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看着這些花花草草有些驚訝的說出各種花草的名字。

  • Home
  • 未分類
  • 唐三看着這些花花草草有些驚訝的說出各種花草的名字。
2022 年 4 月 15 日

隨後眼神有些興奮的對着張嵐道:「沒問題師兄,有這些東西,我一定給你改良出更好的迷魂香出來!」

隨後沒有等張嵐答覆,唐三就抱着這些花草和瓶瓶罐罐急匆匆的走了,張嵐保存的很粗暴,許多花草大多都已經枯死,這讓唐三心中很是痛惜。

隨後張嵐去找了大師和弗蘭德院長說明了一下自己要離開幾日。

大師和弗蘭德也沒有多問,便同意了。

接着,在陪着戴沐白等人一起修鍊了兩日後,唐三找到張嵐。

「師兄,這些東西都已經打造好了,還有這兩種是我製作的毒藥,第一種是改良的迷魂香,無色無味,同時藥力更加強大,可以阻礙魂力的運轉,第二種是毒藥鬼見愁,是我用你給的那些瓶瓶罐罐里的毒液與一些毒草製成的,見血封喉,毒性強大,一般的魂帝都無法抵抗,還有這個是解藥。」

說着唐三將一把香燭和兩個小瓶子遞給張嵐,張嵐驚喜的接過。

有了這兩個東西他的把握就更大了。

魂帝都無法抵抗的毒啊!

說實話,張嵐到現在為止還真沒有見過!

隨着魂師的等級越加強大啊,魂力越加強大,毒素對魂師的威脅便直線下降,到了魂帝這個階段來說,大部分的毒素都無法對他們產生威脅,或許會讓他們一時受傷,但隨着他們用魂力壓制調傷,很快就會將毒素驅逐。

「謝了,小三~」

隨後張嵐擺擺手,就走向學院門口,極索和亞克斯已經在那裏等着他了。

不久后,弗蘭德和趙無極也離開了學院,向著德薩城的方向走去。

……

德薩城

因為拍賣場的緣故,這段時間德薩城裏來了不少的魂師,當然沖着魂骨來的其實並不多,畢竟能夠買的起魂骨的人只有那一小撮。

張嵐三人走在街上,此時三人已經帶上了人皮面具,換了一個樣子。

亞克斯抱着一本畫書看的津津有味,上面是兩個小人在打架,一男一女。

一旁的極索和張嵐也湊著腦袋看的津津有味。

「喂喂!這個姿勢也太扯了吧!!」

亞克斯指著畫里那個男人突刺的樣子吐槽。

張嵐看着畫里,那個男人從天而降手持匕首直直刺下的樣子也覺得挺扯的。

雖然姿勢很帥,可是真要是有人這麼對他,他反手一盾牌拍上去,在空中的那人連躲得機會都沒有。

張嵐點點頭應和道:「確實。」

極索對着兩人翻了個白眼「帥就行了,又不是現實,這麼多事。」

三人一邊看着畫書,一邊來到拍賣場。

德薩城也算是個大城,雖然比不得天斗城,但是卻也是天斗帝國里排名前幾的大城,比索托城都要富饒。

而德薩城的大拍賣場也修建的十分宏偉,遠看如同一個扣在地上的巨大圓形,直徑至少四百米,最高的地上超過了七十米!

這可是相當於快二十層樓的高度了!

拍賣場的大門巨大無比,高近十米,如同是為巨人準備的,大門的眼神與拍賣場的牆壁一樣呈現著白色,門口站立着兩排身材高挑少女。

這些少女明顯經過嚴格挑選,身高都在一米七五左右,身穿也極為勻稱,面容都也算是美麗,一個個不說是絕色,但也是很有吸引力。

這些少女的身上穿着白色的短裙,白色的短裙剛剛過膝,露出光潔纖細的小腿。

這些少女動作都是一樣,雙手放在身前,面帶微笑,雖然是職業性的微笑,但是那姣好的面容還是讓人忍不住新生好感。

三人來到拍賣場門前,額,或許說這些少女身前後,原本懶散的樣子頓時一震,抬頭挺胸,神色自信,三人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樣氣場十足的走來。(參考唐伯虎點秋香,四大才子)

