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家三口,戴上了花環,老師給他們拍了照,才讓他們坐回到位置上。

  • Home
  • 未分類
  • 他們一家三口,戴上了花環,老師給他們拍了照,才讓他們坐回到位置上。
2022 年 1 月 23 日

一回到位置上,江小狼就把遙控汽車,塞給了許喬喬:「給你玩吧!」

許喬喬高興了,甜甜地笑着說:「謝謝天朗哥哥!」

江小狼摸摸她的腦袋,笑得迷之好看。

江南曦扶額,她能猜到,兒子心裏一定在說:傻樣!

下面是一組女生比賽,許喬喬要和她的爸爸媽媽上場了。

喬伊有些遺憾地說:「可惜不能男女同組,不然咱們可以再像上學時,比一回了!」

江南曦笑道:「這有什麼,等結束了,我陪着繞着運動場跑三圈,跑不死你!」

喬伊笑:「可行!怕你啊!」

一家三口出戰,許喬喬是最興奮的。

她對江小狼說:「天朗哥哥,你一定要給我加油哦,我一定會跑得很快的!」

江小狼卻說:「你的小短腿,肯定跑不快,讓你爸爸跑我爸那樣快,就好了!」

他這話是故意打擊許文昌,他相信,許文昌肯定沒有夜北梟跑得快。

可是許喬喬不高興了,她撩起自己的小裙子,讓江小狼看:「天朗哥哥,我的腿不短!」

江小狼連忙把她的裙子放下了,小臉一沉:「好了,我知道了,以後不能這樣,像什麼話!」

江南曦和喬伊在旁邊看着,捂著嘴,哧哧地笑。

喬伊貼著江南曦的耳朵說:「看到了吧,你家小狼絕對對我家姑娘有意思,以後,你得好好對你的兒媳婦,不然老娘可不答應!」

江南曦無語:「小狼悶得很,也許喬喬長大后,不喜歡這樣的呢!」

喬伊說:「切,小狼又悶又騷,到時候肯定把我家喬喬吃得死死的!」

江南曦:……我去,你丫的說我五歲的兒子悶騷,合適嗎?

兩個人嘀嘀咕咕說悄悄話,那邊許文昌一直默默地看着喬伊。

喬伊雖然允許他陪着喬喬參加這次活動,但是她一句話也沒對他說。

三個人上場了,許喬喬的小短腿,果然不行,而許文昌也不如夜北梟,喬伊是三個人中,跑最快的。她在最好,以拚命三娘的架勢,贏得了小組第二名。

獎品是一個盒子裝的芭比娃娃,許喬喬喜歡得不得了。

她回來后,獻寶似的讓江小狼看:「天朗哥哥,你看我們的娃娃漂亮嗎?」

江小狼滿頭黑線:「你的娃娃!」

許喬喬說:「嗯,我做娃娃的媽媽,你做娃娃的爸爸,好不好?寶寶,快叫爸爸!」

噗嗤,噗嗤!

周圍的好幾個家長都沒忍住,笑了起來。 「只要葯能喝到公主口中,將她的病治好,誰送去都是一祥的。」蕭冷玉看得很淡然,同時勸小翠,「走吧不生氣,既然有人替我們代勞,我們剛好回去休息。」小翠依然不平:「公主的葯,這可是我千辛萬苦弄好的。現在反倒成她的功勞了。」

在公主的病榻前,唐無霜柔聲勸公主起來喝葯。這時候公主臉上已經毫無血色了,一見到是她,有些不願意睜開,隨後,更是翻轉身,似乎並不願意喝葯。

「公主,這葯可是我千辛萬苦,才給你送過來的呀。來,乖,喝了吧,這祥你的病很快就好了。」

常代梅一口氣把苦澀的湯藥喝了下去,她閉上眼睛,等苦澀的葯汁流入肚中,就在此時,她感覺身子一陣陣發涼,腦袋一懵,就不省人事。

那湯藥有問題!

這是她昏迷前最後一個念頭。等再次醒來,屬下已經跪在她床頭,還有被抓來的唐無霜。

「你們抓我來做什麼?常代梅,我是好心救你,你怎麼能抓我?」唐無霜驚魂未定地跪在地上。

床上,柔軟又精細的錦被上,常代梅在侍女的攙扶下坐起身來,抬手揉了揉發脹的眉心才看向唐無霜。

「公主!您可千萬不能心軟!依屬下所見,就是這個毒婦嫉妒您,所以才給您下毒!」屬下怒瞪向唐無霜,如果不是公主在場,他一定把這個惡毒的女人給殺了!

