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2022 年 4 月 28 日

刀刃精準插在了尾骨的關節處,頓時就發出一陣清脆的骨裂聲。

下一秒,老黃牛的尾巴不僅沒有鬆開,反而收得更緊!

沒成功!

何必的臉色一黑。

旁邊,季柚雖然嘴上嬉皮笑臉的調侃何必學長,其實心裏已經很緊張。她跟何必雖然已經猜測到了兩人會被老黃牛主動攻擊,也做好了苦戰的準備,但沒想到老黃牛竟然用了這種招數。

一下子,就牽制住了何必。

怎麼辦?

季柚皺着眉頭,她繼續繞着老黃牛的尾巴轉了一圈,何必也沒有再動手,而是保持着姿勢不動彈,以免引起老黃牛更加猛烈的攻擊。

就在這個時候,季柚忽然覺得自己有點想睡覺,她還下意識抬手,捂住嘴角,打了個哈欠。

然後。

季柚心中一驚,趕緊看向何必學長,發現何必學長似乎也有點困意的樣子。

季柚抬手,狠狠揪了一下自己的臉皮,才止住這股困意。

她心裏真的十分驚訝。已經提前知道老黃牛的精神力溢散出來后,能夠影響到附近的人,為了避免被影響后陷入沉睡,季柚與何必出發前,就已經做好了可能會被催眠的準備,不想,才一會兒就中招了。

何必也轉過頭,看向季柚。

沉默片刻,何必道:「我的精神力,感覺不到它的精神波動,也無法猜測它的想法,但它的精神波的的確確在影響我們,包括飛船上的幾個人,你來試試。」

兩人之所以冒險跑到老黃牛的身邊,就是想近距離的找到對方的薄弱點,進行針對性的攻擊。

這還沒有找到呢,就要被催眠了,絕對不行。

季柚咬緊牙關,將唇角咬出了一點血絲來,才讓自己顯得精神了些。然後,她釋放精神力,仔細感受了下。

四周靜悄悄地,沒有任何的動靜。

精神波動無形、無質,沒法用儀器之類的輔助設備來檢測,只能用自己本身的精神力去感受。

老黃牛的尾巴纏繞何必,並沒有鬆開,不過,也沒有加大力度了。這表明老黃牛還在警惕著,且沒有現在就何必與季柚血拚的打算。

看了下被尾骨緊緊纏繞着的何必,他的臉色稍稍好轉了些,但情況顯然沒到樂觀的時候,季柚告訴自己不要着急,於是,再次將鋪開精神力。

精神世界內。

六條精神絲緊緊趴在精神核心上,全都縮起來,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但在主人的要求之下,六條絲還是遊了出來。

老四:【主人,這個時候我們不要作妖,我們努力苟著就好,只要我們苟到底,誰都奈何不了我們。】

季柚指著何必學長的情況,說:「就這,還要苟嗎?」

老四一看,渾身一頓,然後,略有些無奈的甩尾巴:【主人,何必學長看着凄凄慘慘戚戚,但暫時死不了的呀,四四粗略估算了一下,他至少還可以苟活3天3夜才死,死因——餓死。】

季柚:「……」

季柚聽到這裏,忍不住扭頭重新看了一下何必學長,發現何必學長的臉又青黑了些,嘴巴也歪了,一副馬上要翹辮子的模樣。

這就是能苟活3天3夜的狀態?

別人不知道,還以為已經翹辮子了呢。

說句實在的,如果季柚不是聽了老四的話,都會忍不住着急,以為何必學長真的要掛掉了!

老四這傢伙,別的沒有,眼力見這個東西,它敢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所以——

這個狀態,一定不是何必學長的真實狀態!

所以——

演技?

