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月晚邊走出東宮邊欲哭無淚捶胸頓足。

  • Home
  • 未分類
  • 初月晚邊走出東宮邊欲哭無淚捶胸頓足。
2021 年 12 月 30 日

唉,情種太子哥哥堅持多年不娶親就是因為心愛的人已經嫁為人婦,這九曲迴腸的悲情簡直可以拿來當折子戲唱了。

奈何裕寧這件事幫不了太子哥哥,人家夫妻倆不管關係好不好,也是明媒正娶堂堂正正的。

何況肅親王婚娶的時候太子哥哥還是個小孩子,咋也輪不到的啊。

一邊擔心太子哥哥的愛情沒法開花結果,一邊又擔心二皇兄二皇嫂為此不和,還擔心著父皇太后那邊問起來暴露了。

初月晚徹底沒了主意。

她失魂落魄地上了轎子回椒房殿,一路長吁短嘆。

想了很久,她也沒有想到好解決的辦法。除非有一天出現一個人,比二皇嫂更漂亮更溫柔更大方得體更有權勢,太子哥哥才能從這個坑裡出來吧?

這不是沒戲了嗎——

二皇兄還在,誰也別想打二皇嫂的主意。

二皇兄……

等一下!

初月晚忽然打了個冷顫。

前世,二皇兄一家……

她忽然感到渾身發毛似的恐懼,前世二皇兄早早離世,二皇嫂被賜死,阿康菁兒沒有一個落得倖存。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太子哥哥乾的,為什麼裕寧會想到這麼可怕的事情,太子哥哥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

為什麼裕寧會這樣想太子哥哥?

一定是前世的太子哥哥那般冷酷,讓裕寧感覺到害怕,所以才不禁想到了這種事情上面,但是不能,只是多想了,不可能的。

如果太子哥哥想要奪走二皇嫂,那為何二皇嫂也死了呢?

因為二皇嫂死了,所以太子哥哥才在登基后也沒有立后納妃?

初月晚用力捶著自己的頭。

要相信太子哥哥。

她忽然想要回到前世。

想要弄清楚所有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輕鴻。」初月晚對跟在轎子旁的輕鴻說,「我上次教你的那個星圖,回去要畫一畫。」

輕鴻一路都沒聽見她主動和人說話,愣了一下道:「是。」

初月晚說完,低頭沉思。

……

東宮,書房。

日落時分,天邊的霞色染進窗檯。

地上的雜物都已經清理乾淨,還沒有重新擺上桌子器物,顯得有些空曠。

賈晶晶進了門來,其他的侍從全部退了出去,只剩下他和坐在牆邊沉思的初永望。

「太子殿下。」賈晶晶道,「您跟小殿下說了。」

初永望住著臉頰:「我說謊了。」

賈晶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準備跟父皇也這麼說。」初永望抬頭道,「實在瞞不住的話。」

賈晶晶這回覺得有些不妥了,微微搖頭勸道:「太子殿下,您這不是故意跟皇上慪氣呢嘛?」

「我敢么?」初永望反問,「父皇太后若是真直接指了一個人過來,按著我的頭拜天地,我還是得答應。現在是他們打著准許我自己挑的幌子,想讓我選他們滿意的答案,我選不出來。」

「那您何苦又要拉著肅親王下水呢?」賈晶晶對他像個循循善誘的長輩。

初永望深吸一口氣,搖頭。

「不是我……」他一臉的困惑,「是初永年今日突然說,要是誰也看不上,他把蕭瑤華給我,問我要不要。」

賈晶晶默不作聲。

初永望霍然站起來:「我正在氣頭上,告訴他為什麼不要,蕭瑤華哪裡不是人上之人,他肯給我就要。然後他——」

初永望指著之前地上那一堆雜碎的位置,許久沒說出來話。

賈晶晶想去攙扶著他,他卻甩袖躲開了。

「他沖我——」初永望不可思議地搖頭,「他有什麼資格沖我發火!不是他說的么?是他提的這種不要臉的話,我如他所願我錯了嗎?!」

「太子殿下,您是無辜的。」賈晶晶走來,拍背給他順順氣,「肅親王這人喜怒無常,令人猜不透,被他纏上,確實是沒有辦法的事。您若有心……不妨……」

賈晶晶說著,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初永望攥住手指。

「一定要做到那個地步?」初永望問,「把他……逐出京城不就得了?」

「太子殿下,您都什麼時候了,還看不清這個人。」賈晶晶苦惱不已,「您不下手,他會先下手為強。他如今變本加厲,得寸進尺,不就是在步步試探您的底線嗎?」

「那他當初為什麼要救我?」初永望迷茫。

一次是昭華殿火海,一次是京城被拐到康樂坊。

「他……為什麼不把我就是『九娘』的事情暴露出去?」初永望還是想不清楚,「只要他說出去我就完了。」

「他在找最合適的時機。」賈晶晶提醒道,「太子殿下,您平日里最為機警敏銳,為何到了這件事上,就如此退縮呢?」

初永望捏緊的手在顫抖著。

「他是不是比我更適合做皇帝?」他惶恐地問著賈晶晶,「父皇從來沒有誇獎過我……好像父皇總是不滿意,我總是做不到最好,不像他,經義策論軍略騎射全都是嚴太傅最好的學生。我只能給父皇丟臉……」

