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老天爺就是這麼安排的。

2022 年 5 月 3 日

「顧傑,你怎麼現在還是這個狗脾氣,下鄉這都快一年了,怎麼還沒把這脾氣改一改?」

「你要是專門為了這個來指責我的,那我就掛了,我這裏還有工作,忙得很,沒時間跟你說這些家長里短。再說了,你以什麼身份來跟我說這番話?

是我爹嗎?抱歉,我臨走的那一天,您就已經說了,我沒爹了。」

顧傑不耐煩老顧在這裏左顧而又言他,證明老顧想要找自己的事情,和爺爺奶奶無關,是一件特別不容易開口的事兒。

。 當時啊!

大家都在猜測,神龍殿放出消息,定然會大幹一場。

這第五金剛!

神龍殿定然,也會為其造勢,讓其做幾件震驚全球的事情,創幾件無敵的戰績,以此揚名。

可事實卻是!

神龍堂改名神龍殿之後,的確是動作不斷。

黃泉,海神,軒轅,毀滅!

四大金剛,帶領八大戰神在域外戰場,以秋風卷落葉之勢,幾乎擊潰黑暗聯盟,造就無上傳奇。

這四大金剛,都已經是皇級境界,而且是皇級巔峰。

在域外戰場,遇到別的皇級巔峰,全部都是一招轟殺,從無例外。

這也使得他們的威名,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極限。

但這第五金剛,卻是自始至終都沒有露面。

甚至這第五金剛,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無人知曉。

或許!

就是因為這第五金剛始終都未露面,再加上前面的四大金剛,戰力都是太過的驚世駭俗。

這也使得!

大家對這第五金剛,越來越好奇,雖然現在已經過去幾個月。

可大家對第五金剛的好奇,非但是沒有減輕分毫,反倒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想知道。

這神龍殿的第五金剛,到底是何方神聖,有何能力。

「你,你……第……第五金剛?」

狗爺再度驚呼起來。

剛剛都已經稍微利索點的說話了,現在又變得結巴起來。

他看向秦無爭的眼神都是帶著幾分驚懼的,驚懼當中還帶著無上的崇拜。

他身體因為極度的興奮,瘋狂的顫抖起來。

身子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可能摔倒似得。

秦無爭也是沒想到,狗爺的反應竟然這麼大,當即便是不要意思的抓抓後腦勺,尷尬的笑道。

「是啊,我就是第五金剛,你……反應怎麼這麼大啊?」

秦無爭倒是完全不知道,外界對神龍殿的第五金剛到底有多好奇。

也不知道!

現在,神龍殿的第五金剛,因為從未露面,也沒有任何戰績傳出,使得他都已經被神話了。

所有人都在猜測。

或許這第五金剛,肯定是強的可怕,所以神龍殿正在幫著他憋大招那,在等待一個讓他一鳴驚人,震驚全球諸多實力的時機。

「秦,秦……秦先生,你,你……真的是神龍殿的第五金剛?」

「那,那……你是不是也可以……」

狗爺顫聲詢問。

秦無爭知道他想問什麼,急忙擺手道:

「論打架我可不在行,在戰鬥力,我在神龍殿頂多也就排名第六,殿主和四大金剛都比我強」

「等到八大戰神達到皇級巔峰后,他們肯定也比我強,至於十八神龍使者……他們在境界達到皇級巔峰后,也註定是要比我強的。」

「我現在能拍在第六,主要是因為八大戰神和十八神龍使者,還沒有達到皇級巔峰。」

「所以,我現在運氣不錯的拍在第六。」

「等到他們都達到皇級巔峰,那我的排名可就要三十開外了,哈哈!」

秦無爭笑著說道。

他倒是完全的不懊惱,也不在乎這個排名。

「啊……?」

正無比激動的狗爺,在聽到秦無爭的這話后,立即就蒙蔽了。

他詫異的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秦無爭。

「秦先生,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或許是因為秦無爭的臉上,自始至終都掛著憨態可掬的笑容,這讓狗爺在面對他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心理壓力,故而也該開口說話。

「秦先生,那四大金剛都是戰力無匹,你肯定不必他們弱吧,要不然的話怎麼能位列第五金剛那?」

「我想,就算是以後八大戰神和十八神龍使者都達到皇級巔峰,那肯定也不如你的吧。」

秦無爭聽到這話,趕緊擺手。

「謬讚了,我胖子……就只會煉丹和吃喝,至於打架真的不行。」

秦無爭很是爽快的說道。

這時候!

