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去御雷仙樹那裡,時間可不多,快快出手,奪得那大羅焚天仙金!」寒煙雨開口道,下一刻,再度率先殺出。

  • Home
  • 未分類
  • 「還要去御雷仙樹那裡,時間可不多,快快出手,奪得那大羅焚天仙金!」寒煙雨開口道,下一刻,再度率先殺出。
2022 年 3 月 30 日

寒家那擁有冰土靈體的天驕連忙跟上,隨即,風攏月、洛詩夢等人也是緊隨殺出。

他們的目標都直指幽冥宗,白衣真君也是跟著殺出,再度迎上玄幽。

秦楓也是殺出,控獸對上黑袍之人,本體則是援助白衣真君,一起殺向玄幽。

對於玄幽,他的心中滿是恨意,當初若非是他,九幽殿便難以擄走冥雎,而冥雎也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他更是施展出「寂滅秘法」中的法外金身,與洛筱予、洛詩夢一同迎戰洪天明與洪採薇兄妹二人。

寒煙雨等四人則殺向幽冥宗剩餘三人,完全處於優勢。

秦楓等人在人數與實力上都勝過幽冥宗與天門之人,一時間便是壓制住了他們。

邪鬼堂、魔劍門以及靈影宗眼見這番情況,沒有立即出手,卻是在一旁觀戰,也想要做漁翁。

「魔炎君,莫要看戲,等我們真的退走了,你們絕非木風等人的敵手,真想將那大羅焚天仙金拱手相讓嗎?」玄幽出聲道,勸著邪鬼堂等人出手。

聞言,魔炎君等人相互對望,有著出手的打算。

「你們若是協助幽冥宗對付我們,之後你們便將面對幽玄等人,你們也絕非他們敵手。」白衣真君同樣喊道。

聽得此言,魔炎君等人再度陷入猶豫,繼續觀望。

秦楓眼見這番情形,加快了攻擊速度,加強了攻勢,準備儘快解決對手。

玄幽將自身幽靈體發揮到極致,彷彿一個幽靈,一會兒消失不見,一會兒又出現在另一處,極為滑溜。

不過,秦楓與白衣真君也不是吃素的,前者散發出精神力,以此探查,快速反應,後者釋放出陣陣聖風,覆蓋四周,不斷逼迫玄幽現身。

玄幽雖位列百魔榜第一,為在場眾人之中修為第一人,可同時面對秦楓與白衣真君,卻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了。

秦楓爆發全力,幻術不斷施展而出,更有著強大的肉體之力作為後盾,劍修之力也是完全催發,展露出驚人戰力。

白衣真君先前獨自迎戰玄幽處於弱勢,極為窩囊、狼狽,此刻在秦楓的相助下,終於取得上風,二人合力夾擊玄幽,處處壓制住他。

「該死的!」玄幽再度從幽冥之中現身而出,瞥了眼衝殺而來的秦楓以及快速掠來的聖風,眉頭緊蹙。

另一邊,天門二人被壓製得更為厲害,洛筱予與洛詩夢隨便一人都可力敵洪天明二人,此刻卻是二人聯手,再加上秦楓的分身,簡直就是碾壓。

沒過多久,洪採薇便是被重傷,洪天明也極不好受。

「可惡!採薇,快走!」洪天明再也不敢逗留,立即甩開洛筱予二人,衝到洪採薇身旁,擊退秦楓的分身,帶著洪採薇施展出極速撤退。

「哪裡走!」秦楓的分身緊追而上,洛筱予同樣如此,對於當初侵略天靈的洪天明痛恨不已。

「採薇,你先走!我來擋住他們!」洪天明眉頭緊蹙,回過神來,阻擋秦楓等人,令洪採薇先撤。

「哥,你多小心!」洪採薇沒有多矯情,心知此刻自己留下來也沒多大幫助,立即遠遁而去。

「你走不了!」可洛詩夢也追擊而來,發揮淼靈體,在洪採薇去路上布下一層水幕,擋下了她。

隨即,洛詩夢便是追擊而來,轉眼便是追到,一掌拍出,演化出一頭水麒麟,沖向洪採薇。

見狀,洪採薇面色沉凝,祭出寶物全力阻擋,可面對一名中級靈尊,以她一個靈宗實力根本抵擋不住。

「啊!」

下一刻,洪採薇便是再度遭創,傷勢更為嚴重,頭髮凌亂,面色蒼白,渾身都是血。

中級靈尊對付靈宗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妹妹!」洪天明不由心中一痛,驚呼出聲。

可緊接著,他便也是遭到重創,秦楓的分身與洛筱予同時攻擊到了他的身上,將其擊飛,人在半空中噴出數口鮮血。

秦楓的分身再度追擊,準備展開絕殺。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遠處快速掠來,釋放出道道黑白之光,阻擊秦楓。

