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運轉上古霸王訣后絕對可戰勝比自己修為高一重的人,所以這個護體軟甲對他來說,幾乎沒用處,就是個雞肋。

  • Home
  • 未分類
  • 葉秋運轉上古霸王訣后絕對可戰勝比自己修為高一重的人,所以這個護體軟甲對他來說,幾乎沒用處,就是個雞肋。
2021 年 11 月 26 日

「不過聊勝於無吧,這個軟蝟甲說不定以後也能派上用場呢。」

葉秋意念一動,軟蝟甲邊立即貼身穿在了他身上,被外面的衣服遮蓋著別人是根本看不出來的,軟蝟甲上布滿細小的鋼針,可以用它來陰敵人,不錯。

怡然的一笑,葉秋又將心神鎖定那本武技功法,武技的名稱和修鍊方法也立即顯現而出:玄階身法武技「飄搖步」,提氣輕身,滑步閃掠,側移橫飄……系統里的武技葉秋根本不需要修鍊,他掃了一眼那些修鍊方法和步驟,便是如會貫通,稍微體悟一下,他就完全掌握了這套武技。

「以後與勁敵戰鬥時,使用這套身法武技躲避對方的攻擊就更方便了。」

很滿意地點了點頭,葉秋將心神從腦中收了回來,突然他又神色一凝,「嗯?有人來了。」

葉秋,靖兒,婉兒,陳有財,三個人急忙從房間里出來,果見院門口一個瘦骨如柴的傢伙正探頭探腦往院子里張望。

「瘦麻桿,你這廝跑來我們這裡作甚?」

靖兒厲聲喝問了一句,院門口那傢伙正是彭天麻。

「二嫂,你們全都在啊,呵呵呵。」

彭天麻陪笑著從院門外行了進來。

「你叫我二嫂?特么什麼意思?」

靖兒柳眉一挑,驚訝且憤怒地問道。

「你是葉秋的小老婆,葉秋是我的老大,所以我當然應該叫你二嫂了。」

彭天麻搓著雙手,顯出一副特別憨厚的神態。

眾人聞言皆都有些懵,葉秋啥時候成了他的老大?先前在香飄酒館的時候,這廝還要當葉秋的老大呢,劇情這麼快就顛倒了,簡直太唐突了。

葉秋剛想斥責他不要亂認親,這時彭天麻突然跪了下來,鄭重的道:「葉秋,我彭天麻要認你當老大,我發誓這輩子一定以你馬首是瞻,忠心追隨你,請您收下我吧。」

看著這突然下跪求領養的彭天麻,葉秋眉頭一皺,可以看出對方是真心誠意要認自己當老大,但是自己可沒想過要收小弟啊。

「大嫂,二嫂,求求你們幫我說說情,叫葉秋收下我。」

見葉秋皺眉,彭天麻不由一慌,急忙向婉兒和靖兒說道。

「哎,秋哥你就收下這小子吧。」

婉兒心坎軟,見彭天麻一副可憐兮兮的摸樣,頓時有些同情。

「是啊秋哥,這個瘦麻桿真心要認你當老大,你就把他收下吧,收個小弟以後當使喚也不錯啊,嘻嘻。」

靖兒嘻嘻笑道。

「好吧,瘦麻桿你起來吧,我葉秋收下你了,別跪著了。」

葉秋本想拒絕,但兩個媳婦都說收下他,那隻能收了。

「太好啦……」

彭天麻這才站起身來,真是激動地快要哭了。

「記住,以後不要叫我老大了,叫秋哥就好。」

葉秋正色說道,他很排斥「老大」

這個稱謂,這很容易讓他聯想到地球上那些黑色會組織,他對那些坑蒙拐騙的黑色會組織真是深惡痛絕,所以禁止彭天麻叫自己老大。

「好的,以後我就叫你秋哥了。」

彭天麻連忙應承,叫啥不重要,只要能當葉秋的小弟,這輩子能夠追隨葉秋,對他彭天麻來說就是最重要,最讓他高興的事情。

「葉秋,你特么給老子滾出來!」

這時院門外突然響起一聲驚雷般的怒吼,震得院子里的五人皆是心神一稟。

「尼瑪是誰在叫囂?」

葉秋不由火大,扭頭向院口外望去,只見院門前方一伙人正殺氣騰騰地走來,為首的一個男子腦袋腫的跟豬頭似的,分不清五官,他邊上一個二十多歲的黃衣男子,長著一張消瘦的刀條臉,三角眼,面目看上去極為凶厲。

「不好,是熊大孬帶著他哥哥熊大傻一伙人來尋仇了,秋哥你快逃。」

彭天麻不由一驚,急忙叫道。

「你特么淡定點,別給我丟臉了。」

瞥了一眼慌亂不已的彭天麻,葉秋嫌棄的說道。

「哎哎,兄弟我真是淡定不了啊,秋哥你有所不知,熊大孬的哥哥熊大傻乃是一重武士,你趕緊爬牆逃跑,趕緊逃跑啊……」

彭天麻臉上的慌亂之色不減反增,他急忙連聲催促,害怕等下葉秋被殺掉。

「哼,僅是個一重武士,秋哥定讓他有來無回。」

靖兒哼了一聲說道。

「是啊,瘦麻桿你就放心好了,秋哥現在的修為也達到了武士一重。」

婉兒和陳有財姐弟倆說道。

「啥?」

彭天麻一愣,瞪著小眼睛仔細打量了葉秋幾眼之後,禁不住失態地叫道,「卧槽卧槽,秋哥果然突破成一重武士了!」

他真是震驚得無以復加,先前在香飄酒館里,葉秋還只是個八重武徒,這才多久啊,竟然就連跨兩個境界成了一重武士,這中間跨越了一個大境界,在武道上這是絕對的奇迹,奇迹的背後,所展出來的不僅是運氣爆表的問題,更是代表著常人無法企及的絕高天賦和資質。

