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界貌似已經找到了解決危機的辦法?

2022 年 1 月 30 日

「我也有一張。」

【光之護封劍】,這是無拿出來的卡片,最頂級的結界類卡片,在這張卡製造出來的結界相當於一個牢籠,牢籠內的所有生物都無法離開,就算是擁有空間類能力都無法逃離!。

好傢夥,這回哪怕浪翻天,真全員戰死了都能翻回來。

不過沙門呢?

這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了沙門,他這裡有什麼卡呢?

「看著我幹啥?我可是有一張攻防3000點的【機動城-要塞】!目前我們得到的最強怪獸!」

「切。」

砂隱一如既往的拉閘。

不過有這三張卡卡就夠了。

「好!各位現在先回去寫信把自家的軍隊調過來吧!」

「雖然我現在對勝利充滿信心,但是要知道,我們的未來可不在是這小小的忍界!」

「我們的目標是那無窮無盡的世界海!」

斑大聲地怒吼著,他終於說出了他潛藏在心中的慾望,忍界和平算什麼?

他早就看透了,這個世界永遠都是以實力為尊,戰國時代不就是他和千手柱間平定的?

現在進入了忍村時代,如果不是因為他從戰國時代留下來的赫赫威名,這些人會相信那封邀請函上所寫的內容?

剛才如果他沒有展露出自己的輪迴眼,鬼燈幻月和無還會拿出那兩張卡片嗎?

說白了,只要他能夠擁有足以稱霸世界海的實力,只要他還是整個忍界最強的忍者,那麼這些人都會匍匐在他的腳下。

不是和平,也是和平!

他決定散會之後就繼續去潛修,他能感覺到黑暗魔術和他自身的契合度,他能感覺到輪迴眼並不是極限,這上面必定還有更上一層的眼睛。

他想要到達那個層次。

「好了,散會!」

會議結束了,無、艾、還有沙門,他們三個人開始返回自己的村子,用的是最快的速度,最慢的沙門也只花了四天就到了砂隱,然後又花了一天的時間,他們都組織好了自己忍村中的所有忍者,在村民們的注視下,全員出發。

前往木葉!

。。。。。。

岩隱、雲隱、砂隱這三大忍村內,一場面對全體村民的演講正在召開當中,三個影站在各自的演講台上,向他們的村民們宣告所有的一切。

「村民們!你們或許不知道,就在前幾天,木葉發起了新一輪的五影會談,會議結束后我立即趕了回來。」

「會議上我們得知,來自【暗黑界】的怪物正在侵略忍界,包括火之都在內,火之國已經淪陷了過半!西至木葉村,北至湯之國,還有東南的沿海,這些地方現在都已經成為了怪物們的樂園!」

「諸位,我們忍界現在正在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那是一群前所未見的恐怖怪物!他們不知疼痛,不懼死亡。」

「它們是我見過最強的怪物,就連尾獸都不及它們!」

「危機的真實性我們已經用自己的雙眼確定了!」

「不容辯駁,它們確實是我們見過最強大的敵人,但是我們願意前去參戰,這將會是是一場遠遠超出戰國時代的戰爭,會死很多人!」

「只因為怪物所過之處,皆是死亡,雜草、樹木、野兔、野豬。。。我們見到的只有殘枝和枯骨!不論你是平民,是忍者,還是貴族,每一個人都處在這場危機當中!無法逃脫!」

「諸位,我們曾經發誓會守護我們的村子,這一次我們當然不會逃脫,五影會談上已經達成共識,五大忍村將會聯手,共同面對這股侵略我們的異世界勢力!」

「我們已經召集了村子里所有的忍者,哪怕是還在忍者學校學習的孩子,這次也都要和我們一起前往木葉!」

「諸位,這次我們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前往木葉,相信戰爭結束后,我們會帶著勝利的消息回到這裡。」

「不為了別的,就為了告訴你們一句,我們又一次守住了我們的承諾!」

「我們在異世界的手中保住了我們的村子!」

「我們有著比那些怪物更強的實力,有著比那群怪物更不懼死亡的精神!」

「所以,諸位!」

「慶祝我們好運!」

「出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俗話說,一白遮白丑。

面前的周煙兒,雖然左臉上有塊紅斑,但皮膚白皙細膩,透著牛奶般的光滑。看久了不覺得醜陋,反而覺得很順眼,再加上很有感染力的笑容,讓人很難不生出好感來。

「原來是王公子,王小姐。」周煙兒落落大方,把他們往屋裡領,邊走走說:「外頭冷,我們到屋裡說話。」

到了屋裡,分賓主落坐。

王宴拿出一個賬本來,客氣地說:「這是賬本,幾天的收入都記錄在上面,請小娘子過目。」

「好。」周煙兒神色坦然,毫不扭捏作態,拿過帳本看了起來。

王宴規規矩矩地坐著,捧了熱茶在手心裡暖著。

王舒覺得無聊,眼睛在屋裡轉來轉去地亂看,直到看到在院子里劈柴的葉子騫。

葉子騫還是那身打扮,他像是不知道天氣冷,穿著薄衣裳一上一下地劈木頭,動作乾淨又利落,充滿了美感。

王舒不知不覺就看著迷了,不知不覺地走到外頭去了。

葉子騫似是根本沒有注意她,一心一意地劈他的柴。

一堆木頭很快變成了木頭片,整整齊齊地碼在一塊。

葉子騫彎腰去抱木頭,衣服往上飄了起來,露出一小截窄細緊緻的腰身,王舒看到了悄悄紅了臉。

把劈好的木頭堆放在牆邊,葉子騫一扭頭看到了紅著臉的王舒。

見他黑漆漆的眼看過來,王舒的臉更紅了,像是臉皮著了火,一直燒到了她的心裡,她既害羞又期待地看著他,盼望著他能說點什麼。

她不無害臊地想:他這麼看著他,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第一次看到葉子騫時,她的目光就被吸引了和,怎麼會有這麼俊的人?

