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白銀球員卡要50點積分,黃金球員卡要150點積分,至於鑽石球員卡竟然高達400點積分。

  • Home
  • 未分類
  • 而白銀球員卡要50點積分,黃金球員卡要150點積分,至於鑽石球員卡竟然高達400點積分。
2021 年 11 月 28 日

現在蔡健手裏的積分,只夠購買一個青銅球員卡的。

如果可以買一個鑽石球員卡,絕對可以提升非常多。

突然蔡健有疑問,於是繼續提問。

「那這個商城只賣球員卡嗎?」

這是蔡健好奇的,因為他現在只看到四種球員卡。

「每一次開啟商城,道具都會有所改變,並不是只賣球員卡。」

這一次商城雖然開啟了,但是最終蔡健也沒有購買。

因為自己只夠買一張青銅球員卡,還不如攢攢積分,然後下一次商城開啟再買。

此時蔡健非常希望可以觸發任務,而最快的方法就是簽約第二名球員。

但是現在真的走不開,蔡健需要打開魯雲龍的知名度。

而來到了5月份后,也意味着青年隊聯賽來到了尾聲。

聯賽也只剩下最後三場比賽了,而五月份只有兩場比賽。

分別將於5月5日和5月20日進行,兩場比賽中間隔了很久。

因為這兩場比賽中間,還有一場杯賽。

而這個賽季就是青年德國杯,也就是青年隊的德國杯。

柏林赫塔U19實力很強,過關斬將打進了決賽。

而青年德國杯決賽,將於5月12日進行。

這也是魯雲龍這個賽季,遇到的最關鍵的比賽。

而對手則是弗賴堡U19,也是一支實力強勁的球隊。

但是擁有了魯雲龍,將會提升柏林赫塔的勝率。

隨後來到6月份,還有其他的杯賽。

這個賽季目前華夏國內知之甚少,如果翻譯過來應該叫A德甲青年賽。

雖然叫A德甲青年賽,但是實際上是一個杯賽。

一共四支球隊,是單回合賽制。

但是如果打平,不會進入加時賽。

而是將進行第二回合,最終決斷最終的勝方。

時間來到了5月5日,迎來了青年賽的倒數第三場比賽。

對手是漢堡U19,當然對面是沒有孫興慜的。

但是還是激起了魯雲龍,再加上上一場比賽他雖然送出了助攻,但是他並沒有進球。

所以這一場比賽,魯雲龍使足了力量。

今天現場依舊來了不少人,其中甚至可以看到不少華人。

而他們都是住在德國的,當知道柏林赫塔梯隊有個厲害的華夏球員后。

都來到了現場觀戰,希望看一看這個同胞,是不是如外界說的那麼強。

而今天他們沒有失望,魯雲龍火力全開。

僅僅上半場就完成了帽子戲法,來到下半場后再進一球,成功完成大四喜。

今天現場來了足足200人,所有人都被魯雲龍驚呆了。

本來魯雲龍想要繼續進球,但是很快他發現自己被換下了。

對方拿魯雲龍一點辦法也沒有,的確以魯雲龍的能力,踢青年賽完全就是BUG級別的。

這一場比賽結束后,越來越多人知道了魯雲龍。

俱樂部高層也知道了這個華夏球員,甚至一線隊球員乃至主教練。

也知道在梯隊,擁有着這樣的天才邊鋒。

(求收藏!!!求推薦票!!!) 第二天,酈瓊帶著諸人去見呂祉,準備來一出好戲。

「待會兒看我眼色行事。」

進門前酈瓊又低聲叮囑了一遍,諸人點了點頭,酈瓊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獰笑來。

酈瓊等人到了衙門大堂,呂祉早已和中軍統制官張景、都督府同提舉一行事務喬仲福、統制官劉永衡等幾個人在等著了。

在呂祉想來,酈瓊上門估計又是來搞事情的,所以把自己幾個心腹都叫上,心裡有底氣些。

見到橫眉豎眼的酈瓊等人,呂祉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招呼道:「大家都請坐。」

酈瓊等人不答話也不行禮,各自找了位置坐了下來。

呂祉見氣氛不對,剛想發問,就見酈瓊從袖子里摸出一封文書,在手中抖了抖,沖著張景質問道:「張景,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我們有什麼罪,你要把這些事情報告給朝廷,你居心何在!」

呂祉定睛一看,我靠,是密信!

