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一拍額頭,「好像還真的是。」

2021 年 11 月 28 日

說到這兒,姜萱也好奇地道:「所以蘇淺真的沒給你施加壓力?」

「想多了,人家就是來玩的……當然也有可能是想等我自己識趣。」

「那你是識趣呢還是識趣呢還是識趣呢?」

楚陽沒有搭她這茬,而是想了想,道:「蘇淺這層關係還是要經營一下的,指不定以後就有什麼需要人家幫忙的地方。」

誰都像悶聲發大財,低調不挨打,但隨著事業越做越大,楚陽身上吸引的火力只會越來越多,想安安穩穩地發展下去,結交一些「有力人士」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事。

姜萱道:「也太現實了,就不能是幫朋友?」

楚陽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跟蘇淺是朋友了,但還是道:「半公半私嘛。」

癥結找到了,剩下的就是去解決了。

楚陽特意打電話約了李曉,準備好好談一談。

李曉放下電話的時候整個身子彷彿都軟了下來。

經紀人看她的臉色,心裡也堵的慌,但還是強顏歡笑道:「楚導怎麼說?」

「約我樓下咖啡廳見面,」李曉面露苦色,「可能是要攤牌了。」

經紀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摟了摟她的肩膀,安慰道:「這行就這樣,看開點,以後總會有機會的。」

說完臉色突然嚴肅起來,「記住,別對楚導發脾氣!哪怕你心裡有怨氣也不要表現出來,表現得大度點,而且要站在他的立場說話,知道嗎?」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經紀人還是不放心,又認真叮囑了一番,「依我看,楚陽這個人還是挺重感情的,如果能讓他心生愧疚就再好不過了。」

李曉點了點頭,補了補妝,道:「走吧。」

兩人來到酒店一樓的咖啡廳,發現楚陽連葉蘭也沒帶,身邊只有姜萱坐著。

「楚導好。」

「楚導,不好意思,來晚了。」

「沒晚,我們早了而已,坐吧,」楚陽笑道,「又不是不認識,別那麼客氣。」

兩人在他對面坐下,隨便談笑了幾句,逐漸進入正題。

李曉悄悄深吸一口氣,鄭重道:「對不起,導演,這兩天我狀態不好,拖累了進度,實在抱歉。」

「狀態不好沒看出來,但緊張倒是真的,」楚陽笑了笑,「是不是我最近變凶了,怎麼感覺大家都有點怕我?」

這話對面兩人都不好答,好在姜萱在一旁,立刻接了過去:「凶不凶我不知道,但都怕你是真的,李曉姐明明演的那麼認真,偏偏你還各種挑刺,不會是故意的吧?」

李曉嚇得手裡的咖啡都要掉了,「沒有沒有,是我做的不好,不關導演的事。」

楚陽給了姜萱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自己挑的女主角,故意挑她的刺做什麼?」

「那我就不知道了,」姜萱道,「反正大家都看在眼裡的,如果想換人了就說一聲哈,我也挺感興趣的。」

「你當拍電影是拍mv呢?」

「你不是請了很多歌手來客串嗎?為什麼我不行?」

「這能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哪都不一樣……」

兩人旁若無人地插科打諢,李曉和經紀人卻激動得雙手都有點發抖。

弄了半天原來是自己嚇自己,虛驚一場?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陳兄,這次多虧你出面幫助。」

「你放心,這一屆我是盟主。下一屆,我一定保你上位。來,喝酒。」

蔣紹心情大好,和陳騰開懷暢飲。

夜幕低沉。

今晚的夜色,比昨晚似乎要更加黑暗一些。

坐在商務車裏,洋洋得意的陳家三兄弟,以及瞎眼老頭,遇到了跟昨晚白煞遇到的一樣的情況。

一個荒僻的路口,他們被一輛車給截住了。

車上下來兩個黑衣人,告訴他們,天哥忽然想起來,有重要的事情沒有說明。

就在不遠處的廢棄工地等著,讓他們過去一下。

詭異的場景,讓陳家三兄弟,以及瞎老頭,都無比的驚恐。

這分明是他們昨晚才剛剛上演的戲碼。

昨晚攔截白煞的「秦天」是他們,那麼今晚攔截他們的「秦天」,又是誰?

真的是方才在酒店裏見到的秦天嗎?

