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毒親自前去說明了來意,苗人謹慎只讓敗毒、宋靈樞以及麻釋天三人進去。

  • Home
  • 未分類
  • 敗毒親自前去說明了來意,苗人謹慎只讓敗毒、宋靈樞以及麻釋天三人進去。
2022 年 5 月 7 日

這三人都是不大精通武藝的,就麻釋天還略同些拳腳功夫。

宋靈樞自然不肯,掙扎了一番后,苗人退了一步,只允許宋靈樞多帶一個王不留行。

麻釋天表示沒有意見,只剩下天南星咬牙切齒的看着宋靈樞,然而到底是麻釋天首肯的,他也不能說什麼,只是警告道:

「宋姑娘最好讓王不留行看緊我家大祭司,若是少了一根頭髮絲,你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宋靈樞一臉誠懇的向天南星保證,說的都是就算我死了也不讓那苗人害了你家大祭司之類的云云,等一進了客棧見天南星被攔在門外,就開口調笑麻釋天:

「我倒是沒想到,你還是個金疙瘩呢!」

麻釋天配合的揚眉一笑,「就當你在誇我了!」

四人很快走到那苗人所住的門前,敗毒敲了好一陣門,裏面才打開了一道門縫。

「進來吧——」

就在宋靈樞不明所以的時候,裏面響起一聲雄厚的聲音,宋靈樞正要推門而入,王不留行卻先她一步走了進去。

宋靈樞明白王不留行的用意,心中感動地一塌糊塗,隨即走了進去,房間里是伸手不見五指般的漆黑,宋靈樞正要開口詢問,只聽打火石一響,一根蠟燭燃起,整個房間瞬間明亮。

點蠟燭的不是別人,正是這幾個苗人的首領波尤比,只見他正瞪着一雙眼細細的打量著宋靈樞身後的麻釋天。

宋靈樞從沒見過這樣的人,說是人比黃花瘦也不為過,整個人形容枯槁,甚至比她在龍駒村見到的感染時疫的村民還要凄慘。

這波尤比瘦的整張臉皮好像完全貼在骨頭上,因為消瘦的緣故,眼珠子也顯的尤其突兀,好像要掉出來了一般。

若不是外面還是青天白日,宋靈樞只會覺得自己身在亂葬崗,見到的是枉死的冤魂厲鬼!。 「好啊,怎麼不好?女兒乃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貴妃,我的姑母還是當今的皇太后,女兒怎麼可能過的不好?」

韓丞相看着自己的女兒如此瘋魔的模樣,當真是難受極了。

他的女兒也是他曾放在手心裏,嬌養出來的啊!

如今卻變成這般模樣,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好孩子,既然委屈不防和爹爹說,爹爹會為你做主的。」

凌冉卻兩眼失神的搖了搖頭,自說自話道:「沒有用的,軒轅熾他是沒有心的,女兒能將一顆冰冷的心捂熱,卻沒辦法讓一個沒有心的人愛上我……」

【宿主,你悠着點,我聽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凌冉:「……」那就忍着!

她的演技還沒發揮出來呢!

韓丞相緊皺眉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凌冉笑着說:「我進宮兩年了,皇上從未碰過我,即便是留宿在我那兒,也只是睡覺,從來都不寵愛女兒……」

「直到有一次,我偶然間聽到了皇上和高公公的談話,原來他並不想娶女兒的,他只不過是想利用女兒除去韓家罷了!他認為韓家功高蓋主,難已掌控……」

「皇上讓蘇貴人陷害於我,順便發落韓家,可惜蘇貴人是個不中用的,他就沒有理由冷落我了……」

「女兒知道真相后,心傷不已,偏偏宸王卻在我最難過之時,對我照顧有佳,所以女兒才和宸王……」

「我本以為皇上會一直冷落我,卻不想他終究還是碰了我,孩兒當時真的以為熬出頭了,卻不想在侍寢后的第二天,皇上竟然賜我絕育葯!」

「曾經女兒愛的人是皇上,至於宸王我從為想過和他在一起,可經過此事後,女兒對皇上早已沒有了愛!我恨他……」

她笑着笑着便哭了,哭得那般痛不欲生。

韓丞相聞言怒極,「好一個軒轅熾,老夫好心好意扶持他這麼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上位,可他卻如此對我的女兒,絕育之葯?好狠的心啊……」

韓丞相心裏甚至有些怪罪他的妹妹太后,她怎麼就收養了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呢?

他們韓家從未虧待於他,可軒轅熾不但不知道知恩圖報,還恩將仇報,簡直該死!

他低頭看着哭得眼鏡通紅的女兒,輕聲安撫道:「雲冉不哭,爹爹給你看一樣東西……」說着,他便從書房的安格里拿出一個盒子。

「打開看看。」

凌冉抬起頭,疑惑不解地看了一眼韓丞相,她爹這是搞什麼?

她隨意的打開了鐵盒子,可是裏面竟然是虎符!

她就算是再怎麼沒見識,也不會不知道這東西的厲害之處啊!

那可是反派當時統領三軍,造反用的關鍵性道具啊!

怎麼會在韓丞相手裏?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軒轅宸風似乎找過她爹……

事情真相了。

她抬起頭看向韓丞相,不確信的問道:「爹爹,這可是他給你的?」

韓丞相點頭道:「正是,宸王有心了,他對你確實比軒轅熾好太多太多……」

凌冉:「……」她該說着什麼?

她爹似乎對軒轅宸風很滿意。

而且他好像在撮合他們……

是她感覺錯了嗎?

