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天犬一邊追一邊還叫道:「太白金星你給本皇站住!」

  • Home
  • 未分類
  • 哮天犬一邊追一邊還叫道:「太白金星你給本皇站住!」
2021 年 12 月 21 日

「嗷嗷!你竟然踐踏本皇的尊嚴!」

「士可殺不可辱啊嗷嗷嗷嗷!」

楊戩看著這副場面,頓時一點悲傷難過都沒有了。

只剩下尷尬和滿頭黑線。

彷彿看到其他神仙對他指指點點。

「看啊,他就是二郎顯聖真君!」「這條狗就是他養的!」

「咦,好丟人!」

楊戩趕忙捂住臉使出神通,要將哮天犬擒住。

結果一把撈了個空。

但是受他影響。

哮天犬的速度明顯一滯,又被那太白金星甩開一段距離。

前者一看楊戩來了,連忙吼道:

「楊戩!你做什麼!不要妨礙本皇!」

「他居然踐踏本皇的尊嚴!本皇要咬死他,嗷嗷!「

「他居然罵本皇是傻狗!還說我是來上天來找主人的!」

「他才找主人呢!他全家都找主人!」哮天犬咆哮道。

二郎神只得飛身上前,使出全力將哮天犬抱住。

「夠了夠了!本真君的臉都被你丟完了!以後咱們怎麼在天界混!」

誰知道那哮天犬如同泥鰍一樣。

就連一郎神都抓不住他。

看著瘋狂逃竄的太白金星。

二郎神一臉歉意:「太白金仙……這……」

太白金星哪有心思聽他道歉。

腳下生雲,全力逃竄,剛才幾個不注意被啃了幾口,直接讓他道體受損。

被狗咬的滋味,他再也不想體會了!

「哮天犬!跟我回去!」

二郎神怒道。

哮天犬不理。

二郎神無奈道:「你要怎樣才肯跟我回去?!」

哮天犬堪堪剎住腳步,從嘴裡吐出幾縷白色布條。

「要不你叫本皇一聲……主人?」

二郎神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條狗,瘋了吧?!

就在這時,周圍響起一陣竊笑聲。目光都在看著哮天犬那條花短褲。而且趕過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

二郎神臉皮發燙,一咬牙:「行!主人跟我回府里吧!」

哮天犬頓時喜笑顏開。

將兩隻前爪背在身後,繞著楊戩轉了一-圈。

然後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錯!你就是本皇的第一個人寵了!」

二郎神卻趁他鬆懈,直接使出捆妖繩將他捆住。

哮天犬頓時被捆了個五花大綁。

「楊戩?!你也學會玩陰的了?!」

二郎神不理他,徑直走到太白金星面前,滿臉歉意;:「抱歉,是楊戩御下不嚴驚擾上仙了。」

太白金仙擺了擺手,心有餘悸道:「二郎真君不必介意,只是待會觀音菩薩到此,要與玉帝陛下共商要事,想要找出是否存在幕後黑手,還請二郎真君務必出席啊!」

楊戩忙道:「是,楊戩一定按時到場。」

鬧劇收場,諸仙神散場。

楊戩臉色陰沉,拎著哮天犬回府。準備先將那花皮褲給它扒下來再說!

與此同時,暮言又收到系統提示。

【叮,恭喜宿主,哮天犬,讓楊戩喊了它一聲主人,並將人寵一詞傳遍天界,獎勵宿主戰之大道法則!】

暮言:「這個狗,倒是有點兒東西啊」 王青岩忽然感到一陣惡寒,似乎有什麼東西盯上了他。他現在才立命,神識無法離體。

「不對勁啊,我怎麼覺得這裡越來越扭曲了,似乎…」王青岩低聲道。

「魔境!」董月來感知了一下周邊的氣息,「看樣子,郭鎮魄正在將量天鼎魔化,或者說是吞噬!」

吳觀冕扭頭,看著廳堂後面黝黑深邃的空間,說道:「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處在九州腹地,就算他是陸地神仙都走不了!」

「咳..咳..」黃茂奇的氣息忽然震動了一下,他有些痛苦的說道:「天授玉璽!」

在場的諸人,皆是名門。自然知道天授玉璽為何物,前朝大梁掌控九州三千年,立國之後八百年,才有天授玉璽出現,將九州氣運灌注至大梁的國運。若不是三百年前大梁趁聖人飛升之時,妄圖舉族飛升而被擊潰,大梁的國運還能長遠上千年。

「郭鎮魄只是為了盜玉璽!或者說,鴻塔山的目標,就是即將出世的天授玉璽!他們想借九州氣運來轟開天地對鴻塔山的束縛!」黃茂奇的氣息終於趨於穩定。

經由黃茂奇闡述,在場諸人均感覺到一陣惡寒。

「二重梯的神器都只是前鋒?」胡林看了一眼師弟寧雨,「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不能任由郭鎮魄繼續煉化量天鼎了!」

「現在我們的境界都被限定在了立命境,破不了的!除非他能主動出來,不過目前這樣的形勢,郭鎮魄不出現則以,一出現必定是雷霆一擊!」鄺錦清咬了咬牙,「少堂主不能出事,先出去!」

王青岩搖頭,「我自踏足修行以來,雖蒙父蔭,但對於後退這兩個字,我是從不認同的!武道修行,本就屬於爭渡,倘若遇浪便退,那我修什麼道?練什麼武?況且,二叔手握乾坤錦繡盤,就算在這九州腹地出現了大恐怖,我就不信他沒有後手!」

