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一切準備完成成后,白羽澤坐在最前面的重卡的駕駛位上,擺弄著車前鏡子,搖晃搖晃車窗,心裡難免有些激動。

  • Home
  • 未分類
  • 半晌,一切準備完成成后,白羽澤坐在最前面的重卡的駕駛位上,擺弄著車前鏡子,搖晃搖晃車窗,心裡難免有些激動。
2022 年 1 月 27 日

隨即插入鑰匙孔,九十度旋轉鑰匙,將油門一腳踩到底。

隨著轟轟轟————地一聲車響,巨輪開始轉動,一秒的停頓後向前緩緩開去,車首所帶來的巨大牽引力帶動身後十多輛大大小小的貨車緩緩向前移動,從車首到車尾,逐一拉動,酷似一條規模龐大的車隊。

而這條車隊再次衝破圍欄,帶動陣陣烈風,捲起千千塵土,向著遠方駛去。她的妹妹沒有死,反而變得比以前更加出色了。

冷如霜欣慰的抱住了冷無殤,忍住將要奪眶而出下來的眼淚,雖然有很多話想要告訴她,但到了嘴裏只有那幾個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冷無殤伸手拍了拍自家姐姐的後背,安撫道:「我沒事,不要為我擔心,這麼久沒聯繫你們,讓你們擔心了。」

然後,冷無殤簡單的向冷如霜他們解釋了她這三年的經歷,不過只是說了一個大概,其間忽略了很多事情。

……

《驚世第一寵妃》七十四章異世界的她 「廢話真他么的多。」

白易微在這個時候,也將自己地武器拔除,一腳狠狠的將面前的踢開,看著面前還存活的修士說道:「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棄暗投明。」

「想要加入沖虛書院,就拿起武器將些反抗的人擊殺,這就是你們的投名狀,等到這裡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就會安排你一起對抗火山那個叛徒。」

「記住,想要加入沖虛書院,就必須要先殺了這些反抗的人。」

白易微在大喝的同時,迅速向著張良、肥龍傳音:「兩位,我們的動作還要迅速一些,如果能將他們拉攏過來就迅速的拉攏他們,如果不行的話就直接將他們擊殺。」

周圍的修士,聽者白易微的聲音,微微皺了皺眉,他們都不明白白易微這是要做些什麼。

「反正這些人的修為也不咋地,與我們也不是很相熟。」

白易微右手悄悄的指了一下遠方:「遠處還有更多的人衝來,那些人才是我們的主要目標,那裡邊肯定有我們之前交好的朋友,也有我們看不慣的哪些走狗,而且,那些人的實力才更加的強勁。」

「到時候我們四散開來,將今天的事情告訴我們的朋友,哪些核心弟子平日里對他們也是呼來喝去,將事情說明白他們肯定願意相信我們。」

「只要他們願意加入我們,到時候一定能給我們壓力肯定會小上很多。」

白易微抬頭掃視四周,沖著周圍的修士傳言說道,同時他手中的武器也是直接射了出去,一化二,二話三,瞬間便將前方,那十多個調息境八層的修士給前後直接洞穿。

「我們明白了,既然如此,兄弟們就按照易微兄弟的話去做吧。」張良與肥龍迅速的點頭,身體化作一道虛影直接闖進了人群之中。

剎那間張良手中的武器,就如同時一個飛舞而起的利刃,更像是一個不斷盤旋的切割機。

瘋狂的旋轉中,將周圍的修士一個個攔腰斬斷,加上第三化身在後方射來的火力碾壓,那戰場的空間中瞬間就如同喋血一般,一朵朵的血色花朵在天空中綻放。

另一旁,肥龍的身體近乎有兩丈之高,站在人群中完全就是一個人肉坦克,配合著手中的雙錘,每一次的衝擊,都會讓一大片的修士凹癟下去。

第一波衝過來的修士越來越少,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擊殺的,也有一部分是聽到了張爽的惡行,選擇加入沖虛書院的陣營。

當然,這其中也有很小的一部分,他們看著情形不對直接選擇向後逃遁。

「老二,動手,壘石陣封鎖住後方,他們一個都不能逃離。」

陸青在青皇神樹上方,已經注意到了遠處正衝過來烏央烏央的一大群人,而且這次衝來的人修為更加的高,如果讓哪些逃離的人去通風報信,那麼倒時候張良等人的戰鬥就要變的危險了。

