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的嗅覺比較靈敏,動作迅速,不要戀戰。一旦你們的心智被魔族侵蝕,就會打成為他們的爪牙。」

  • Home
  • 未分類
  • 「魔族的嗅覺比較靈敏,動作迅速,不要戀戰。一旦你們的心智被魔族侵蝕,就會打成為他們的爪牙。」
2022 年 3 月 27 日

清風聞言,轉過頭看了花琉璃一眼。對付魔族他這個師妹比誰都拿手。

花琉璃舉舉手道:「冰凡姑姑,我想問問,那魔窟的入口在什麼地方?我想我或許可以對付。」

眾人聞言,齊刷刷的看向花琉璃,呵~年紀不大,口氣不小,魔族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還想去魔窟入口?

「且~不自量力,魔族真要那麼容易對付,當年就不會攪的神主大陸的數百年無寧日了。」

「本以為掌門的關門弟子是個有本事的,沒想到狂妄自大沒腦子。」

淑儀聽后,直接出聲反駁道:「你們莫要胡說,我師妹很厲害,之前我們就……」

花琉璃忙伸手拉了拉淑儀,道:「師姐……」

淑儀看了花琉璃一眼,委屈的閉了嘴。

「總之,我師妹很厲害,不是你們這些渣渣能比的。」

花琉璃:「……」

清風:「……」

師姐喂,原來你這麼崇拜我?

誒喲~好羞澀~

「竟然說我們是渣渣?小丫頭,要不咱們比試一番?」

看著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眾人,花琉璃淡漠開口道:「你有這個精力不如想想怎麼對付魔族,而不是跟同門一較高低一決勝負。再說,我師姐這麼溫柔的一個女子,是不輕易與人動武的。」

冰凡看了花琉璃一眼,道:「璃丫頭,你有什麼好的建議沒有?」

別人不知道這丫頭,她可是清楚。

小丫頭別看年紀小,腦子不知道比那些上百歲的人要好用多少倍。

「冰凡姑姑,我想單獨跟你談談。」

花琉璃想到自己封印第二個魔窟入口時,那個突然出現的黑袍男人。她也是剛剛才想到。

冰凡仙尊說,那些黑袍人就是婆羅門的人。

也就是說魔族跟婆羅門的人,有很大的關聯。

說不定那些魔窟入口就是婆羅門的人打開的。

「嘁,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冰凡仙尊看了眼那說話的女人,對著花琉璃道:「你先隨我來。」

屋內,花琉璃將自己封印了兩個魔窟入口的事說與冰凡仙尊聽。

「冰凡姑姑,婆羅門在什麼地方?」

冰凡聞言,道:「他們藏在一處秘境中,如今我們問天派的弟子已經成功潛入婆羅門中。」

花琉璃聞言,道:「婆羅門給不少家族門派下了毒,要想解那種毒,需要轉生花,而轉生花這種上古靈藥,幾乎已經絕種。」

冰凡聞言,眉頭緊皺道:「你說的沒錯,不過我與掌門還有幾個長老,齊力算出咱們問天派將出現一個救人與水火的人。」

看著冰凡仙尊似笑非笑的眼神,花琉璃咳嗽一聲,道:「冰凡姑姑,你們說的那個人該不會就是我吧?得我這裡的確有轉生花,但我一個小丫頭,擔負不起拯救世界的責任啊。」

她就想跟著司徒錦走南闖北,行俠仗義,然後生一堆漂亮的兒子女兒,從此過上與世無爭的日子。

「命中注定,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避的掉的,再說那個人也不一定是你。」

花琉璃聞言,呼出一口氣,道:「冰凡姑姑,我想知道怎麼進入婆羅門。」

「你要去婆羅門?」

「嗯,等我先將魔窟入口封印之後,就打算去婆羅門。」本來要先幫司徒錦找記憶,結果……

嗯,先去把婆羅門解決了她才有心思去之前那個秘境。

找到婆羅門,也是空間給的任務之一。

「婆羅門你暫時進不去,那個秘境需要每個月的月圓之夜才有機會開啟,如今距離下個月十五還有二十多天。」

花琉璃聞言,點點頭,道:「對付魔族的辦法,用刺鼻的東西最好不過得,像辣椒粉這些東西,是最好也是最便宜的武器了。」

辣椒粉?

