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就來到了院子裏唯一的一間屋子前,然後,滿意地聽到了裏面發出的各種難以描述的聲音。

  • Home
  • 未分類
  • 很快他就來到了院子裏唯一的一間屋子前,然後,滿意地聽到了裏面發出的各種難以描述的聲音。
2022 年 4 月 18 日

他正了正神色,推門進去,還沒看清楚裏面的情形,就先開口問道:「那個姑娘還活着嗎?」

沒人回話,只有粗重的喘息聲。

他剛要皺眉,眼前的情形卻讓他心頭一跳,那個壯碩的老大紅着眼衝過來,把他撲倒,他後腦勺重重砸在地上,還來不及喊疼,下一秒,老大的那張臭氣熏天的嘴就已經在他的頭髮上,臉上,脖子上親了下去。

雲坤和瞬間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開了!

他奮力掙扎,想把身上的這座大山推下去。

然而,這座大山就好像長到了他的身上,不管他怎麼推都推不動。

眼看着那個肚滿腸肥的老大就要把他的上衣都扒拉下來了,他腦袋裏頓時像有一道白光閃過,氣急攻心之下,腦袋一疼,雙腿一蹬,就這麼暈過去了。

暈過去的那一刻,他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菊花。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從黑暗中醒過來。

驚駭地睜開眼,不是之前那個破破爛爛,屋頂用草搭成的屋子,而是富麗堂皇,明麗光輝的房梁。

他先是鬆了口氣。

果然之前那個恐怖的場景只是他的夢,他應該只是做了一場可怕的噩夢。

什麼事情都還沒有發生,他的菊花應該還……

只是他在摸自己的菊花的時候卻覺得指尖下的東西滑得不可思議,偏過頭一看,這居然是一匹綢緞,他忍不住摸了又摸。

卻突然想起,他平生從未來過這麼繁華的地方,誰家會用絲綢!

除非——

這一看,卻差點將他的魂嚇飛了。當高文叫人把『病人們』從糧庫里挖出來時,所有人都瘋了!

「怎麼會這樣?他們怎麼變成這樣了!」

「一定是魔法,一定是有人對我們下了惡咒!」

「該死的!是誰幹的!是誰!」

「我的天啊,看看他們的皮膚,已經爛了…..」

「我真不敢相信他們是我們的兄弟,

《歡迎來到魔性都市》第七章:糟糕的局面【4000】 這突如其來的一道聲音,讓的蘇銘都是完全楞在了那裏,旋即他整個人一片茫然之後,那脊背上猛地有着冷意嗖嗖的飈了上來!

他後背上,更是一瞬間有着冷汗直流了下來。

這丫頭……她……到底……是誰……

這是蘇銘心中一瞬間所冒出的問題。

這就是問題!

這裏是哪!

這裏是陰之部落!

不僅如此,這裏更是第二升魔期之中!

還有!

此地乃是地陰葵水最深處!

這丫頭能來到這裏,只有一個可能性,她實力比自己和藍裙女子也差不了多少,而她突然間出現在自己身邊,等她說出話,自己才發現她的存在……那就只有一種可能性了……

這丫頭,比自己和藍裙女子的實力更加的恐怖!

這一刻,蘇銘整個身體都好像是僵直了,但那小女孩的聲音在沉默了一瞬間后,卻是再次的響起了!

「大哥哥,你為什麼不和囡囡說話呀!」

囡囡!

這丫頭叫囡囡!

而這丫頭的聲音聽起來,足以判別出她的年齡,應該不會超過七歲,可是七歲的女孩,就擁有連他都覺察不到一絲一毫的實力,這丫頭……真的只有七歲嗎?!

這一瞬間,蘇銘整個人都是頭皮發麻了起來,這陰之部落里太過詭異了……

而如今這詭異的一幕,更是讓蘇銘懷疑,現在應該已經不是第二升魔期了……或許,已經來到了第三升魔期了……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他雖然雙手抱着那藍裙女子,但他明白,他已經被那小女孩所盯上了,而這種狀態之下,他自然是走不了的,便是苦澀一笑的緩緩轉過了身,而他轉過身後,那個小丫頭的樣子,也便是正式的進入了他的視線。

那是一個怎樣的小丫頭的呢。

是一個明眸皓齒,扎著一對羊角辮,穿着粗布藍衫,手腕上套著兩個銀燦燦的亮晶晶鐲子,腳上更是踏着一雙小布鞋,她看向蘇銘的時候,更是側着腦袋,一副的天真爛漫!