呂祉立刻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和即將要發生什麼,嚇得趕緊離座開溜。

「呂祉匹夫,哪裡走!」

見呂祉要跑路,酈瓊大喝一聲,如一隻餓狼一樣撲了過去。

呂祉見酈瓊凶神惡煞般朝自己撲來,嚇得腿都軟了,眨眼就被酈瓊一把拿下。

就在此時,突然從屏風之後竄出一個兵卒,舉起明晃晃的大刀就朝酈瓊砍來。

酈瓊驚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轉身,扯著呂祉要往堂外走。

「噹啷」一聲,刀砍在了酈瓊的背上,幸好今日穿了鎧甲。

酈瓊退出堂外,大喝一聲:「敢偷襲老子!」

說著把呂祉丟給了親校,從親衛手裡取過一根鐵楇就和偷襲他的人干在了一起。

酈瓊是個猛將,三兩下就把那個兵卒給砸死在台階下。

殺了兵卒,酈瓊朝一臉死灰的呂祉吐了一口唾沫,恨恨地罵道:「呸,老匹夫,看來今日你想對老子不利。」

我去,冤枉啊,我是怕你會亂來,才叫了個人躲在屏風后保護我,我真要對你不利,早就埋伏下五百刀斧手了。

此時除了呂祉,張景、喬仲福、劉永衡等人都已經被酈瓊的親校所殺。

「走,回營。」

回到軍營,酈瓊等人早就準備好了一套說辭煽動兵士跟著他們一起造反,四萬大軍浩浩蕩蕩地全體出動,北上投靠劉豫。

「酈將軍,酈將軍。」

被栓在馬上的呂祉腸子都悔青了,有氣無力地喊道:「酈將軍聽我說,要是我有什麼過錯,你怎麼處置我,我都無話可說,可你為什麼要背叛朝廷啊。」

「哼,老匹夫,現在後悔了吧,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酈瓊又狠狠地啐了一口呂祉,罵道:「是你把老子們逼上絕路的,你就不要費那個口舌了。」

「弟兄們,到了北邊吃香的喝辣的,大塊分金銀。」酈瓊大聲喊道:「廬州城咱們也不能白來一趟,大家放開手腳,能撈到什麼東西都歸個人,撈完了咱們就出城!」

「好!好!」一聽說可以放手劫掠,一直有這個優良傳統的淮西軍將士都興奮地縱聲歡呼起來。

聽酈瓊要縱兵劫掠,呂祉羞憤難當地低下了頭。

亂兵過境有如蝗蟲,廬州城這一日算是遭逢了大劫難。

酈瓊縱軍在城內大肆劫掠了一番,就押著呂祉和前知廬州趙康直等人出城,準備渡淮而去。

……

「陛下!陛下!廬州八百里加急!」

樞密使秦檜由小黃門領著,一路小跑衝到了內殿,今日沒有朝會,政事堂議事剛畢沒多大會兒工夫,就傳來了天大的壞消息。

趙構突然生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急切地問道:「怎麼啦?」。

「陛下,廬州出事情了。」秦檜一邊喘著氣一邊把加急文書呈給了趙構。

趙構打開文書一看,驚得大叫一聲:「酈瓊敢爾!」

淮西兵變的消息抽空了趙構身體的力氣,他頹然地塌坐在了交椅上。

悔啊,趙構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當初要是直接把淮西軍交給岳飛該多好。

完了,好不容易支撐起來了江淮防線算是完了,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局勢也完了。

趙構恨得真想抽秦檜幾個大嘴巴子。

秦檜偷偷地瞥了一眼趙構,小心翼翼地說道:「唉,張都督真是一意孤行啊。」

此時不趁機甩鍋,捅你一刀,更待何時。

趙構緊緊地攥著加急文書,恨得眼睛都要冒出火來,張浚啊張浚,你太讓朕失望了!

不過久經考驗地趙構迅速恢復了看不出來什麼表情的表情,取過紙筆就「刷刷刷」地寫了起來。

「秦樞密,朕的親筆詔書八百里加急送到酈瓊手上。」

……

酈瓊率領大軍一路向北到了潁州三塔,此地離淮河只有三十里,渡過淮河就是劉豫的地盤了。

呂祉艱難地掙扎翻身下了馬,站在一棵特別大的棗樹下,遠遠地看著北方。

「酈瓊,你殺了我吧。」呂祉已抱了必死之心,他嘆道:「劉豫是亂臣賊子,我怎麼能去見他!」

「少他娘的廢話,快給老子上馬。」

「哈哈……,」呂祉凄厲地大笑道:「人大不了一死,要死就讓在這裡吧!你們過了淮河不是一樣要殺我嗎,何必多費這些事。」

呂祉的話引起了身邊軍士的一陣騷動,有些人望著北方也嘆起氣來。

「你!」

就在酈瓊剛要發飆的時候,就聽見親兵來報,趙構的信使有詔書送到。

……

「酈將軍,陛下的詔書是怎麼說的?」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