在三人走進拍賣場后,一個帥氣的小哥攔住了三人微微躬身面帶微笑道:「請問三位又競拍資格認證嗎?」

三人對競拍資格認證倒也算知道,他們曾經也參加過一次拍賣場,不過那個的規模要比這裏的這個小的多。

張嵐直接詢問道:「這裏的競拍資格認證要多少錢?」

「需要一萬金魂幣。」

張嵐轉頭對着亞克斯極索二人道:「我身上沒錢了,你們倆拿出來吧。」

極索從懷裏拿出十張卡,卡上是武魂殿的標誌,這種卡是用特殊的材料以及特殊的彷彿製作,無法仿製,上面有着一個一千的標誌。

這代表着這十張卡每張卡相當於一千金魂幣。

在天斗帝國和星羅帝國也有着這樣的卡,其實就是相當於大額的支票。

天斗帝國的是一個天鵝,星羅帝國的則是一頭白虎和一頭幽冥貓。

。「小子,再給你隨後一次機會,束手就擒,或許我們能留你一條狗命,否則殺無赦!」男子凶煞無比的怒吼著。

宋梵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道:「就憑你們?還不夠資格!」

「你找死!」男子渾身上下散發着滔天的怒氣,作勢……

《蓋世殺神》第560章完全就是痴人說夢! 「你們什麼關係啊?」

張柏優問了一句,他側着頭,觀察着她的表情。

易有希無語的轉過頭白了他一眼。

張柏優挑了挑眉:「哦哦哦,朋友……」他倒是幫人家回答了。

易有希不說話。

張柏優便繼續說道:「我怎麼感覺他喜歡你啊。」

她無語的躺了下去,她又不傻能感覺得到啊,不過,這樣正經的聽到別人說,還是第一次,她卻有些好奇。

「為什麼?」

「普通朋友會給你那麼多錢嗎,雖然他家也確實有錢,但是我還是最後一次提醒你啊,他不像表面看的那樣美好的,你小心一點被他騙了。不然受傷的可能會是你。」

他邊說邊躺了下來,他當初就是看這個男娃長得好看,所以他來自己家的時候,張柏優就想跟他一起玩,卻沒想到會讓自己這麼惱火。

反正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每一次看到吳准,他就想說點什麼,嗆吳準點什麼。

易有希沒有說話,也不是贊同他說的,就是她知道他倆之間可能也不會發生點什麼,他們就只是朋友而已。

「對了,那個孤兒院的事情。」

「哎喲。」一說到孤兒院的事情,易有希就有點惱火啊,歐別苑的房子也是媽媽留給自己的,但是她沒在那兒住着,明明也是想一直留在那兒的,但是就算搬遷費拿到手,其中還有胖哥一份,到時候胖哥肯定不會要,他甚至可能連簽那份搬遷合同都不會答應呢。

看着她擔憂的樣子,張柏優欲言又止,昨天晚上,他就跑到了花蛤那邊去找他,結果他手底下一個小毛頭跟他橫,他氣不過把他們的人揍了,本來這花蛤就是個小人,現在他是更不想跟花蛤有什麼交集了,免得惹上一身騷。

「你為啥不想搬啊?」

易有希皺了皺眉,轉過頭看了他一眼。

「那是我和我爸還有我媽在一起住過的地方,他們都去的很突然,我根本沒什麼念想,連照片都沒來得及多留幾張,那條街承載着我太多的回憶了。」

看着她傷神的回憶著,每每回想起來,眼淚就總是在眼眶裏面打轉,但是現在的她,是不會輕易的讓眼淚留下來的。

張柏優愣愣的轉過頭,心裏盤算着什麼:「那現在孤兒院是什麼情況啊。」

「還能有什麼情況,說是要允許證件什麼的,最主要的是,孤兒院是在一棟廢樓裏面,那樓是政府的,他們要收回去,現在我擔心的就是孩子們的住的問題,我得給他們找一個好的住所。」

「你為什麼那麼在乎那個孤兒院。」

這才是張柏優最想問的問題。

「我爸以前在那個孤兒院做過義工,那時候他還在長安街開了飯館,經常帶着我去孤兒院,後來我十二歲的時候,我爸去世了,孤兒院的爺爺就收留了我,他對我很好。」

病房裏面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能看見此時她慘白的小臉,她木訥的睜著一雙眼睛看着天花板。嘴裏說着她以往的故事,這個十七歲的混混幫老大,聽起來還真的有點那什麼玄幻,不過他也聽說,雖然他們都叫易有希老大,是因為胖哥,他幫她坐鎮,她當她的老大。

