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你也不用謙虛,有優勢就要用上,今後就安安心心地跟着郁叔修鍊。

  • Home
  • 未分類
  • 不過你也不用謙虛,有優勢就要用上,今後就安安心心地跟着郁叔修鍊。
2021 年 12 月 28 日

說不定哪一天我還要受你照顧呢!」

郁方笑着說道,這孩子當真是對他胃口。

「王爺您放心,我會努力的!」

「嗯,本王相信你。

不過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先練到這好了。

你剛剛進來王府,一切還需要多熟悉熟悉。

不過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了,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有什麼事情就跟郁叔說。

不要委屈了自己,明白嗎?」

「明白了王爺。」

「好了,既然如此本王也不打攪你們了。

我還有些事,就不留了。」

郁方擺了擺手,便準備離開。

「恭送王爺!」

二人連忙躬身行禮,目送郁方離開。

郁方走在回房的路上,心情頗好。

郁思恩悟性出眾倒是意外之喜,培養好了以後也會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至於朱家之事,也無需太過擔心了。

郁方現在也很期待五族大比的來臨。

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朱無期父子到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世人常說人在做天在看,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朱家平常壞事做多了,也該遭此報應。

只不過這懲罰他們的人是郁方罷了。

現在文州城仍是一片平靜,但郁方清楚這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而已。

要不了多久,這文州城的格局就要改變了。

郁方背着手,哼著小曲,走向房門。

門是開着的,房間當中還亮着光。

說明姚琳陽還沒有睡下。

郁方運起真氣,有着腰間輕靈玉的加持。

他完全掩蓋住了自己的腳步聲。

悄咪咪的摸進房間之內。

只見姚琳陽正在鋪着被褥,背對着郁方的她根本沒發覺到身後悄悄靠近的某人。

郁方一臉賊笑,踱著步慢慢靠近姚琳陽。

走到她身後,郁方一把抱住了她。

「啊!」

突然被人抱住,姚琳陽大驚失色。

身上元陽真氣瞬間爆發,強大的真氣直接將郁方震飛了出去。

郁方沒有考慮到會這樣,也沒有用真氣抵禦。

這一下直接讓他摔了個狗啃泥。

「夫人吶,是我啊,你下手也忒狠了!」

郁方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這一下可是摔的結實。

他口齒不清地說道,自己本來是想跟夫人開個玩笑的,萬萬沒想到變成這樣。

姚琳陽轉身一看,才發現是郁方。

她玉手捂住小嘴,看着趴在地上的郁方也是哭笑不得。

「王爺你也真是的,走路也沒個聲,可把妾身嚇了一跳。」

連忙上去扶起郁方,她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剛才自己下手確實有些狠了。

「我就是想給夫人一個驚喜,誰曾想倒是夫人給了我個驚喜。」

郁方委屈極了,他這偷雞不成蝕把米。

在自家夫人面前算是出盡了洋相。

「好了好了,是妾身的不是,王爺莫要委屈了。」

看着滑稽的郁方,她也是忍不住捂嘴輕笑了起來。

沒想到郁方還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夫人還笑我!」

看着面前忍俊不禁地姚琳陽,郁方面子上掛不住了。

這事要事讓外人知道了,那當真是要淪為所有人的笑柄了。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

不過她話雖是這麼說,但俏臉上的笑意卻是怎麼也掩蓋不住。

「你還笑!你根本就沒停過!」

郁方快哭出來了,他再也不幹這自作聰明的事情了。

不過郁方越是這麼說,姚琳陽笑得越歡。

夫妻二人彷彿還像個孩子一般,不停的吵鬧着。

「好了王爺,不委屈了昂,妾身不笑了。」

姚琳陽像是哄孩子一樣哄著郁方。

郁方嘟囔著嘴,滿臉的不高興。

看着旁邊的美人,他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一把摟過姚琳陽,就狠狠地親了上去。

一邊親還一邊拍着她的翹臀。

搞得姚琳陽羞澀萬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璃近距離感受到了清風劍上面的鋒銳,她臉上沒有害怕,而是快速說道:「羅華,你現在不是真正的自己,你基因有問題,我在幫你清除雜質!讓你恢複本我!!」