「太子殿下您想什麼呢?您已經是最好的呀。」賈晶晶道,「經緯院哪有一個人能和您相比?」

「雲錦書啊。」初永望道,「雲錦書學什麼都比我快,父皇也從來誇他不誇我……」

賈晶晶安撫著他:「太子殿下,皇上對您如此嚴厲,是因為對您的期望更大呀。」

初永望搖頭:「不可能,就算期望大又如何?他對自己的孩子都是那樣的,就算是他再優秀的兒子,也可以說殺就殺。」

。 想到克里斯還被綁在外面,姜明踉踉蹌蹌的站起身,走出駕駛室去給他鬆綁。

克里斯被綁在桅杆之上已經這麼漂浮了三天三夜了,他不知道該覺得幸運還是不幸。

幸運的是,這三天時間,懸浮艇沒有遭到一頭海獸的攻擊,不幸的是他只能像個木頭人一樣被綁着,動彈不得。

突然,他聽到駕駛室裏面有動靜,目光驚疑不定的看過去,就看到姜明扶著船體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

克里斯驚喜的說道「你還活着!」

他原以為姜明已經死在了海妖海域,自己以後就要永遠的漂浮在這無盡汪洋大海上面,沒想到他沒死。

姜明白了他一眼,走過來,給他解開了鎖鏈說道「你去開懸浮艇,我要休息一會兒。」

克里斯點了點頭跑去了駕駛室,拿出地圖辨別了方向和路線之後,調整方位加速駛去。

闖過了幽靈船和海妖海域,後面基本上沒有什麼危險,只要找對方向,就能達到月輪國。

幾天之後,駕駛室里,看到前面逐漸出現一些月牙形的人為雕刻的礁石,克里斯說道「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月輪國的海域範圍,這裏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危險的。」

姜明看着這些因為歲月的流逝和海水海風的侵蝕已經變了樣的礁石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克里斯苦澀的笑了笑說道「如果說出了安全海域的範圍,有可能會被詛咒,那麼進入了月輪國海域,就100%會被詛咒,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詛咒力量的緣故,這裏的海域沒有任何海怪或者海獸。」

「被詛咒?」

姜明挑了挑眉,仔細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異常。

懸浮艇穿過這片海域之後,就可以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座島嶼,隨着距離的拉進,島嶼在視線內不斷的放大。

這個巨大的島嶼,就是傳說當中的月輪國,只不過如今的月輪國周邊的海域全都是一片死寂之相。

就連島嶼上空也籠罩着一層朦朦朧朧的黑暗氣息。

那股黑暗氣息雖然已經變得很稀薄,就像是陰雨天天空中的烏雲一樣,但是那種不祥的感覺,和姜明在聖陽國賢者那裏看到的一模一樣。

很有可能就是當年毀滅聖陽國的力量遺留下來的。

再度航行了半天時間之後,懸浮艇終於靠岸,來到了月輪國的海岸旁。

鎖好懸浮艇之後,姜明和克里斯登上了這座人們口中所說的詛咒之島。

姜明目光在四處觀察著,內心沒有什麼情緒波動。

但是克里斯闊別幾百年之後,再次踏上這座島嶼,他的內心五味雜陳,彷彿看到了當年他們一行人歷經千難萬險來到這裏,結果卻什麼也沒有得到,內心充滿了悔恨和不甘。

往事如煙,幾百年的時間過去,他們曾經來過的痕迹也早就被歲月抹平。

姜明他們現在深處月輪國的海岸邊,距離國都還有很遠的距離。

雖然聖陽國賢者一直警告姜明不要去那個祭壇,但是冥冥之中的直覺告訴他,那裏一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且克里斯也說過,他們當年曾達到過月輪國的國都,但就是在那裏,他暈死了過去,醒來就已經回到了清雨國的海岸。

兩個人收拾好行囊,動身朝着這個曾經在神魔大陸上輝煌過的帝國內部走去。

原來無比輝煌的月輪國,如今國內已是一片蕭條殘破頹敗之相。

曾經修葺起來的高樓大廈,因為長時間被海風侵蝕,要麼倒塌成一片廢墟,要麼被厚厚的植被所覆蓋。

歷經這麼長的歲月,島內的地形地勢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城市內的路上突然出現一道溝壑,或者某個低洼的地方抬升成山。

整座島嶼一片死靜,沒有半點生機,也許姜明和克里斯,是這座島闊別幾百年以後上來的第一批活人。

根據克里斯曾經來過這座島上的路線,姜明他們走了一個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月輪國的國度。

只是剛到這裏,克里斯忽然毫無徵兆的倒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胸口和喉嚨痛苦的翻滾哀嚎著,彷彿被某種莫名的力量扼住了咽喉。

「你怎麼了?」

姜明想要阻止克里斯,但是他此時彷彿失去了神智一般,不停的用頭撞擊着地面自殘著,在經歷著生不如死一般的痛苦。

就在姜明想要動手把他打暈的時候,突然,克里斯發瘋了一般朝着聖陽國都內跑去。

姜明連忙追上去想把他攔下,但是此時的克里斯不知道那裏來的力量,速度跑的飛快,就是姜明全速之下都沒能追上他,看着他跑進了聖陽國都,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看到這一幕,姜明忍不住皺緊了眉頭,看着面前的這座巍峨古城,感受不到歲月帶來的任何神聖磅礴的氣息,反而處處透露著詭異和不安。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