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聲,不絕於耳,響徹御書房。

2021 年 12 月 28 日

一旁的戒心,早已經嚇的疲軟,瑟瑟發抖。

許久之後。

陶陽抽的手都軟了,喘著粗氣,看向秦云:「陛下,按照您的命令,已經打爛了他的嘴。」

秦雲坐正,戲謔看着滿嘴是血的覺休。

不屑道:「下次記清楚了,跟朕說話記清楚自己幾斤幾兩!

「拖下去,關入天牢!」

「是!」

陶陽等人上前架起二人就走。

豐老不放心,眼神示意錦衣衛也跟着。

等人走後。

秦雲眼神冰冷,下令道:「豐老,你現在親自去一趟終南山,持朕手諭,秘密進朝天廟之中搜捕。」

「一定要找到公孫瓚這顆老鼠屎!」

「一旦找到,以窩藏朝廷欽犯為由,將朝天廟所有重要人物控制起來,而後發信號回帝都,會有軍隊前來封鎖。」

豐老彎腰:「是,老奴這就去辦。」

「等等,假如沒有找到公孫瓚……」秦雲猶豫一下,道:「那就先不要撕破臉。」

豐老再次點頭。

「喜公公,去刑部的官員來,讓他們連夜入天牢,審訊朝天廟三人。」

喜公公擦了擦汗水,對於秦雲的霸道和威嚴,深感忌憚:「是,奴才這就去。」

一個時辰后。

思來想去。

秦雲決定去乾華宮,跟慕容舜華聊聊朝天廟的事。

宮內,一扇門窗,外面雪色絕美。

裏面有珠聯璧合的一對佳人。

「你抓了朝天廟的外寺方丈?」慕容詫異道。

秦雲點頭:「沒錯,本不想在毫無證據的情況,跟朝天廟徹底撕破臉,但這廝實在是太過囂張。」

「朕便打爛了他的嘴,下了天牢。」

慕容舜華星眸閃爍,清冷道:「他們都是長期以來養尊處優,忘記了一位帝王的威嚴!」

「該打,該罰!」

「我若是你,直接派大軍夷平了終南山,反正你也基本上確定朝天廟有古怪。」

「別的不說,就朝天廟在民間這如同神靈的名聲,就足夠拿他們開刀的了。」

她看着有些提秦雲生氣。

秦雲微笑,伸手輕輕攬住了她的纖腰,頭貼在她的腹部。

如此親密,慕容舜華只是臉蛋略微紅潤,已經不再抵觸。

「對了,江湖上一直有傳言,說朝天廟的實力不弱於任何一個門派,普遍武功極高。」

「外寺方丈,已經是朝天廟的高層了,你得讓天牢嚴加看管才行。」

聞言,秦雲挑眉:「你還知道朝天廟的格局?」

慕容舜華玉手輕輕撫摸他的側臉輪廓,笑容清麗。

「本掌教是邀月宮的傳人兼掌教,這點事能不知道么?」

「現在你是朕的女人!」秦雲有些霸道的摟緊她。

慕容舜華翻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狐臉一笑,猶如冰山融化。

撇嘴道:「你的佔有慾真不是一般的大。」

秦雲仰起頭,笑道:「你喜歡嗎?」

「切。」她不屑一笑,反問道:「那你喜歡我的佔有慾么?」

秦雲挑眉,趕緊轉移話題,以免引火上身,又說自己後宮三千佳麗的事。

「快說說,朝天廟是怎麼個情況。」

慕容皺了皺瓊鼻,輕哼一下。

不咸不淡道:「朝天廟分為內外兩寺,地位最高的應該就是內寺主持,慧生。而外寺的方丈處於其次。」

「方丈有五名,管理著不同的事務。」

「至於具體是什麼,這個我也不清楚,畢竟朝天廟實在太過神秘。」

「但我知道,朝天廟武僧之首,乃是一個叫覺真的方丈。」

聞言,秦雲詫異抬頭。

「你確定?」

「朕看那個覺休已經是很強的高手了,他居然還不是武僧之首?」

慕容舜華輕輕頷首,睜大美眸認真道:「這是當年我師尊告訴我的。」

「他的確不是武僧之首,朝天廟的武僧之首很強,我師尊當年交手過。」

說完,她美眸浮現一絲冷冽:「估計王敏那個賤人也是看在朝天廟江湖實力很強,才想要結盟的吧。」

秦雲眯眼,呢喃道:「佛門本是清凈之地,卻染上了江湖的氣息。」

「以武亂禁!哼!都不是好東西。」

慕容低頭看他一眼,狐臉帶着一絲玩味:「你這是一竿子打死一船的人?」

「我不就是江湖中人么?怎麼,你嫌棄?」

秦雲挑眉:「你不一樣,你現在是朕的女人,算是娘娘!」

「誰說的?我承認了么?」慕容舜華輕哼,青絲飄動,如廣寒仙子般拒人於千里之外。

秦雲故意一板臉!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慕容舜華捂住自己圓滾翹臀,氣的狐臉通紅,咬唇罵道:「賊男人!再敢打我這兒,要你好看,你不怕死就試試看!」 「抱歉。」靈台宗外十里處,落秋亭中慕容玥正向馮雲歉意道。

馮雲品了口伴月為他倒上的香茗,擺擺手不以為意道:「又不是小師姐的錯,何必道歉。」李懷雖是因為慕容玥才對馮雲百般刁難,但一切的起因卻是由馮雲與賞罰殿的糾葛而起,反而被牽扯到謠言之中的慕容玥才是無辜的。

慕容玥看了眼馮雲淡然的樣子,緩緩說道:「我師尊其實並未閉關。」

馮雲捧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隨後笑容也隨着茶茗露出一絲苦澀:「猜到了,這就是朝晨殿的態度吧。」

