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越低頭一笑,她也握緊了瑞霖的手,「難得遇到這麼好的男孩子,我當然不能錯過咯。」

  • Home
  • 未分類
  • 清越低頭一笑,她也握緊了瑞霖的手,「難得遇到這麼好的男孩子,我當然不能錯過咯。」
2022 年 3 月 28 日

她看向瑞霖的眼神只有滿滿的愛慕,那雙漂亮的眼睛好像要閃出光似的。

「你們的刨冰好了。」

老闆把兩碗分量十足的刨冰遞上來,清越和瑞霖拿上刨冰就離開了。

看著兩人親密無間的背影,謝漫安心裡一萬個不願意。

「怎麼?人家都有女朋友了,你還想把他從清越身邊搶走啊?」鄭嘉寧看出了她眼裡的氣,但她也得好心提醒謝漫安一句。

「切!你懂什麼!」謝漫安氣呼呼地翻了個白眼,她可算是把清越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了。

下午上課的時候,清越來得不算早,但她一進教室就聽到周圍人嘰嘰喳喳的議論。

曾治豪還直接跑到清越面前問她:「你是不是在和那個新生交往啊?」

「你聽誰說的啊?」清越四處掃視了教室一眼,發現謝漫安正若無其事地坐在位置上看書寫題。

「我聽我堂弟說的。」曾治豪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空位上。

「你堂弟是?」

「曾希柏啊。」

清越聽到這個名字,眼睛都要驚大了,沒想到這倆人也能扯上關係,之前也沒聽曾希柏講過他有個堂哥……

「所以你和新生那事是真的嗎?」曾治豪又回到了主題。

清越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曾希柏悄悄在清越耳邊說了句:「謝漫安因為這事,對你印象不太好了呢。」

「無所謂啊。」清越也沒在怕的,直接把話撂出來:「我沒必要為了個不熟悉的同班同學丟掉一個滿分男友。」

「看看這個,有沒有要進的社團,有的就填上。」閑話歸閑話,曾治豪沒忘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遞了一張社團表給清越。

「其實我也沒什麼想進的社團。」清越大致看了看社團的介紹,依舊沒有她特別想去的。

這個時候,瑞霖走進了教室。他走進教室都那一刻,所有女孩都目光全落在了他身上。

他徑直走到清越身邊,把一顆圓潤飽滿的蘋果放在她的課桌上,語氣溫柔地告訴她:「姑婆買了蘋果,我特地留一個最大的給你。」

「喏,鳳梨酥。」清越從書包里拿出兩塊鳳梨酥塞到瑞霖手裡。

兩人雖然沒有特別親昵的動作,但是彼此間的眼神也夠一旁的曾治豪吃飽狗糧了。

「哎哎哎。」曾治豪忍不住扯扯瑞霖的衣角,「你倆是誰先喜歡的誰啊?」

「我先喜歡的她。」瑞霖直接坦白了。

「呵!沒看出來啊!」曾治豪對清越露出刮目相看的眼神,然後轉過頭問瑞霖要不要加入學校的社團。

瑞霖把曾治豪遞來的社團表細看了看。他大概是有了決斷,但他想保留神秘感,沒有第一時間告訴別人自己的選擇。

「你想入社團啊?」清越好奇地看著瑞霖。

瑞霖點了點頭,把手裡的表格對摺對摺再對摺,裝進自己的口袋裡。

「今晚我有聲樂課,就不陪你一起吃晚飯了。」

「好。」

謝漫安看到瑞霖和別的女生相處,心裡醋意大發。再看看詩恩,他在教室坐挺久了,沒見他有什麼不良反應。

看來是自己太容易吃醋了……

。 酒足飯飽,散場之後。

車笑坐在車裏,楊琛和楊森叔侄倆蹲在綠化帶邊緣聊天。

楊森抽著煙,指了指車裏的車笑:「聽說你已經讓她住到你那套房子裏了?你小子小心點兒,別搞出人命來。」

楊琛翻白眼兒:「我心裏有數。」

楊森看着楊琛道:「小琛,你以後的性子得改改。」

楊琛聞言有些疑惑:「怎麼了?」

「你啊,性子太軟。就像這一次,你是不是忘了你才是老闆?你要明白,只要做事情就不可能不得罪人。想着什麼事情都八面玲瓏,你好我好大家好,那還做什麼公司呢?」

「我是想着你剛剛簽下了康導,總得給人點兒面子。」

楊森搖搖頭:「你年紀這麼小,何必考慮那麼多?你就是心眼兒太細,太敏感,身上連點兒稜角都沒有。」

楊森拍拍楊琛的肩膀,站起身:「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放開手腳去做事,天塌下來還有我們給你頂着呢!」

