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謂的「嫌棄」,原來是對她不離不棄。

  • Home
  • 未分類
  • 他所謂的「嫌棄」,原來是對她不離不棄。
2022 年 2 月 26 日

尤葉抽抽鼻子:「討厭,你又逗我。」

林昊楓擁緊她:「你以為你是這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嗎?當然是,你以為我只愛上你的美貌嗎?當然不是,尤葉,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你已經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 ,

第745章

中海最高等級圈子,一幫遺老。

不在其位,影響力卻不小。

中海最高等級的會議室,說來,就來了。

誰都別攔著!

除非,想丟飯碗!

王文洪,正在主要位置上,發表他一個老總的中海權威論調。

扭頭一看,驚呆了。

參會的中海大佬們,一個個都驚呆了。

王文洪只得帶頭,起立。

「爸,您咋來了?」

「舅媽,您來做啥?」

「叔,我們這開會呢!」

「爺爺,您老人家跑這麼遠」

「老師,您老注意身體啊,這冷的天」

「」

所有開會的大佬,一個個不解的,跟那些老人們,打著招呼,恭敬,必須!

現場,崔老帶頭,一幫著老頭、老太婆,全數到位。

小輩們雖然大多年近五十、五十齣頭,都得紛紛讓座。

王文洪趕緊叫堂弟王文井,安排倒茶,上水。

他鬱悶的放眼望去,這一屋的老頭老太太。

崔老頭,李老頭,王老頭,張老婆子,鄭老太太,趙老頭,黃老頭,錢老頭

足足十九人!

圈子裡的頂層老頭老太太,天啊,今天怎麼這麼齊整?

莫非,有天大的事?

這一屋子的人,可以這樣說,足足影響了中海前三十年和現在。

甚至,中海近半個世紀的興衰起落,都有不少人的身影。

王文洪、李正剛、崔大海這些小輩,一個個心裡還七上八下的。

等茶水看上,所有人都落座。

王文洪咧著嘴,陪著笑,打開了話頭。

「感謝各位老人家,對我們中海發展的關心。今天,我們正在舉行重要會議,謝謝大家的到來。下面,我們要舉手,決定中海接下來的幾件大事。所以,還請各位老人家旁聽,喝著茶,吃點東西,我們晚輩先例行公事了。」

老人們相互看一眼,倒沒什麼意見。

於是,一項項的決定,都通過了。

包括,天星競拍事宜。

但,最後一項,辦公大樓和體育場搬遷的事,王文洪他們通過了。

李正剛和崔大海可精了,知道最後一項,肯定出事,還反對了。

但,沒什麼用,少數服從多數,王文洪這邊贏了。

張老太婆一拍桌子,滿臉怒氣。

「王文洪,你個狗崽子,是不是胡鬧?」

老太婆一發火,全場震驚。

王文洪心裡一格登,完犢子了,出事了!事兒,終於來了!

甚至,暗罵,死老太婆,你鬧什麼鬧?

可嘴上,卻是恭敬的笑意,「張媽,您老人家,怎麼發這麼大的火啊,我們都很迷茫啊!」

李正剛、崔大海他們小輩的,都點點頭。

張老太太可不管,冷聲陣陣。

「天星搞成這樣了,拍了,老婆子我可沒什麼意見!」

「但辦公大樓和體育場,往這邊遷,老婆子我可就有話說了。」

「甚至,這一屋的老頭、老婆子,都反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兩個紅衣人跨刀邁出雅間,朝眾人走來。

紅衣。衣確實是衙役班頭的紅衣。巡檢司行政司法檢司,三司中層人員的制式官服。腰刀也是制式寶刀。

四個怡紅院的保鏢和姑娘如見救星,慌忙尋求庇護。卻被兩名紅衣利落殺了個乾淨,用姑娘的衣服擦乾淨寶刀歸鞘。

開口說道:「現在已經清場。大人交代過了,如果誰有有讓他感興趣的秘密,大人就不過問誰。」

用秘密交換?

這要求讓胡立和韓立同時一怔,腦袋千回萬轉,猜不出雅間中眾人來歷。

紅衣人分明是官府身份,卻肆意殺害良民。好吧,怡紅院的保鏢和姑娘也算不上什麼良民。

但和官府身份不符。

細看紅衣人步履矯健,氣息沉穩。雖然未開神門,不知真實戰力高低,看上去起碼也是神門期的實力。

那四個斗笠蒙面的黑衣人更是高深莫測,莫不成是通神境的人物?