季柚心裏不由十分佩服,何必學長的演技,那真是奧斯卡影帝給他當佈景板都不夠啊。

真的,奧斯卡沒何必學長的電影,她都不想看。

不過,老四的一席話,讓季柚心底的慌張,稍稍減淡。

接着。

季柚繼續鋪開自己的精神網絡,這一次出手的主力是老大與老四,老大負責大範圍搜索,老四負責查漏補缺……

兩條精神絲分工合作,很快,就給季柚鎖定了老黃牛的精神波動的位置——

這個位置,並沒有在大家以為的頭部,反而在腰腹部的位置,待季柚湊近了去看,便忍不住叫了一聲:「好傢夥!我說怎長著一對牛角的腦袋瓜,怎麼沒有一丁點精神波動呢,原來這是雙頭獸,這裏還有一個腦袋瓜呢。」

那有着堅硬牛角的一個腦袋,沒有精神波動,說明這頭老黃牛,不是用這個腦袋來思考。

這另外一個腦袋,它的大小隻有長著牛角的那個一半,沒有牛角,也沒有長耳朵。若非季柚看見了一雙眼睛與嘴巴,都差點認不出來這竟然是一個腦袋。

第二個腦袋被發現之時,季柚看過去的一瞬間,那隻腦袋的眼睛也忽然睜開,那又大又黑的牛眼,與季柚的視線對上,竟然顯得有那麼一絲絲的天真與無邪。

【好睏。】

季柚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那聲音極為微弱,似乎從靈魂深處發出來一般,搞得季柚甚至以為是她產生了錯覺。

但!

【好睏。】

再來了一句。

這一次,對方的聲音,顯得更加細弱了些,似乎風一吹就斷般,弱不禁風……

季柚這一次,倏地一下站直身體,沒敢再有一絲一毫的怠慢,仔細去聆聽了一下,發現這聲音黃又消失了。

季柚這一次,沒有再疏忽大意,而是讓老大與老四用精神力在四周探查……

一寸,一寸的搜索,全部排除之後,季柚將重點放在這個小一點的腦袋之上,接着,就聽見一聲比之前清晰的聲音:

【好睏。】

季柚皺起眉頭,也不管其他的,先罵了再說:「你困個屁啊困,困就出來打一架啊!打一架不就清醒了?」

【不要。】 設計好了三種星內的作戰單位后,集群意識立即就在啟源星系內進行了大量的生產。

與此同時,用於專門搭載登陸作戰的太空運輸船——運兵船!

運兵船是在運輸船的基礎上進行二次設計的——增大了體型、增強了推進器、加裝了防禦裝備。

控制核心為一個超級核心、一個中級核心和輔助光子計算機。

因為運兵船所在的高度優勢,所以運兵船除了作為一個偵查器外,也是一個指揮平台。

運兵船搭載的那個超級核心可是一個指揮核心呢,就是用於指揮地面上作戰的。

另外,運兵船本身就是為了讓登陸單位能夠在遠距離的星球間進行登陸作戰而準備的。

所以除了搭配的十艘空天登陸艇外,還擁有登陸單位的維護艙、裝備配給艙、補給貨倉等多個艙室。

運兵船滿載可以運輸一個登陸兵團——每個登陸兵團都有一百架陸戰者或者一百架海戰者——分為陸地兵團和水域兵團,以及十架空戰者。

根據模擬計算,像是之前的地球,只需要十個登陸兵團就可以完全的攻佔下來了。

就算是寶藍星,以只需要不到一百個兵團,也是能夠攻佔下來的。

只不過,集群意識為了實驗雙星人的應對方式,所以沒有打算一口氣就將寶藍星給攻下來的。

……

當三支分艦隊將雙星星系的太空設施給清除乾淨的時候,運兵船也快速的建造了五批、十五艘。

其實登陸單位是非常容易建造的,比較費時間的是運兵船的建造。

以啟源星現在的生產力,登陸單位這樣的小型單位,在啟源星和資源處理站上都是可以隨時建造的。

也就是說,運兵船才是關鍵!

隨後,這十五艘運兵船和其配套的登陸兵團就通過空間通道來到了寶藍星的軌道上。

這十五艘運兵船搭載的全都是陸地兵團,也就是有著一千五百架陸戰者、一百五十架空戰者。

這樣的實力雖然不能佔領整個寶藍星,但是控制陸地的一塊區域還是沒有絲毫問題的。

更不要說,在寶藍星的軌道上,還有著一支分艦隊在呢!

