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邊屍,半邊屍,他總算知道了半邊屍的能力。

  • Home
  • 未分類
  • 半邊屍,半邊屍,他總算知道了半邊屍的能力。
2021 年 12 月 26 日

一擊,僅僅是一擊,他身體的所有一切都只剩一半。

如果不是身體已經壞死,恐怕沈林會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氣息,能力都只剩下一半。

這想想都覺得匪夷所思。

更讓人恐懼的事沈林不敢想下去。

如果半邊屍的能力到此為止,還算可以。

如果這隻厲鬼的能力是每一次攻擊都會讓人各方面都減少一半。

那它的恐怖程度簡直無法想像。

一次攻擊讓鬼相的能力減少一半,下一次是一半的一半。

按照數學定律,這種減少永無止境,最終會無限趨近於零。

無論是能力,還是….

生命! 「那她現在安全了嗎?」蔣妍不免擔心的道。

段璟澤搖頭道:「除非我爸徹底打消對她的歪念,否則,她還是一直處於危險之中。」

「那我能幫她什麼?」蔣妍焦急的道。

「不用,我會保護她。」

「你對她可真上心。」蔣妍語氣酸酸的道,雖然她明白了男朋友的苦衷,也覺得這件事上自己也有愧疚,但難免心裡有些不平衡。

「生氣了?」段璟澤看蔣妍的情緒緩和了些,但還有點小彆扭,便去握她的手,想哄哄她,卻被她立刻甩開。

段璟澤走到蔣妍面前,按住她的肩膀,迫使她看向自己,低頭凝視著她的眸子,認真的道:「妍,我跟她真的只是好朋友,未來還會多一層工作的關係,再無其他,相信我,嗯?」

段璟澤並沒有說謊,即使他對季詩涵余情未了,卻也按捺著不想跟季詩涵有情感糾葛,這是對他們三個最好的方式了。

「真的?」蔣妍被對方的真摯打動,充滿期待的目光凝視著段璟澤。

「嗯。」段璟澤沒有迴避視線,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你發誓!」

段璟澤稍微嘆了口氣,不過為了讓她真的放心,還是舉起右手:「我發誓,如果我跟她有非正當關係,我就。。。」

說沒說完,蔣妍立刻堵住他的嘴,不忍心他繼續說下去,打斷道:「好了,別說了,我信你。」

經過一系列推廣宣傳,果然季詩涵的人氣再次上漲,粉絲們不僅被她的美貌捕獲,又像發現寶藏一樣看到她的歌唱實力,再次被圈粉,終於在見面會前一天,票數衝上了投票榜首。

比賽結束前一周,十強選手共同參加的粉絲見面會如約而至,這是此次比賽唯一一次公開活動,而地點段璟澤特意設在D大體育館,這一做法無疑對季詩涵最有利,因為她是D大在讀生,目前已經是校園女神,同學中有很多她的支持者,這裡相當於她的主場。

男女十強選手中,除了幾個校草人氣高,粉絲多以外,女生中只有童青有些粉絲到場支持偶像,但他們粉絲總數加起來也不及季詩涵一人來的多,畢竟季詩涵的官方後援會組織,又在母校舉辦,吸引更多她的粉絲到場不為怪。

季詩涵對於這次見面會異常的緊張,畢竟她只參加過一次唱歌選秀比賽,沒參加過這種大型活動,聽說會有很多粉絲和記者當場,更不敢怠慢。為此,她精心準備了一首自己能駕馭很好的歌曲,打算現場演唱,經過這段時間聲樂和舞台表演學習,她的歌唱技巧和颱風有了提高,而段璟澤又找了經驗豐富的老師給她補了些面對媒體、粉絲該如何發言,如何表現的技巧。乃至活動當天,她的表演是所有選手中最棒的,表演結束后一直掌聲不斷,這一次,不僅收穫了自己粉絲的心,還有在場記者,很多去湊熱鬧的路人,甚至其他選手的粉絲也大多對她路轉粉。

此次公開活動,段璟澤特意安排了網路直播,加上有幾個人氣高選手,推廣的到位,比前兩屆更為轟動,尤其季詩涵的異軍突起立刻引起多方的關注,段錦榮自然也從各種渠道知曉,更是暴跳如雷,異常的憤怒。他沒想到一個什麼都不懂的黃毛丫頭竟然敢背著他在他的眼皮底下參加比賽,更氣的是為她出謀劃策暗箱操作的人不是別人,竟是自己的兒子。

