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碾壓般的戰鬥,卻仍舊有些出乎了他的預料。

  • Home
  • 未分類
  • 可這碾壓般的戰鬥,卻仍舊有些出乎了他的預料。
2022 年 4 月 12 日

他隱約覺得,方牧的實力可能要比他之前預計的還要強。

『他……難道已經踏上了超脫之路?』

就在他心緒略有起伏的時候,方牧的視線便朝着這邊望了過來。

雖然兩人相隔了數百里,卻都感受到了對方的注視。

不過方牧目光並沒有停留太久。

他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皂玄看着方牧消失的背影,臉上卻再次露出了疑惑。

因為方牧並沒有去接那幾個被他扔在界壁之外的修士。

根據道韻的反饋來判斷,方牧徑直朝着夏雲宗的方向閃爍了過去。

皂玄微微一愣,喃喃道:「他去夏雲宗幹什麼……」

……

夏雲宗。

燕風華望着宮再閑消失的方向愣了半晌之後,才喃喃道:

「這個在界域之外肆虐了多日的上界歸命,就這麼沒了?

魔君他竟然如此輕鬆便擊殺了一個歸命?」

在他身旁不遠處,萬山青也在發愣。

而且他的表情,甚至比燕風華更加精彩。

片刻后,這個曾經的太玄境修士才一臉的艱難道:「被魔君殺掉了歸命,恐怕不止這一個……」

燕風華頓時瞪大了眼睛道:「難道魔君在曜真界,還擊殺了另一個歸命?」

萬山青有些艱難的點了點頭道:

「他不但擊殺了另一個歸命,還將曜真界所有門派都肆虐了一番。

魔君所過之處,耀真界修士望風披靡。

如今曜真界大半天材地寶,都已經被魔君收入了囊中!」

「這……」

燕風華愣了半晌之後,才一臉的錯愕道:「師祖,您怎麼知道這些的?」

萬山青深吸了一口氣,解釋道:「當日李夙夜奪走了我的陣法手冊。

可他卻並不知道,那本手冊之上,有我鑽研之時佈下的一些微型法陣。

其中便有一種陣法,能監聽方圓數里的聲音和氣息,並將之暫時記錄。」

燕風華愣了一下道:「那本手冊不是被李夙夜留在曜真界了嗎?」

萬山青愣愣的點了點頭道:「是啊,它原本的確被留在曜真界了。

可魔君此次回歸蒼琅界,我便再次感應到了那本陣法手冊。

就在剛剛,我利用陣法的共鳴,將陣法中所記錄的一部分內容復錄了下來。」

「原來如此……」

燕風華這才恍然的點了點頭。

不過緊接着,他就又好似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問道:

「您的這個舉動,能瞞過魔君嗎?」

萬山青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跟燕風華對視了片刻后,才緩緩搖頭道:「應該……不能吧。」

他話音剛落,一個身影便憑空出現在了兩人頭頂。

。 不少人等著看笑話,看封晏的,也是看自己的。

之前封晏還是老婆奴妻管嚴的人設,夫妻新婚燕爾,好似恩愛的不得了。

可轉眼,竟然傳出偷吃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這臉打的實在是太疼了。

大家都在等這位封太太如何自處。

網上已經有人熱議兩人將會離婚收場,甚至還分析,唐柒柒才結婚沒多久,按照新的婚姻法,就算封晏是過錯方,估計也分不到什麼錢,頂多拿一點賠償金。

封氏集團股份和封晏個人產權,她得不到分毫。

「這網上都在造謠吧,旁人不知情,我們還不知道嗎?柒柒,你老公絕對不是這樣的人。我看這些人就是吃飽了撐得,一個個造謠生事。」

周姐力挺封晏。

「是啊,柒柒,這其中肯定有誤會。」

「不好了,好像有記者過來了。」

同事從外面回來,急色匆匆的說道。

現在正是狗仔瘋狂出動的時候,只是她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她的手機也瘋狂震動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

她趕緊接聽,對面傳來:「你好,是封太太嗎?請問你對封先生偷吃的事情怎麼說……」

唐柒柒立刻掛斷,直接將手機關機,不然肯定會被她們打爆。

她甚至來不及聯繫封晏,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拜託這些狗仔。

「柒柒,我拖住她們,你趕緊從消防通道離開。」

周姐急急地說道。

唐柒柒點頭,然後趕緊爬樓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停車場。

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上車,周姐就打電話給鍾旗。

「鍾旗,有人去了車庫,知道我們公司的車都停在B區,他們肯定不會讓你車走的!」

「那現在怎麼辦?」

「跟我走。」

突然耳邊傳來一道清雅的聲音。

她看著眼前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穿著乾淨的襯衫,如同漫畫里走出的男人。

她認識這個人,叫秦深!

他是楊權的弟弟,楊興在外的私生子,他怎麼會在這?

