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開始演戲,出演過無數電影、電視劇,最年輕的影帝,最年輕的視帝,為了妹妹加入嚮往的生活節目…

  • Home
  • 未分類
  • 六歲開始演戲,出演過無數電影、電視劇,最年輕的影帝,最年輕的視帝,為了妹妹加入嚮往的生活節目…
2021 年 11 月 29 日

挺厲害的,年紀輕輕的就有這麼高的成就,可問題是他從來就沒有聽過他。

方才他看到他,一眼就看出他不是個普通人,有種天命之子的氣場。

手機繼續往下翻,看他出演的作品。

家有兒女?

在他的記憶中不是另一個人出演的嗎?怎麼變成這個張揚了?

而且,張子楓也沒有什麼所謂的親哥哥。

所以,這波是憑空造人?《三千鐵騎縱橫諸天》堅持不住了,明天中午發 第1010章

萬瑩被盧小姐說的有些語塞,她瞪着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心裏除了氣憤之外,還有佩服。

這姑娘小小年紀,不但思維清晰,而且臨危不亂,語言更是犀利!就連自己都落了下風……

盧小姐繼續道:「萬瑩,現在不只是你和陳北冥兩個人的恩怨,這人也不能你說殺就殺,明白了么?」

萬瑩瞪着她,萬萬沒想到,眼看着自己大仇得報,沒想到半路殺出來個盧家!

她深吸了一口氣,本來陰沉的臉上忽然出現一絲笑容。

萬瑩笑道:「好,既然大家都不同意現在殺了陳北冥,那我就聽你們的。」

「我們走。」

萬瑩轉過身,看着後面持刀的老外,悄悄給了他一個眼神。

這老外非常聰明,馬上就理解萬瑩的意思。

萬瑩轉過身的那一剎那!那名老外突然發難!瞬間朝着地上的陳北冥攻了上去!

盧家那邊似乎早就有所準備,見到老外動手,盧小姐身後的男子也赫然沖了上去!

「太着急了吧!」

男子怒喝一聲!斷然出手!

老外的刀才剛剛抬起來,男子就已經出現在他面前!二話沒說一拳打了上去!

這一拳非同小可,老外只覺得一道勁風襲來!

他現在只能撤手,將手中的刀橫在胸前!

砰!

一聲悶響!老外倒退幾步,停了下來!

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刀,已經被剛才那一拳給打彎了!

老外扔下刀,猛然出手!一記快拳朝着男子打了過去!

不得不說,老外這一拳快准狠,還真有幾分氣勢!

反觀男子,不慌不忙,拉開架勢,弓步踏前!

「滾!」

男子直接一個肘擊,狠狠撞在了老外的胸口上面!

噗!

老外瞬間倒飛了出去,口中血霧噴出,摔在了地上!

這一下的力道非同小可,那一瞬間老外感覺就像是被卡車撞了一樣,好像整個胸骨都被撞碎了!

僅僅一擊,便讓老外徹底喪失了戰鬥能力。

馬少爺見狀,興奮的拍手大叫:「這他媽才叫高手!」

男子走到老外面前,伸手踩住了他的胳膊,冷笑道:「就這兩下子?還出來混?真是丟人現眼……」

「看來你背後的那個高人,也跟你是一路貨色,都是廢物。」

「我看他是不是聽說我在這裏,嚇的不敢來了啊?」

「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這幫垃圾,根本沒必要請我來嘛,我走了!」

男子撓了撓頭,一臉失望的樣子,順腳把老外踢開,下台打算離開這裏。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風從門口灌了進來……

男子下意識的一個激靈!他站在原地,覺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

他緩緩轉過頭,看到剛才被打死的那個老外,居然又站了起來!

那老外嘴角抹了抹血跡,對着他露出一副詭異的笑容…… 「城主大人還是別喊我前輩了,這方世界修士的年紀太嚇人,沒個三五百歲自稱前輩,實在尷尬得很。」第一邪皇搖了搖頭唏噓道。

他來到東武洲的這些天,還真是大開眼界。

路西城現在已經成為南域最安全的地方,每天都有大量武者拖家帶口的遷徙過來,使得城內匯聚各地信息,第一邪皇僅僅在茶寮閑坐,都覺得長見識。

「還有,城主大人,第一邪皇這個名字,在這方世界實在有些不妥。」

「既然已經換了天地,那就應當拋棄舊日身份,在這個世界重新開始。」

「我兒名第一求勝,早年死在我的魔刀之下,如此精彩的大世界他是看不到了。」

「既如此,那我便改名第一求勝,日後定要讓這個名字響徹東武洲,也算是告慰我兒在天之靈!」

來到這樣一個大世界,第一邪皇沉寂多年的豪氣,又重新被點燃起來。

不過他並非無腦莽夫,大致了解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世界的定位后,立刻就決定改名換姓。

「第一邪皇」這個名字確實是太囂張,擱在風雲世界的江湖上,自然沒人敢去找他麻煩。

可拿到東武洲這種深不見底的世界,很容易被真正的邪道高手找上門,考校考校他這位「邪皇」,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實。

至於改名第一求勝,看似依舊執著過往,實則是真正解開了心魔,心境上跨出了一大步!