「快,你再進去一下,我馬上給你清除,讓你覺醒!只要基因乾淨了,才可以成為真正的恢復!」

「羅華,不要自誤!你或許是我們羽族…

《人在吞噬,開局簽到易筋經》第二百五十章:一劍傾城 秦鋥一下眯起眼睛,他想起來了,李八斤那天說林瑾蘭寫了字條給她,看來並沒撒謊:「字條上寫了什麼?」

「……原話記不清了,大概的意思是,我喜歡你,但這種事男人應該主動點,還讓李八斤看完撕掉紙條。」

秦鋥不覺點頭,他當時就覺奇怪,他早在村裡放過話,誰敢惹瀅瀅母女倆他絕不會放過,李八斤那廝的膽子怎麼突然大起來?原來是有人在當中搗鬼。

再問也問不出什麼了,秦鋥居高臨下道:「算你們說了點有用的,待會把你們丟山上,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們自己了。」

還有活命的機會?三個流氓喜出忘外,連連道謝,一跌聲說只要他們能逃出去,一定去把那臭女人揪出來給爺爺奶奶們。

其實他們早下定決心,能逃多遠就逃多遠,這幫人土匪真他瑪惹不起。只是土匪們未免太小看他們了,他們也是鑽山淌河的好手呢。

尤金鳳上前,手起掌落麻利的將三個流氓打昏,等他們醒來時,發現躺在一間昏暗狹小的土基房中。

流氓摸摸全身上下都是齊整的,只挨一頓打就能全身而退,不禁高興起來,換個地方他們也能幹勾當,又能吃香喝辣的了。

突然,外面響起大喇叭的聲音:「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被包圍了,趕快舉手出來投降,所有頑抗都是徒勞的!」

不是說把他們丟山裡放過嗎?怎麼有警察來?

三個流氓急忙舉著雙手出來,發現的確也是在山裡,這土基房大概是修了用來堆什麼東西,後面又被廢棄了的。

也好也好,就讓警察叔叔送他們出山吧,反正他們糟蹋的那些女人誰都不敢吭聲,其他的都是偷雞摸狗的事,最多勞教幾年就出來,犯不著頑抗。

只是有些奇怪,就他們這些的小賊,何必來這麼多警察?

答案馬上來了,警察在小土基房裡搜出一小包白色粉末,他們就算再無知也猜出是什麼,嚇得魂都沒了:「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們是被人冤枉的。」

「哪個流氓會承認自己是流氓?」警察冷笑,「這包東西是鐵證,你們三個手上都還有粉末呢。東鄉鎮第一例,現在是嚴打,臭流氓等著挨槍子吧!」

警車呼嘯而去,尤金鳳看秦鋥仍愁眉不展,推了男人一把,道:「這樣還不行?」

秦鋥搖搖頭:「不是,我是怕瀅瀅今天又去賣米糕,她媽怕是攔不住她。唉,我應該多吩咐一句,讓我姐看著她不準去。」

瞧她這大兄弟,滿心滿眼只有小媳婦。尤金鳳「呵」了一聲,道:「金鎖離鎮上也不遠,你著急就騎我家單車去一趟。」

秦鋥又搖頭嘆氣:「都快中午了這樣吧,來旺你騎金鳳家的單車去趟鎮上,我和大家先回村看看,瀅瀅現在在村裡的可能性要大些。」

「好的大哥。」

大哥這是在創造他和金鳳單獨相處的機會啊,李來旺強忍著心中激動,連連點頭。

今早林瑾蘭的確攔不住蘇瀅:「媽,摔一跤就什麼都不敢做,那我以後就什麼都做不成。」 許半夏不知道這丁經理用心險惡,覺得沒什麼問題,就給林漠發了信息。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之後,她帶着林曦,跟着這些人去了樓上經理辦公室。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剛進門,丁經理便直接道:「去不同的房間,各自敘說當時的情況。」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咱們最後來對一下各自說的話,看看到底是誰在撒謊!」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婦人看到丁經理的眼神,就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她立馬笑了:「沒問題!」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丁經理笑着點頭,他打開自己辦公室的門,對許半夏笑道:「姑娘,你來這個房間,說一下當時的具體情況。」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許半夏皺起眉頭,丁經理的眼神,讓她覺得有點不對勁。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