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姬美眸嚴肅,道:「陛下,您去函谷關,多多小心幽州的順勛王!」

  • Home
  • 未分類
  • 竇姬美眸嚴肅,道:「陛下,您去函谷關,多多小心幽州的順勛王!」
2022 年 2 月 25 日

「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讓他出兵靠近您!」

秦雲雙眼睜大,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順勛王?!

竇姬怎會讓自己小心老十一,他可是朕一母同胞的弟弟,跟昔日的老九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見狀,竇姬砰的一下就跪下。

玉臉蒼白道:「陛下,臣妾只是擔心您,才這樣提醒的,切勿怪罪臣妾多嘴。」

秦雲深吸一口氣,現在的竇姬早就歸心,絕不會無的放矢!

用手扶起她;「朕相信你不會亂說,你跟朕說,為什麼要小心幽州順勛王?」

竇姬為難,皺眉微微帶起些許皺紋,但為她平添了幾分成熟風情。

沉默良久才開口。

「臣妾只是多心,提醒一嘴,具體有什麼不太好說。」

「當年諸皇奪儲,勢力最大的就是順勛王,而且他也是嫡出,先帝只差了那麼一點,就立了他。」

「這樣的因果,不得不防。」

聞言,秦雲面色微微一松:「你說的朕都知道,但畢竟是親兄弟,也不至於。」

「愛妃,不要擔心。」

竇姬抿唇,忐忑道:「陛下,恕臣妾直言,皇家親兄弟又如何?」

她抬頭看了一眼秦雲,試探道:「帝王家,可不同於百姓啊!」

「您去函谷關,那是順勛王的地盤,如果發生意外……?」

她沒有說完,而後再爆一個大料。

「老九生前曾說過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秦雲眯眼:「什麼話?」

竇姬嚴肅道:「他說,如果不是因為順勛王不願落於人後,也有那個心,他都想拉攏順勛王,借他的幽州大軍。」

聞言。

秦雲雙眼射出犀利的芒,右手五指不禁捏緊,砰砰作響!

臉色,極為僵硬!

這些話,是非常的誅心之論啊!

不願落於人後,也有那個心,什麼心?

稱王的心嗎?

想起自己在終南山,要摔落懸崖時,曾留遺囑,說實在妃子無身孕,就讓順勛王即位。

當時只是情急之下,覺得順勛王勢力大,交友廣,能在最快時間安穩朝堂跟天下,不至於群雄割據。

現在看來,他的背脊骨一陣冷汗!!

久久,秦雲沒能說出話。

做皇帝這麼累的嗎?好像永遠有斗不完的逆賊,就連身體的親兄弟,也似乎不那麼老實友善。

竇姬知道自己說的這些話有多麼嚴重。

便一直低着頭,惶恐不安,偷看一眼秦云:「陛下,臣妾並無任何壞心思,但您多提防一些不是壞事。」

「還請您不要往心裏去……」

秦雲看她的樣子,一陣心疼。

收斂下情緒,將這件事埋進心裏。

忽然露出一個笑容,伸手捏了捏她的風韻臉蛋;「沒事,朕不怪你。」

「你說的朕記住了,不用擔心。」

竇姬心頭一暖,臉蛋不禁露出微微喜色。

她的身份跟過往,說這些話,其實是很忌諱的,剛才純粹是擔心秦雲才說的。

但沒想到,秦雲沒有怪自己,反倒安慰自己。

「嗯嗯,陛下不如就寢吧?」

「床上,臣妾也才好給您按按腰背。」她轉移話題。

秦雲笑道,活躍氣氛:「按腰背有什麼意思,不如按點其他地方?」

竇姬臉上閃過紅雲,低眉垂眼道:「依陛下。」

「哈哈!」

秦雲大笑,攔腰抱起了她。

「竇妃,為何你如此會疼人,總是讓朕有些欲罷不能,恨不得將你吃了。」

竇姬媚眼如絲,也不知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反正讓秦雲陶醉。

「陛,陛下不是上次說……臣妾是長輩嗎?」

秦雲腹中火焰燃燒。

嘶啞的喊了一聲:「對啊,竇姨!」

下一秒,竇姬雙腿一軟,就被扔上床,聽到那充滿侵略性的聲音,一時間美眸開始融化,變得水汪汪的。 即便開了鎖門進入寶塔,取寶之路也不會太簡單,余昭然讓小銀繼續探測,果然發現了機關法陣。

