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嚴重懷疑這死小孩是故意的,「你是?」這種話也就只有這死小孩能說出來了。

  • Home
  • 未分類
  • 她現在嚴重懷疑這死小孩是故意的,「你是?」這種話也就只有這死小孩能說出來了。
2022 年 1 月 26 日

這一次,她也沒刻意壓着自己的聲線了,用回了自己最原本的聲音,冷磁中又透著綿軟,再配着那一聲哼,說不出來的傲嬌,讓人慾罷不能。

顧念笙:「……」

她繞開景汐,偏過頭揉着自己的太陽穴,走到了一旁的椅子邊,有些懊惱的說:「抱歉,景小姐,你也可以理解為我……」那兩個字緩緩在舌尖繞了一圈,最後還是變成了委婉又牽強的另外兩個字,「近視。」

景汐意味不明的「哼」了一聲,「近視?近視還不戴眼鏡?」說着她又仔細打量著顧念笙的臉,想像了一下對方戴眼鏡會是什麼樣子。

嘶,應該會很斯文吧,有點書卷氣,看上去會文文弱弱或者更溫柔一些,雖然這死小孩和這兩個詞絲毫不沾邊。

嗯,外加她說話還一板一眼的,肯定身上那股小老幹部的味道會更重了。

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這死小孩五官生得好,底子在那裏,就算戴一副黑框眼鏡也能撐起來,當然這要是換成一副金邊的,恐怕還要在斯文後面添兩個字……

當然對於顧念笙這個近視的理由,景汐在心裏是一點都不信的,就算再怎麼近視的話,也不可能連人都認不出來,除非高度近視。

但是這高度近視出門還不戴眼鏡?她會信?

而且剛剛湊近的時候,景汐還刻意看了看顧念笙的眼睛,也確認了她並沒有戴隱形眼鏡。

顧念笙垂眸,低聲說:「不習慣。」

她又不是真的近視,只是有很嚴重的臉盲而已。

而且在今天之前,只要憑藉對方的聲音和某些身體特徵,她很少有過把人認錯或者認不出來的情況。

當然上述情況也只僅限於今天。

景汐,這個女人,果然是她的剋星。

「是嗎?」景汐自然是不會信顧念笙的鬼話,甚至還陰陽怪氣的反問了一句。

顧念笙唇角一僵,她低下頭,大言不慚又有些複雜的說:「是。」

「呵。」景汐冷笑,嘲諷的話還在心裏醞釀。

但是在看見顧念笙這副神情低落,低頭背影委屈的樣子,心裏的某個角落又漸漸軟了下來,她深吸口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也只得不斷安慰自己,不要和一個沒斷奶的死小孩計較。

這時包廂的門被輕輕敲響,進來的是李妤,還有跟在她身後的尹奕。

李妤將美式放到顧念笙面前,偷偷打量了景汐好幾眼,然後才彎著腰,小聲地退了出去。

美式的醇厚慢慢在包廂里暈開,和景汐的那杯味道相互融在一起,相互發酵,醇香四溢。

尹奕朝着景汐點了點頭,他帶着歉意的說:「抱歉,路上堵車,所以到得有些晚了。」

他對着顧念笙伸出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尹奕,也是要拍的這部電影的導演。」說話的同時,他也將顧念笙仔細打量了一遍,果然如景汐說的那般,完美契合。

不論是外表還是氣質,都是那麼的無可挑剔,絕無僅有。

顧念笙虛握了一下尹奕的指尖,只是點到為止,她很快便將手鬆開,說:「顧念笙。」

「顧?」尹奕愣了一瞬,又很快回神,壓着心底的疑惑,他將連夜改好的初稿拿了出來,遞給顧念笙,「顧小姐,你要不先看看劇本?」 「我不需要反擊!」

莫柒柒突然意識到這個佔領她身體的外星人,她的思維方式是極端的,或許她這個人就是危險的。

「你需要!她們誹謗你,侵犯了你的名譽。你應該揭穿他們的真面目,並警告她們,還要求他們賠償你相應的損失。」

大美嚴聲說道,看著莫柒柒的眼神帶著一絲冰冷。

莫柒柒毅然迎上大美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說道:「他們是我的舍友。」

「我說了,你不住宿舍。她們就不是你的舍友。」大美再次認為莫柒柒的腦部構造是有問題的,怕她不懂,又說道:「不論他們是誰,你都需要反擊。因為他們是錯的,他們是加害方,你是受害者,你必須反擊。」

「你到底要我怎麼說你才能明白?她們是我的舍友,這些事情我都無所謂。我都無所謂了,你還管他幹什麼!」

莫柒柒覺得她是在和一具沒有感情的機器人說話。

即使他們沒什麼交集,可畢竟相識,沒必要因為一些不怎麼重要的事情撕破臉,太過難看。她也不願意。

內心的怒氣越燒越旺使得整個屋子裡都充滿了寒氣,莫柒柒的魂魄也因此暗淡了一些。

大美見狀便不再開口,心裡卻將莫柒柒罵了一遍又一遍:傻子!絕對是笨死的!不然怎麼會去跳河!煞筆!

兩人互不搭理對方,屋內的溫度已降至零點。

「叮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瞬間打破了屋內的氣氛,感到溫度上升,大美這才接通電話。

夏柔。

她打電話過來幹什麼?不等大美將手機放置耳畔,就見手機內傳來聲嘶力竭的怒吼聲。

「你麻的,莫柒柒你這個卑鄙陰險小人!我警告你,趕緊刪掉視頻,不然要你好看!!」

「你在亂吠什麼?」

大美皺眉,無奈的點開免提,拿著手機就往莫柒柒跟前送,這個小人類是發病了嗎?