葉天傾轉過身來,目光落在狗爺的身上,道:「胖子能成為我神龍殿的第五金剛,憑的不是戰力……而是煉丹的能力。」

說著,他目光如炬。

嗖!

他抬起手來,狗爺的手臂立即流血不止,竟是皮開肉綻,整條手臂筋斷骨折,竟然是斷掉一大半,似乎隨時都可能掉下來和身體分離。

「啊,狗爺……」

毒蠍臉色驟然蒼白,衝上來抱住狗爺。

但還不等狗爺說話,葉天傾便淡淡開口。

「胖子,給他一枚白骨生肌丹!」。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傻子!

來生瞳心裏好笑,她是貓眼,豈會輕易放棄畫,剛才也只是應付一下,誰知真的騙到了。

既然打不過,那麼就跑,拿着畫離開。

剛才兩人交手,她發現了司徒凡的缺點,身手不敏捷,反應不快。

從這一點來看,對方的速度不及她,跑步方面就更加不談了。

而就在這時,來生瞳突然一怔,腳停了下來,轉身向著司徒凡而去。

近到身前,單膝跪下,雙手抬起接劍。

發生了什麼?

我為什麼要回來?

為什麼要用這麼羞恥的姿勢?

此時來生瞳腦中一片空白,抬頭仰望司徒凡,雙手過頭頂接住了長劍。

「你幹了什麼。」

雙手掙不開,身子動不了,彷彿被施展了魔法。

來生瞳嚇到了。

「我說了,畫是我的。」

這點小心機,司徒凡當場就看出來了,如果放棄了畫,就不會往箱子那邊跑。

被拆穿了,來生瞳臉一紅,強撐著說道:「我..我沒有要畫,我剛才不是說了嗎。」

「別狡辯了,再給你一次機會,畫是我的。」司徒凡撇了撇嘴,收回了長劍,朝着箱子走去。

要不是小姨子的身份,他就要出手教訓了。

又能自由活動了,來生瞳心中一驚,那是什麼詭異力量,有這般神奇的能力。

她站了起來,轉身看向司徒凡,看着那個背影,很不甘心。

怎麼辦?

就這樣把畫讓出去?

來生瞳心中一陣糾結。

突然,公園裏傳來奔跑的腳步聲,緊接着,夜色下一道靚麗的身影跳了出來。

曼妙綽約的身姿在空中翻了一圈,隨後落在了地上,來者正是貓眼來生淚。

「什麼情況?」

來生淚心中暗道,看到的一幕,跟想像的不一樣。

司徒凡沒有被來生瞳揍,人還好好的。

「又來了一個。」

司徒凡鷹眼下,丟了個辨別過去,就看到了是來生淚。

卧槽!

自家媳婦……

畫還要嗎?

肯定要,天王老子來了,都擋不住他拿回畫的決心。

貓眼聚在了一起,來生瞳小聲竊語,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給來生淚聽,重點提到了力量強大,且用劍詭異。

這麼離譜的事情,來生淚不信,但來生瞳絕不會騙她,只有可能是真的。

思來想去,唯有親自出馬,試一下。

結果被司徒凡教訓了一頓,抱在了懷中,手滑入了來生淚的後背,嘴巴湊到了其耳邊,「貓眼真是香,這次就放過你們。」

說罷,還捏了兩下…….

自家媳婦,佔佔便宜沒什麼。

以奇怪的姿勢被抱住,來生淚一時忘記了掙脫,不是她不想,而是習慣了某人,反而沒有太強烈的反抗。

這時候來生瞳跑了過來,就要跟司徒凡過招,救出來生淚。

司徒凡很乾脆的放了來生淚,拿着箱子跑回了機車,啟動就離開了。

因為菠菜的力量差不多快到了,不能再用力量欺負人了。

「大姐,你沒事吧。」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