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2021 年 12 月 21 日

【我這是……怎麼成功的?】 ,

[]

「很疼?」

「——不疼!!」溫栩栩生氣了,很有骨氣的否認了自己很疼。

可是,有鬼用!

這狗男人聽到她說不疼后,直接提着她扔到洗手台上去了,然後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手拿着那瓶藥膏,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張嘴!」

溫栩栩:「……」

真的是一秒鐘,她的腦子裏只感覺有什麼東西「嗡」的一聲炸開后,所有的思維停止運轉,她就在他那近到都能清清楚楚聞見的呼吸里,乖乖的張開了自己的嘴巴。

這還是她第一次和他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不管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後。

溫栩栩的心,終於控制不住的又亂了起來。

霍司爵一開始卻沒有想那麼多,他是真的只想給這個女人把葯上好,她太蠢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蠢的女人。

可是,當他把葯擠在自己的指腹上,他碰觸到這女人柔軟的唇瓣后,忽然,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從他的手指上傳來,他一怔,腦子裏竟立刻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個新婚之夜。

他這人清心寡欲,對女人沒多大興趣。

所以,這五年來,他碰過的女人,其實也就她這一個。

他記得,那天晚上因為被下了葯,很多事情他都不記得了,但是關於那晚被他壓在身上一直強要的女人,他卻記得一些,他記得她嬌軟的就像只貓咪一樣,特別是她的唇,就像是粉嫩甜美的水蜜桃,那樣得柔軟晶瑩,他至今都還記得她的味道。

霍司爵的眸色變得深重,盯着自己指腹下這兩片色澤淺淡但十分瑩潤飽滿的唇,有那麼一瞬,他竟有種想要吻上去的衝動。

他想要看看,她的滋味是不是還跟五年前一樣?

「霍……司爵?你好了……沒?」

溫栩栩也有點扛不住了。

她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靠過他,他溫熱的鼻息拂在她的臉上,他的一隻手又在捏着她的下巴。

她很燙,心也跳得很厲害,她根本就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因為她生怕自己會被再陷進去。

那雙眼睛啊,五年前,就是因為它,她才萬劫不復的!

好在,她叫了這麼一聲后,這個男人也回過神來了,於是只看到他英俊的眉眼裏飛快的閃過一絲不自然後,馬上,他挑起手指上的藥膏在她的嘴角處抹下,就放開她了。

「像你這麼蠢的人,是怎麼成為醫生的?」

放開她之後,他踏出這個浴室,立馬又開始貶低了起來。

溫栩栩還有些心慌意亂,好一會,從洗手台上下來后,她看着自己還是微紅的耳尖,立刻打開了水龍頭,捧了一捧冷水拍在自己臉上后,這才覺得好多了。

「我成為醫生跟這個有關係?我又不是護士,這些活都是護士乾的。」

「強詞奪理!」

霍司爵扔下一句,隨後沒多久,他就出去了。

溫栩栩也不知道他去幹什麼,便在浴室里把自己收拾好后,也出來了,準備下去。

「溫小姐?你……從先生卧室里出來?」

有點意外,剛才出來,居然碰到了上來的王姐,她正拿着一件男士西裝上來,看樣子,竟是幫那個男人送上來。

難道他已經走了?

溫栩栩便點了點頭:「是啊,剛在裏面上了一點葯,怎麼了?王姐?」

王姐:「……」

怎麼了?

當然是覺得十分的詫異啊,他們家的這個少爺,卧室一般都是不給人進的,進去后便馬上要讓人全面消毒整理,就連之前的顧小姐也不例外。

可是為什麼……剛才少爺沒有告訴她要消毒呢?

王姐也有點疑惑了起來。

溫栩栩根本就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看到她不出聲,就下樓了。

她還得回家呢。

溫栩栩給睡着的大兒子留下一張紙條,然後又叮囑了一下王姐夜晚要好好照顧孩子后,她就離開了這裏。

因為這天時間還是挺早的,溫栩栩回來后,趁著幼兒園還沒有放學,決定做一頓豐盛的晚餐,來彌補彌補自己這兩個小寶貝。

她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給他們做過一頓飯了。

溫栩栩去了超市。

「南希,這麼巧?」

正埋頭挑着呢,忽然旁邊有人過來了,看到她后,十分驚喜地喊了一聲。

溫栩栩抬起頭,這才看到身邊的人:「對啊,時謙,我剛過來呢,想買點肉晚上做餃子吃,你怎麼也在這呢?」

「我有個客戶就在這附近,剛去找他談了一個案子。」

喬時謙還是那副溫文儒雅的樣子,他戴着金絲眼鏡,身上穿着一件淺灰色的毛呢風衣,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清雋俊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青道和稻實打的火熱的時候,兩所豪門也吸引了其他隊伍的注意力,火藥味四散的兩校光是用氣勢就足夠震撼其他人了。

