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口音比較復古,所以在場衆人只有宣璣能聽懂了他的話:“人燭?”

  • Home
  • 未分類
  • 因爲口音比較復古,所以在場衆人只有宣璣能聽懂了他的話:“人燭?”
2021 年 11 月 27 日

盛靈淵朝他飛了一眼,沒回答,隨後他對着畢春生,切換成了現學現賣的普通話,溫聲問:“是你叫醒我的嗎?好好的,怎麼會變成這樣,誰欺負你了?”

他說話本來就和緩,普通話又是倉促從電視和環境裡死記硬背的,很不熟練,邊想邊說,詞和詞之間就有少許遲疑,無端又多了幾分慎重感,讓人覺得自己似乎是被他珍重着一樣。

畢春生彷彿被他一句話勾起了一輩子的委屈,眼圈倏地的紅了。

“沒關係,”盛靈淵衝她笑了笑,“你有話就說,我在這,你想說多久都行,不會有人打擾。”

“畢春生,”宣璣冷冷地提醒道,“如果我是你,我會更小心一點,你叫出來的這位可不是給人實現願望的天使。”

“那就不用您操心了,”畢春生轉向他,壓下了臉上一閃而過的脆弱,冷笑道,“我跟他之間的契約已經成立,現在一手交了錢,一手還沒交貨,他還清債務前,不可能會動我的,否則會遭到祭文千倍反噬。”

盛靈淵負手而立,神色淡淡的,像是沒聽懂她在說什麼。

這時,總局裡,肖徵避開衆人,來到了局長辦公室。

黃局是聽說赤淵出事,匆忙從家裡趕來的。和外勤出身的老局長不同,普通人到底不方便,平時主持行政工作還能靠經驗對付,一到兵荒馬亂的時候,他都看不懂那幫特能們在幹什麼。

“我正要找你,”黃局站了起來,“現在外面什麼情況?”

肖徵沒有回答,回手帶上門,他輕聲說:“我等會和您解釋,黃局,我這有一張搜查證,申請調查現退居二線的前外勤畢春生的家,想請您批准。”

“畢春生?是咱們的人?”黃局現在只認識幾個部門裡管事的,一邊接過文件,一邊茫然地問,“哪部門的?到底怎麼回事?”

肖徵緩緩擡起頭:“跟三十年前總局失竊的一罐鏡花水月蝶卵有關。”

黃局倏地一頓。

“局長,”肖徵沉聲說,“是老局長親自打報告,調您過來接替他,這件事您知道嗎?”

黃局沉默了片刻,先低頭在搜查證上籤了字,推給肖徵,才嘆了口氣,“我這位置,接得心驚膽戰,本來想在爆雷之前最大限度地妥善處理,沒想到這麼快就……”

肖徵:“原善後科主任鞏成功被舉報的原因,這事您也知道?”

黃局揮揮手,示意他坐下,點了根菸:“唉……這從哪說起呢?小肖,你是外勤出身,你們都很痛恨‘十五人紅線’吧?”

“安全部外勤第一原則,就是普通人保護原則,”屋頂的畢春生輕輕地說,“‘特能人絕不能傷害除嫌疑人外的普通人,除主觀故意、失職等原因外造成普通人傷亡的,現場外勤每人扣一分,負責人罰扣雙倍,十五分封頂’工作手冊第一頁,宣主任,您工作手冊還沒來得及看吧?那我給您普及一下,一旦外勤在任務中出現重大問題,或是十五分被扣光,善後科是要第一時間出評估報告的。”

宣璣一皺眉,一時沒明白她背異控局的規章制度幹什麼。

畢春生臉上浮起一個淒厲的微笑:“三十年前,兩條變異蟒出逃,當時的行動負責人追捕過程中一時疏忽,讓變異蟒在逃竄中撞上了一列火車,火車正好開到大橋上,被變異蟒卷着摔到了江裡。變異蟒趁機吞噬生人的生命力療傷,結果車上兩千多人,倖存者不到十分之一。”

“不可能!”一個掙掉了耳罩的外勤大聲說,“總局打從設立那天開始,就沒出過這麼大的事故!死兩千多人的事故,新聞不可能瞞得住!”

“是啊,”畢春生輕輕地說,“那你說,那些死人都去哪了呢?肖主任查到那罐蝴蝶卵的去向了嗎?”車裡賀簡辰抱著顧念汐親吻她,站在路邊的小姑娘看到這一幕嚇得目瞪口呆。

她們竟然撞見賀醫生和女朋友在車裡熱吻!

這鏡頭是她們能看的嗎!該不會還有收費鏡頭吧!