地球人類的天讓他們自己去聊。

「好,很好!」就聽得電話裡頭的人極度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咬牙磨了兩個字,還是沒忍住,大罵出聲:「麻的龜兒子,莫柒柒你個賤人你還跟我裝!你給我等著!弄不死你!」

地球人類的語言,有些狂野啊……

看著已經黑屏的手機,大美慢慢收回,看著已經呆愣住的莫柒柒說道:「你的舍友要弄死你。」

嗒,時間又一次靜止。

「要不要我幫你轉達一聲,你,已經死了?」大美施施然坐下,眉毛輕挑,看吧,你的好舍友。

視頻?大美依著莫柒柒的記憶順利登錄進學校貼吧。置頂貼子一個字都沒有,就擺了個視頻放著。

好奇心驅使,大美點開視頻。裡面赫然播放著夏柔於黃芝英在宿舍門口爭吵的片段。

這個她知道,就是今天,她在宿舍的時候。

大美樂滋滋的瞧著,視頻有些模糊,一看就是偷拍,可是相比較之前在宿舍裡面聽著她們爭吵,就這樣看著那才更精彩!

「嘖嘖,這個才好玩。」大美很是開心,對嘛,就應該這樣!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心情舒暢。

「小人類,你快來看。」大美招呼著莫柒柒,可迎面對上的就是莫柒柒探究的眼神。

「本公主還不稀得用這種辦法。莫柒柒,你是不是沒見過風雨。」大美眼睛微眯,深深的打量著莫柒柒。

「不是你就好。」莫柒柒被大美問的心口一顫,眼神閃爍,嘀咕了一句就消失了。

躲在暗處的莫柒柒緊緊抱住自己,不停的碎碎念:你才沒見過風雨,我早就經歷過了。我只是相信所有人都是善良的。

「可你不相信我。」

大美划拉著手機,想努力忽視周圍環境的寒冷,可聽著莫柒柒的自我催眠就覺得好笑。

「而且,你根本就不相信所有人都是善良的。你是在欺騙自己,讓你相信所有人都是善良的。」

「不,我沒有!」

莫柒柒瞬間出現在大美面前,寒氣將大美完全籠罩,以至於她的眉頭髮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霜花。

「現在的你才是真實的你。」

大美抬眸直視著莫柒柒的雙眼,似要通過她的雙眼進入她的內心,再將她的靈魂整個剖開,讓她好好瞧清楚自己。

「我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你。」莫柒柒慌亂消失,大美周身的霜花也變成水珠滑落。

這個地球小人類不僅身體脆弱,心理也脆弱。

大美順著記憶前往房間換洗,畢竟等會兒還有事情要去處理。

大美搜索著有關曼思的記憶,不多,最頻繁出現的就是,這個人類喜歡秦楠,對莫柒柒視若仇敵。

還有一個更加有意思的消息,那就是,曼思是夏柔的表姐。

大美又尋找起有關夏柔的記憶來,記憶從他們大一剛開學的時候開始,三人在宿舍相遇。

一起吃飯,上課,逛街,關係瞧著還算可以。不過這段關係也僅僅維持了一個月。

夏柔發現了莫柒柒與秦楠認識,而莫柒柒從未和她們提及過,在她們談論起秦楠時,她也一直保持沉默。

這讓夏柔一度認為她被莫柒柒給耍了,莫柒柒的解釋是只是隔壁鄰居,是認識但是不熟。所以沒必要說什麼。

而這反而讓夏柔更加覺得莫柒柒是在耍她。

不熟,還鄰居。要知道秦楠家住的地方可是當下他們佳市最豪華的別墅區,就瞧著莫柒柒的模樣,根本就不像可以住在裡面的人!

為證實莫柒柒說的是真的,夏柔要求去她家做客,一次又一次,都被莫柒柒婉拒了。

此後夏柔就肯定莫柒柒是騙她的,她被莫柒柒當猴耍。自此,便不再說話。

黃芝英也跟著夏柔一直孤立莫柒柒,莫柒柒一直覺得愧疚,卻也不曾多解釋。隨後便不再住宿舍了。

緊接著,各種有關她的詆毀性話語便慢慢多了起來,她也繼續一個人的生活。

大美換洗好站在鏡子前細細端詳起莫柒柒來。

皮膚白皙,身材纖細,一雙杏眼毫無波瀾,沉靜的像一灘死水,給人一種命不長的錯覺。

瞧著瞧著,大美似乎有點明白莫柒柒為什麼會跳河了。

雖然愚蠢,但是於她來說,卻是極好的。

(說明:本文是原創,現未與其他平台簽約。) 「怎麼會…?」

這件柔軟的東西正是那套百褶連衣裙。

瞬間,雪莉目光複雜的看著這件連衣裙,許久之後,才一邊摩挲連衣裙,一邊揚起了嘴角:「這傢伙…」

以她的聰明,哪還不知道怎麼回事,肯定是李子禮看出她喜歡這件連衣裙,然後瞞著她把它買下來,再偷偷地把它跟這些紀念品放在一起。

「難怪在餐廳的時候,這傢伙去了廁所那麼長時間,原來是偷偷回去買連衣裙去了。」

雪莉笑了笑,隨後想了一會兒,放下連衣裙,給李子禮發了條信息過去。

….

一條寬敞的街道上,兩旁路燈如龍,大街上車來車往。

正在開車的李子禮,忽然聽見手機咚咚的響了一下,他拿出手機,點開剛發來的信息一看,不覺笑了笑。

信息:「以後別這樣了。」

李子禮自然知道這條信息是雪莉發來的,肯定是雪莉已經發現他偷偷塞在袋子里的那條百褶連衣裙了。

當下,他笑著搖搖頭,便收起了手機。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