不過,區區機關法陣,有系統小銀的檢測手段,即便神識無效,也能窺破一切的機關法陣。

余昭然一路縱跳而下,來到了鎮坤印所在。

這寶塔,往上是塔頂,往下還有地窟,處於華家的中心位置,地底深有二十米左右。

鎮坤印就放在地上,地上鋪着堅硬的磚石,刻紋顯目,刻畫出了一座法陣,有守護之效,還有攻擊之效,還能促進鎮坤印的力量爆發。

余昭然一指地面,砰砰幾聲,光束阻擊了法陣的力量,輪環一揮,刻紋就產生了變化,而後,法陣顫動,噗嗤一聲,當場啞火。

余昭然走近鎮坤印,伸手就拿。

嗡!!

鎮坤印一震,一股恐怖威勢彌散,席捲而開,大呂洪鐘一般的聲音傳入腦海:「汝為何人?!」

「我是嫩爹……哦不,你是死東西,誰要當你爹啊?」

「找死!」

鎮坤印爆發一股力量,衝擊余昭然,余昭然運轉力量對抗,竟然有些扛不住?

「有意思啊。」余昭然祭出了子鎮坤印,對抗主鎮坤印的力量。

兩股力量相互衝擊,不斷削減。

「咦?老三?老三在你手上?!」

「老三?哈哈,有意思!」

「回來吧你!」

鎮坤子印便要脫手而出,余昭然面色一沉,將兩個鎮坤印都兜入了莊園空間之中。

余昭然輕哼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

鎮坤主印一消失,整座寶塔劇烈震蕩起來,噗嗤噗嗤,一陣陣呼嘯聲響起,箭矢如風如電,密密麻麻卷向余昭然。

砰砰砰!

余昭然身上爆發密集光束,將席捲而來的箭矢打落,火星四濺,光芒閃耀。

他猛然跺腳,衝天而起,便要離開這座寶塔。

然而,這座寶塔的機關法陣盡數爆發,若非一路弄殘弄破了一些,余昭然怕是都遭不住。

在鎮坤主印被收走後,寶塔頂端衝起一道光束,轟然炸開,響徹天地,驚動了整個華家。

在莊園空間之內。

「此為何地?」

鎮坤主印暴喝一聲,光芒爆發,朝下方鎮去,波紋落下,虛空浮現一道道紋路,將落下的波紋衝擊破滅,煙消雲散。

鎮坤子印在莊園空間的時候,就已經能觸動莊園空間的規則了,鎮坤主印又如何不能呢?

砰砰砰!

一道道光束衝天而起,打得鎮坤主印七零八落,七上八下,猶如打鐵一般,源源不絕。

鎮坤主印被打落下來,幾個智能機械人衝來,持着焊槍,不斷衝擊鎮坤主印。

「此為何地?此為何物?吾將要在此遭受何種磨難?」

莊園規則壓制,光束攻擊,焊槍衝擊,鎮坤主印猶如被打鐵一般,不斷遭受擊打。

嗡!!

磁場波激蕩,衝擊鎮坤印,還有一種奇特電波衝擊鎮坤主印,要滅了鎮坤主印的器靈意識。

鎮坤主印嚇壞了,求饒道:「吾服了!吾服了!吾要認主於汝!要認主於汝!」

……

余昭然衝天而起,一路狼狽趕至寶塔大門,一拍機關,石門竟然毫無反應。

鏗!!

高能炮和機關槍內要應對鎮坤主印,外要應對無窮的機關法陣力量,余昭然無法完全抵擋下來,被一道飛矢擊中,卻無法擊穿余昭然的軀體。

天鈞妙體第六重,軀體的韌性無與倫比,輕易撼動不了。

余昭然皺眉,他被鎖在這座塔之中,恐怕要被圍攻了。

他往寶塔上層掠去,一道巨大光束轟出,一聲爆鳴,轟在寶塔內壁,寶塔劇烈一顫,竟然未被攻破!

這石頭,究竟是什麼材質?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