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禁制。

2022 年 4 月 26 日

「有人先到了。」

不等解藕寒回答,那山洞中傳來一陣靈力波動。

「裡面有人。」兩人都貓下身子。

「咱們用斂息珠,斂住氣息。」鄢陽道。

「真嚴派的。」解藕寒的神識往洞里探了探道。

鄢陽心裡一緊,「這傳送陣就是真嚴派一直在看守的對嗎?」

「據說是如此。」

「那他們出現在此就沒什麼奇怪了。」這裡不就是他家的後花園嗎?

「監守自盜?」解藕寒往山洞裡看了看,「那機緣肯定被他們得去了。」

「倒也不一定,機緣機緣,講究的還是一個緣字。」鄢陽看見解藕寒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因此勸解道。

這時候,一群人往這邊來了,嘴裡還罵罵咧咧的。

「小子,跑的真快,那個是無蹤符吧,早知道他有那玩意兒,就該一刀砍死。」

「要我說,就該一顆葯毒死他。」

「我倒覺得,做成鐵屍倒更有意思,好歹是個築了基的。」

「魔宗。」鄢陽小聲對解藕寒道,那一群人,大約有十四五個,有幾個跟無夏他們穿一樣衣袍的,也有臉上塗著花里胡哨的,也有戴著漆黑面具,和雪白面具的。

「又來一波湊熱鬧的。」解藕寒懊喪道。

「別急,看情形,他們並沒有發現這裡的奧秘。」鄢陽安慰道。

咦?

一個已經走過去的回了頭,往四處嗅。

「這山洞裡有臭道士的氣味。」

「進去看看。」

嗡……

禁制被觸發了,攔住了這群魔修。

幾個黑白格子衣袍的人出現了。

「何人在此喧嘩?」一個年齡大一點的道。

「當然是你爺爺我!」

「你又是哪來的毛孫子?怎麼?打算佔山為王?!」

那幾個魔修鬧哄哄的,就要往裡闖。

「這裡是禁地,不許進入!」真嚴派的道。

「爺爺沒聽說這島上還有什麼禁地,是你們自己劃出來的吧!自己佔便宜,不讓別人插手?沒門!」

刷刷!

幾個真嚴派的抽出了劍。

「我們是真嚴派的弟子,傳送我們進來的責任就是看護此島的禁地,你們休想進去!」

「好!那你就看看,老子能不能進!」

噼里啪啦……

雙方開始動手。

「花子……」解藕寒輕輕拉了拉鄢陽的衣角,眼神里有點猶豫。

「藕寒,咱們幫他們一臂之力。」

他們,自然說的是魔修。

鄢陽拉著解藕寒,繞著禁制外圍跑了一圈。

「簡單。」這只是一個中階陣法,難不住鄢陽。

看清了陣法原理,一切都迎刃而解。

咔!

鄢陽朝某個地方砍了一斧子。

那被斧子砍過的地方破了個洞,露出一隻破損的陣旗。

嗡……

禁制消失了。

山洞裡又跑出來幾個真嚴派的人,大罵道:「居然偷襲,不要臉的魔宗!」

那幾個魔修也是一頭懵,是誰在幫他們破陣?但陣破了,總歸是好事。

鄢陽則拉住解藕寒,輕手輕腳地遠遠地繞過他們,從側面的一個山洞進入,進入另一條通道,往山洞裡面去。

鄢陽發散神識,那洞中漆黑,卻擋不住兩人的路。

呼啦啦……

一艘靈舟下降,落在了山洞外。

從靈舟上走下來十數人。

「確定她們進去了?」楚媞道。

「我確定,師父。」香青點頭。

楚娣徑直向那糾纏在一起的眾人走去。

砰砰砰!

幾個人,不管是魔宗還是真嚴派的,接連被楚娣一行打翻在一邊。

「墨門派的?不是已經說好了你們墨門派弟子遠離禁地,你們打算背叛協議?!」一個真嚴派的弟子吐血道。

「協議?!我管你什麼協議!老娘要進去殺人!擋我者,死!」楚媞眼睛一瞪,一隻銀鉤就勾破了對方嗤嗤喘氣的喉嚨。

「是瘋子楚媞!」

咔咔咔,一排真嚴派弟子,均立刻捏碎了信符。

這楚媞的瘋狂,他們早有耳聞。

噗噗……又有兩個在銀鉤下喪命,但好歹耽誤的這一瞬間足夠另兩人挪移回去。

「師父!!」被挪移出去的弟子,大哭道,「師父!墨門派背信棄義!強闖禁地!禁地失守!」

真嚴派本來就是主辦此次大會的重要角色,因此方方面面都有人駐守。

這山洞之處是秘密禁地,不在玉牆播放的畫面之列。

幾個有些威望的真人看見自家弟子這副慘狀,不由恨道:「走!我們去墨門派討回公道!」

另有幾個真人,為禁地失守,而被迫另做謀划。

鄢陽二人因為洞口處鬧哄哄地,將裡面駐守的所有真嚴派的人都吸引了過去,反倒一路通暢,無人阻擋。

一進山洞,立刻就感受到洞內陰氣十足。

嗖!