看着楊森坐上車離開,楊琛嘆了口氣。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前世就是一個謹小慎微的普通人,有時候和別人鬧了矛盾自己能難受好幾天,如今重活一世,雖然灑脫許多,但根子上卻仍然積重難返。

居移氣,養移體,慢慢來吧。

………

次日,三人又面試了男主角,也就是面瓜的角色。

雖然《青衣》是一部大女主戲,但男主角同樣很重要。

因為這部戲的基調是悲的,但卻不能把它拍得絕望而壓抑。

從戲里美到戲外的筱燕秋已經可以說是黃連托生了苦膽胎,從里苦到外。事業上戲路被斷,愛情又所託非人,在這種雙重打擊下,就這麼麻木地嫁給了其貌不揚的面瓜。

所以面瓜在某種意義上需要承載起生活中的希望,成為無盡黑暗裏的一縷光。

所以這角色的外表要求不能帥,最好醜一點,但是本性又要是憨厚的,善良的,起碼看着不能招人討厭。

用後世的話來說,就是丑萌、丑帥。

這個詞彷彿是矛盾的,但理解起來很簡單,一個是外相,一個是魅力。

不過說實話,與昨天面試女主角相比,今天的面試簡直可以稱得上辣眼睛。

昨天是水靈水靈的姑娘,今天是歪瓜裂棗的漢子,那種落差實在是不可以道里計。

面試了大半天,楊琛在心裏合計著,要不然就算了,面瓜的角色還是請原版的付彪來演吧。

「三位老師好。」

今天的面試楊琛很少說話,基本都是康紅雷主持:「做個自我介紹吧。」

「老師好,我叫黃勃,今年26歲,來自山東青島,以前曾經做過歌手,組過樂隊,還當過幾年舞蹈教練,去年入行之後拍了一部電影,我在其中飾演男主角。我很喜歡錶演,也很喜歡《青衣》,希望三位老師能給我一個機會。」

楊琛本來在桌子底下玩著貪吃蛇,打算對男主選角完全放手,此時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馬上抬起頭看了過去。

大鼻頭,大嘴巴,大馬臉,留着一頭長發,站在那裏微微塌著腰,臉上掛着略帶討好的笑。

確實是黃勃,儘管此時的他一點兒也沒有後來百億影帝的風範,但這張臉是不會錯的。

楊琛來了些興趣,收起手機,雙手抱臂,打算好好看看「青島貴婦」的表演。

「你還演過電影?而且還是男主角?」康紅雷仔細打量了一遍黃勃那張臉,選角的導演是瘋了還是瞎了?

黃勃緊張地吞了口口水:「是的,小製作電影,名字叫《上車,走吧》,導演是管狐。」

「上院線了嗎?」

黃勃面色已經僵硬了,搖頭道:「沒有,是一部電視電影。」

楊琛此時出聲道:「雷哥,這部電影我知道,是北影廠電視電影製作部和京城金英馬聯合投資的,成本不會超過一百萬,後來賣給了電影頻道,應該還賺了錢。」

康紅雷有些無語:「要不你來?」

「行,我來吧,儘早定下。」楊琛也沒那個性子了,應了一句,看向黃勃:「結婚了嗎?」

黃勃聞言愣了一下,但還是老實搖頭:「沒有。」

「有女朋友嗎?」

「有,談了兩年了。」

「行。你既然說看過《青衣》,就應該知道,面瓜是一個善良,溫和,執著,熱愛家庭的角色,他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交警,一個接地氣的普通人。」

楊琛說着看了黃勃一眼:「你說你以前是玩音樂的,還組過樂隊?」

「是的。」

「怪不得。」楊琛的目光落在黃勃的長發上,「回去把你的頭髮剪了,這個角色就是你的了。」

黃勃這次沒有及時應聲。

「怎麼?」楊琛眉頭一皺,「你不願意?」

黃勃糾結道:「也不是不願意,就是有點兒突然。」

「那說明你還沒有做好當一個演員的準備。既然如此,又何必在這裏耽誤時間呢?」楊琛擺擺手,「回去吧。叫下一個進來。」

說實話楊琛是無法理解他們這種人對長發的執念的,但是小叔楊森自從坐鎮公司以後都能狠心把長發給剪了,沒理由其他人做不到。

而且剪頭髮不是刻意的刁難,而是角色的需求,面瓜的職業是個交警,誰家的交警是長發飄飄的?