這樣一看,她瘦瘦小小的,會點跆拳道,長的白白凈凈的,一張秀氣的小臉上都是孤獨感,那一雙匯入深色的眸子跟…吳准那小子如出一轍。

「那是啥?……卧槽!卧槽!是幾豬!幾豬!」

張柏優躺着躺着,就叫了起來,嘴裏說着聽不懂的話。

易有希疑惑的看了過去,只見他整個人縮成一團,對着他被子上的那一隻黑色的東西大聲叫道。

當看清那黑色的東西是什麼的時候,她便一臉嫌棄的看着他。

哦,原來是蜘蛛啊。

張柏優被嚇得花容失色,連忙下了床,鞋子都沒穿,然後就直接跑到了外面去了,留下易有希一人一蛛在病房裏面。

易有希無語的看着那小蟲子,再看了看被打開的病房門,會不會太過了?一隻蜘蛛怕成這樣?不知道還以為有鬼呢……

差不多過了十分鐘左右,張柏優才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他一個一米八大個子男人正趴在門邊往裏面。

他還不敢進來,就只是趴在門口的位置朝裏面看。

「死了!」

聽到易有希這麼一說,他才放了心,又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光滑的額頭上還搞笑的流了幾滴汗下來。

易有希搖了搖頭,示意他看了看桌子上的蟲子屍體。

看到那隻小几豬沒有了之後,他才徹底放下心來。

走到了桌子旁,將裝有小几豬屍體的紙巾直接扔進了垃圾桶,順便還在裏面多丟了些東西,把它蓋住了。

「不至於吧,你怕成這樣?」易有希裝模作樣的長大了嘴巴。

「那玩意兒你別看它小,殺傷力極強。」

「哦天。」

「你不怕?」

他試探性的問道。

易有希徹底無語了,她看起來會怕那種小東西嗎。

「我怕個屁啊,那玩意兒都是我弄死的,你說我怕不怕。」

「拜託,人無完人,往往強大的人的弱點都只是小小的好嗎,我不信你什麼都不怕。」

「我當然什麼都不怕。」

「狗?貓?」

「你搞笑了吧!」

「蛇?」

「……你說那玩意兒幹嘛?晦氣!」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你真的不怕呢,蛇多可愛啊,長長的細細的,軟軟的,下次把我的寶貝小蛇帶來給你看看,你保證喜歡。」

「我喜歡你個大頭鬼啊,那冷血的玩意兒,你要是敢帶來,我絕逼放一百隻蜘蛛在你身上,讓你原地來一段激光雨。」

「誰……誰怕誰?」

「試試?」

「……你真的噁心……」

「彼此彼此。」

……

待到周六的時候,本來傷的也不嚴重,易有希也幾乎能下床了,她也實在在醫院裏待不下去了,所以昨晚,她就跟胖哥說好,今天回家的。

本來胖哥是要來接她的,但她拒絕了,其實就一個小車禍,腿也沒有真的骨折,所以她就說給她包的太結實了。

張柏優前天就走了,他其實當天打完石膏就可以回去了,但是他就是裝,不想去上學了,家裏人也都心知肚明,媽媽心疼他,爸爸呢也不想管他,妹妹上周來過一次之後,就一次都沒來看過。

當然,她也是知道,自己哥哥到底是個什麼性質。

最終他們看不下去了,張柏優自己也覺得是時候回去了,所以前天就回去了。

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挎上自己的包包,她就準備離開了,走的時候,她看到了床上的白色mp4,雖然知道他在上學,沒時間來看自己,但是一想到這一周,他都了無音訊,她就覺得心裏悶得慌,意識到這個問題,她連忙甩了甩腦袋,伸手拿起了mp4。

然後又拿起一旁的拐杖。

突然拿上拐杖走路,還真的有些不習慣,主要是那拐杖也是真的挺高的,硌的她腋窩痛。

她將拐杖握在手裏,試了試自己走,發現也是可以走的,所以她就算不要拐杖也可以,但是,還是拿着,畢竟還是方便一點,也省力一點。

就這樣,她自己一個人走到了醫院門口的位置,她抬頭看了看來往的人,眼看不遠處開了輛計程車過來,她也是準備攔下了。

然而,率先停在自己的面前的卻是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她還沒反應過來裏面的人是來找自己的,所以她又一瘸一擺的往旁邊站了站。

直到那輛黑車的後座要下車窗,她才看清裏面的人的臉。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