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謝謝顧教授了。」

2022 年 2 月 26 日

慕安屁顛屁顛的跟在顧玄燁的身後和他一起到了地下停車場。

到了車旁以後,慕安自然而然的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下來。

「你……」

「怎麼了老師?難道……我不能坐這個位置?」

「沒有。」

顧玄燁打開車門,坐了上去,按照導航準備將慕安送回家。

記得上一世,慕安永遠都是坐在後面,這一世的慕安有很多地方都和前世不一樣,這到底是為什麼?

「恭喜宿主,反派對你的好感動變成正數了!」

小奶團開心的在慕安耳邊輕聲說道,「不過是零哦,宿主繼續加油!」

慕安:「……」

就坐了個副駕駛,好感度就開始回到正軌了?反派真是奇葩。

不過都聽說副駕駛的位置是給自己心愛的女人坐的,顧玄燁既然沒有反對,那看來他心裡還是有一絲慕安的位置,自己得要加把勁了!

「以後離那個林楚軒遠點。」

顧玄燁突如其來的話,讓慕安愣住了,隨即轉過頭饒有趣味的看著他,「怎麼了?你吃醋了?」

「我不喜歡你。」

「真的假的?」

「真的。」

慕安故意裝出了一副很傷心的樣子,努力的擠了幾滴眼淚出來,「都說女追男,隔層紗。我都這麼認真的和你告白了,你不給回應也就算了,還這樣說話,真的是太讓人難過了。」

「……」顧玄燁轉過頭撇了眼慕安,裝,你繼續裝。

你哪裡有好好的追過我?

上一秒和我告白下一秒就說林楚軒是自己的未婚夫,你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那個……顧教授,我們加個微信怎麼樣?」

「不怎麼樣。」

「快點,拿出你的二維碼。」

慕安也有些不耐煩了,看來得對顧玄燁來硬的。

「我不要。」

顧玄燁說完專心致志的看著前方開車,你不拿點誠意出來,還想加我微信?

做夢。

哦呦,這還傲嬌起來了?

說好的冷峻教授屬性呢?怕不是個病嬌。

小奶團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著他倆,就差拿個瓜開吃了。

「宿主,這不反派只對你病嬌么?對別人,還是冷峻教授的。」

「給我閉嘴。」

「好吧。」

車很快就行駛到了慕家的大門口,不過慕安並沒有要下車的打算。

「下車,你還坐在這裡幹什麼?」

「等著加你微信。」

「那我不給,你豈不是要一直坐著?」

「也不是不可以。」

「那你就一直坐著吧,反正我下午也沒課。倒是你……」

「我下午也沒課!無所謂,一起耗著。」

慕安說完便拿出某音刷了起來。

這讓顧玄燁有點惱,這還真不走了?都刷起短視頻APP了。

「別刷了。」

顧玄燁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手機,打開了微信的二維碼。

「給你,快掃。」

「口是心非的女人。」

見顧玄燁要收回去,慕安伸出一隻手拽住了他,另一隻手用指紋打開手機以後立馬放到他的手機面前掃了一下。

很快,顧玄燁就收到了一條驗證信息:「攻略反派boss」申請添加你為好友。

呃……顧玄燁疑惑的抬頭看了眼慕安,這名字怎麼如此怪異,很不像她的作風。

「怎麼?有什麼問題?」

「呃,沒有,你可以下車了。」

「好的,那就謝謝顧玄燁把我送到家了。」

慕安臨走前還不忘對著顧玄燁做了一個飛吻。

「輕浮的女人。」

此話一出,慕安立刻白了他一眼,不過下一秒就收到了小奶團的提示,「恭喜宿主,反派好感動上升五點。」

「嘖嘖嘖,一邊顯的自己那麼清高,另外一邊又增加對我的好感動。」

不過,只要不是負的就行,接下來得好好攻略反派顧玄燁了。

只是小奶團很不明白一點,怎麼到第二個世界宿主就和第一個世界不大相同了。

「宿主,我覺得你再這個世界變化很多誒。」

「你不懂,對待不同的反派就要用不同的方法。其次,誰會和積分過不去呢?」

這個地方,積分可相當於錢啊!

不過……也不知道墨漓在那個世界如何了,他會不會還在到處找我?還是說,已經和那個慕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聽到慕安的心中所想,小奶團的內心感到很複雜,其實墨漓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只不過現在還不是告訴宿主實情的時候。

「二小姐回來了。」

一名女僕恭恭敬敬的上前為慕安開了門。

「你說誰二小姐?」

「我……我錯了,是大小姐。」

女僕害怕的低著頭,早就聽聞這家的兩個女兒不和,看來確實如此,以後在她們面前可別犯了錯誤。

「這還差不多,你記住,這家的夫人是穆憐,而穆憐只有一個女兒。」

「是,我記住了。」

慕安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推開門,就看見大廳坐著三個人正在開心的談話,其樂融融的。

彷彿自己才是那個外人……

這時,蘇錦藝注意到了站在門外的慕安,故作開心的上前走去,「妹妹,你回來了呀?」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媽媽只有一個女兒,你,不配。」

聽到這話,蘇錦藝緊緊的握住了拳頭,看著慕安一臉囂張的樣子,她真想上前揍她。

不過為了自己以後的好日子,她得忍!

「慕安,錦藝在怎麼說也是你同父異母的姐姐,這麼叫你沒有錯。」

慕凱恩緊皺著眉頭,有些不樂意了。

「哎呀,慕安你快進來坐吧,站在門口涼。」蘇錦藝熱情的伸出手想挽住她的手臂,但是慕安快速的轉過身繞過她走進了客廳。

只留蘇錦藝一個人尷尬的站在原地,「慕安,今天回來,我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外面的大喇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此時車內的眾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焦急萬分。

「卡米爾指揮官,我們現在怎麼辦?車上的一切電子設備都失效了,我們現在連其他車輛都無法聯繫了!」

「不僅如此,我們的火控系統也失效了,如果現在使用武器只能依靠光學瞄準了……」

「shit!!!沒有想到這次九州居然這麼狡猾,居然會使用這種武器來對付我們!」

「可惡啊!早知道這樣我們還不如就直接不進入九州了!」

……

聽到眾人的聲音,卡米爾此時也是心中拿不定主意。

就在卡米爾還在糾結之時,外面的喇叭聲再次響了起來。

「我知道你們現在已經無法相互交流了,我現在給你們一次機會,三分鐘內,主動走下車輛投降的人可以免除一死!」

聽到這句話,眾人的眼神之中都不由的浮現出一抹複雜之色。

說真的,他們都已經從這麼多場戰鬥和災難中活了下來,他們此時不管是誰都不想死在這個地方,而且還是一這麼憋屈的死法死的。

此時的車中十分的安靜,但眾人都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

許久之後,一個人心中預估了一下時間,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卡米爾問道。

「卡米爾指揮官,您……您怎麼看?」

卡米爾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林玄,淡淡的說道,「你們都下去吧。」

聽到卡米爾的話,眾人心中不知為何,原本懸起來的石頭此時紛紛轟然落地,別提有多喜悅了。

「那您呢?」

「我?」

聞言,卡米爾的眼中爆發出無邊的怒火,她這次來是想要帶髪國人民走向新生的,怎麼能就這麼被打倒!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