「狗東西,竟然敢欺騙到爺爺頭上!」

「說,裏面究竟是誰?」陳老三衝上前,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個黑衣人的脖子。

黑衣人面紅耳赤,不過仍舊咬牙道:「你敢殺了我,天哥不會放過你的!」

「我們只是奉命來傳話,你們要是不敢去,儘管走!」

陳老三驚恐不已。

「齊老,你怎麼看?」陳老大總覺得不遠處的廢棄工地里,有什麼冤魂在等着他們。

是白煞冤魂不散,回來報復了嗎?

瞎眼老頭往天空翻了翻眼睛。

他雖然是個瞎子,但似乎比明眼人看得更清楚。

「不管是誰,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們如果怕了,在這裏等我。」

他拄著棗木拐杖,慢慢朝黑漆漆的廢棄工地走去。

藝高人膽大。

不管對方是誰,他都不相信,能殺得了他。所以進去一看,就能把這個謎底給揭開。

陳家三兄弟面面相覷,咬了咬牙,也跟了進去。

他們昨晚在圍獵白煞的時候受了傷,幸虧得到了瞎老頭的救治,沒有大礙。

現在,有瞎老頭在前,加上他們三個。他們也覺得,放眼南七省,沒人能動得了他們。

哪怕白煞冤魂復生,也能再次將之打入無盡地獄。

他們一前一後,走進了工地。

外面的兩個黑衣人,則是露出獰笑,將司機給控制了起來。

「你是誰?」廢棄的建築內,看到有一個人背對而立,陳老大沉聲喝問。

「殺人者,秦天。」

一個略含揶揄的聲音響起,對方轉過了身。眼神包含譏諷的看着他們。

陳氏三兄弟,同時楞了一下。

認出此人,忍不住臉色大變。

「銅人!」

「你是呂家少爺身邊的護衛!」

銅人笑道:「錯。」

「今晚,我是殺人者,秦天。」

「你們都要死於秦天之手。」

「什麼意思?」一時間,三眼閻羅,沒有反應過來。

瞎眼老頭低聲嘆氣。

「呂家以五千億的身價,位列五大家族之首。」

「這些年,家主呂偉忠疾病纏身,退居幕後。家族事務,交給公子呂良打理。」

「傳聞公子呂良,溫潤如玉,為人低調,不喜名利。」

「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假象啊。」

銅人冷笑道:「你眼睛雖然瞎,不過心裏倒是明白。」

「那麼你倒是說說,呂良公子為什麼這麼做?」

瞎老頭低聲道:「隱居幕後,掌控全局。是為上策。」 再次重新上場,uc這邊率先做出了變陣,小前鋒位置換上了辛格爾頓,大前鋒位置換上了朱爾斯伯納德。

前者擁有472的三分命中率,而後者則擁有383三分命中率。這兩人同時上場,能夠給陳凡無限拉開空間,這樣一來,不管是包夾、box1,還是單人盯防,陳凡傳出去的球都會有很大的威脅。

雖然防守實力上較之前下降了一點,不過進攻火力提升了更多,一進一出之間,完全是賺的。

接下來的比賽中,兩隊你來我往,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uc見招拆招,堅持陳凡場上自己得分突破分球的打法,防守端陳凡作為主箭頭,其他人區域聯防,也能最大程度的限制住c的進攻火力。

最終uc一路將領先優勢保持在10分15分之間,最終以8972戰勝了bs陳凡一人獨得25分13籃板16助攻4搶斷3蓋帽的數據,而且是在下半場3分鐘的時候就三雙到手。

最終是奧尼爾猜中了最終的三雙時間,這讓他誇起陳凡來更是沒有任何負擔,一水的好詞都往陳凡身上扔。

當然,陳凡在這場比賽中的表現確實對得起奧尼爾的稱讚。陳凡賽后洗漱完畢之後,並沒有來開球館,而是選擇留下來,他之前讓趙優依和江暮晚兩人也給他買了票,觀看他下一場對手的比賽。

科羅拉多大學和俄勒岡州立大學的勝者。這兩場比賽同樣被安排在tobie中心,上一場因為陳凡的影響力和人氣,所以現場17500個作為全部爆滿。

而到了這一場,則出現了很多空位,看上去有些稀稀拉拉,估摸著只有10000出頭一點。

比賽中的時候,甚至鏡頭還頻頻對準了場邊的陳凡,當然也會給陳凡身旁的趙優依和江暮晚兩人一些鏡頭。

三人面對鏡頭都會從容優雅地打着招呼,不過陳凡主要目的還是觀看他們下一輪的對手。

上半場看了10分鐘左右,陳凡就已經確定他們的下一場對手應該就是科羅拉多大學了。

只是開局10分鐘,科羅拉多大學就已經領先了俄勒岡州立11分,而且場面上後者一直被壓着打。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