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眾人選擇了最直接的方式。

2022 年 3 月 29 日

翻來覆去的研究著,那些年輕人也是在旁邊圍觀,他們也偶爾提上那麼一兩個意見,經過了一番論證,一位老人給劍揚指了指下刀的位置。

「二師兄,這塊切這邊的薄片,那塊沿着大裂切個蓋子,這一塊我用鎚子試試!」

分工很明確,劍揚也是挽起了袖子開始幹活。

孟有房沒管也沒有干預,這些都是他們的寶貴經驗,這是今後工作的積累。

身上的靈氣湧起,劍揚把大寶劍揮舞了起來,他看準了那條標記線,一劍就是斬了下去。

。 我這一生,過於漫長了……

可憐了我這把老骨頭了,都一把年紀了,還要被拉出來,都是入了土的人了。

好在有清茶作伴,也算得上作為餘生的安慰。

這裏,是我的茶園,四方大點地方,皇上賞給我的時候,不寒磣就行

「譚爺爺,你看,這片茶葉晶瑩剔透的,這真的能泡茶嗎?」長公主將一片白色的茶葉拿在手上端詳,她腳踝上的鈴鐺叮鈴叮鈴的響,她穿着便服,嗯……華貴的便服。

「這並不能算得上一種茶,只是這樣叫而已,它來自精靈王國,更應該把它稱為香草更合適。但是呢,它放入溫水之中,就會完全化開,散發奇妙的香味,啊……那種感覺,真是美妙,有時候你都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奇迹。」我將手放在背後,就我的背而言,確實有些駝了……

歲月不饒人。

但是你要讓我講這茶葉,我一定能夠講他個三天三夜。

種茶種,種茶葉,除蟲,澆水,採摘,煮茶葉,還有最重要的品茶,我太懂了。

「是啊,靈界總是這麼神奇。還有很多很多我沒有見過的超乎想像的東西,他們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悄然的存在着,他們就是這個世界的奇迹。多麼美妙。」長公主開心的將我的寶貝茶葉放下,我知道她找我有事,但是她一直不說,只是跟着我來這茶園,我將鋤頭放在一邊,她就在茶園裏轉悠。

我在想我都這把老骨頭了,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來做的。而且需要長公主這個小寶貝兒來打感情牌。

雖然我就是吃這套,但是還是有些疑惑。

會是什麼事呢?

「哦!想不到譚爺爺竟然還種著這種茶葉!這可是非常難求的一種茶葉!譚爺爺可真厲害。」長公主將一片綠色的葉子拿在手上端詳,她看起來很開心,應該是知道這種茶葉。

「想不到你還知道這茶葉?」我走到他的身邊,在那一株茶葉的旁邊蹲下。我也摘下一片拿在手裏:「我還準備考考你呢……這茶葉種子可是我好辛苦從白靈山帶來的。」

「嗯……這茶葉非白靈山的土不生根,非白靈山的水不發芽,只有白靈山有。叫做鸛洱海,葉子像是鸛飛展翅,用此茶葉泡出來的茶極其苦澀,但是加上特製過的海水,就會變得極其香甜,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種鸛洱海的苗可遇不可求。不是說得不到苗兒,而是得不到後天的呵護,離了白靈山的山水,恐怕只能看着它栽進土裏,埋沒了去。」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長公主也懂茶葉……老朽真是不好意思開口說話了。」

「譚爺爺說笑了……我哪能跟您比了去,我也是偶爾看了書才曉得,今日見了真物才想起來了,譚爺爺所種的品類還有如此的稀罕物,真是讓琳兒開了眼界了。」長公主將那片茶葉放在了自己的袖子裏。她有收集天下奇物的習慣,我早有聽聞。不過,她還是挺豪爽,也不覺得客氣。雖然不需要問我,但是依然會讓我覺得心疼。