「蔡天陽!」秦楓的分身立即發現了來者,一眼認出,感受到了強大的陰陽之力。

「走!」蔡天陽快速掠來,抓起洪天明就轉身離去,根本不與秦楓力敵,接著又以陰陽之力擋住洛詩夢的攻擊,另一隻手帶起洪採薇,一人攜帶著重傷的二人,快速遠去。

秦楓分身豈會讓其這般容易離開,立即追殺而出,施展出強大的劍技。

「逆轉陰陽!」蔡天陽的聲音響起,釋放出陰陽靈體——陰陽生死八卦圖,又祭出太極八卦圖,令二者相合,擋在身後,瀰漫出無盡的陰陽太極之力,阻隔一方,足以逆轉一切。

秦楓分身施展出的劍技紛紛被陰陽的逆轉之力顛倒而回,反過來襲向自己。

他不由蹙眉,再度出劍,將之化解。

洛詩夢與洛筱予也緊跟著出手,可攻擊同樣被逆轉而回,根本無法攻向蔡天陽。

「好逆天的陰陽靈體,真的可以逆轉陰陽?」秦楓分身不由眯著眸子,低聲呢喃,蔡天陽對陰陽之力的感悟顯然更深了,想當初施展這等絕技對他的負擔可是極大,現在卻是變得輕鬆不少。 老爹聽到大妞這麼說,更是傻眼了。

「沒想到才這麼幾年,戰家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更是沒有想到,老三現在真的是好命阿,跟著人飛黃騰達了,這丫頭也真的是絕了。」

老爹感慨道。

當年。

他也不敢確定戰家是否願意收留老三。因為戰家已經有了兩個姑娘,大姑娘戰子琴、二姑娘戰子棋了……家裡若是再有一個姑娘,還不是親生的姑娘,三個姑娘的,一聽就讓人心疼,更何況老三長得又瘦又小的,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傢伙。

但是,戰夫人卻接納了孩子。

這麼多年,他也不想承擔這個收養的責任,就把孩子遺棄了出去。

他甚至在想,如果戰夫人不接納這個孩子,這個孩子的命就交給上天吧,哪怕餓死凍死在街頭上,他也不會掉一地眼淚的。

李三妞是多餘的。

他們老李家不需要什麼妞妞。

他們要的是李小寶是要可以傳宗接代的。

無論如何,李老頭很是明確——

李家香火不能斷!

至於什麼丫頭,能死一邊就死一邊去!

「爹,你說再說那個扔出去的三姐嗎?」一邊啃著白饅頭,炫耀地看著兩個灰頭土臉的兩個姐姐,一邊得到寵愛炫耀般地問道。

「是阿,那個死丫頭真的是命好。」老爹咒罵道,「餓不死就算了,還跟著吃香的喝辣的了!」

「爹,我也想吃香的喝辣的!」

李小寶脫口而出。

「小寶,吃白饅頭還不好嗎?」

老爹無奈地看著李小寶,他疼愛這個兒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處都給這個兒子,只是現在有很多實際情況,他沒有辦法去給兒子更好的生活條件。

李小寶撅著嘴,一臉不滿:「爹,我不想吃饅頭,想吃肉,爹給我買吧。」

雖然家貧但是卻養了一身懶病饞病。

李小寶吃了睡睡了吃,兩個丫頭姐姐天天拚命地幹活為他服務著,他也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日子,逐漸混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地痞無賴。

「你看,丫頭們都沒有,只有你有呢。」

李老爹說道。

大姐咬了一口發硬的饅頭,卻嚼得最疼,她捂著腮幫子,憤懣地說道:「以後我有錢了,我就不吃這些臭饅頭,我要吃大雞腿還要吃春卷還要買一大串糖葫蘆,我天天在家吃……還要吃紅燒魚塊,還有佛跳牆……」

「呸,你吃個屁!」

李小寶笑話道:「就你這命,吃一輩子的窩窩頭。」

說著,還拿著這個窩窩頭扔在了大姐的腦袋上。

只是聽見「哐」得一聲,硬得窩窩頭直接被扔在了她的腦袋瓜子上,大姐下意識地吼出來聲音,咒罵道:「李小寶,你是不是想死!」

大姐怒了,本來就是吃著窩窩頭心情暴躁,她起身掐著李小寶的脖子。

李小寶翻著白眼,假惺惺地說道:「爹,救命阿!救命阿!大姐要掐死我阿。」

李老爹一聽到李小寶的話,不分青紅皂白地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大姐的臉上,揪著她的頭髮咒罵道:「你這個小兔崽子,不知道讓著弟弟嗎?你可是姐姐,你這當姐姐當得是個屁!我打死你這個臭丫!」

這麼一巴掌一巴掌打下去,李老爹失了手,李小寶則是在一旁歡呼著,那樣的小眼神彷彿在鄙夷一樣。

「爹,那是李小寶先弄我的!」

「弟弟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大姐哭了起來,她打也打不過老爹,爭寵也爭不過李小寶,又想起來這麼多年的委屈,情緒一瞬間爆發出來了:「早知道,當年你也把我扔了,我也不用跟著這個破家受苦受累了!看看三妹,現在吃香的喝辣的,我吃個窩窩頭卻要被李小寶欺負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李老爹氣得不行,揪著大姐的耳朵道,「這些年是餓死你了還是渴死你了!給你餵養這麼多大,喚得這麼沒良心的白眼狼,我真的是造孽!」

說著,李老爹又怒了起來,又按著大姐打了一起,二姐去幫著大姐,卻也被老爹雙人混打,只是李小寶卻一個人站在一旁拍手叫好。

就好像是這是為他準備的盛宴。

李大姐越想越氣,越是感覺不公平。

憑什麼阿!