擺攤的人那麼多,都是歪瓜裂棗的貨色,她一眼都不想多看。當時葉子騫時,她有一種柳岸花明的感覺。特別是葉子騫還和周煙兒站在一起,本來只有七分俊美的葉子騫,被周煙兒這個綠葉襯得有十分的俊美。看在她眼裡,簡直是神仙下凡了似的。她一下子就看直了眼,不知不覺地走了過去。可葉子騫愣是沒看她一眼,哪怕她一口氣買下那麼多香腸。

葉子騫疑惑地看她一眼,最終什麼都沒說,從她身邊擦了過去。

王舒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隨後心頭湧起無盡的失落。她使勁捏了捏帕子,不甘心地咬了下紅潤的嘴唇:「你,你還記得我嗎?」

「你在跟我說話嗎?」

葉子騫愣了下,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聽到了幻覺,因為這個姑娘的聲音實在太小了。

王舒緊張地攥緊了帕子,拿出畢生最大的勇力點了下頭。

葉子騫想了好一會兒,王舒的心臟揪成了一團。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長得王舒的呼吸都快停止了,葉子騫用肯定無比的語氣說:「沒有,我沒見過你。」

王舒一口氣沒喘勻,差點沒當場厥過去。她還在那兒心塞塞,葉子騫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接著干他的活了。

望著他沉默的背影,王舒用力跺了跺腳,轉身回了屋子。

帳本早就看完了,周煙兒正在跟王晏聊天,天南海北地胡侃。

「我們居住的地方叫地球,為什麼叫地球?因為它是圓的。我們頭頂上的月亮叫月球,上面沒有嫦娥也沒有開兔子,光禿禿的,寸草不生,一隻活物都沒有,人是無法在上面生存的…」

王晏雖然是商人之子,也是讀過書看過幾本閑書的,聽到周煙兒說得跟書上不一樣,立刻張嘴反駁:「書上不是這麼寫的,書上說地是方的,嫦娥是個絕色美女,吃了仙丹后飛升到月宮,因此跟愛人分隔兩地。為了派遣內心的寂寞,她便養了只兔子精,每天抱著流眼淚,可見是個痴情的人。」

周煙兒耐心地聽他說完,才開始不疾不緩地反駁:「你說得那麼肯定,有什麼證據嗎?」

王晏白皙的臉漲得通紅,證據自然是沒有證據的。

他吭吭哧哧地說:「書,書上就是這麼寫的。」

「你看的是話本故事,那些都是人們杜撰來的,我跟你講的是科學,我們要相信科學。」周煙兒嚴肅地說。

相信科學四個字一聽就很很高大上。

王宴瞬間端正了臉色,擺出一幅側耳傾聽的架勢:「周小娘子請接著說。」

「你一直在青雲鎮呆著,怕是從來沒有出過遠門,不知道天地有多廣闊。你沒見過海吧?」周煙兒一不小心就賣弄起來,穿越過來這麼長時間了,她被桃花村裡差點沒憋死,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現代的交通很發達,想坐地鐵坐地鐵,想坐飛機坐飛機。只要一張飛機票,她可以飛到任意地方,在那兒住上幾天,把那邊的美味吃上一遍,再坐上飛機回來。

可到了這裡,別說打飛的了,就是想來鎮上走一圈,也要走上十多里路。到地方時,她的兩條腿都在打顫。家裡太窮了,窮得連飯都吃不起,她每天琢磨著怎麼發家致富,哪有玩的閑心。

王宴的眼睛閃閃發亮,心裡想著周小娘子好厲害啊,怎麼知道這麼多東西?

周煙兒叭叭個沒完:「海可大了,一眼望不到邊。要是有機會的話,你一定要坐著船出去看看。海上的風景特別漂亮,有一種澡類天黑的時候會發出亮光…」

就在這時,她聽到系統的聲音響起。

「檢測到王宴對你有好感,新任務開啟中——」

「目前,王宴對你的好感度+5。」

周煙兒停止叭叭,詫異地看著王宴。

沒看出來了,王宴這隻小奶狗竟然不是個好臉的,竟然會對她這個醜女產生好感。

當然了,周煙兒很有自知之明,她自知王宴對她的好感跟喜歡無關,王宴對她的好感頂多就是對她見多識廣的崇拜而已。

就算這樣,她也很滿足了,甚至有些感動。

王宴沒有以貌取人,因為她長得不好看,就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

見她突然不說了,王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周煙兒心頭一凜,又若無其事地繼續說下去。

。 看到王明僵硬的表情,居間惠不由得詢問:」怎麼了,這部電影不符合你的心意嘛?「

王明此時的內心止不住的吐槽:」天啦,我怎麼這麼命苦呀!一部電影居然在同一天要看兩遍,千萬不要等一下吃的也一樣。「

然後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奇妙,想什麼來什麼。

居間惠緊接著便對王明說道:」我聽說東方的火鍋很好吃,今天你就做火鍋給我吃吧!「

王明卒。(全劇終)

開個玩笑。

王明聽到居間惠要吃火鍋的時候,便有著顫抖的語氣說道:」好,今天晚上就吃火鍋。「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