慕容玥不可置否,呷了口茶繼續道:「今次賞罰殿那邊既然是由易明玄出手,那應該是沒有放下臉皮來以大欺小的打算,也算是一件不幸中的萬幸吧。」

「是啊,不過若有機會,我想寇蒙應該是不會吝嗇以山嶽壓頂之勢將我這隻螻蟻碾碎。」畢竟在靈華峰上寇蒙就曾不要臉地朝他出手。

慕容玥雖然不知道靈華峰上的舊事,但想了想那位寇殿主的事迹與品性,也不是做不出這等事來,最後只得無奈地問道:「你之後有什麼打算?有這次之事,如今外門之中你風頭正勁,賞罰殿和易明玄應該不至於立馬報復於你,但等風聲過去指不定又會耍什麼花樣找你的麻煩。」

馮雲微微頷首,慕容玥所說與他想的差不太多,但是……

「不知道,也許會出去遊歷一段時間吧。」雖說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但他卻沒有能夠反擊易明玄甚至賞罰殿的辦法,更何況現在朝晨殿中除了慕容玥與還在閉關的張石外,他得不到絲毫的支持,如何能以一己之力與賞罰殿抗衡。既然打不過,那就只能躲了。

聽罷,慕容玥放下了茶杯:「嗯,看來不用我勸你了。退避一時也不算是壞事,只要張師兄能順利出關,局勢應該就能好上許多。有我與李師姐的支持,你的修鍊應該也不會落下太多,大可以等到內門弟子的選拔開始后再回來」

聽到慕容玥準備為他助拳的話語,馮雲不禁笑了起來:「誒……小師姐不會又打算讓我賣身吧?」

慕容玥抬眉颳了一眼馮雲,隨後淡然地品了口茶:「我想買,你願意出價嗎?」

「嘿,這還是算了,這馮雲獨一無二,賣了可就沒了。」馮雲邊笑邊說道,「不過有小師姐這句話,以後小師姐遇到什麼難事需要馮雲,馮雲必不推辭。」

馮雲話語輕鬆,但慕容玥卻能感受到其中的認真,她面色微變,嘴角略微翹起:「是嗎,這可是你說的。」

見慕容玥一副別有深意的樣子,馮雲不禁輕咳一聲,眼神飄忽地小聲嘀咕道:「……只要不是要我賣身或者什麼違背道義的事。」

慕容玥微微頷首:「那你就幫我當上靈台宗的掌門吧。」

「啊?」馮雲沒想到慕容玥會說出這番話來,頓時傻了眼,連一旁為二人煮茶的伴月都不禁手上一頓。

慕容玥見兩人吃驚的樣子,卻是淡淡地說道:「為何驚訝,我慕容玥放棄世俗王權來到這裏,難道你覺得我甘心會在山中作一位普通長老,在不知哪一位殿主之下為他做事?」一雙丹鳳眼中散發出濃濃的自信,我於世俗便是世俗之巔,我若入道亦該不落人下!

面對慕容玥一身捨我其誰的氣勢,馮雲也不禁感到佩服,對方雖是女子之身,卻是巾幗不讓鬚眉。不過他轉念一想,確實也想像不出慕容玥將來俯首低眉聽從他人號令的樣子。

「傲霜鬥雪嗎……呵。」馮雲不禁回憶起當初張石與他談論慕容玥時的評價,一朵山巔雪蓮。

半晌之後,馮雲才回過神來,發現正與慕容玥那雙漂亮的丹鳳眼對視着,情不自禁地心神一盪,趕緊移開了視線。也不知是不是錯覺,余光中的慕容玥似乎嘟囔了什麼,可惜他並未聽清。

「雪蓮妖精!」

……

在與慕容玥談過之後,馮雲也定下了往後的打算:外出歷練,等到內門弟子的選拔開始再回來。於是回來后他便去了丹鼎殿請李慕瑾為他收集一些外面的消息,好挑選離開靈台宗后的目的地。

沒過多久,等馮雲再來時,李慕瑾已經為他準備了不少地方的信息。

「震域嗎……還是算了吧。」仙雷府的事情還沒過去多久,震域與妖聖天的事情也不知道進行地怎麼樣了,萬一他那雷法暴露,豈不是一下就被人猜到可能和聖雷真人有關,所以還是算了吧。

他繼續往下翻閱著各地收集來的資料與風聞,「狐兒山?沒意思。白馬森林?凶獸都沒幾隻,歷練個什麼。鬼煞凶地?唔、有點意思,但在艮域啊……誒,這是?」

一篇來自坤域邊界的消息突然將馮雲的注意力拉了過去。

「疑似中洲先民的遺跡……」馮雲的目光牢牢釘在了這消息之上,「這個有意思!」

聽聞馮雲興奮地說道,李慕瑾也是眼皮一抬:「遺跡?那有什麼意思?」

馮雲嘿嘿一笑:「據這消息說,在中洲森林的邊緣發現了一處地下遺跡,疑似中洲先民留下的,雖然具體有多大有什麼價值還不知道,但似乎有些探索的價值。」

李慕瑾聽完依舊不解道:「所以?」

「嗨,師姐你不知道,這些中洲先民曾經供奉中洲祖廟,領悟了不少祖廟中的神奇,也以此創造出了不少法術和法寶的雛形,但其中不少都隨着九洲地貌大變,人族遷徙而遺失了。而在他們的遺跡之中說不定還能找到這些被遺失的東西。」馮雲話語輕快地向李慕瑾解釋道。

然而李慕瑾聽完卻是不以為然:「但那些不也如你所說只不過是些法術和法寶的雛形吧,如今修行界發展了不知多少萬年,無論法術還是法寶都不知領先了當初那些中洲先民多少,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