都是女人,憑什麼那個被扔走的妹妹那麼好命?她甚至在想,為什麼當初那個被扔的不是她?

當老爹打累了也就收手了,李小寶趕緊賤兮兮地跑過去,給老爹捏捏肩膀,不懷好意地說道:「爹!就打!這個丫頭們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爹你做的真好,我太喜歡爹爹了。」

「爹也喜歡你。」李老爹看著李小寶,滿心的歡喜,摸著這個兒子,揉了揉臉頰道,「小寶阿,爹的心疙瘩阿。」

李小寶坐在李老爹的身邊,問道:「爹,那個被扔的三姐,過得真的跟大姐說得那麼好嗎?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吃山珍海味都能吃吐了?」

李老爹感慨道:「應該是吧。想當年戰家男人老早就去經商,手裡是有些銀子的。這些年想必是發了橫財吧,才讓這個兒子娶了公主?嘖,三丫頭的命真的是不賴,沒有小姐的身子卻又小姐的命!」

一聽到爹這麼說,李小寶心裡也不舒服了。

從小到大,他跟兩個姐姐相比,他是養尊寵優的,從小到大他吃的用的玩的都是姐姐們沒有玩過的,他早已經享受著一切,他也不允許別人比他更好。

「爹,那可是個丫頭,憑什麼阿。」李小寶咒罵道,「我可是李家的香火,我還沒有娶上媳婦,倒是她過得這麼恣意妄為?她就算是被扔了也是我的姐姐阿,現在又過得這麼好,不扶持我一把?」

大姐插嘴道:「想什麼,沒有生養怎麼就是你的姐姐?當初可是你們不要她的。」

李小寶撅嘴,吼出來聲音來:「大姐,是你沒有被打夠嗎?是不是還想被打?這個家有你說話的份嗎?」

「呵呵。」

大姐呵呵一聲。

李老爹卻是聽得頭疼欲裂,對著又吵架的姐弟二人吼了一聲道:「都給我住嘴!」nocontent。 當宇行說完這番話,他還故作非常緊張的樣子捂上了嘴。

這副表演雖然註定與奧斯卡無緣,但欺騙一下眼前的流氓頭頭還是綽綽有餘的。

聽到桌子的底材是木頭,流氓頭頭眼睛頓時一亮,提起腳朝著桌子下方就踹了過去。

流氓頭頭的這一腳力度可不小,所以當他與桌底親密接觸后,慘叫自然不可避免。

「這下面到底是什麼?怎麼感覺腳背都被刺穿了?」

看到對方捂著腳躺在地上,宇恆露出標誌性的笑容。

「忘了跟你說了,我們的底材是木頭不假,只是刻意做出了倒鉤而已。」

聽到宇恆事後的補充,流氓頭頭打心底冒出一股無名的怒氣。

或許是心理承受能力還不夠,怒火攻心之下這名流氓頭頭竟然直接暈了過去。

宇恆指責這名暈倒的流氓頭頭,朝著旁邊目瞪口呆的食客笑了笑。

「足球運動員需要一個強大的心臟,如果像他這樣不好好鍛煉一下心理素質,恐怕登不上職業舞台。」

「其實你們一直所喜愛的職業足壇並沒有想象中的誇張,或許未來從你們之中就會出現一名球星。」

「職業足壇其實就是在個人技術的基礎上通過大局觀和開闊的視野為球隊創造更多的機會,若是有機會,赫塔菲歡迎大家來試訓。」

…………

聽到宇恆頭頭是道的分享,食客們倒是生出幾分興奮。

在他們之中包含了不少球迷,所以誰也不願意錯過聽一名職業球員當面分析,更何況宇恆在他們眼中實力一點不比西甲球員差。

相對於食客的認真聆聽,這幫流氓被宇恆耍了又耍此時已經恨不得把後者摁在地上摩擦。

看著一群流氓氣勢洶洶地走向宇恆,那些認真聆聽的球迷全都怒了。

好不容易有機會聽到職業足壇的趣聞,如果被這幫流氓給毀了,類似的機會還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

想到這裡,在座的數百名球迷直接站了出來,把流氓們圍在了其中。

這幫流氓干擾宇恆擺攤只是受人之託,他們也不想為此丟掉性命。

看到周邊眾多虎視眈眈的眼神,這幫平時無惡不作的流氓終於慫了。

幾個人架起倒在地上還未清醒的流氓頭頭,絲毫不敢停頓地跑路了。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