「明白了老大……」第二化身聽著陸青的話語,手中迅速掐出了壘石陣的術法,可是還沒等他將壘石牆壁完全召喚出來,第三化身那邊就已經釋放出了術法。

天空之中,百枚圓日靜靜的懸浮在空中,看著周圍的遠處哪些逃離的修士,第二化身一個響指,身後凝聚的藤蔓就如同是長蛇一般,在空中舞動著瞬間就射了出去。

藤蔓觸手的前端,瀰漫著烏黑的氣息,僅僅是一個眨眼之間,哪些才逃出去的修士,便直接被長蛇藤蔓給前後直接洞穿了。

「哈哈哈哈……,殺殺殺……,全部殺個乾淨……」第三化身此時已經殺紅了眼,看著遠處的那些被前後直接洞穿的修士,仰頭直接瘋狂大小了起來。

那種陰狠的笑聲,就彷彿那些被殺死的修士才是好人,而他們三具化身就這裡邊的惡魔。

轟……咚咚咚……

在哪些修士被前後直接洞穿的瞬間,第二化身的壘石陣也直接從天而降,一排整整十八面牆壁落下,十丈乘十丈的壘石牆,直接將戰場分成了左右兩部分。

藤蔓長蛇在刺穿修士的那一瞬間,並沒有直接停下來,那強大慣性直接帶著被刺穿的修士向前沖,知道將他們死死地釘在了壘石牆壁上……

第三化身好像還是有些不過癮,身後的藤蔓觸手還在不斷地射過去,藤蔓前端的黑色霧氣越來越濃郁,隱隱之間還有一絲驚邪的笑聲,從黑色霧氣中散發出來。

噗噗噗……

數以千計的藤蔓像是長蛇,又像是箭羽一般,射向哪些被釘在牆上的修士,僅僅是兩個呼吸之間,十八面壘石牆上,已經布滿了長蛇箭羽一般的藤蔓。

藤蔓長蛇的身體,在空間中隨風舞動著,原本並沒有任何的恐怖之處,但是看著牆壁上哪些已經沒有人形的修士,看著那些從藤蔓前端不斷滴落的鮮血。

那些藤蔓突然變得恐怖了起來……

周圍哪些還在戰鬥的修士,看到這種手段全部都停歇了下來,看著第三化身雙眸中充滿了恐懼,連帶著身體也開始不自覺的向著後方退去。

陸青與第二化身,也在遠方看著第三化身,看著第三化身那充滿殺戮氣息的模樣,他們心頭都是一喜。

他們是陸沉自我身和善身,所以他們也明白,第三化身此刻變的如此殺戮、邪惡是因為什麼。

惡身經過了這麼多天的醞釀,終於是有了覺醒的跡象。

不過,雖然第三化身是一具惡身,註定會繼承陸沉的惡念,但是所繼承的也是惡念的力量,而不是真正的邪惡,在惡身剛剛覺醒的時候,他們也需要去幫助第三化身去擺正狀態。

在這個時候,如果不去幫助他擺正心態,將力量中哪些邪惡分割出去,在以後第三化身完全覺醒的時候,就很容易醞釀出一個真正的大魔頭出來。

「老二,用你的本源力量中和一下,我去將老三身後的邪惡氣息全部牽引出來。」陸青輕喝了一聲,身體之中直接分化出一股本源力量,迅速沖向了第三化身的方向。

遠處的風龍看著這三具化身,心中凌然,他以前是追隨青帝的,自然也明白這三具化身的作用,此刻第三化身爆發出這種暴虐的情緒,也是讓他心頭一喜。

看著陸青的動作,他也明白接下里的會發生什麼,隨即從嘴中噴出一口精純的本源之力,幫助陸青去穩固周邊的環境。

遠處,濃郁的煙塵漫天而起,而且那煙塵之中的氣勢,也遠比之前要強大了很多,就猶如一頭洪荒猛獸一般沖著那高高壘起的石壁衝來。

「陸青,速度抓緊一點。」

風龍釋放自己體內的靈氣,覆蓋在周圍修士身上,使用其中蘊含的木行屬性給他們去修復身體:「第二波沖的修士應該有五千之數,而且戰鬥力基本都在降氣大圓滿在上。」

那些修士看著身上的傷勢瞬間被修復,目光看著綠色能量的來源,雙手捧在手身沖著風龍作揖行禮。

風龍再次掃了一眼遠處的修士,眉心的法眼張開看向了陸沉。

……

此刻,陸沉的意識體懸浮在天池上空,他進來這裡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卻一直沒有衝到鎮魂柱的身邊,每一次就要抓住鎮魂柱的時候,就會瞬間被裡邊衝出來的死氣精粹衝擊回去。

一次又一次,陸沉自身的力量也衰竭了很多……

「小陸兒,有辦法嘛?」風龍沖著陸沉傳音問道,同時他也開始凝聚靈氣,準備將自己地靈氣灌入到陸沉的體內,去幫助他壓制那些能量。

「無妨,還在可控範圍之內。」

陸沉死死盯著,被青皇神樹包裹的鎮魂柱:「只是死氣精粹對修士的傷害太大,讓我根本無法靠近鎮魂柱,只要死氣精粹出現一息的中斷,我就能立刻終止這種變故。」

「那就好……」

風龍點了點頭,龍爪按在陸沉的腹部:「我體內的靈氣時最精純的風靈氣,而且風靈氣中蘊含的木行靈氣可以暫時抵擋死氣精粹,我現在將靈氣灌入你的體內,你隨時準備好去抓住鎮魂柱。」