如果茶葉不是用來喝而是珍藏起來,那麼對於那些珍稀的茶葉來說就是可惜至極。

如果沒有一個好的品茶師傅來泡茶,也會讓我覺得不那麼好受。

「我這裏的茶葉可遠不止鸛洱海哦……」我將我手裏的那片茶葉放進隨身攜帶的茶簍里。

「早就聽說譚爺爺愛茶如命,今日見了,果不其然。」長公主悠哉悠哉的走在這茶園的小路上,她腳踝的鈴鐺時而清響,時而寂靜。

我哈哈哈的笑,確實,她摘下那片葉子的時候,我的心都在滴血了。

不過,我是不會敞開了說的,無事不登三寶殿嘛,長公主莫名其妙來找我,在我的住處沒找到我,還特意跟到茶園來,可不像是有什麼好事,就算再怎麼重要,也應該是一份苦差事。

我可不敢開口問她為什麼要到這裏來,當然我也不會為難這個小傢伙,如果不是什麼大的事情,我回絕了就是了。

我又拿起鋤頭,將茶簍弄好,一點一點的除起雜草來,有些東西不能明著說,我希望長公主應該也懂得了這個道理。所以,我只需要等待她耐不住我的沉默,就回去了也說不定。

這就像是談判,我明顯不願意去做她可能會找我去做的事情,那麼,她需要做的就是將事情婉轉的說出來才行,而更重要的是價碼。如果價碼不夠高,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我不會去問的。她具體來我這裏是要告訴我什麼事,需要請我這把老骨頭出山。

鋤頭入了地,將草慢慢的弄出來,一摞一摞的雜草在茶樹根的位置由靈力放在了一邊。那裏有一處更大的簍屜,來裝盛。

鈴鐺的聲音忽遠忽近,她還在饒有興緻的看着我的寶貝茶葉。

當然,伴隨着清脆的吧嗒一下,我的心就要流血了。她一定是摘了去。當做收藏了。

【吧嗒!】

【吧嗒!】

【吧嗒!】

我的手都快要顫抖了。這地是越鋤越不對勁,心裏不是滋味。

我能夠阻止這個大寶貝摘我的寶貝茶葉嗎?

不能……堂堂帝國的長公主殿下想要什麼,我都阻止不了。

茶葉可以再長嘛!但是這清閑的時光可就不一樣了。

【吧嗒……】

【吧嗒……】

【吧嗒……】

小丫頭這是摘了多少了!聽聲音那可是連小枝也給拔了去了。

聽到了嗎?我的心在滴血的聲音。

還有我茶樹寶貝的哭喊。

果然,這個小寶貝兒知道怎麼抓我的點,我這把年紀了,剩的也就這麼點茶園了。

「誒!我想起來了!譚爺爺……我跟您說個事。」她腳踝的鈴鐺動了起來。叮鈴叮鈴,叮鈴叮鈴,像是跑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去。

【吧嗒……】

果然。

「什麼……事……」我的聲音應該沒有顫抖……嗯……就是這樣,她應該聽不出來。

「父皇讓我告訴您一件事……」

【吧嗒……】

「什麼事?」也放下鋤頭看她。

我隱隱約約有些嘆氣。

「白靈山缺了總管之位,需要你去上任。」她半蹲著仔細端詳著那些鸛洱海。

「我一把老骨頭了……哪裏還能管白靈山呀!我都退了多少年了……況且這清閑了這麼多年,早已經跟不上了。」我說的全是無用之言,皇上讓我去我能不去么?