此時的黃勃顯然還沒有下定決心真正做一個演員,而且他如今初出茅廬,演技也有待考量。

楊琛雖然出於幾分情懷願意給黃勃一個機會,但是上杆子不是買賣,如果連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那就還是算了吧。

楊琛的話一出口,黃勃咬咬牙:「我剪!」

楊琛點點頭:「那麼第一個問題就解決了。你現在多高?體重多少?」

黃勃道:「身高172,體重60。」

「瘦了點兒,最好再胖20斤。」楊琛道,「我們這部戲計劃5月中旬開機,離現在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你要在20多天內增重20斤,可以做到嗎?」

「我可以!」

「很好。」楊琛滿意地看着筆直站在那的黃勃,「我看過你的戲,我覺得你會是一個好演員。所以我願意給你這個機會,至於能不能把握住,那就看你自己了。」清晨。

冷霜將整個無定城覆蓋。

炊煙裊裊。

煙火飯香。

這個屹立在地面的龐大城市,醒了。

嗡~

令牌震動。

一條信息浮現在顧言腦海。

「今日培訓提前,一炷香時間,速來!」

是巡夜司之前預定的最後培訓和分發部分裝備,福利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第一百一十九章發酵,餘波,調令 在我用黃符燒烤葫蘆的時候,白嫣再次妥協了,不甘心就這樣灰飛煙滅的她,說還有更好的辦法讓我們合作,而不止是人鬼的口頭協議。

我熄滅了黃符后,急忙問她是什麼辦法,我當然也不想殺她,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那裡動作吞吞吐吐了,我只是想嚇唬她一下。

白嫣說,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為一、靈魂,又可稱天魂跟主魂;二、覺魂,又可稱地魂跟視魂;三、生魂,又可稱人魂跟象魂。

七魄分為喜、怒、哀、懼、愛、惡、欲。

三魂在於精神中,七魄在於物質。魂為陰,魄為陽。

其中三魂和七魄當中,又各另分陰陽。三魂之中。天魂為陽,地魂為陰,命魂又為陽。而所謂的鬼魂,就是地魂。

人死後,體魄肉身消失,三魂離體,命魂因為沒有肉體的寄居,直接消散,而天魂則是縮小與地魂融合,一直存於地魂當中,處於沉睡的狀態,地魂則成為主魂,也就是化成的鬼魂。

天魂雖然沉睡在地魂當中,但是對每一個鬼魂都相當重要,鬼魂的實力,除了怨恨度和時間,天魂也存在一部分的原因,而且是很大的一部分。

有些鬼雖然死得很慘,怨氣也很大,甚至可以說是怨氣衝天,但是她的鬼力也並不是很強,主要是天魂決定了她的鬼力上限。

換句話說,天魂如果是天生就強大的鬼,那麼她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鬼力越來越強,越來越恐怖,如果她死得很怨,那就更加恐怖了,本身的怨念加上強大的天魂,過了幾百年,那將無人能敵。

白嫣的天魂還算可以,加上上千年的修鍊和鬼王調教,自然已經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厲鬼。而白嫣更厲害的是,她居然可以將在自己魂內的天魂給提取出來,用於修鍊,一旦她喚醒天魂,那她的鬼力將會更上一百層樓,可惜肉體已死,想喚醒天魂何其困難,白嫣嘗試了幾百年時間都沒有成功。

「唐浩,我跟你說了這麼多,你應該明白了天魂對一隻鬼的重要性了吧?我把我的天魂給你,用做擔保。」白嫣說道。

如果真像她說的那樣,那天魂確實對鬼重要,如果我毀了她的天魂,那白嫣就算不灰飛煙滅,基本上也廢了,她的鬼力會無比的弱。

沒想到鬼魂居然是地魂和天魂融和的魂體,而天魂沉睡其中,地魂做了主魂,這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知真假。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我提出了質疑。

「哼,這又不敢,那又不信,我看你就是想耍我,如果你想殺我,那就痛快的吧!」白嫣冷哼一聲。

「她說的話,是真的!」就在這個時候,昨天那個女人聲又響起來了,但還是不見其人。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