【並沒有呢?宿主,韓丞相對軒轅宸風的好感度僅次於你和韓雲昭。】

凌冉嘴角微微抽搐。

「也就是說,她爹已經將軒轅宸風當作準女婿了?」

【可以這麼理解。】

「爹爹,那你的意思是?」

韓丞相一臉嚴肅道:「為父覺得,換一個人當皇帝也未嘗不可,畢竟是他們軒轅家的天下,誰當皇帝不一樣?」

很好,丞相老爹被她成功策反。

凌冉從書房出來后,便碰到了韓雲昭。

他似乎一直在等她。

「妹妹……」

凌冉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兄長。」

她的語氣過於客氣疏離了。

而且,她以前都是十分親昵的叫他「哥哥」的。

韓雲昭一愣,他張了張口,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凌冉淡淡道:「兄長若是無事,本宮便要去休息了。」

說完,她便直接走了。

文琴就站在凌冉身邊,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娘娘對大公子如此冷淡,但她覺得她家娘娘定然是有苦衷的。

「大公子,娘娘她今天坐了一天的馬車,準是乏了,您別往心裏去哈……」

文琴說完趕緊跟上自家娘娘的腳步,「娘娘……」

韓雲昭看着凌冉離去的背影,說不住的心痛,他總覺得他的妹妹似乎知道着什麼。

她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她跟他一樣,都經歷過上一世的痛苦一般……

韓雲昭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但是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否則為什麼待他親近的妹妹會突然疏離他呢?

不行!

他早找個機會和她說清楚。

他曾經做過那麼多對不起她的事,他不敢奢求她的原諒,只希望她能再叫他一聲「哥哥」。

凌冉休息的院落,是原主曾經的閨房。

此處庭院偏僻卻寧靜,很適合修身養性。

看得出原主定是個德行溫淑的女子。

只可惜,眼光不行,看上了男主那個人渣!

「砰」的一聲,似乎是文琴盆沒端住。

「宸,宸王殿下…」文琴結結巴巴道。

凌冉聞言,走出內室,抬眸看向來人。

好傢夥,竟然追到她娘家來了!

男子指了指文琴,對她說道:「你這丫鬟也不行啊,怎麼總是大呼小叫的?這要是在韶華宮,怕是早就把皇上引來了……」

廢話如此之多,看來是他無疑了。

凌冉看了一眼文琴,開口道:「你先出去吧……」

文琴如聞大赦,趕緊溜了。

她可不想壞了娘娘和宸王的好事。

文琴一走,某人立刻粘了上來。

「冉兒,有沒有想我啊?」

「我去了一趟皇宮,發現你不在,這才知道你回娘家了……」

「你說我人來了都來了,要不然去拜訪一下未來的岳丈大人?」

一如既往的話多。

等等,只不過……

「你沒去見過我爹?」凌冉詫異道。

小風點了點頭。

「還沒呢?正打算今天去拜訪一下。」

凌冉沉思道:「不用了,我猜他已經見過我爹了。」

他指的自然是軒轅宸風。。 沐白裔面不改色地看着這場鬧劇一般的場面,對於親子關係她還不太理解。

只是從記憶中得出,擁有同種血緣、帶着相同遺傳基因的人之間有着親屬關係,而親子關係是其中最為相似的一種。

從她覺醒之後,無論這具軀殼是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她都與這兩人沒有一點關係。

在她覺醒之前,體內的專屬傀絲會將軀殼改造成最適應偃師的狀態,這種狀態之下,像什麼血緣、基因之類的都變得可有可無了。

當然,再如何改造也不會超出人類的範圍,因為一旦逾越,面臨的便是極速崩壞。

「我住哪間房?」沐白裔問了一句。

在她看來,住哪裏都一樣。這些天以來,她的住處都自會有人安排,所以她沒有一點異議。

就像昨晚夏元明給自己安排房間的一樣,沒覺得住在這裏有什麼不好之處。

反正她自己會住一間房。

沈北確定她臉色沒有因為這些人和這樣的安排而露出一點低落和不爽的意思,猶豫了一下,道:

「基地的安排是讓你們入住這裏,具體怎樣分配房間,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

聽見這話,就連夏元明都十分驚訝地看了他一眼。

這話的意思不就是,只安排人員入住,具體睡在哪裏不歸他們管。也就是說,在房間不夠的情況下,睡客廳、廚房或者廁所他們都不會管。

房間的使用權完全是隨意的,誰搶到就屬於誰。住在同一處的人可以用哄騙、打賭或者決鬥等方式從別人那裏奪過房間的歸屬權,這是普通區不成文的規定。

聽見沈北的話,女人和光頭男人微微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擁有鋼印入住證明的人會直接得到房間的歸屬權。

那樣的話,他們也只能被迫讓出房間了。沈北的話抹掉了兩人的顧慮,心中對於有人入住的不悅散去了一些。

能住進來又怎麼樣?想搶房間?就那兩個小女生和一個男人,還能搶得過他們?

那男人雖然看上去還挺健壯的,但還比不上人高馬大、肌肉十分發達的光頭男人,怎麼看都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兩人並不擔心自己的房間會被奪走。

夏元明也想到這一點,所以有些不贊同地朝沈北道:「可是……這裏房間不夠,那她們晚上睡那裏?難不成真讓她們睡在客廳不成?」

沒有直接說出,她們怎麼可能從那兩人手裏搶到房間這種話,但沈北也知道。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