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秦川長著一副人畜無害的面容又或是他的誠懇語氣打動了李銘。

  • Home
  • 未分類
  • 或是秦川長著一副人畜無害的面容又或是他的誠懇語氣打動了李銘。
2022 年 4 月 25 日

沉思片刻,李銘開口道:「這樣,我給王部長打個電話,這次招錄是他全權負責,如果他同意了,我這邊沒問題,如果他不同意的話…..那隻能按照規則辦事了!」

「謝謝李部長了!」

秦川一聽大喜不已,只要沒有拒絕就還有機會。

嘟嘟嘟!

很快,李銘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為了讓秦川能夠聽得更清楚,他直接將電話放在了免提。

「喂!老李!」

忙音響了幾聲后,手機接通,裏面傳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

「王部長,這邊有個事情。」

「怎麼了?」

「有一個考生,他的搭檔今天突然有事來不了了,所以就想單獨表演一個節目,您看行不行?」

李銘說話的尺度把握的非常好。

「單獨表演?倒也不是不行!咱們喜劇部現在太缺人才,萬一這考生有天分的話遺漏了豈不是可惜!不過….我們這次出的是命題作文,必須演雙人小品,

讓他上台其他考生又會有意見覺得不公平!

讓我想想…..」

稍微停頓了一下,電話那頭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這樣,你給考生說一下,讓他盡量表演的時候多加一些元素,內容要豐富。」

「內容豐富?行!」

李銘回了一句后對着秦川點了點頭。

「對了,老李,今天晚上的考核分管我們的楊副團長要親臨現場觀摩……你再安排一下表演順序,將優秀點的放在前面,免得一直尬演!」

這個時候,電話里再次有聲音傳來。

「楊副團長要來觀摩?知道了!」

掛了電話,

李銘這才對秦川說道:「小夥子,你也聽見了…..表演的內容要盡量豐富,不然,就算你演的很好,為了彰顯公平,團里可能也不會簽你。」

「謝謝李部長,表演的元素一定不會單調。」

見到事情已經確定,秦川做了一個感謝的動作后急忙保證,

那段抱着結他唱脫口秀的視頻絕對很新穎,在龍國目前還沒有見到有第二個人這麼演。

「行,小夥子,再沒什麼事了吧?」

「沒了!李部長!」

「去準備吧,好好表演!」

說完,李銘這才轉身進入了劇場職員通道。

「都說事業單位的領導不好打交道,現在看來也不盡然。」

望着李銘離去的背影,

秦川忽然覺得能進煤礦文工團的話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

別看龍國煤礦文工團名字聽起來土裏土氣的,可實際上非常牛叉。

它是龍國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直屬正局級事業單位,團長是實打實的正廳級幹部。

「算了,還是先找劇團的道具組借一把結他…..」

深呼了一口氣,調整狀態,

秦川走向了後台專門提供表演道具的地方。

……..