而某個順着動靜而來的學校,默默的也來到了這附近,

「啊,是市大三哎….」

「哇哦,西東京的三大豪門都集齊了,怎麼回事,他們約好的嗎?」

「果然豪門之間雖然比賽的時候互不相讓,私底下關係都很好呢。」

「這就是傳說中的優秀的人只和優秀的人玩嗎?」

在其他學校看好戲的情況下,一眼在人群中就認出榮純的天久光聖,激動地朝着榮純跑了過去,邊跑還邊喊,

「榮純~~~」

天久光聖的聲音吸引了還在吵架中的兩人,

「天久?」

「市大三的?」

天久光聖來到榮純身邊熟練的一把摟過榮純,

「真的是好久不見呢,原本還想讓監督和你們約訓練賽,結果之前的安排都排滿了,一直到現在,可惡,我還想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新球種呢!」

天久光聖有些懊惱的說道,榮純熟練的順毛,

「這有什麼的,反正在預選賽上我們總會碰到的,再這樣正式的比賽上好好的打一局豈不是更棒!」

「說的也是呢,啊,對了,榮純我給你說我的投球……」

被天久擠到一旁的成宮鳴滿臉的不可置信,竟然有人會忽視他的存在。一直關注著榮純這邊情況的倉持,看到這樣的場景,突然感覺到舒心了,

『連成宮鳴都被無視,蠢村的魅力還真是大呢。』

對於成宮鳴的吃癟,倉持完全掩飾不住自己的嘲笑,好在成宮鳴現在全部的心神都被天久光聖和榮純拉走了,不然一定會暴走的。

「市大三的天久….」

聽到有人叫自己,天久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到熟悉的棒球服,

「啊啦,這不是稻實的成宮鳴嗎?」

天久光聖表情略帶驚喜,彷彿真的剛剛看到成宮鳴,這樣的認知讓成宮鳴分外的不爽,

「啊,是我,你們怎麼還在這裏。」

「你們不是也沒走嗎?」

連續兩次被天久光聖噎住的成宮鳴,還是頭一次面對一個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一旁的榮純深有體會,

『加油啊,成宮前輩,面對天久就是要忽視他的天然,不然容易被氣死!』

因為天久的跳躍式思維,想來用天然讓別人出不了氣的榮純,難得的能體驗到這種有氣撒不出來的感覺,

「對了,成宮鳴我之前看了你的比賽,你的直球真的漂亮呢,發揮也非常的穩定,每種變化球都非常的棒呢!」

在棒球上向來不隱藏自己的天久光聖就算是對着對手也坦然的表露出自己的驚訝和讚美。對於別人的誇讚抵抗力很弱的成宮鳴瞬間切換到了對外模式,

「哎呀,你過獎了呢,我還可以更近一步呢,哈哈哈….」

成宮鳴的臉上揚起了得意的微笑,看着分分鐘被哄好的成宮鳴,榮純真的想吐槽一句,

『抵抗了也太差了吧!』

不過有了天久光聖這個大天然在,榮純和成宮鳴的爭吵也停下了。三個投手難得正經的站在一旁討論投球的內容。

這和諧的一幕,讓三校的其他選手看着都牙酸。投手這邊的氛圍穩定下來之後,三校的所有人都進入到了外交的模式,總算是不像一群孩子在吵架的模樣了。

棒球選手們聚集在一起也不一定非要討論棒球,而且也可以相當的話癆,在眾多對手當中,總能找到和自己興趣愛好相同的朋友。

在眾人聊得開心的時候,久等不回來的隊友們的各校經理也過來找人了。當各自的隊伍被帶回的時候,各隊的隊長都鬆了一口氣,

「再聊下去,都不知道會泄露出什麼情報啊。」

「一個個的都笑眯眯的,看起來就很難纏啊。」

「終於可以離開了呢,好嚇人啊。」

尤其是之前在東京集訓之後,差點在稻實選手身上吃了一個暗虧的御幸,此刻尤為的慶幸,

「不知道那群傢伙給我挖了多少坑等着我去跳,能離開真好啊….」

御幸朝着自家兩位靠譜的副隊長撒嬌的說道。被御幸的語氣噁心的夠嗆的倉持打了一個寒顫,

「誰讓你小子自己就很陰險,所以別人才會老想着坑你!」

「哎?我一直都挺光明正大的。」

「麻煩你對自己有點正確的認知吧!」

預選賽從這一天正式的,只不過對於青道而言,他們的比賽還在這之後,在其他學校正在緊張刺激的比賽當中掙扎著努力突破的時候,青道的選手們正因為自己是種子選手而平靜單調的度過着賽前的時光。

「嗨,夥計們,準備好了嗎?我們的比賽就要開始了!」 她突然有些懷疑自己之前的想法了。

沒有華服加身,沒有鑽石裝點,更沒有美酒,陸細辛不需要大牌高定裝點,更不用戴昂貴的珠寶首飾,她也不需要提及自己小提琴有多厲害,十歲就寫過曲子。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