呵~

她怎麼就忘了萬物相生相剋的法則。

魔族的戰鬥力與速度得的確驚人,但他們嗅覺靈敏,這也是他們的弱點之一。

辣椒這些刺鼻的東西,正好可以干擾他們。

「怪不得師兄總說,有你的地方就有意外。你且與我說說,你是如何將那兩個魔窟入口封印的。難道就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大佬們抱歉,這幾天事太多了,瘦了好幾斤,還失眠了兩天,又困又睡不著,從125斤掉到了118,好幾次感覺快撐不住了。。。到過年應該沒啥事了,爭取一天兩更

《我沒想捉妖啊》明天更新 「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們悅府世家,就等著準備吃官司吧!」

汪蠻蠻語氣十分平靜,但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得出,在這平靜之下,蘊藏了多麼恐怖的怒火。

掛掉了電話后,汪蠻蠻就望向了許林,原本冰冷的目光也是變得柔和一些,她對著許林說道:「這一次的事情。謝謝你了。」

許林下意識地就想要聳一聳肩膀,不過他還是強行忍住了,只是板著一張臉孔。說道:「不過是恰好碰見了,所以就順手解決了。」

汪蠻蠻剛剛還在以為為什麼許林來到自己別墅外的時候,保安部的人怎麼沒有通知他,看樣子,保安部的那些傢伙是跟前者發生了衝突,不過很顯然。人家輕而易舉的戰勝了這些人。

這讓汪蠻蠻對於許林的身手又是多了一些信心。

畢竟之前在安陵餐廳的時候,他就曾經跟黑角社的人對峙過,雖然最終沒有打起來,但是毫無疑問,他的實力要更勝一籌。

「你先坐一下,我去去就來。」

汪蠻蠻對著許林說了一聲,然後就拿起了筆記本電腦和硬碟,想要往樓上走去。

見汪蠻蠻這副模樣,許林就已經知道汪蠻蠻想要幹什麼了,當下就出聲說道:「裡面的錄像我都已經全看過了。」

「什麼?」

汪蠻蠻聞言,俏臉頓時浮現出了一抹驚駭之色,目光頓時變得警惕起來,望向了許林。

見汪蠻蠻這副模樣,許林心中沒好氣一笑,自己看自己老婆的錄像需要這麼介懷嗎?

不過,想到自己的身份,再想到汪蠻蠻這個表情,許林倒也是釋然了。畢竟,現在對於汪蠻蠻來說,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

許林一本正經地說道:「汪總,很抱歉看了你的隱私,但是你裡面全都是正常的畫面,我也是怕那群人渣會不會拿你這些錄像去作為犯罪證據,甚至來威脅你,我必須得將一切證據全部毀滅掉才行。」

原本對許林的印象就不是很好的汪蠻蠻在聽到這句話后,頓時就愣了一愣。她是聰明人,自然明白許林說的這句話的意思,當下警惕的目光也是消散不少,對著許林點了點頭,說道:「抱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許林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說道:「不,你這樣做是應該的,你要是沒有這警惕心的話。恐怕我就要警惕了。」

汪蠻蠻一怔,俏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問道:「為什麼你要警惕?」

「因為那不就是表示汪總對我有意思嗎?這可是萬萬不行的,我是來賺錢的,不是來談戀愛的,再說了。我們也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許林臉上露出了十分認真的表情,說道。

汪蠻蠻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起來,她怒視著許林,冷聲說道:「言先生,還請你不要胡說八道,況且,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請你自重!」

許林聞言,心中竊喜。但是目光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面無表情地說道:「不是的話那就好,不過我倒是想要問。既然汪總你有男朋友,那麼冒昧的問一句,你男朋友呢?」

「這是我的私事。言先生,你未免也管得太多了吧?」汪蠻蠻冷冷地說道,她現在心裡對這個言午林剛剛的好印象全部消散得一乾二淨。

許林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我也只是隨口問問,汪總不用在意。」

不用在意……特么的你這叫隨口問問嗎?

汪蠻蠻心裡真的是有十萬隻草泥馬在奔騰,要不是看在這個所謂的言午林是真的有過人的本事,她早就發火了。

她沒有在這些話題上多說,而是將合同放在了茶几桌上,冷冷地說道:「雖然說我請你來當我的貼身保鏢,但是男女有別,我們必須約法三章!」

許林面無表情地說道:「你說。」

「第一點,你必須二十四小時保持手機暢通。要隨時隨到。」汪蠻蠻說道。

許林面無表情地回答道:「那我在廁所大便怎麼辦?總不能讓我拉一半就過去找你吧?」

汪蠻蠻聞言,嘴角頓時抽搐了一下,看著許林的目光變得更加厭惡起來,心想著這個傢伙怎麼這麼粗鄙,簡直就是跟某個混蛋一樣。

但是汪蠻蠻還是耐心地出聲說道:「我說的是特殊情況下!」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還有。在你任職的期間,你住在一樓,沒有經過我的允許,絕對不可以上二樓。」汪蠻蠻語氣頓時加重了起來,沉聲說道。