「那好,求勝兄先閉關凝聚武魂吧,只要能突破到武魂期,在東武洲起碼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王鴻微笑著點了點頭,向第一求勝建議道。

相比那五位剛投入麾下的四階強者,眼前的第一求勝明顯更可信得多,王鴻自然希望他早點踏入四階。

等第一求勝離開之後,王鴻又召見了翔鶴真人,請他返回一趟海外仙山,幫忙聘請一位丹道高手。

雖然他現在還沒急著突破元嬰期,但四靈真丹能早點煉製出來,他也好早點安心。

「海外仙山,得抽時間去那邊轉轉了。」看著翔鶴真人的背影,王鴻喃喃自語道。

之前他派散修宗師燕雲塵去海外仙山,幫忙招募一些宗師強者,順便帶去了一塊坐標鋼板,讓他埋在大型坊市附近。

隨後這三個多月時間,燕雲塵似乎一直在到處奔走,直到前幾天,那塊坐標鋼板才停了下來。

不過王鴻最近實在太忙,路西城忽然湧入大量外來人口,城內治安不說一片混亂,但也是緊緊繃著,這讓他半天都不敢離開,生怕鬧出大亂子。

可王鴻不知道的是,此刻北方正在發生一場劇變,促使下一波更大的移民潮,在悄無聲息間形成。

……

「快點跟上!車隊馬上就要出發了。」

「別帶那麼多零碎東西,路上慢了一樣會死人!」

「最多再等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別磨磨蹭蹭了,中山國的蠻子殺來,可不會跟你們客氣!」

天南王國襄州北部的一處郡城,城門口一片雞飛狗跳,大量百姓從城內往外湧出,都想盡各種辦法往南方逃跑。

往日頗為嚴格的城門守軍,此時也沒心情去攔截這些百姓,一個個為即將到來的大戰憂心忡忡。

兩個多月前,五名四階強者投入路西城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南域,隨後更引發了一連串出人意料的變化。

首先王室和天劍門的戰爭迅速終結。

前者擔心忽然崛起的路西城,會威脅到他們的統治;後者則因為和雲州相鄰,即便有崇山峻岭阻隔,也沒有任何安全感。

當天劍門和王室紛紛將大軍南調,原本正陷於內亂,又要防備東部神武帝國的中山王國,居然得到海外仙山頂級大派天魔門的支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平息了內亂。

緊接著中山王不但沒有息兵休養,反而趁著天南王國大軍南下,率領平定叛亂的數十萬鐵騎,迅速南下攻打兩國邊境重鎮樊城。

在天魔門強者的協助下,中山王國只用了三天時間,就把這座護衛天南王國數百年的堅城,就變成了一座魔氣衝天的死亡之地!

而天南王國的國都襄城,與被攻破的樊城僅僅一江之隔。

若非有上一代玉璣國師布下的九龍盤江陣,恐怕時至今日,天南王室已經徹底覆滅。

好在沒過幾天,玄都宮的援兵及時趕到,有了這幫道門強者擋住天魔門的魔頭,天南王室依仗地利,總算暫時穩住了陣線。

只是前線穩住不代表後方也能穩住,察覺到戰亂將至的老百姓,只要稍微有些條件的人家,都會立刻舉家搬遷,向王國的南方各州逃離。

而強者眾多的路西城,自然成為逃亡的首選。

雲州這地方看似四面皆敵,可實際上只要自身實力夠強,周圍反而都會成為它的屏障。

北面的天劍門與雲州相隔崇山峻岭,在宗師及以上層面弱勢的時候,根本威脅不到深處內部的路西城。

西面和南面皆是南域小國,如今對路西城予取予奪,屬於典型的屏藩之地。

東面的歸州和東南的嶺南,現在都元氣大傷,自保尚且困難,哪裡還有能力威脅雲州?

所以往日在天南八州中倒數第二的雲州,此時反倒成為人人嚮往的避難之所。

不管中山王國會不會打過江來,反正地處偏遠的路西城,肯定不是兵鋒所指之地。

真要哪天被推到這個地方,想必天南八州也已經被拿下大半,到時候連選擇題都不需要做,誰都明白該怎麼辦。

「這些賤民平日里拚命往郡城擠,現在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立刻要往南邊跑,真該扣下他們所有的財產,充作前線大軍的軍用。」

郡守帶著幾名官員站在城樓上,看著連綿十多里的逃亡人潮,他身邊的副手忍不住輕罵起來。

但郡守本人卻不置可否,能在襄州做到一郡之首的職位,他的背景自然不是一般官員可比,消息來源也不止明面上的那點。

那位來歷莫名的路西城主王鴻,既然能讓諸多四階強者投靠,其背後的勢力可想而知。

他今天要是敢下令沒收南下百姓的財產,恐怕用不了幾天時間,腦袋就得被懸挂在城樓之上。

況且亂世一至,當官的誰還不給自己留下幾分餘地?

只要不把某一方給得罪死了,那最終不管天南八州姓朱還是姓王,他們的權勢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別胡說八道了,今晚讓你家二小子,跟我家老七一起南下吧,我們就算要在此地盡忠,也犯不著賭上全家老小。」

郡守壓低了聲音,對親信副手呵斥道。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