北藝校區,一棟只有七層的宿舍樓里,兩名青年正穿着背心,嘴裏叼著半截煙頭眼睛死死的盯着電腦屏幕,一刻也捨不得挪開。

電腦屏幕上的遊戲角色悄悄的潛伏在草叢之中,打算給敵人來那麼一梭子。

「別玩了,趕緊過來乾飯!」

就這時候,另一位穿着人字拖的青年提着三四個快餐盒走進了宿舍。

「稍等!這把打完!」

打遊戲的兩名青年頭也沒回。

作為一個宿舍相處了四年的死黨,聽拖鞋的疲沓的聲音都知道進來的是誰。

「對了,老秦沒回來?」

放下餐盒,人字拖青年走到電腦桌旁,順手從煙盒裏取了一根煙,點上。

「老秦?他不是去參加煤礦文工團的考核了嗎?表演結束回來至少也在晚上十點以後。」

電腦前的兩名青年異口同聲的回道。

「晚上十點以後?我剛才在校門口瞧見徐菲菲了,她和一個男人上了一輛商務車!不是說他兩弄了一個小品嗎?」

人字拖青年吸了一口煙,有些不解。

「徐菲菲在校門口?」

下一刻,

玩遊戲的兩名青年齊齊回頭。

「嗯!」

「什麼情況?老秦昨天說這次煤礦文工團出的是命題作文,必須兩個人演一個小品!」

坐在窗戶邊的青年直接掐滅了煙頭。

他叫許雙。

人字拖青年名叫王濤,剩下的那一位名叫范思雲。

他們和秦川都是北藝17級的表演系學生,更是一個宿舍的超級死黨。

「老三,你確定沒看錯?」

許雙忍不住問道。

入校后,四人極其投緣,好事一起做猥瑣的事情也沒拉下誰,於是一次酒後四人就找一個座廟,學着古時候混江湖的燒了香磕了頭拜了把兄弟。

許雙年紀最大做了大哥,平日裏都是以老幾稱呼。

秦川排行老二,只不過叫起來似乎有那麼一點點開車的味道,所以大家便叫他老秦。

與秦川立志做演員不一樣,

他們三當初讀北藝表演系單純的就是想拿個本科文憑,

畢業后,家裏早就將接下來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噹噹,根本不用操心去找工作。

他們也是整個表演系唯一沒有投簡歷的。

其實三人每天看着老秦跑來跑去也想幫忙,給老秦找一份和表演有關的工作或許就是打個電話的事情,不過轉念一想,直接幫老秦可能會傷到他的面子。

大家都是兄弟,越是這樣就應該越要照顧到對方的感受。

四人在一起度過了人生中最好的年華,都是奔著一輩子的兄弟去的,也不想因為這種事情鬧得有隔閡。

「肯定沒錯….徐菲菲是咱們一個班的,我又沒瞎。」

王濤搖頭。

老秦去文工團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因此特意跟上去又確認了一遍。

「等等,我給那邊打個電話問問啥情況。」

老四范思雲略作沉思后,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至於遊戲,二人都沒再怎麼關注。

畢竟遊戲里的隊友雖然重要,可現實中的兄弟更重要。 「爸!」

殷驚濤使勁的拉父親一下。

父親這是老糊塗了么?

就現在這些個南宮世家的人來要說法,他就真給了?

這要是傳出去了,殷家顏面何在?

武道盟顏面何在?

「我這就給他們說法!」

殷飛鶴沖兒子擺擺手,目光又掃過南宮世家眾人,「即日起,南宮世家加入武道盟,向我殷家俯首稱臣!這個說法,你們可滿意?」

什麼?

眾人臉色皆變。

這哪是什麼說法!

他這分明是想要吞併南宮世家啊!

憤怒之下,眾人的眼睛一片通紅。

每個人都氣喘如牛,死死的盯著殷飛鶴。

猶如一頭頭擇人而噬的猛獸。

殷驚濤微微一愣,放聲大笑,「哈哈,這個說法好!」

回過神來,眾人也紛紛跟著大笑起來。

「盟主仁義,這個時候還不忘拉南宮世家一把!」

「他們來鬧事,盟主還好心收留他們,盟主這是以德報怨啊!」

「盟主高義!」

大笑間,眾人還不忘拍殷飛鶴的馬屁。

每個人看向南宮世家眾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戲謔。

一群苟且偷生的殘兵敗將,也敢來武道盟總部討要說法?

如今,給他們說法了!

就是不知道,此刻的他們,作何感想?

迎著這些目光,南宮世家眾人個個面冷如霜。

南宮術已經有些按捺不住,咬牙沖南宮翎道:「二叔,別跟這條老狗廢話了,直接動手吧!要不然,他們真當我南宮世家軟弱可欺!」

「呵呵……」

殷飛鶴冷笑,目光漸冷,「你們可想清楚了?」

南宮翎凝視殷飛鶴,冷聲回應,「想清楚了又如何,沒想清楚又當如何?」

「在這裡,除了朋友,就只有敵人!」

殷飛鶴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你們若是不向我武道盟俯首稱臣,那就只能是我武道盟的敵人!對待敵人,老夫向來不會手軟!」

圖窮匕見!

事到如今,殷飛鶴也徹底的撕破了臉面。

雖然他不將南宮世家這些人放在眼裡,但不可否認,失去南宮博和南宮玉樹的南宮世家,依然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若是能趁機吞併南宮世家,武道盟的力量定然大大加強!

假以時日,殷家甚至能取代龍家!

成為八大古武家族之首!

這個誘惑,對殷飛鶴來說,不可謂不大。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