「明白!!」陸沉點了點頭迅速掐訣,身下氣海中的三種能量直接盤旋而起,依附在陸沉的身上,直接形成了一副堅固透明的靈氣鎧甲。

「青皇神樹:化劍。」陸沉右手微握,一大波神樹觸手瞬間攀附而來,直接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把混元巨劍,這把藤蔓匯聚的混元巨劍之上,依舊附著著濃郁的靈氣。

雷電、風暴、寒冰、烈火、還有那凝聚不散的死之氣,每一種屬性都附帶著一種的特殊的光芒,讓這柄混元巨劍看起來就如同是散發著五彩神光。

「風龍,我已經準備好了。」陸沉沖著外界呼喊了一聲,身體頓時加速,再次沖向了鎮魂柱。

「風啊,流動吧。」

風龍輕喝了一聲,手中的靈氣源源不斷地進入陸沉的經脈,順著陸沉經脈迅速進入了天池之中。

死氣精粹雖然品階能量比風靈氣高,但是奈何數量不敵風靈氣深厚,濃郁的風靈氣直接進入陸沉的天池,便瞬間將死氣精粹直接包裹起來。

「小陸兒,動手!!」風龍沖著陸沉輕喝了一聲,開始全力壓制死氣精粹。

也就是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一直處於朦朧的空間裂縫瞬間變得清晰無比,終焉皇城的大門再次出現在了陸沉的眼前。

陸沉看著突然發生的變化,還沒有來的驚訝,終焉皇城的另一邊就直接傳來了封天城的聲音:「小陸兒,將你天池中的這股死氣精粹輸送到小世界之中。」

「輸送到小世界之中?」陸沉身影停下,發出了一聲疑惑的聲音。

他對於封天城時無比的信任,雖有疑惑但他的動作也沒有停止下來。

陸沉雙手握住藤蔓巨劍,沖著那些被風靈氣包裹的死氣精粹,就是狠狠的劈出了一劍,五色神光劈出,那佔據了天池近乎一半的死氣精粹,直接就被沖著進入了終焉皇城之中。 今年年初,寧榮榮曾經來太子府找過素雲天,為的就是討要那株「綺羅鬱金香」。

當時,素雲天提出一個條件,就是嫁給他。

結果寧榮榮沒答應,拂袖而去。

她當時離開之後,其實心裡多少有些後悔。

並不是後悔自己拒絕了素雲天,而是後悔拒絕得太乾脆。

因為素雲天很快就消失了,並且一走就是9個月。

在這期間,寧榮榮想過很多方法來奪取那株仙草,不過到最後又被她自己給否決掉了。

……素雲天那個傢伙,只是有些可惡罷了。寧榮榮不願因為搶奪仙草,令素雲天殞命或者是受傷。

9個月過去,素雲天重歸天斗城,寧榮榮這一次可不願意再錯過機會。

昨天晚上,她就有些蠢蠢欲動,但是礙於當時寧風雅、葉泠泠都在,她沒好意思問出來。

今天素雲天自投羅網,來到史萊克學院,寧榮榮這可等不了了呀,連忙叫上好姐妹朱竹清,過來攔路打劫。

然而,以素雲天的實力,僅憑她們兩個小女孩兒,是不可能搶走綺羅鬱金香的。

素雲天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一點都不緊張,反而有種輕鬆閑適的心態,想看看寧榮榮這丫頭片子到底能整出什麼活兒。

提起綺羅鬱金香,素雲天再一次拋出年初提過的條件,打算欣賞一番寧榮榮氣急敗壞的樣子。

不料寧榮榮做了一個深呼吸,就一臉沉重、好似受苦受難一般地點了點頭:「我答應了,你快去找我爸提親吧。」

素雲天臉上的微笑頓時凝固。

寧榮榮則是一臉認真地向前跨了兩步,伸出小手:「綺羅鬱金香呢?拿來!」

素雲天還沒反應過來,不知道寧榮榮這丫頭片子想搞什麼。

寧榮榮又往前走了兩步,逼近素雲天的面前,伸出手來:「我答應嫁給你了,仙草呢?」

素雲天皺了皺眉,往後退了一步。

寧榮榮今天這是瘋了嗎?

竟然答應這麼過分的條件?

素雲天回頭瞥了眼朱竹清,試圖從她的表情上看出些蛛絲馬跡。

但是朱竹清只是俏生生地立在那裡,掩嘴偷笑。

趁著素雲天回頭的功夫,寧榮榮豬突猛進,一下子就來到素雲天面前,伸出一隻手來搭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素雲天悚然一驚,驀然轉過臉來,發現寧榮榮的臉龐已經近在咫尺。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