有什麼東西從兩人眼前一晃而過。

「小心!」鄢陽擋住解藕寒,將斧子在手中掂了掂。

唰!

鄢陽一斧子砍在迎面撲來的黑東西上面。

叮咚!

一塊缺了角的不規則形狀的紅色碎片掉落在地上。

「是血晶!」解藕寒興奮道。

「血晶?有什麼用?」鄢陽沒聽說過。

「當年大師兄帶回來好多這樣的東西,據師父所說,魔宗會用來煉血煞。」

「怪不得要阻攔他們,那這血煞對我們能有什麼用呢?」

「修鍊材料,有的功法特殊,需要修鍊材料輔助。」解藕寒撓了撓頭,「具體我也不是太清楚,總之呢,就算沒用,反正,拿出去肯定能換到好多靈石就是了。」

「好。」兩人心裡有了數,一路遇見黑影,就直接砍了。

那些黑影像是嗅到了活人的氣息,從相互聯通的洞穴的各個角落裡,圍了過來。

「這些黑影,我怎麼感覺是一些人的陰神呢?」鄢陽問解藕寒。

「大師兄猜測,這裡一定設置了箍魂陣,將這些陰神留在此地不得解脫。天長日久,他們就自行演化成為了血晶,氣晶還有魄晶和魂晶。」解藕寒撿起一顆青色的晶石和一顆藍色的晶石道。

「既然是有用的東西,那也不枉費我們費力收集了。」鄢陽手中斧子翻飛,解藕寒的重刀也沒停歇,兩人很快就集了一堆晶石。

「花子,你看。」解藕寒指著遠處的一個山洞道。

那山洞氣息明顯不同,在那洞口似乎有一層若有若無的漣漪。

鄢陽的神識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寒冷。

「冰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鄢陽跟解藕寒對視了一眼,小心地向那個地方挪動。

進了山洞,發現裡面大到完全難以想象。

「香雪薄荷?」鄢陽認得那一地生長在積雪中的植物,正是在北部大陸神山上生長的嫩綠植物。

鄢陽拔出一顆,果然其下有著雪白的水屬性的石頭。

「寒水石?聽說,這石頭對煉化分身有用,咱們多采一些。」鄢陽道。

解藕寒一聽可以有助於煉化分身,也來了精神,大把大把地將其裝進儲物袋裡。

「這裡可是炎熱的海島,可是洞里好冷,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個不符合常理的地方?」鄢陽懷疑了,事出異常必有原因。

「對呀,是很奇怪,外面天氣那麼熱,為什麼這裡會有這麼多的積雪?」解藕寒也懷疑道。

「這裡是一個異空間。」鄢陽研究了一遍這個山洞后,得出了一個結論。

「異空間?」解藕寒第一次聽說。

「也就是單另開出來的一個夾層,就像我們的儲物袋一樣。而且很隱蔽,不進入山洞,根本看不出來。我猜真嚴派守的,就是它。」鄢陽走到積雪的中間,踢了踢地面,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那是何人開闢的這麼一個空間夾層,它又是用來作什麼用處的?」解藕寒一連問了幾個問題,鄢陽都無從回答。

「寒水晶!」解藕寒激動得像挖到寶一樣,捧著一塊晶瑩剔透的晶體道。

「這個我知道,跟那寒水石一樣,可以用來煉體,而且比寒水石還要好,對嗎?」

「沒錯。」解藕寒手腳並用,利索地收穫了一堆。

「發達啦,花子,這一半給你。」解藕寒推了一半寒水石到鄢陽的面前。

「藕寒,你太客氣了,看我的。」鄢陽手臂一揮,許多寒水石和香雪薄荷,還有好些水屬性的靈植,自己就飛進了她的儲物手鐲。

她將儲物手鐲在解藕寒的鐲子上磕了一磕,「本來呢,我的主張都是萬事留一線,給人家留一些,可是,現下情況特殊,我得把它們全收了,否則誰知道後來的人得了它,會怎麼害我們呢。」

「花子你說得對,留下一些反而會引起別人的貪念和猜疑。」解藕寒道。

鄢陽將屬於解藕寒的那份分到了解藕寒腕上的手鐲里。

「花子,你有沒有感覺到這裡的靈氣,比咱中州充沛多了。」

嗯,鄢陽點頭,「確實,尤其是進入了冰洞以後。」

「怪不得大師兄可以修為進步那麼快,原來跟這裡靈氣充沛有關係。」

「你說這裡會不會還有別的空間夾層?」

「別的?太有可能了。」解藕寒叫道,「咱再去別的地方看看。」

「不急,來人了。」鄢陽一把拽住解藕寒。

「五行隔絕陣!」鄢陽直接在這異空間內設置了隔絕陣。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