「唐無霜,你可知罪?」常代梅因為卧病在床,小臉蒼白,卻無損她從小在皇家熏陶出來的華貴氣質,一雙清眸傾亮睿智。

唐無霜心中惶恐,連忙匍匐兩步,趴在地上,抬起頭已經是淚水漣漣,「公主,我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害您啊!」

她只不過是想佔一份功勞而已!這份葯根本就是從蕭冷玉那裏奪來的!

「想要害您的人是蕭冷玉!她肯定還對上回的事情懷恨在心!這葯……」唐無霜目光連閃,也顧不得欺騙公主的罪名大聲道:「這葯,根本就是我從蕭冷玉那裏拿來的!」

「不信您可以去查!臣女句句實話,那個蕭冷玉簡直是狼心狗肺,您親自去給她道歉,她竟然還恩將仇報,這種人太惡毒了,您一定要把她給抓起來,把她——」

「夠了!」常代梅打斷唐無霜的話。

她蹙著眉頭,看着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的丞相之女,心道和蕭冷玉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件事,真的是蕭冷玉做的嗎?

「公主,屬下去把蕭冷玉給您帶過來?」站在一旁的下屬都有些聽不下去了。這一個個,是欺負他們公主仁善嗎?

「把她帶過來吧!」常代梅淡淡道,「事情還沒查清楚,別動粗。」

「是,公主!」屬下領命而出。

唐無霜這才鬆了口氣兒,她還以為她就要死了呢!唐無霜眼裏的惡毒凝聚成綠光,幾乎從眼睛裏透了出來,恨恨咬牙!

那個蕭冷玉,不會是料定自己要奪葯,想借她的手殺害公主除掉她吧?不會,蕭冷玉不會那麼傻,那就是她真的想害公主?

就因為一點小事就敢對公主下手,這蕭冷玉難不成是個瘋子?!

唐無霜驚出了一身冷汗,那她得罪了蕭冷玉,如果這次不弄死她,豈不是……

她連忙試探地看向公主,「公主,那個蕭冷玉心胸狹窄,您可一定不要心慈手軟啊!不敢毒是不是她下的,只要有這個可能,就一定不要放過她!」

「本公主怎麼做事,還要你來教?」常代梅又蹙起眉。

這個唐無霜和蕭冷玉比怎麼差了這麼多?平日裏也是一個大家閨秀,這碰上事情便原形畢露,倒是那蕭冷玉,即使被她刁難也能輕鬆化解……

不知道為什麼,常代梅竟然不太相信就是蕭冷玉給她下的葯!就算那葯出自蕭冷玉的手,這中間能動手腳的人可不少。

「公主,蕭冷玉帶到!」才過去兩分鐘的時間,屬下已經帶着蕭冷玉走了進來。

「臣女,蕭冷玉拜見公主!」蕭冷玉行了個禮,依舊是那般端莊大方。

「蕭冷玉,本公主聽說,你給本公主找到了治病良方?」常代梅看向蕭冷玉。

「是的,公主。」

「那你可知道,這方子裏被人下了毒?」常代梅抬高音調,隨即咳嗽起來。

「公主你身體不好,要少動氣。」蕭冷玉走上前去,想給常代梅把脈,卻被她身邊的侍女給擋住了。

蕭冷玉冷眼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唐無霜,已然傾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可笑。對侍女的無禮,蕭冷玉淡淡一笑,輕聲開口,「公主,我的確是找到了給您治病的良方,並且抓好了葯,但是這葯卻是不見了!」

「就算是不見了,這方子也是出自你吧?你只是沒來得及給公主送過來而已!」唐無霜見公主似乎要相信蕭冷玉,頓時急了,大喊大叫道:「我這也是關心公主,才提前給公主送來,哪裏想到,你在裏面下了毒!」

承受謀殺公主的指控,蕭冷玉卻不緊不慢,「公主,這送來的葯能給我看看嗎?」

「小桃。」常代梅喊了聲,就見一個侍女把一個雖已見底,卻還剩幾滴葯湯的碗遞了上來。

蕭冷玉低頭嗅了嗅,又伸出小指沾了一點嘗了一口,才說道:「沒錯,這的確是我的藥方熬出來的葯,並沒有人給下毒!」

常代梅看着不緊不慢的蕭冷玉,也有些生氣了,聲音冷下幾分,「既然沒下毒,為什麼本公主喝了之後會昏倒?」

「回稟公主,這是因為這碗湯藥還缺一祥藥材!」蕭冷玉看了跪在上的唐無霜一眼,像看死人一般,直看得唐無霜身體發冷,竟忘了反駁她說的話!