這日傍晚,段錦榮比平時回家早很多,他有些古怪,一回家第一時間衝進兒子的房間。他想當面質問這件事的始末,可是房間里空空蕩蕩,物品擺放的整整齊齊,沒看到兒子的半點身影,不免有些奇怪。

「小澤呢,怎麼沒在房間」段錦榮推開曾莉房間的門沒好氣的道。

「上次不是告訴過你兒子為了工作和上學方便搬出去住了嗎,怎麼還問。」曾莉從床上起來,瞪著對方沒好氣的回。家裡的事、兒子的事他從來都是漠不關心不管不顧的,只顧著跟那些小情人們逍遙快活。

「馬上把他給我叫回來,這個逆子!」段錦榮吹鬍子瞪眼睛的大聲吼道。

「發生什麼事了?」曾莉這才發覺有些不對勁,立刻緊張的問。

「哼,這小子敢瞞著我用我未出道的藝人參加比賽,現在鬧的滿城風雨,我卻被蒙在鼓裡,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裡,無法無天了!」段錦榮氣急敗壞的道。

「比賽捧自家藝人不是很好的方式嗎,以前也不是沒用過。我不覺得小澤這麼做有什麼問題,還是說你根本不想讓人家出道?」曾莉立刻明白了他指的是什麼,心裡本就憋氣,便意有所指的懟道。

「你胡說什麼?」段錦榮自然聽出她的弦外之音,難道那件事她知道了,轉轉眼珠,有些心虛的道。

「段錦榮,別以為你金屋藏嬌我不知道,我不說只是不想跟你吵,但沒想到你竟然禽獸不如,連小澤的同學都想染指!」曾莉怒視著段錦榮,指著他的腦門厲聲罵道。

「你再說一遍!」段錦榮被徹底激怒,瞪大了眼睛,抬起大掌就要向曾莉揮去。

「你打啊,反正我在你心裡早就什麼都不是了,你早就不把我當妻子看待了,我剛才只是說出事實,搓中了你的痛處是不是,你就要對我大打出手,你最好打死我,讓世人都知道你就是個豬狗不如的畜生!」曾莉不但不躲閃,反而仰著頭直面段錦榮,大聲的道。

段錦榮抬著的手顫抖起來,目光憤怒的瞪著曾莉,卻始終下不去手,最終他潰敗的放下手,匆忙穿上外套離開了家。

待段錦榮走後,剛才堅強如鐵的曾莉突然渾身虛脫的癱倒在地,早已泣不成聲。記得二個月前的一天晚上,兒子突然打電話,讓她不論用任何方法一定要讓段錦榮馬上回家,她不是傻子,逼問之下,兒子告訴她緣由,原來段錦榮竟然喪心病狂到看上了兒子的同學,就是那日在咖啡店看到的長相秀氣的小姑娘,以做明星為由騙她簽了約並安排她住在自家的別墅內,這麼明目張胆、喪心病狂的事他都做得出來,簡直不是人。

這些日子,她一直幫兒子打掩護,沒有告訴段錦榮兒子的住處,而段錦榮也根本無暇顧及才一直瞞到現在。

剛才自己實在忍無可忍,跟他大吵一架,並把知道的事實說出來,看起來他被徹底激怒了,糟了,他會不會現在去別墅找他們算賬啊,必須馬上讓兒子躲起來別被他撞到。

※※※※※※※※※※※※※※※※※※※※

更了,更了,更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只要我有空就會更新,大家別急哈。 轟隆隆,雷聲再次響起,在這環境中有種特別的詭異感。鄭婉有種興奮又有種畏懼的情緒湧上心頭,手微微握著,腦海里出現混沌一片的景象,看不真切。

「這天地間醞釀着變幻,似乎是傳說中的萬鬼朝聖,萬鬼朝聖?」鄭泠望向外面,神情里,眉宇中說不上的疑惑,為什麼自己覺得熟悉。難道因為自己曾經是魂魄的原因?可是為什麼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到底是誰?