兩人互看對方一眼,懂事的放下手機不打算偷拍,可誰知車窗緩緩降下來,像是故意讓她們看的更清楚。

「唔……」

顧念汐輕聲哼了下,發出微弱的抗議,她推了下賀簡辰,他並沒有停止,吻的深情而纏綿。

察覺到窗外的目光,顧念汐拍了拍賀簡辰的背,見他嘴角勾起壞笑,她知道,……

《顧念不忘你》第一百九十四章她的貓 死丫頭,敢笑你老祖,真是沒心沒肺。

「將你打包帶回來的東西取出來。」他有些迫不及待,可玻璃缸上的轉碼器還是不緊不慢地將他的神經信號轉碼成文字。

這就叫轉碼脫節,是神經信號與文字表達無法完美兼容的突出特點。

畢竟情感、情緒這東西玄的很,單純依靠電子是很難模擬的。

「好。」

柳秧依言,從身上取出一根黑色棍子,有點像一千年前的手電筒,又有點像警用甩棍。

她右手握著,擼了兩下,食指和中指又在上面有頻率地敲擊起來。

柳乘風待着的玻璃缸面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問號。

「你在做啥子?」

「我在解鎖。」柳秧眉頭深鎖。

「你擼了半天,我還以為你在表演。」那個大大的問號散開成無數數碼光點,然後又聚成了一行文字。

「這個分子壓縮器設定的解鎖程序是觸覺信號,當我找到那個觸感,它自然會解鎖。」

搞半天,原來是沒有get到那個點。

「你為什麼不將它與你的神經進行鏈接…等等…」玻璃缸面的數碼光點只組合了一半的文字,就戛然而止了。

這相當於他的神經信號頓住了。

「你怎麼不說了?」她掃了缸面一眼,疑惑不已。

「我明白了。」

「哇,你太聰明了。」她微微一笑,自己老祖的智商還是很爆表的。

「奇怪,為什麼我會明白。」玻璃缸面上出現一行文字。

他確實明白了。

不同於神經信號的可駭入性,觸覺信號是無法駭入的,觸感和情感一樣,它們都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只有當自己內心靈犀一動的時候,你才能get到,所以無法駭入。

而利用觸覺信號來設置防火牆或者載入程序鎖,也是保護個人秘密和財產的低成本科技。

可是他為什麼會明白,他不該明白的。

剛剛疑惑的剎那,他腦子裏突然就蹦出了這個答案。

彷彿遇到問題的時候,答案從天而降,將思考的程序都省略了。

彷彿自己曾經經歷過,答案早就儲存在他的大腦顳葉中,而自己的慣性思維引出了慣性答案。

隨着一陣咔咔聲響起,柳秧打開了分子壓縮器。

轉頭卻發現玻璃缸面上出現一行數碼點組成的「……」

「你怎麼了?」

「為什麼我覺得剛剛的事曾經發生過。」缸面的「……」又變成了金燦燦的問號。

「這個,我們都會有那種錯覺,感覺某樣事情似曾相識,但事實上它根本沒發生過,這只是一件錯視現象,是大腦皮層的瞬時放電。」柳秧研究過這事,各家都是眾說紛紜,她比較傾向於這種解釋。

柳乘風回想剛剛做過的那場只有聲音的詭異噩夢,大腦皮層釋放的生物電裹挾著神經信號,被轉碼之後,在缸面上形成了一行霓虹文字。

「不對,你說的似曾相識一般都是圖片記憶,可我的不同,我的這種感覺沒有畫面,有聲音,或者說它純粹就是一種感覺。」

「是錯覺。」柳秧為他糾正語病。

「算了,不想這個了,東西呢?」他不想繼續糾結這些人生中邊邊角角的小問題。

不管怎麼樣,自己能走的路仍然只有眼前這一條。

人不能內卷,不然就會陷入自我否定。

柳秧將手中的棒子對着義體改造台,棒子的一端閃爍幾點影影綽綽的光芒。

光芒之中,似乎有幾粒細小的灰塵落了下來。

可下一秒,灰塵驟然變大,將整個義體改造台都佔掉了大部分。

赫然是被燒的烏黑的機體。

柳秧動了動秀巧的鼻子,眉頭暗暗皺起,這味道真不好聞。

她連忙讓靈童封堵了她的嗅覺神經,鼻子是聞不到了,可辣眼睛啊。

就算她打開了屋內的空氣自循環,也無濟於事。

她也是從小吃苦長大的人,在人類養殖場都干過一段時間的擠血工,在那裏面,空氣里漂浮的都是腥臭的血粒子。

她都挺過來了。

可現在,這辣眼睛的氣體粒子竟然從自己的毛囊里鑽了進去,在血管中循環一周,那叫一個通透。

她向後倒退兩步,想再忍忍。

腦子裏卻開始發牢騷了,老祖把這坨爛東西弄回來,瞎折騰什麼呢。

莫非是要從一堆灰裏面找些寶貝。

「你將我的神經突觸鏈接在這個義體改造台的轉碼埠上,你就可以出去忙你自己的事了。」柳乘風不需要她的幫忙。

這句話無異於是大赦。

「好。」她急不可耐地從義體改造台的下面拉扯出一根透明管連接的神經探針,然後又找了個外置埠粘在了玻璃缸面上。

最後將神經探針插進外置埠里,幫他調試好神經鏈接,這樣他就可以操控這個義體改造台進行他想做的一切操作。

哪怕他想將自己的腦子進行切片研究,也行。

「您慢慢尋寶,我先出去忙我的事了。」

她還真的有事要做,扎紙佛堂的數字建模還沒開始呢,交貨的時間又只剩下一天了。

難不成讓圓寂佛主的數碼舍利再等兩天進佛堂。

錯過了黃道吉日,自己可賠不起。

再說,自己還想繼續在銹城混呢,佛門,得罪不起。

「去吧。」缸面上貼著的童女眼睛已經變得有些炙熱了,他可在從一團烏抹黑中看到了那一點紅色光芒。

柳秧忙不迭地退出了自己閨房。

關上房門后,她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再待下去,就真的要呼叫人工呼吸了。

可她眼中的義體金線仍舊纏繞着隱憂,沒有了機械妖僧的泥丸宮,自己老祖的大腦到底還能在嵐的軌道天眼下躲藏多久。

想到這裏,她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條弧線,左右手變戲法地出現了兩個東西。

「嘻嘻,這兩樣好東西可是沒花一分錢啊。」

早知道馬氏海淘店要被燒,自己就多拿點東西了。

她低頭瞅了一眼。

一個是形如太極盤的鐵餅,上面還刻着生產日期:「天元占卜機,3011年1月1日生產,保質期50年。」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