如果不顧忌寶藍星的損傷程度,正確的登陸作戰應該是先讓太空艦隊對著星球進行軌道轟炸。

等到地面上的防禦被完全摧毀后,才會派遣登陸單位進行實際的控制。

但是現在為了實驗、或許文明的各種數據,集群意識只是讓分艦隊封鎖了寶藍星,不讓任何飛行器離開。

現在十五艘運兵船到來了,集群意識當即就讓這支分艦隊對著寶藍星的地表進行了選擇性的轟炸——只是轟炸一些防禦、軍事設施。

對於選定的、即將投放登陸兵團的區域,當然是進行了密集的轟擊!

隨著軌道轟炸的開始,可以清晰的看到分艦隊的所有太空戰艦對著寶藍星不同的區域開始了重接炮的攻擊。

軌道轟炸,最好的就是各種爆炸性武器,除此之外就是動能類的武器,能量類的卻是最後的選擇。

當重接炮摧毀了一些明顯的對空防禦設施后,太空戰艦便發射了一批聚變導彈。

這些聚變導彈將會去試探地面上隱藏的防禦設施、同時也是摧毀這些設施的武器——只要想想就知道一顆星球的防禦設施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的。

果不其然,當第一批一千枚聚變導彈剛剛進入寶藍星的大氣層后,突然就從地面上的各個角落中射出了無數的粒子炮,將這些導彈摧毀在了高空。

聚變導彈還來不及引爆,就被這些粒子炮給摧毀了,但地面上的防禦火力也被偵查了出來。

接下來,就是新一輪的對地直接攻擊。

攻擊過後,又是一千枚聚變導彈進入了寶藍星的大氣層。

就這樣,一輪又一輪的試探,一輪又一輪的攻擊,直到寶藍星的地面上防禦力越來越少,直至消失不見。

這個過程還是非常非常快的,這也是因為太空制高點的優勢所在!

當最後一批聚變導彈成功在預定位置引爆之後,登陸單位也就要被投放下去了。

衛星級太空戰艦對著寶藍星最大的一塊大陸的東邊平原上釋放了一百枚聚變導彈。

這一百枚聚變導彈在臨近地面的低空中成功引爆,瞬間就摧毀了這片平原上的所有建築。

待到爆炸的餘波過後,這片區域出來廢墟就什麼都沒有剩下。

至於在這些廢墟上的雙星人,或許在因為地下避難所擠滿之後在城市建築間無助的尋找著可能存在的躲避點。

然後在抬頭之間,看著無數的流光從天而降,墜落在遙遠的城市建築群落之後,在大地的震動中傳來了絕望的血與淚。

直到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烈閃光,讓這些雙星人和他們的城市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在此時此刻,生命就如同是宇宙的奇迹一樣,脆弱而又渺小……

在這寥寥幾息之間,除了消失的生命,其實也沒有什麼了!

但這些,全都不在集群意識的考慮之內,它是不會去關注一個小小生命的哀嚎的!

……

隨後,十五艘運兵船立即向著這個平原上投放了一百五十艘空天登陸艇。

這一百五十艘空天登陸艇內裝載的全都是陸戰者,而那一百五十架空戰者,則是直接從運兵船起飛的。

在這樣的轟炸下,不管這片平原之前有著什麼隱藏的防禦設施,此刻必然不會有反應了。

所以空天登陸艇非常順利的就降落了到了平原之上。

但是在太空戰艦和運兵船的觀察中,寶藍星臨近這片平原的很多地方都有著一些小點飛快的圍了過去。

這些小點除了一些寶藍星的戰機外,就是機甲了——看來之前逃離的機甲現在準備用來抵抗集群意識的登陸部隊呢!

有著先天的情報優勢,寶藍星的動靜根本瞞不過集群意識的感知。

所以,那自行降落的一百五十架空戰者,立即就朝著這些小點飛了過去。

而剩下的一千五百架陸戰者,也分成了十五隊,迎著寶藍星的軍隊就發起了攻擊。

首先發動攻擊的還是搭載了導彈巢的陸戰者,以及空中的空戰者。

。 「九哥。」

秦荷直接扯開他的衣裳,衣裳下的皮膚,全部都是紅疹子,她道:「九哥,你就別治了。」

每日都要泡葯浴,看的她都於心不忍,這和自虐沒區別。

「不成。」燕九果斷拒絕道:「我要是連自己的女兒都不能抱,我還算什麼爹?」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