「萬鬼都能朝聖了,那這世道還真是不如意。」倚在柱子旁的鄭婉突然冷聲一笑,臉上的神情看不出情緒。

「天地萬物,皆有法則。神有神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不要妄加干涉其他,世道就太平不少。」蘇秦輕輕搖了搖頭,拿着羅盤,往四周轉了轉,仔細觀測著。

「可惜這世間都有慾望。一旦有了慾望,於外五欲染愛。這貪嗔痴本就是人生來就有的。就如同,人想着修仙,鬼想着成人,神又想着什麼呢?總是有太多奢望,太多慾念。這世道便不可能安生。」鄭婉平靜的說道,似乎一切對她來說都不過風淡雲輕。一切的不應該在她眼裏都有存在的理由。她不在意這世間的醜惡,亦無畏鬼神。

「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鄭泠突然插話道,語氣中的超然巳經不是她這個年紀的體悟。她看向一側看似慵懶,實則保持着警惕的鄭婉。

鄭婉也輕輕瞟了一眼鄭泠,自己這個妹妹總是語出驚人。

「啊。」離殤突然出聲,打斷了一絲微妙。

鄭婉嘴角不經意的露出一絲笑容,一顆小小石子就能解決的事,非要弄得這麼複雜。

「離殤姑娘。我就說嘛,你的身體不能再拖了。」寧顏立刻反應過來,一下就扶住離殤,「我們趕緊去一側吧。身體要緊,其他的就有專業的人來做。我們在這也做不了什麼。」

「是啊,姐姐,你就別讓大家擔心了。」碧瑤也算機敏,忙連聲附和,一隻手也輕輕握上離殤的手臂。

「殤兒,這還有我們。國師也在,放心。」月玄逸不疑有他,只擔憂離殤的身體。

「那逸哥哥定要小心。」離殤心下的怒火也不便發出來,只軟軟的應了聲,無奈之下只能跟着身側一左一右的兩人。

三人終於都到了屏風後面。碧瑤偷偷觀察著離殤,心裏滿是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情緒。

離殤低着頭,看不清神情,「鄭姑娘,真是辛勞你了。你大秦的疾醫還真是不辭辛苦啊。」

「離殤姑娘,這你就說的不對了,疾醫還分國家?醫者仁心嘛。我不過就是本着一顆懸壺濟世的心罷了。」寧顏一本正經從包里掏出一捆針。

「你這是做什麼?」離殤一個抬眼,滿是防備和警惕。

「不做什麼啊,診治啊,放心吧。我手法還不錯,不怎麼疼。大家都誇過我的手法。放鬆放鬆,一會就好。」寧顏說話間巳經將針熱熏過了,慢慢逼近離殤的手臂。

「啪。」離殤的手一下打到寧顏的手上。起身站起來退到一側陰影處,「不用了。多謝鄭姑娘的好意。我看今天就結束吧。」

鄭泠一副好脾氣的樣子,「剛才不是說好了嘛,現在怎麼又反悔了呢。人要言而有信。誠信者,天下之結也。」

「鄭姑娘到底是太尉府的小姐,說話真是一套一套。」此時的離殤同往常有着明顯的不同,全身上下滿是戾氣,語氣中帶着一股嘲諷之意。

「不不不,這不過就是古人的智慧,我借鑒而巳。這人的一生多麼短暫,有些道理就要從古人那得到啟示,離殤姑娘,你覺得呢?」寧顏又走近了幾步,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迎面而來,脖間的玉佩散發着熱,這不對勁。

離殤輕笑一聲。「你說的對,碧瑤,我渴了餓了,幫我拿些東西來吧。」

「哦,好。」碧瑤突然一下被點名,恍恍惚惚應和道,順從的轉身離開。姐姐之前不是也說過做人要坦蕩蕩,現在怎麼變了個人,所以姐姐真的出事了,我該怎麼辦?姐姐,你還是你嗎?