吳觀冕點了點頭,道:「現在說別的無益,討論一下怎麼對付等會極有可能出現的那一尊扭曲的立命境怪物吧!」

王青岩拍了拍背後所負的生靈劍匣,冷笑道:「我於立命已無敵!!」

黃茂奇幾人有些無語,倒是三位武夫笑了起來。讓著充斥著扭曲與絕望的氣氛都有些散開了去。

「少堂主打算跟那怪物放對?」胡林笑著說道「倒也是,平天之下,能贏過少堂主的,這個天下應該是沒有了!」

而在這一瞬間,一條黑線不知從何處而來,然後出現在了董月來的身上。

「噗..嗤.」

王青岩的臉色瞬間一變,插在地上的西風劍轉瞬入手,朝著那條黑線直刺。

然而,還是遲了。那條黑線徑直消失,然後一道血線從董月來的頭頂出現,然後從上而下,整個人裂做兩半,而詭異的是,董月來的殘屍尚未落地,卻已灰飛煙滅。懸空在黃茂奇頭上的命星盤,隨著董月來的死去而墜落到了黃茂奇懷裡。

「啊!!!」黃茂奇強提元氣,身邊的稷山筆迅速流轉,想要留下那一條黑線,然而卻無果!

吳觀冕拎出砂礫,朝著廳堂后的屏風一刀斬出,怒吼道:「給老子滾出來!」然後,屏風後面一具屍體翻倒了出來,吳負壓表暖白上前一看,一口血噴了出來。「怎麼可能!!」倒在地上的,赫然便是城防司的曹未名,而他的嘴角一條黑線的尾端正在消失。

另外胡林寧雨二人也站在了黃茂奇以及鄺錦清身邊,武夫的體魄鼓動到極致。

「裂魂術!怎麼可能這麼強!!不對,這不是裂魂術!這是裂魂術魔化之後的詭術!」黃茂奇的神色凄然,董月來與他鎮守長業郡已久,如今因為一時疏忽,便丟了性命。

「郭鎮魄!我要你死!!!」鄺錦清手中的機關天門開始變幻,一道黑色水幕從圓球中流出,一落地便散開而去,仔細一看,卻是一隻只精妙到了極點的小螞蟻。

「只一擊,便殺掉了董宗主!更是讓吳叔也陷入了自責!」王青岩的眸子森冷,西風劍的劍身因為主人的情緒波動,也開始變幻起了來。本來透明無色的劍身,隨著王青岩怒火的上升而逐漸變化成了紅色。

而縮在某個角落的郭鎮魄,右手捏著一道魂靈,張口咬了下去,聽著魂靈的慘叫聲,他的臉上露出極度的享受。「命星宮修士的滋味也不錯,常年與星辰打交道,一口下去,彷彿在享用著諸天星斗!」

郭鎮魄一口將董月來的魂靈吞下,又看向了左手中的那一顆血色肉丸,「魂靈如此美味,精血也差不到哪去!平天境的味道,果然很好!」他再度吞下肉丸之後,嘴角的涎水卻流的更快。

「剛才,聞到了聖人後裔的味道!!!只是聞上一聞,就感覺魂靈都要飛升!!」郭鎮魄猩紅的眼眸明滅,但是他按捺住了,他並沒有把握能夠直接抓住王青岩。

因為,名劍王青岩,確實是立命無敵。哪怕他現在吞了董月來的體魄魂靈,仍舊沒有把握能夠在立命境對付王青岩。

但是,若量天鼎被煉化,天妖解放,或者,吞了在場除了王青岩之外的所有人,那結局就不一樣了。

天河京。

命星之主林東皇收回了神思,看向了懸挂在命星堂上的星牌,一塊屬於分宗宗主的玄色星牌逐漸裂開。

「月來!!」林東皇的神思瞬間朝著皇宮而去。

「聖師!」

「我知道了!」李終成看著手中的長業郡,「東皇,稍安勿躁!」

「現在長業郡的局面有些失控,不過神秀已經趕過去了。。。東海郡那邊,清源傳來消息說,終南海之王在東海郡外遊動!所以,我不能動!只能相信神秀,和青岩!」

林東皇的神思顫動了一下,「聖師,如果,少堂主在那出現了意外,可如何是好?他的命星一直觀測不到,掌握不到他的狀態!」

李終成抬頭,一字一句的說道:「修行路,每一步都坎坷!如果每一次遇到困難,都有我們這些長輩去照料,那你覺得,他能成長起來?他卡在立命境多少年了?十六年了!!!」

林東皇按捺下心中的不安,收回了神思。 晚上,林風和柳雪瑤回到了柳家大院。

柳霸天有些反常,對林風的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彎。

吃飯的時候,柳霸天親切的拉著林風和他坐在了一起。

柳澤雲和劉城功還有他的母親三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老爺子為何會對林風這麼好。

柳雪瑤很開心,見到自己的爺爺如此對待林風心裡美滋滋的,說明爺爺已經接納了林風。

柳霸天看著林風,坐在正主的位置上說道:「小風今天第一次參加我們的家庭聚會,不要拘束,都是自己人,好好吃。」

柳霸天直接將林風的稱呼改為小風。

林風被他搞的有些莫名其妙,柳霸天忽然的變化讓林風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對自己有所圖。

柳霸天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上桌。

架不住柳霸天的熱情,所有人都喝了不少。

柳霸天熱切的拍了拍林風的肩膀,帶著一絲酒意,說道:「小風啊…別人送我金山銀山都抵不過你送我的那本寶典啊!」

林風看了柳霸天笑了笑,「只要您喜歡就好。」

看著柳霸天,林風這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對自己好了。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