「這葯湯,還缺一祥藥引,這藥引需要服用時放入才會有用,而公主喝的湯藥未放藥引,藥性太烈,才會導致昏迷!」蕭冷玉淡淡道:「幸而公主吉人天相,沒有大礙。是民女失職,請公主責罰!」

蕭冷玉說着朝常代梅行了個大禮。

常代梅卻只聽到蕭冷玉話語中的那幾個關鍵,「你說你真的找到了救我的藥方?蕭冷玉,藥引呢?快把它給我!」

她得了這病後,身體各種不利索,早就恨透了!此時聽了蕭蘇的話,欣喜萬分。

「公主!您千萬別聽蕭冷玉的鬼話!她這根本就是藥害不死你,還想再害你一次!」唐無霜額頭冷汗直冒,她不能讓公主服下那個葯。

公主沒事,她會倒霉,萬一公主服下出了事情,她這個丞相之女更是難逃一死!好歹現在公主並無大礙,爹爹還能幫她將事情壓下去!

「公主,不要啊!」唐無霜大叫出聲。

「閉嘴!公主若出了事情,冷玉願以九族給公主陪葬!」蕭冷玉狠狠瞪了唐無霜一眼,而此時,常代梅也已經把葯給吞服了下去。

「這葯需要幾天才能生效,反正我也跑不了,就留在公主府伺候公主痊癒。」蕭冷玉微微一笑,依然淡定自若。

「好。」常代梅也被蕭冷玉的氣質折服,已然信了她大半,點了點頭。

唐無霜腦袋一空,直接暈了過去!她知道,這下這禍她闖大了!

幾天後,公主的病竟然真奇迹般的痊癒了!

蕭冷玉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心情可謂極好。她治好洛域國長公主的事情已然在京里傳開了,現在有人敢對她無禮,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相對的,日子也過得輕鬆了許多。

「小姐!」

「什麼事?急什麼?」蕭冷玉瞥了急忙跑進來的小丫鬟一眼,淡定地起身。

「大皇子來了,就在外面候着呢!」小丫鬟喘了口氣,也是吃驚不小,「大皇子點名要見你!」

「見我?」蕭冷玉臉上訝異一閃而過。

「你回來,我親自去請。」對丫鬟說了聲,蕭冷玉便快步走了出去,果然還未走到門口,就看到長孫慕青的身影。

畢竟他是大皇子,也沒人敢對他無禮,若不是他自願在這候着,怕是沒人能攔得住他。

思及此,蕭冷玉對長孫慕青生出幾分好感來。

「不知大皇子有何貴幹?」蕭冷玉微微一笑。

「聽說你治好了常代梅?」長孫慕青目光一下牢牢盯在了蕭冷玉臉上,似乎想把她給看透。

「對,是我。大皇子不用懷疑,如果你是來質疑我的話,請這邊走!」敢懷疑她?她蕭冷玉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欺世盜名之徒!怎麼可能去學他們?

知道是自己的目光引起蕭冷玉誤會,再聽到那不客氣的話語,長孫慕青微微一愣,旋即皺了皺眉頭,「抱歉,蕭小姐,本皇子是來向你討教,並無冒犯之意。」

「討教?大皇子想討教什麼?」蕭冷玉笑了聲,音調微微抬高,「大皇子高高在上,怕不是要和冷玉討教醫術吧?」

「常代梅的病,不是一般方法可治!」長孫慕青抬了抬眉。

「你……」蕭冷玉有些驚訝,能猜出這一點不奇怪,但是看長孫慕青的神情,他不是猜的,而是自己看出來的! 從10樓一口氣跑到33層,林青鯉雙腿都累的發抖,若不是蘇七鋒拉了她一把根本上不來。

剛到董事長辦公室,便聽見裡面有激烈打鬥聲,快步跑去,就見到辦公室角落裡,一名老者捂著手臂的傷口,躲在牆角。

在辦公室大廳,躺著三名保鏢,一動不動。

還有一名保鏢手握甩棍,和一名揮舞著蝴蝶刀的蒙面男子不斷交手。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