「離殤姑娘,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寧顏可沒有放棄,她骨子裏的執拗一下被激發了起來。

「一定要這麼做嗎?我看着這些針有些害怕。」

「那,這樣,離殤姑娘?我就不用針,搭脈總可以吧。」寧顏倒沒有拘泥於這,默默將針收好。

「好啊。」離殤展顏一笑,突然假裝乖順的出了陰影處,走到椅子旁,大方坐了下來。寧顏按耐不住的擔憂不斷湧現出來,強壓下去不安感,也坐了下來,擺好東西。「那就麻煩離殤姑娘將手伸出來吧。」

離殤抬手,突然一個轉向,一下掐住寧顏的脖子,另一隻手快速捂住寧顏的嘴。

「嗚嗚嗚。」寧顏的呼吸一下受阻,雙手使勁掰動離殤的手,離殤的力氣很大,寧顏感覺到了窒息,強烈的窒息感,如同化蛇那次,腦海里一片空白,隱約中看到了一條類似龍的獸,在雲里閃閃爍爍,應龍!應龍!救我!意識里在求救著誰?鄭婉下意識的掰動着離殤的手,

「啊。」離殤的手突然像被什麼灼燒到了一般,匆匆離開寧顏的脖子。「嘶。」離殤抬着猩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看着寧顏。

寧顏大口大口喘著氣。「咳咳咳,咳咳咳。」不停的咳嗽,血腥味充斥在喉嚨口,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忙慌亂的起身,快速離開,躲得遠遠的。

離殤一隻手握著另只手,微微顫動着,手上被火燒的痛感刺激著離殤,「可惡,怎麼會?鄭泠!你脖子裏是什麼東西?你到底是誰?」

寧顏警惕的看着離殤,又往一旁躲去,白皙的皮膚上一道紅色勒痕,顯得格外顯眼。緩了好一會,寧顏才緩了過來,出聲還帶着一絲沙啞,「我呸!我是誰關你什麼事!你不是離殤姑娘!果然有問題!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化蛇?怎麼?堂堂上古妖獸,竟然要依附人類,太可笑了吧!廢物!」寧顏的話刺激著離殤。

離殤的眼睛更紅了幾分,顯得更恐怖了幾分,轉而又是一個笑臉,得意洋洋的說道,「呵,你以為你逃的了嗎?」

「你!你離我遠點,你再過來,我可不客氣了!」寧顏抽出自己的針,在面前晃了幾下,偷偷觀察著周圍,應該怎麼出去? 第二天。

上午8點鐘。

關乎淘汰名額與珍貴外援名額的S&T課程考核正式開始,渾身都充滿著幹勁的27名新人學員齊聚殺戮屋。

為了保證考核的公平性,這次採取了抽籤的模式排序。

「嘿,夥計們,我運氣非常不錯喲,抽到了12號,剛好排在中間序列,非常完美的考核節點。」

布萊爾是最後上去抽籤的,興奮地說着走到克萊和龍戰面前,問道:「你們兩個抽的多少號?」

「哥們,外援名額你沒機會了,因為我是2號,等我上去完成考核,B隊的人一定會為我的出色表現而驚訝,提前將外援名額交給我。」

CQB是克萊最擅長的領域,就如龍戰的身體強度和布萊爾的射擊,他對自己有着絕對自信。

哪怕S&T課程是CQB中最難的,他也同樣充滿著信心。

「克萊,我很欣賞你的信心,但是S&T課程是意外性最大的課程,你最好小心點別翻船了。」

布萊恩關切的提醒克萊,轉而看向龍戰笑問道:「作為我們整個新訓隊伍中,唯一一個在訓練中把指導員打暈的新人,我更期待你的表現。」

克萊聽布萊恩這麼一說,心裏沒有來的有點慌。

龍戰最突出的是他的身體素質,並不代表他的CQB戰術戰技不行,只是和他自己比略差而已。

在這一個月的S&T課程訓練中,龍戰各種奇奇怪怪的「意外」出過很多次,儼然成了新人隊伍中的特例,沒人敢質疑他在這方面的實力。

哪怕克萊好強心作祟嘴上不說,心裏依舊將龍戰當成了頭號勁敵。

「我也非常的幸運哦,壓軸出場。」

在布萊爾和克萊德共同注視下,龍戰攤開手中的魔術貼號牌,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27號。

「壓軸出場的幸運兒,我覺得你可以先回去睡一覺再來,哈哈。」布萊恩說着反話笑了起來。

在人人爭搶第一的綠隊氛圍下,最後一位出場是公認最倒霉的。

其次也有身體和精神上的原因,類似於《曹劌論戰》中的「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