「你是誰,我憑什麼讓柒柒跟你走?」

鍾旗一把將她護在身後。

「你要再耽擱,她可能要給狗仔吞了。你開車闖閘出去,狗仔肯定以為人在你車上。我送她回封家,我知道她是誰,我如果想好好活著,就不會對她做什麼。畢竟,有一個前車之鑒,我記憶深刻。」

他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架,深深地看著唐柒柒。

這個前車之鑒自然是楊權。

鍾旗也開始糾結,聲東擊西是最好的辦法。

「柒柒,他可以信得過嗎?」

「信不過,但他說的的確是個辦法,你開車闖閘,我隨便找個車後面躲起來,等人走了我在出去。」

「好,就這樣。」

鍾旗點點頭,看到唐柒柒朝著別的車區跑去。

秦深還想過去,卻被鍾旗攔著。

「我看你不像是好人,不準靠近柒柒,上我車,我帶你走。」

他自然不會放任秦深也在這個車庫。

秦深沒說什麼,直接上車,坐在副駕駛低頭玩起了手機。

他眉眼未抬,淡淡的說道:「你喜歡唐柒柒?」

。 一大早夜長眠就被人拉了起來,夜長眠揉著惺忪睡眼看著拉著自己胳膊的那個人。

「幹什麼老妹,哥還在睡覺呢!」夜長眠煩道。

「起床了,我今天還要看魔術,我還要吃蛋糕。」妹妹義正言辭地看著夜長眠。

夜長眠看著妹妹瞪大了眼睛,「一大早就要吃蛋糕,妹妹蛋糕和糖糖吃多了會蛀牙,早上不宜吃蛋糕。」

「那你說什麼時候吃,什麼時候給我變出來。」妹妹揪拉著夜長眠的手臂往外拉去。

「你為什麼今天想要吃蛋糕呢?」夜長眠坐起來看著她。

「因為今天是姐姐的生日呀!」妹妹看著夜長眠笑道。

夜長眠讓妹妹轉過身去,一轉身的功夫他就換號了一身衣服。

「那你知道姐姐喜歡什麼顏色和什麼水果嗎?」夜長眠問道。

「哥你問這個問題呀,這和蛋糕沒有什麼關係吧。」妹妹看著夜長眠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你不是我怎麼變姐姐喜歡的蛋糕呢?」夜長眠問道。

「姐姐那會有什麼喜歡的顏色啊,盲人不是只有兩個顏色嗎?黑色和白色自己挑嘛,水果嘛,姐姐喜歡芒果和菠蘿。」妹妹認真回答道。

夜長眠點了點頭帶著妹妹離開了房間,他們兩個來到了王辰砂的房間,兩個人一人一邊圍著王辰砂。

兩個人一起給她撓痒痒,王辰砂輾轉反折有些受不了,她猛然睜開眼睛看著他們兩個人大小活寶。

「幹嘛呀這麼早起床來霍霍我。」王辰砂有些生氣道。

「生日快樂。」夜長眠和妹妹兩個人各拿了一個禮炮朝著王辰砂開炮。

禮炮裡面的絲帶和碎紙屑掉落滿chuang,王辰砂的頭上滿滿是那些殘渣。

她看著夜長眠他們兩個人,今日是她的生日可自己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她注視著夜長眠他們兩個人臉色非常不好,「你們兩個鬧夠了沒有,鬧夠了就給我出去,知道今天我生氣還要惹我生氣。」

「別生氣了。」夜長眠手中變出99朵紅色玫瑰花送給了她,她接過玫瑰花扔在了一邊。

「都給我出去。」王辰砂十分生氣地指著門口說道。

妹妹被王辰砂生氣的模樣嚇到,夜長眠抱著她走了出去。

「妹妹,看來我們惹姐姐生氣了,下次我們可不能這麼做了,要做一個乖寶寶。」夜長眠說道。

「姐姐好,好嚇人,姐姐凶我。」妹妹的臉上流下了眼淚,小臉蛋一下子哭紅了起來。

「姐姐沒有凶你,沒事了,沒事了,姐姐是在凶哥哥,別哭了,別哭了。」夜長眠給她抹去眼淚安慰道。

夜長眠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現實里妹妹可從來都沒有在自己的面前哭過一次,所以他第一次遇見這個情況根本無從下手。

夜長眠抱著她安慰了許久這小傢伙才緩了過來停止了哭泣,兩個人靜靜地守在王辰砂的門口。

「你們兩個記得給我把房間打掃乾淨。」王辰砂從屋子裡走了出去。

夜長眠抱著妹妹走了進去,妹妹看著王辰砂的背影,「她變了,姐姐她變了,一點都不愛我了,嗚嗚嗚。」

妹妹又哭了起來,這下子夜長眠拿她是真的沒有辦法,幾下子解決了房間乾淨的問題。

但是這小傢伙又開始哭鬧起來,這一哭無力是真要命,怎麼哄都哄不好。

拿著吃的東西來,她都不要,拿玩具來也拒絕,給她看電視又哭又鬧。

夜長眠是真無奈,直到這個房間的正主回來自己安慰才解決了這個小傢伙的哭泣。

解鈴還須繫鈴人,自己凶哭的寶貝還得自己哄回去。

「姐姐沒有不愛你,只是剛剛姐姐有一點小生氣,沒事了,不哭,不哭。」王辰砂哄著妹妹。

夜長眠笑著走到了一邊,王辰砂跟著夜長眠走去,拍了夜長眠一下。

「你還笑,你還有臉笑,要不是你妹妹怎麼會哭,不是我我也不至於這麼苦。」王辰砂抱怨道。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