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陰教的戰場規則,血甲族戰死的屍體盡數埋入大地,陰教教眾們的屍體則是運到了光陰頂。

  • Home
  • 未分類
  • 按照陰教的戰場規則,血甲族戰死的屍體盡數埋入大地,陰教教眾們的屍體則是運到了光陰頂。
2022 年 1 月 23 日

張無忌親自帶著謝遜、殷天正等陰教高層,為犧牲的教眾進行最後的告別儀式,純白之火從光陰頂中燃起,伴隨著神聖的經文將一具具屍體覆蓋,「熊熊聖火,焚我殘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惟光陰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人族,憂患實多!憐我人族,憂患實多!」

可以看到,純白之火將犧牲的教眾屍體化為一點點白光,無數的白色光輝飛起,接著又飛快的融入到光陰頂中,彷彿他們並未離去,而是化為了不滅英魂,依舊在守護著人族,守護著陰教。

這一刻,光陰頂這件法則異寶變得更加的神聖,無數的聖潔光輝籠罩山體,一條條光陰道紋在凝聚,如光柱聳立人間,照耀天地。

次日,光陰頂之巔,教主大殿內,張無忌身穿純白的,胸口位置綉火焰紋的教主袍,靜靜端坐在教主寶座上,謝遜、殷天正、黛綺絲、楊逍等陰教高層齊聚一堂。

大殿之中,諸多玉椅有序排列,每一張玉椅上都坐著它們各自的主人。

光輝閃耀中,左使楊逍從左邊第一張玉椅上站了起來,雙手抱拳,向張無忌彎腰行禮,朗聲說道,「教主,血甲第七古國第一遠征軍在玄血大域的餘孽已經盡數殲滅。」

張無忌頷首微笑,「很好,光陰左使楊逍、光陰右使范遙上前。」

「在。」

聽到教主召喚,楊逍、范遙連忙應聲而出。

張無忌右手輕輕一揮,有金紅之光閃過,只見兩枚功法玉簡飛到了楊逍、范遙兩人的身前,「此次你們護教有功,賜乾坤大挪移一部。」

「這…啟稟教主,乾坤大挪移乃是我教最高的鎮教功法,非教主不可修鍊,請教主收回成命。」鎮教功法就在眼前,楊逍、范遙兩人卻是大吃一驚,他們先是對視了一眼,接著同時彎下了腰。

此時的兩人,心中不喜反驚,他們下意識的以為,張無忌這是以乾坤大挪移來試探自己,看看自己是否有意教主之位。

要知道,自陰教建立以來,乾坤大挪移就是非教主不得修鍊的鎮教功法,張無忌突然傳下這部功法,也難怪他們會感到驚慌。

不僅是楊逍、范遙兩人感到慌亂,就是紫衫龍王黛綺絲、白眉鷹王殷天正、金毛獅王謝遜等人,也是臉色不好看。

「你們無需多想,從今起,乾坤大挪移就不再是教主的專屬功法了,以後,只要是教中兄弟立下大功,都可以修鍊。」張無忌擺了擺手,和聲解釋了一下,見楊逍、范遙兩人還是低著頭不願接受,他故意冷著臉喝問道,「這是本教主的命令,你們是要違背嗎?」

在張無忌的計劃中,陰教以後的鎮教功法將會是更高等級的太陽古經,而乾坤大挪移、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等功法武技,則會逐步向有功的教眾開放,以進一步提升陰教的整體實力。

這是陰教未來發展的大計,容不得任何人破壞。

「不敢,吾等謝教主恩賜。」楊逍、范遙兩人見張無忌確實不像是在試探,這才敢伸手接過身前的功法玉簡。

張無忌大手在空中劃過,大殿之內頓時有熾熱而又神聖的金紅之光流轉,一枚枚靈光縈繞的功法玉簡自主飛出,「金毛獅王謝遜,賜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

謝遜修鍊的七傷拳對身體損害很大,九陽真經可以為他療傷,降龍十八掌至剛至陽,很適合他的性格。

「哈哈哈…謝教主。」謝遜雙手抱拳,放聲大笑,「有了九陽真經,我謝遜定能踏入元神境。」

「賜、白眉鷹王九陽真經、少林龍爪手。」

殷天正踏前一步,伸手接過功法玉簡,高聲說道,「謝教主恩賜,早就聽聞少林龍爪手剛猛無匹,想不到今天能有幸修鍊。」

「賜、青翼蝠王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

韋一笑緊緊握住手中的功法玉簡,身上青衫無風而動,激動不已的喃喃自語道,「有了九陽真經,修鍊寒冰綿掌的隱患就能痊癒了,教主大恩,韋一笑唯有誓死效忠方能回報。」

「賜,紫衫龍王黛綺絲光陰聖火經、九陽真經、乾坤大挪移前六層。」

美艷絕倫的黛綺絲嫣然一笑,輕聲說道,「教主可真是大方。」

「賜五散人彭和尚彭瑩玉、鐵冠道人張中、布袋和尚說不得…九陽真經前三層。」

「賜五行旗掌旗使庄崢、唐洋、聞蒼松…九陽真經前三層。」

…………

………

為了提升陰教高層的實力,張無忌也算是費盡心血了。

修鍊功法有九陽真經,攻伐武技有天鷹爪加上龍爪手,相信殷天正的修為和實力定能有所精進。

韋一笑得到九陽真經后,體內隱患就有望痊癒,降龍十八掌可以讓他剛柔並濟。

黛綺絲、彭瑩玉、張中等人也一樣,都得到了更高層次的修鍊功法,這樣一來,陰教說不定哪天就能增加好幾位法相境高手,甚至是元神境的大高手也說不定。

畢竟不管是光陰左使楊逍、右使范遙,還是四大法王的謝遜、韋一笑、殷天正等人,事實上,他們都早已經是法相境了,再加上他們的悟性和潛力都很大,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高等級的修鍊功法,他們踏入元神境也是遲早的事情。