「要是你發生意外的時候我是不是也要得到你的允許才能夠上樓?」許林又是提出了一個問題。

汪蠻蠻的臉頓時就黑了:「我說的是正常情況下,不是特殊情況!」

「喔,明白了。」許林淡淡地回答道。

汪蠻蠻被許林的淡定反應刺激得差一點就要暴走了。

她還是按捺著性子繼續說道:「還有,第三點,沒有我的允許,不可以碰我的私人物品!」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給我我都還不要呢,我又不是收藏狂。」

汪蠻蠻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要是目光可以殺死人的話,她現在早就把這個傢伙撕成碎片了,真的是,越看越覺得他很像是某個混蛋,十分不順眼。

一想到這裡,汪蠻蠻的目光頓時就變得古怪起來,她仔細地端詳著許林,雖然說長相不一樣吧,但是這輪廓,好像還是挺相似的啊,而且這頭髮……

見汪蠻蠻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許林頓時就覺得很不自在,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一股不安的預感,連忙出聲問道:「汪總,除了這些,還有嗎?」

然而,汪蠻蠻卻是沒有繼續提出她的要求,反而是出聲說道:「我感覺你很像是一個人,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許林心中頓時一驚,知道自己皮過頭了,但還是面不改色地說道:「是的,我們以前的確是見過。」

「在哪裡?」汪蠻蠻聞言,頓時一驚,連忙出聲問道。

。 心累了,不想申請解封了,直接刪節重發了。

————————————————————————

周嵩上一次進農貿市場,依稀還是讀小學的日子。

十年匆匆而過,身邊這座遠東第一城日新月異,只有這些農貿市場,雖不斷遷址,卻依舊沉湎於過往的時光中。

地面上總是濕噠噠的,路兩旁的排水溝里漂浮的油漬映出扭曲的彩紋,下水道的入口處更是覆蓋着一層層不可名狀的東西。

路過一個賣魚的攤位的時候,老闆手裏捏著水管沖洗著一地血水和內臟,噁心的腥氣撲面而來,髒水差點賤到袁月苓的褲腿上。

「喂!~」周嵩怒喝。

「噢!不好意思!美女讓一下!」

袁月苓早就見怪不怪,反過來勸周嵩不要那麼暴躁,在外面丟人。

「小姑娘,你又來了!這是你男朋友啊?今天要點什麼?」

看起來,袁月苓已經是這裏的熟客,一些老闆熱情地和她打着招呼。

「嗯,我男朋友。」袁月苓一邊笑吟吟地回答著,一邊挑挑揀揀。

周嵩跟這裏有些格格不入,有些狼狽地蛇皮走位,閃避著各種有可能到來的污穢觸碰。袁月苓卻如魚得水,好像已經當了很多年家庭主婦一樣,目標明確地前往不同的攤位,在大爺大媽中瀟灑地穿梭。

周嵩跟在袁月苓的身後,看着她的臀部,不禁又想起昨晚的睡眠來。

昨天……因為客氣,所以都沒好意思怎麼看。

更是主動拒絕了袁月苓想要進行「愛的交流」的表示。

主要原因是因為真的太累了——從31號清晨到1號凌晨,將近20多個小時沒咋合眼,到處跑,各種折騰,周嵩早已脫了力。

次要原因是,周嵩自己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討厭袁月苓總是說什麼「被當成性工具」。

開始還是半開玩笑的語氣,昨天夜裏在摩天輪上,則是一本正經的埋怨了。

周嵩覺得不可理解——20歲不到的青年,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和姑娘生活在一起,只對特定單一目標釋放涌動的愛意和青春能量,怎麼就要被貼上一個「lsp」的標籤了?

愛與性不可分割,所謂的「柏拉圖式愛情」的幻想,周嵩只有在小學三年級時才有過。

你是我的女朋友,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人,也是我未來的妻子,我不和你……難道還要外面去找別人嗎?怎麼就「性工具」了呢?

話雖如此,錯過了昨夜這麼好的機會,今後肯定還是會後悔的吧。

如果抓住的話,也許現在已經……

上個世紀一位叫「星河」的科幻作家說,時間足夠你愛。

周嵩勸慰自己,我還有的是時間。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