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臻對嫪毐的處罰,將殿內的大臣嚇了一跳。他們深知大王不僅是絕頂強者,更是睚眥必報的狠人,頓時眼中的敬畏之色更濃。他們可不想得罪大王,落得嫪毐的下場,那簡直是令先人蒙羞。

  • Home
  • 未分類
  • 敖臻對嫪毐的處罰,將殿內的大臣嚇了一跳。他們深知大王不僅是絕頂強者,更是睚眥必報的狠人,頓時眼中的敬畏之色更濃。他們可不想得罪大王,落得嫪毐的下場,那簡直是令先人蒙羞。
2021 年 12 月 24 日

呂不韋更是渾身冷汗潺潺,差點摔倒在地。嫪毐可是他安排給太后的,可以說嫪毐之亂,他罪責難逃。而且他把持朝政十數年,早就是嬴政的眼中釘,肉中刺,此次怕是在劫難逃!

敖臻輕瞥了呂不韋一眼,淡淡的說道:「呂相識人不明,舉薦嫪毐這等逆臣賊子,差點鑄下大錯。詔令,貶去呂不韋丞相之職,行代理丞相之權,罰俸三年,戴罪立功!」

聽到敖臻的話,呂不韋的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本以為難逃一死,沒想到只是去職罰俸,仍然保留了大部分權柄。這簡直是意外之喜,當即叩首謝恩!

若是嬴政還在,呂不韋自然是難逃一死。可敖臻想要建立人道神庭,需要海量的英才相助。對於呂不韋這樣的大才,自然網開一面。當然,最重要的是敖臻相信他能壓下一切不服。

「此次嫪毐之亂,王翦功不可沒,特封上將軍,節制大秦所有武將。此戰立功士卒,全部按功勛予以封賞。對於有功之臣,孤不吝封賞,望諸位共勉!」

王翦聽到敖臻的封賞之後,立即拱手謝恩。同時,蒙恬、蒙毅、尉繚均上前對王翦表示恭賀,表情誠懇,沒有一絲不滿之色,顯然對於王翦擔任上將軍十分心服。

敖臻站起身來,走下王座,拍了拍王翦的肩膀,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用誠懇的語氣說道:「自孝公始,惠文、武、昭襄、孝文、庄襄等五代先王不斷開拓,方有今日秦國之盛。如今孤繼位為王,有席捲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當此之世,正是英雄用武之時。還請諸君與孤戮心同力,完成一統四海八荒的偉業。功成之日,孤將不吝封侯之賞!」

敖臻的話音一落,頓時讓王翦、蒙恬等武將血氣上涌,就連呂不韋、內史騰等文臣同樣神情激動,紛紛表示哪怕拼了這條命,都要幫助大王完成這前所未有的蓋世偉業。 墨靖堯忽而俯身,大掌也扣住了喻色的纖腰,薄唇蹭在她的上面,軟軟的,很甜香的味道,「小色,說吧,你哪裡我沒看過?」

他在她耳邊輕喃,很魅惑。

「可是……可是現在是在醫院裡是在辦公室。」喻色咬唇,堅決不同意。

「那現在辦公室里除了我們兩個人外,還有其它人嗎?」

「那……那倒是沒有。」

「所以,這裡與我們的卧室就沒區別,來,我來幫你換。」絕對誘惑的聲音,就這樣的低啞的在喻色的耳鼓間飄蕩,然後她就象是受了盅惑似的,最後,完全是墨靖堯幫她換上的晚禮服。

很舒適的布料,穿在身上服貼柔軟,感受到拉鏈被拉上,喻色提著裙擺就走進了洗手間的大鏡子前,一眼看到裡面的自己時,她自己都對自己驚艷了。

不得不說,墨靖堯是一個很會選顏色的男人。

這樣的她以前未曾駕馭過的顏色,但是穿在身上,居然很好看。

哪怕是配上全素顏,也好看。

一雙與晚禮服同色的鞋子遞到腳邊,喻色乖巧的穿上,再在鏡子前轉了一圈,雖然還是好看,但是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看了又看,她知道了。

那就是少了高跟鞋的點睛之筆,「墨靖堯,我要換高跟鞋,否則,你自己去參加晚宴,我才不陪你去。」晚禮服都有了,就差一雙高跟鞋,她才不同意。

墨靖堯無奈的撫了撫額,「一定要高跟鞋嗎?」

「嗯,必須要高跟鞋。」她要做女王。

她是女王他是帝王。

既然已經決定了在一起,那她就想做他身邊那個與他最般配的女子。

見到喻色堅持,墨靖堯轉身走到了辦公室的文件櫃前。

「你要幹什麼?」喻色看到他的舉措,忍不住的皺眉,「我今天不想看任何文件,我只要一雙高跟鞋。」一雙可以匹配這件晚禮服的高跟鞋。

「知道。」男人淡清清的回答了她,然後還是堅持打開了文件櫃。

就在喻色懵的一匹不知道這男人要做什麼時候,就見墨靖堯從文件櫃里拿出了一個嶄新的鞋盒。

她愣神的功夫,一雙高跟鞋已經送到了她面前,「我給你穿。」

說著,他蹲下身體,親自脫下了她腳上的那雙中跟的,再親自為她穿上這雙全新的高跟鞋。

很漂亮的高跟鞋。

都說高跟鞋是最能體現女人味的物品,喻色從前不信,但是現在穿上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相信了。