也對。

據說通神境都受朝廷管轄,一旦登錄在冊有家有業,暗中都要被朝廷驅使。那時就會遮掩行藏,忘記江湖中的身份,單純做朝廷手中殺人的刀。

斬風劍韓立雖然認為自己和師弟妹的實力優於閻王胡立方,卻隱隱覺得不妥。自然首先妥協,說出自己的秘密。

「莊主大壽壽期已近。師弟妹們快馬加鞭,和我一起打探出天魔武器的秘密。」

「什麼秘密!」紅衣人厲聲逼問,好像審訊犯人。

韓立不快畏懼擔憂諸種複雜情緒立刻上升糾纏在一起,看了看胡立,好像怕胡立知道。很明顯,他認為胡立前來截殺他,就是為了這個秘密。

不想繼續說下去。

紅衣人嚴厲盯着他,韓立不安挪動腳步。

門簾內響起清越的聲音,沒有一絲一毫的威嚴,就好像同學之間閑着聊天。

「假話。天魔武器的秘密,本來就不是秘密。我知道,鬼符自然也知道。

胡立截殺你,是截你身上交換魔劍的憑據。我連憑據在什麼地方都知道。」

韓立強忍着用手撫摸腰間的衝動,他有些懷疑那東西已經掉到地上被發現了。

大驚失色:「你怎麼知道!」

說出后感覺到非常後悔,這樣不是承認了嘛!

自己和師兄妹們晝夜兼程,從不休息。互相監視,絕對不會走漏一點風聲!怎麼變成人人皆知了。

清越聲音繼續說道:「鬼符知道,我能不知道?

這麼明顯的事。一心練武的武者啊,愚蠢透頂,以為別人會不知道。

玉女宮為何超然屹立東方,承擔起看護魔壁的重任?

青衣劍神已經歸於天地,為何玉女宮地位不減?

因為玉女宮有二大倚靠。

一是歷代退隱宮主人人都能達到通神境後期甚至巔峰。甚至有些達到圓滿地步。在玉女峰上,她們的戰力人人可以近那個層次。

二是玉女宮裏有一位神師。雖然他的修為僅僅是神門期,但是他能……」

「別說了!」斬風劍韓立當機立斷,打斷清越聲音。「我換一個秘密。今年是莊主的八十大壽。壽誕過後,莊主將閉門謝客衝擊通神境之上。」

說完后,神劍山莊十三個男女都傲然屹立,與有榮焉。

踏出那一步,一旦成功,神劍將擁有和封王強者及飛將軍同等的地位,成為江湖上的無冕之王。

可以說玉女宮的今天就是神劍山莊的明天。

此消息一出,閻王胡立極其同黨三人也有惶恐不安。

清越聲音有點訝異,有點感慨。沉默一會道,有些感傷道:「真是勇敢呀。」也不聽不出他是在讚揚敬佩,還是諷刺譏笑。就聽他淡淡吩咐道:

「尚可。」

兩個紅衣人手按刀柄,威嚴目光從韓立身上移開,改為注視胡立。閻王此時承受了和斬風劍剛才同樣的心理壓力。

鷹鈎鼻上那對狹長細眼旋轉了幾圈,忽然說道:「四大惡人不知因何邁入玉女宮地界。老三色中惡鬼的名頭怕要惹上麻煩。」

清越聲音輕笑兩聲,「呵呵,有意思,一個個都不怕死。看來四大惡人之首也來了啊,否則沒這個膽。」

閻王胡立也覺得這位爺真的神了,單單從自己簡單的話語中就聽明白了很多自己沒說出口的話。

四大惡人老三色中惡鬼老四作惡多端,神門境巔峰或者圓滿。反正都是真正十期的戰力。可這份戰力在高手眼中根本不夠瞧。惡人榜排在榜尾,還是看了老大的面子。老二惡貫滿盈倒中規中矩,通神境中期的實力,在惡人榜排在中間。

而四大惡人老大萬惡之首,據說曾經在封王強者手中逃生。只有他擔着,其他三人才敢近這玉女峰。

就不知道老三色中惡鬼,能不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不過在閻王看來,夠嗆。

他曾經養過一條流浪狗,天天給它大魚大肉吃。狗餓了,照樣吃屎。

清越聲音又說道:「些么小丑,理他作甚。換一個。」

換一個?這不公平!說出來的話還能收回去?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