐住啊,高焱,千萬別現在就死了!」

就在趙辰為高焱的處境擔憂的時候,衛德卻鬆了口氣,若是搶關失利,拿下邵丘城只怕就困難了,到時候他就要面對卞勝的責難了,但是高焱表現出來的實力卻讓他眉頭不自覺的收攏。

但當衛德看見高焱獨自面對城中魏軍而陷入包圍的時候,心中甚至還有着幾分竊喜。

看着向自己殺來的魏軍,高焱笑了。

他忍了這麼久!

等了這麼久!

為的不就是這一刻嗎!

高焱的眼中這些人已經是他的願力點了,而他手中的青霜劍就是收割的鐮刀。

「四季刀法—-雨水!!!」

這樣的混戰,雨水是最適合的招式,也是高焱手中最犀利的鐮刀。

犀利的劍鋒。

如雨的劍勢。

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卻只剩下了漫天的血珠,紛飛的斷肢。

在高焱沉浸在殺戮中的時候,緊跟而來的趙辰驚呆了。

青霜劍在高焱手中每一次揮舞至少帶走了一條生命,此時的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高焱對於搶關的事情沒有絲毫抵觸,他真的很強,至少在趙辰看來。

隨着趙辰進入邵丘城的幾名什長也被高焱瘋狂的實力驚呆了,他們的屯長原來這麼強,難怪他們一直都覺得高焱高傲,他真的有高傲的資本。

等高焱感覺到趙辰等人進入城門的時候,他已經收割了接近三百點願力,戰爭對於收割願力來說真的是太合適了,這種願力瘋狂囤積的感覺,就是這麼的美妙。

「趙辰,記得多帶幾顆腦袋,你可是要晉爵的!」

處於驚訝中的趙辰被高焱清淡的聲音警醒,趙辰難以相信高焱是怎麼在如此瘋狂的殺戮之下依舊保持這相應的清醒,但是他沒有問,只是不時的從一個個屍體上將魏軍的腦袋割了下來,這些都是他們功勛的證明。

眼見城門之處已經被殺穿,城內營地的援兵才姍姍來遲,數百援兵從大道上瘋狂的想城門出殺來,甫一交手,雙方便焦灼了起來,不是所有秦軍都是高焱,面對魏軍的瘋狂反撲,高焱麾下開始漸漸有了傷亡。

趙辰一臉疑惑的看向了城門之外。

「為什麼衛德還不發兵,他瘋了嗎?」

趙辰看着漸漸減少秦兵,心中對於衛德的厭惡提升到了極限,如此人物怎麼能指揮戰局,雖然明白衛德的算計,但是為了一己之私而置全局於不顧之輩,死有餘辜。

「怎麼,你還想等衛德的援兵?」

高焱在殺敵之際還有空和趙辰閑談。

「屯長,這樣的人怎麼能帶兵!五百主並非蠢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趙辰熟讀兵書,對於衛德這樣公報私仇,置戰局於不顧的行為很是厭惡。

「趙辰,這你就說錯了,衛德雖然什麼都讓人看不上眼,但是他有一樣是其他人沒有的!」

「那就是忠心!!!」

趙辰對於高焱的話不以為意。

「你也是這樣嗎?」

「不!我高焱是不同的!忠心於我何用!這世上哪有什麼絕對的忠心,終究只是利益不夠罷了!對於我而言,能用即可,就算有貳心又如何,我高焱何懼之有!」

「四季刀法—-驚蟄!!!」

長劍劃過趙辰的鬢角,洞穿了咽喉趙辰身旁魏兵的咽喉。

就在高焱浴血奮戰之際,章邯有點坐不住了,慘烈的廝殺聲讓所有人都明白城關處戰鬥的慘烈,但是衛德卻並沒有趁勢增兵,而是好整以暇般的把玩着手中的長劍。

就算衛德和高焱有嫌隙,然此時事關伐魏大局,衛德如此做法與叛國何異,難怪那人會被卞勝和衛德剪除,他們終究不是一類人。

「百將,再不出手,高屯長手下就要打光了!」章邯小聲的在衛德耳畔說道。

「慌什麼!沒看到高屯長實力強勁嗎,再等等!!!」衛德不為所動。

當章邯再次抬頭看向城關的時候,他敏銳的發現高焱的麾下被人一點點的往城外趕了。

「百將,不能再等了!若是此時搶關失利,之後的攻城就會更加艱難,那時我們所有人都免不了責罰,就算五百主也不能倖免!」

不知道是章邯的勸諫起了作用還是對攻城失利的害怕,衛德終究還是開口了。

「所有人攻城!」

一聲令下,樹林中隱藏多時的秦軍向著邵丘城蜂擁而去,邵丘城似乎頃刻可下。

章邯的感覺沒有錯處,高焱此時確實遇到了點麻煩,他殺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一點,甚至有種城關無敵的感覺,終於讓一位將領盯上了。

「斬!!!」

隨着一聲暴喝,一柄大刀向著高焱的頭頂劈下。

高焱的左右都是人,根本沒有多少躲閃的餘地,他的身後就是趙辰,現在他也不太想用趙辰擋刀。

「咚!!!」

長刀將高焱劈的後退了兩步,而隨着他的後退,所有的秦兵也都向後退去。 當你能得知未來時是應該驚喜還是害怕?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故事是命運的紙條,主角依舊是強子!

深夜伴隨着恐怖的音樂,在一間陰暗的房間內強子憑空飄起!

突然。。

「滴滴。。。滴滴滴。。滴滴。。。」

鬧鐘聲響起。

強子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喊到:「早上好!」

「早上好主人,今天是七月二十三號,星期五農曆六月十四,今日溫度28度-32度,空氣指數三十三,空氣質量好。。。。」

強子一邊聽着來自智能音箱的播報,一邊打開了冰箱。正當強子拿起冰箱的牛奶準備喝的時候,他停下了準備關上冰上門的手!

「這tm什麼東西?」

強子心中暗自說到同時看了過去,在冰箱的玻璃隔層上面有一張紙條。

強子將紙條扯下,紙條上面寫着:「今天,你會中一張彩票,金額是五千!」

看完之後強子不屑的搖了搖頭,將冰箱的門關上后,徑直將紙條扔進了垃圾桶里!經過一番洗漱之後,強子就騎着自己心愛的小摩托踏上了上班的旅途。

途中經過一家彩票店時,強子看了一眼彩票店自言自語說到:「哼!中獎!」

上班時間。。。

強子一手敲擊著自己面前的電腦,一邊跟旁邊的女同事說到:「晚上,把你的閨蜜叫上呀!」

就在女同事正要回話的時候,強子公司的一個小領導從辦公司走了出來。

「吭!!!!!!」

小領導一手撐著桌子一邊身體抖動的說:「啃。剛才老闆給我打電話哈!說咱們這個月的業績比上個月漲了20%!老闆挺高興讓我給大家發些福利!

強子不服的抖動身體,心裏:「哼!上個月發的蘋果有半箱都是爛的,整天就會發些垃圾!」

看着大家積極性不高,小領導輕蔑一笑說着:「都給點勁啊!兄弟們!」。

一邊從屁股兜里拿出一大疊的紅包,分別派發給每一個人。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