然後,透過鏡子,她看到了身後定定看著鏡子里的她的男人,那雙眼睛仿似染上了霧氣般,然後他透過霧氣看著她,專註而認真。

忽而就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墨靖堯,你別看我。」

「不看你看誰?」身子突然間一輕,喻色被墨靖堯打橫抱了起來,直接就抱回了辦公室,他放她坐在辦公桌上,兩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目光則是灼灼的看著她的小臉,「喻色,你就是個妖精。」

好看的讓他現在已經有些情不自禁了。

可是他知道,他必須忍。

忍到最後,才是最美好的。

她抬首把唇貼到他的唇上,「墨靖堯,你會把我寵壞的。」

明明那麼好看的高跟鞋,可就為了她的舒適度,若不是她強烈要求他,他都不肯拿出來。

就只給她一個中跟的替代品。

這樣的寵,讓她常常就有一種錯覺,覺得不真實。

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一樣。

「我樂意。」

她的手勾著他的脖子,輕輕地閉上了眼睛,「墨靖堯,我們會這樣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的,是不是?」

「嗯。」他以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輕蹭著,以此送給她一種踏實感。

「墨靖堯,無論以後發生什麼,你都不會離開我,是不是?」喻色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這個時候,她腦子裡就閃過了這個問題,那她就問了出來。

總覺得那塊玉的丟失不簡單,可是具體哪裡不簡單,她還真想不出來。

只覺得自己與墨靖堯之間的關係,哪怕是他就此公布了,也還是任重而道遠。

「不會,我們可以領養一個孩子。」墨靖堯咬著她的耳朵說到。

那樣的咬,讓她有點癢,「那就祝許好了。」

她喜歡祝許,一想到祝許是個沒爹沒媽的孩子,就好心疼。

「好。」

「不過,要祝剛同意呢。」

「他原本就同意了,祝許你可以隨時帶到身邊。」

喻色想想也是,她只要想見祝許,祝許就會來陪她了,一直都是。

想到有這樣一個孩子陪著自己一輩子,那哪怕是生不了,也不後悔了。

這也是她第一次與墨靖堯開誠不公的談及他們的未來,其實所有都在他們的規劃中。

如今連規劃中的那個孩子也有了目標,那他們離結婚已經沒有什麼距離了。

可以說是一步之遙。

只是要等自己長大些,再長大些。

「只同意還不行,我要祝剛給我簽字畫押。」這樣,才安心,才算是自己真正的有了一個孩子。

「好。」

「你說,如果讓祝許改口,從小姨到媽咪,他會不會抵觸?」喻色又開始想七想八了,就很期待的樣子。

「不會,那孩子喜歡你。」

「我感覺你也很喜歡他呢,墨靖堯,聽說你以前並不喜歡孩子,那你為什麼會喜歡祝許?」喻色好奇的問到。

然後,她就感覺擁著她的男人的身體好象微微一滯,隨即就聽他道:「因為你喜歡。」

這似乎,是一個很美好的答案。

聽起來很甜美的答案。

可不知為什麼,隱隱的喻色就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功。

不想了,想也沒用。

她也想不出來。

還不如凡事順其自然的好。

她靠著墨靖堯,就與他說著悄悄話。

也悄悄把時光寫意了傍晚黃昏時。

她一襲晚禮服,漂亮優雅的挽著墨靖堯的手臂,走出辦公室,走出博喻,坐上車前的這一路上,全都是注目禮。

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孩子們的,全都被他們所吸引。

只為,男的太帥,女的太靚,太吸睛。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對?」教宗有些詫異。

「你能走路么?」葉凡問道。

女人的聲音含含糊糊,好像舌頭腫了似的,葉凡費了很大力氣才聽明白她說的話。

本來她的情況不重,但幾天前忽然說話不清楚,甚至走路搖晃的很厲害,很快就失去了行走能力。

葉凡目不轉睛的看著她,沉思了幾秒鐘后說道,「你把手舉起來。」

「孩子,你要幹什麼?」教宗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教宗大人,我只是想做一個小小的試驗。」

「孩子,她是受人尊重的修女,在非洲救助過無數的孩子。」

葉凡沒說話,目光清澈如水,看著教宗,沒有一點示弱。

幾秒鐘后,老人嘆了口氣,「按照他說的做。」

修女努力抬起手臂,看著葉凡。她的目光里有恐懼、有無奈、有迷茫不解,甚至還有一絲對葉凡的痛恨。

「孩子,請尊重修女,不要……」

「麻煩你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葉凡沒理會教宗的話,而是和修女淡淡說道。

修女怔了一下,她的手顫抖的很厲害。

「孩子,你能告訴我為什麼么?」

「我懷疑她除了被朊病毒感染之外,還中毒了。」

「不可能!」教宗的表情嚴肅起來,屋子裡的空氣宛如凝結。

「神殿沒有你想的那麼混亂!不可能有敵人來下毒。」

教宗很顯然有些憤怒。

葉凡看著老人,淡淡說道,「我是醫生,請按照我說的去做。」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