「而且,我這園子也沒人照應了,恐怕譚某不能勝任咯。」我錘了錘腰,也得身子骨硬朗的很,但是該錘的時候呢還是要錘的。

「譚爺爺……你聽說了嗎?一隻巨大的火鷹在白靈山上空出沒。」她沒有看我,而是盯着鸛洱海的茶樹。

「我早已經不問世事,哪裏知道。」

「但是空穴來風之詞可經不起梧桐司的推敲……」

我無話可說。

「所以……我指腹為婚的駙馬爺,白靈山少主,應該回來了。」她斜著看了我一眼,我一直看着她,所以注意到了。

「這是好事……」我只能說出這四個字。

「我想要譚爺爺幫我探個虛實,寧家的少主現在是個什麼樣,至於這白靈山的總管如何如何,父皇那裏,我來擔着。」

我倒是不會信的,因為皇上可以罵他的女兒,但是就不一定會罵我那麼簡單了。

我的話其實沒有那麼多的分量,君是君,臣是臣。能夠派長公主來請我,已經夠給面子了,畢竟我辭了梧桐司已經過去很久了。

久到我都快要忘了他們的模樣了。

我沒有說話。看着這片園子,有些很不舒服的東西在我的心裏流淌。

「老朽……瞭然……」。 「死!」

有人赤紅着眼睛,縱身飛撲。

他離大笑之人不遠,此時飛撲而來,有一定機率在對方握住刀柄反應過來前,將其撲倒。

但這僅僅是有機會,並不絕對,就看雙方誰的速度更快。

而在同時,有落在後方的,眼見利器將要被人奪走,不由效仿大笑之人,奮力踢出腳上鞋子,以作干擾。

噗!

終究還是得意大笑那人更快,握住刀柄的瞬間回首一劈,直接將飛撲者開膛破肚。

咻!咻!

幾隻鞋子姍姍來遲,被他輕鬆躲過。

「哈哈,你們都要死,今晚能活的註定只有我!」

此人猖狂,大刀高舉,順勢劈向另一個衝過來的人。

「啊!!!」

血液飛濺,一條手臂應聲掉落。

「一起出手,圍攻他!」

斷臂兄也是個狠人,居然不退反進。

其他人見此也沒什麼好猶豫的,這個時候後退只會被各個擊破。

「殺!」

王風大吼,表現得熱血十足,腳跟從被開膛破肚的那人身上一踏而過。

「源力+4」

本來還有一口氣卡在喉嚨的對方,這下是徹底一命嗚呼了。

……

儘管面對六人圍攻,持刀者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可他一手持刀,一手握拳居然也能堅持下來。

並且形勢似乎還越來越好。

他本身便是築體六重,實力不弱,再加上手持大刀,讓王風等人束手束腳,逐漸的便將優勢擴大。

噗!

血液噴涌,頭顱飄飛,斷臂兄被一刀梟首。

「干!」

圍攻的幾人離得很近,都有被鮮血澆到,這頓時刺激了一部分人的凶性。

「老子跟你拼了!」

有人不管不顧,拼着挨上一刀的代價,猛的將持刀者攔腰抱住。

其他人見此哪裏會放過這種好機會,個個兇狠爆發,往持刀者身上招呼。

而持刀者則瘋狂掙扎。

噗!噗!

這一刻,血如雨落,看得觀眾席上的眾人嗷嗷直叫。

「瞧,多美麗的顏色啊!」

「刺激!真刺激!比以往好看多了,有武器就是不一樣!」

「這個廢物,利器在手居然還這樣挨打!」

二樓的某個房間里,陳青雲三人也看得津津有味。

「像這樣給他們兵器不是更精彩嗎?而且觀眾們的反饋也很好,平常你們怎麼不給兵器呢?」

陳青雲帶來的女伴突兀開口。

她身着淡綠長裙,身材妖嬈,五官精緻,長長的頭髮垂至腰間,美麗動人。

此時她一邊饒有趣味的看着擂台上王風等人打生打死,一邊向劉豹開口。

「好東西是不能經常吃的,只有偶爾品嘗的才叫美味,經常吃就成了家常便飯了,更何況肉搏也有肉搏的精采之處啊。」

劉豹輕笑回應。

似是認可了他說的話,女子微微側首,露出好看的側顏,然後點了點頭。

「怪不得我有時候會覺得那些街邊小吃特別美味,竟比家裏專用廚師做的還好!」

她捂嘴一笑。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