「大哥哥,剛才你為啥不說話呀?!」

名叫囡囡的小丫頭,則是問道。

蘇銘頓時沉默了,而他的臉上,則是很勉強的擠出了一副很努力的笑容,看起來倒是有些的陽光燦爛,只是他這種所謂的陽光,讓的囡囡卻是有些困惑了。

為啥這個大哥哥笑着跟哭着一樣啊,什麼情況呀!

蘇銘也不好說那麼多有的沒的,他則是深吸了一口氣,艱難的擠出了一副笑容,方才道:「你好呀,小妹妹,叫大哥哥有什麼事嗎?!」

囡囡愣住了,旋即道:「大哥哥,這個大姐姐,她怎麼了呀……」

問情況了!

蘇銘心裏一沉,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什麼多餘的情緒,便是道:「這個大姐姐……她……沒事呀……」

「沒事……」囡囡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有些疑惑的道:「大姐姐你不許騙囡囡噢,大姐姐明明是有事的!」

有事!

居然是這麼一個小丫頭片子說出來了!

可是藍裙女子現在又能有什麼事呢?

蘇銘心裏是一萬個質疑,不過以他現在的狀態,倒是也不好說什麼,但心裏多多少少是有些遲疑了,便是道:「可是……這大姐姐,大哥哥已經治好了呀。」

「……」囡囡不說話了。

蘇銘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跟這小丫頭再說些什麼,便是道:「小妹妹,大哥哥還有事,就先走了……」

囡囡還是沉默了。

但就在蘇銘準備抱着藍裙女子離開這裏的時候,囡囡突然間道:「大哥哥,別走!」

蘇銘頓時愣住了。

而奇怪的是,這一次他的停下,脊背上卻是沒有出現什麼涼意的,就彷彿那小丫頭片子,心中是沒有任何惡意的,而這也讓的蘇銘很是不解了。

這裏可是陰之部落啊,有甚者的話,更是已經來到了第三升魔期了!

這第三升魔期,可是極其的怪異啊!

可以說,如果不是妖魔,就是邪祟……這小丫頭,又是何方神聖啊……

「怎麼了?小妹妹……」蘇銘便是問道。

楠楠欲言又止,而她的眼睛,其實並非看着蘇銘,目光也主要是放在蘇銘懷裏抱着的藍裙女子身上,而她在沉默了片刻后才欲言又止般的道:「大哥哥,外面可是很危險的啊……你現在……不宜出去……」

外面……很危險?!

蘇銘愣住了,不過他還沒有想到些什麼,便是下意識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大哥哥不妨暫且留一下。我覺得大哥哥很對我的眼緣,一旦那危險散去的話,我會送大哥哥出去的。」

囡囡道。

聞言,蘇銘下意識的就陷入了一片驚愕之中,「你送我出去……危險散去……你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聽不太懂……」

蘇銘一下子便是愣在了這裏,而他已經是一頭霧水了。

囡囡不再說話了,因為她發現,藍裙女子醒了,她那平靜而陽光明媚的小臉上,陡然間便是有着冰冷的寒意滲透了出來,眼眸都是驀然一冷!

那藍裙女子眼睛一瞥,卻是看見了那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不禁的臉上都是有着驚慌失色的神情出現,而對於這一切,蘇銘是不知道的!

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藍裙女子身上,而看着藍裙女子醒來,他心中是很欣喜的,當即便是道:「丫頭,你醒了啊……」

藍裙女子很是虛弱的點了點頭,勉強的露出了一副苦澀的笑容,笑着道:「阿蘇,我都還好……」

可是看見那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一副敵意的看着自己,藍裙女子心中也是一個咯噔,便是有些不適般的道:「阿蘇,你不覺得這溶洞太悶了嗎,我們還是離開這裏吧……」

「離開這裏……」蘇銘看向了藍裙女子,藍裙女子驀然間有些頭昏,便是失聲道:「是啊,阿蘇,我頭好痛啊……」

蘇銘嘆了口氣,他轉過頭,看了一眼那羊角辮小女孩道:「囡囡,大姐姐頭痛,大哥哥得帶她走了……」

這一次,囡囡卻是不說話了,只是她的眼神卻是驀然間變得一片的冰寒,她的小手,更是驀然間抬了起來,那手裏面,好像是攥着什麼東西的,像是攥著一個什麼球體,只是她的這雙小手,到底是沒有露出來,而她更是不言不語,就那麼看着蘇銘和藍裙女子遠去了。

在這兩個人走後,一道揶揄的笑容,便是在這裏響徹了起來。

「囡囡,為什麼你不攔下那少年啊……」

一名身形佝僂的老者,不知何時,便是出現在了這片溶洞之中,而他此人,臉龐上佈滿了歲月的皺紋,那一雙普通的眼睛之中,眼神卻是極其不普通,無論是怎樣的眼神,都是有着滄桑的痕迹!