「謝教主恩賜功法,吾等定當誓死效忠。」有了楊逍、范遙、謝遜、殷天正等人的先例,鐵冠道人張中、布袋和尚說不得等人自然是再無遲疑,皆是欣喜萬分的接過玉簡。

「都努力修鍊,陰教需要你們變得更強大,人族的未來更是需要你們。」張無忌環視在場眾人,語重心長的說道,「本教主期待你們都能踏入元神境,將來可以為陰教,為人族而戰。」

張無忌很清楚的知道,只有人族變強大了,自己才能從古銅鐘那裡得到好處。

為了人族的強大,他這次也是下血本了,直接就將自己所擁有的諸多武道功法都傳了下去,為的就是希望陰教能以最快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強大,從而帶動整個人族的實力。

楊逍、殷天正等人齊聲高呼,「吾等,定不負教主信任!」

過了一會兒,張無忌的賞賜結束了,在諸多武道功法傳授下去后,謝遜、殷天正等人都紛紛退出了教主大殿,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去修鍊了。

等眾人盡數退出教主大殿後,端坐在教主寶座上的張無忌心神沉入體內,感應沉浮在自己心臟中的古銅鐘,「古銅鐘,玄血大域也歸人族了,給本教主的獎勵呢?」

可惜的是,古銅鐘毫無反應。

張無忌想了想,心中暗暗有了猜想,「看來,只要還有血甲族的餘孽在玄血大域肆虐,我就得不到獎勵。」

「那麼,接下來就是等待了,希望師公的武當道教和五嶽劍盟那邊能加快速度,也好讓我的獎勵早日到手。」

「嗡!」

三天後,沉寂在張無忌體內許久的,混沌之氣縈繞的古銅鐘輕輕一震,有一道古老的金色神光飛出,瞬間融入到張無忌的元神之中。

「這是獎勵到了…這一次是…仙道神通!」 第1845章

慕安安這句『她沒有問題』讓姚集很懵。

姚集歪頭,一臉不解的看著慕安安。

明明顧顧背著慕安安行事,而且行蹤詭異,為何沒有問題?

「她沒有這個膽子。」

慕安安說,「以她的性格,如若真有問題,早就露餡了。」

顧顧性格太弱,也太墨跡。

有一點事就開始結巴、緊張。

姚集張張嘴,明顯有其他想法,但見慕安安這般說,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還有其他事嗎?」慕安安問了一嘴。

姚集說,「摩托車比賽那邊新一輪馬上要開始了,張嘉誠公司那邊見趙哥完全沒有加入的意思,已經準備在這一輪比賽里,把趙哥淘汰出局。」

「趙起余要那麼簡單對付,他就不會站在賽場上。」慕安安扯了下嘴角,對趙起余是非常信任。

與此同時,慕安安整理文件和書,「有什麼進展再聯繫。」

姚集點頭。

慕安安帶上書離開。

全程就好像是跟一個普通同學聊了一會兒天,沒有任何問題。

慕安安把書還了就離開圖書館,帶著文件離開。

現在時間已經傍晚六點多,慕安安學了一下午也累了。

她點開手機微信,給七爺發信息。

安:七爺,太難。

已有小祖宗:嗯?

安:你給我看的文件好難好難啊……

已有小祖宗:晚上到酒店,教你。

安:那還是不行,我們說好一個禮拜見一面……

「誒,那事你們聽說了嗎?」

「早聽了,就沒想到是這樣的人啊……」

「可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可真噁心!」

慕安安剛給宗政御發送信息過去,耳邊就走過幾個A大學生,似乎是在議論著某些事。

慕安安本沒有放在心上。

結果腳步剛邁開,就聽到後面有人說了一句……

「就是沒想到孫志博是這樣的人,呸,還什麼教授呢,噁心!」

慕安安聽到這幾句話就很敏感。

回頭時,那幾個說話的人已經離開。

與此同時,慕安安迎面又碰到好幾個……

「是真的被噁心到了,我就沒想到,孫志博會是這樣的人。」

「虧還是教授,這樣的人應該永久封殺才是。」

「封殺?那是要教育里永久除名,當什麼教授,誤人子弟!」

慕安安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雖然沒有聽到有一個人說發生了什麼事,但慕安安心裡已經大概猜測到了。

她在遇到另一波討論這件事的人時,便上前問,「同學,你們這些事是怎麼知的啊?」

全校都在討論這個事,慕安安一說,那同學立馬激動了。

「學校論壇啊。」

另一個人搶說,「什麼學校論壇,一開始是發在前面那個公告里,是被人弄掉了,這才發到學校論壇里。」

「哦,公告欄啊,我也看到了,基本今天到學校早的都見了……卧槽,那個是什麼!」

「啊啊啊,這什麼啊!」

「天啦!」

這邊正說著話呢,教學樓那邊直接出現了轟動。

頂樓的位子,突然灑落一堆照片,這個時間點剛好是飯點剛過,學生正回教室或者宿舍。 丁俊明這會兒想死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眼前這位是北境少帥,打死他也不敢跟少帥叫囂呀。

他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求饒道:「少帥,少帥夫人,小人錯了……」

陳寧冷冷的道:「滾吧,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