而他更是深深看了蘇銘一眼,卻是欲言又止!

不時后,他側着頭看向了囡囡道:「丫頭,那個人走了就走了,你留什麼?!」

囡囡沒有說話。

卻是深吸了一口氣,她道:「爺爺,主要是玉兒姐姐交代過的。」

「玉兒?!」老人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大腦也是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而彷彿是想到了什麼,這丫頭便是道:「爺爺,你別想了!就是那個玉兒!」

「那個玉兒!」

老人也是沉默了,旋即道:「為什麼?!」

「玉兒姐姐也沒細說,反正她與我說……照顧好他!」

照顧好他!

這句話讓的老人也是沉默了,旋即他不再言語,只是他深深望了一眼蘇銘和藍裙女子離去的方向,彷彿是想到了什麼般,便是突然間道:「只是那小子,如今已經是很危險了啊……」

囡囡沒有說什麼,那眼睛裏卻是有着一道難以形容的冰冷。

「怎麼,你想把他救下來?!」

老人問道。

囡囡點了點頭,「是的!」

「唉……他身邊那女人,不是什麼善茬!你如何斗得過那女人!不過那女人,看起來也不像是要對他有什麼壞心思的啊。」老人嘆了一口氣。

「可是……」囡囡瞬間便是有些氣憤了,則是道:「那女人……是壞人啊!」

壞人!

老者再沒有說什麼,而是杵著拐杖在這地面上又是輕輕的敲擊了一下后,便是道:「既然你認定了要聽玉兒的話,救下那小子,那你便去做吧,爺爺在後面為你撐腰!」

聞言,囡囡笑了起來:「爺爺最好了。」

而就在二人這般笑着的時候,卻是有着一道模糊的黑影在悄然之間轉瞬即逝。

老者似乎是察覺到了這一幕,他的面容也是驟然的陰沉了下來,而他眼神更是猛地陰沉了起來,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他的眼睛裏,便是一片的陰鷙!

「爺爺!」囡囡突然間喊道:「他來了!」

老者沒有說什麼,但他的臉龐,是無比的陰沉的,臉色是也是極其難看的,冷笑道:「呵呵!我早知道,他還會回來的……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想到,其賊心仍然是不死啊!」

旋即之後,老者的身影便是驀然的消失了,而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囡囡,則是再次望了蘇銘和藍裙女子消失的方向,腳步停了下來,眼睛忽閃忽閃著,始終是一副欲言又止,但卻又警惕性極其之高的冰冷眼神!

蘇銘和藍裙女子離開后,藍裙女子沉默了,而她更是如同一隻受了傷的小貓一般,安然的蜷縮在蘇銘的懷中,猶如是雨後渴望甘霖一般的,去舔舐一生中曾所留下的傷口!

而她的頭更是低伏着,將自己的一顆芳心,潛藏在蘇銘的胸膛之中,這一路上,她更是不言不語。

「那個小女孩的話,你怎麼想!」

但冷不丁的,藍裙女子卻是驀然間一句話,讓的蘇銘都是愣了下來,而此時,他還是抱着藍裙女子,在朝着那地陰葵水的上面進行上潛!

如今他不知道到底是升魔期第幾期了,但目前為止,他在這地陰葵水深處,已經無法再獲得什麼提高了,因此,他便是急切的需要去新的地方修鍊的!

而蘇銘也是能夠感覺到,雖然他沒有得知如今到底是第幾升魔期,但是他足以判定,應該至少是在第三升魔期之後了。

他想帶着藍裙女子上去,其實也是這個原因,以他和藍裙女子如今的情況,如果真的碰到了第三升魔期可能會出現的厲鬼,那其實並不算可怕!

只要不遇到化魔氣就好!

化魔氣畢竟可是相當厲害的!

而第四升魔期,以蘇銘和藍裙女子的能力,其實是沒有想過的,而蘇銘的想法也是很簡單的!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