如果說此前彭天麻對葉秋僅是佩服的話,那麼這一刻,就已完全升華為仰慕,就差下跪膜拜了。

除了震驚之外,彭天麻此刻也是頗為驚喜,他親眼見識過當時僅是八重武徒的葉秋秒翻了九重武徒熊大孬,這證明葉秋最少擁有逆一級的超強戰力,打敗熊大傻那絕不是問題。

「這下真不用擔心秋哥的安全了,熊氏兄弟倆來尋仇就是來尋死啊,嘿嘿嘿。」

彭天麻臉上顯出了笑容,說道,「走,咱們出去會會他們。」

言罷,彭天麻當先行出了庭院。

「熊大孬,熊大傻,你們狗東西膽敢來此找我老大報仇,麻爺就問問你們,到底有有幾條狗命?」

彭天麻喝罵起來,透著淡淡的裝逼氣息。 看著即將落下來的海水,清則是腳下一使勁,反身以衝天的劍意湧向四周,瞬間他們腳下的海水旋轉著沖向了四周。

寒跟著周圍湧向天際的海水,忽然天地一轉,讓踩在上面的清和優菈上下調轉了方向。

優菈感受到了突然的失重,摟住了清的手連忙抓緊,然後看著眼前近在咫尺卻還是滿臉笑意的清。

「重頭戲來了,看好。」

清抬起頭來看著那海水中被捲起來的魚群,笑著抬起手來,無窮的劍鋒瞬間在他們的周圍出現,裹挾著那突然迷失了方向的海水湧向四周。

腳下是因為水滴而若隱若現的陽光,頭頂是一團團化作了圓球的海水,還能夠看到圓球裡面那略顯慌張的魚群。

無數海水形成的圓球在頭頂縈繞,彷彿近在咫尺的星空一般,與之映襯的還有更加遙遠的海水,以及自己掙扎著從圓球中掙脫出來,躍入海中的魚兒。

陽光,天空,大海,星空,還有數之不盡閃閃發光的水滴,讓此時的優菈愣住了。

她有些獃獃的伸出手來,用那青蔥的指尖輕輕點了一下那帶著光的水滴,蘊含著劍鋒的水滴瞬間裂開,再度化為了更多的光點。

清水寒來時,舉流匯山川。泛舟難自飲,棄槳望秋巒。

觸手可及的就是大海與星空,雖然這星空只是看起來像是星空而已。

優菈忍不住的露出了笑意,她只覺得眼角有些濕潤,可到底是因為終於看到了這夢想中的一幕,還是因為這是有人特地為她準備的呢,她不知道。

表演結束,收起了這些花里胡哨的劍鋒,清摟緊了懷裡的優菈,腳踩著寒,話不多說便朝著璃月的方向衝去。

這裡已經幾乎到了璃月和稻妻的交界處,他已經感覺到有一位滿是神力的神正從稻妻的方向朝著這邊靠近,顯然是那位雷神發現了自己的邊境線上出現了其他神的力量。

所以清採取的策略是趕緊溜,不然一會兒再把鍾離也招惹過來,畢竟這件事似乎他並不佔理。

而就在清快速的離開不久后,這片海域突然被一陣漫天的雷震所控制,緊跟著一個身影踩著雷電,出現在了半空中,抬起頭來看向了璃月的方向。

不過雷神也並沒有繼續什麼動作,她也不想和摩拉克斯發生什麼衝突,感受到周圍並沒有什麼異常,便一甩手,消失在了原地。

那漫天鎖住的雷震風暴也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恢復了那波瀾不驚的海面,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

璃月,翠玦坡。

清帶著優菈大概的把璃月轉了一圈,最終選擇在此落腳,

緩緩地落在了一座並不高的山丘之上,清將寒歸入鞘中,伸手摸了摸腦門,在海上的時候幸虧雷神來的慢了一步,不然他這人造星空的計劃就要失敗了。

站在一旁的優菈則是還在回憶著剛才那夢幻的一幕,然後轉過頭來看向了清,開口問道:「剛才那一劍,璃月仙人的實力居然是這麼恐怖的嗎?」

清聞言不由得一愣,他是沒想到優菈第一個關注的點居然在這兒,便只能無奈的開口回答道:「那是劍神傳下來的劍意,需要養上好幾年才能出那一劍,現在你讓我再來一遍都沒可能了。」

「就為了這個只能看的東西,你居然就把這種需要恢複數年的強大手段給用了?」

優菈聞言不由得眉頭緊皺,然後轉過頭去,語氣有些低沉的開口說道:「這個人情,你讓我如何回報?」

清緩步走了過來,伸手抓住了優菈的肩膀,讓優菈的雙眼看向了自己,然後沉聲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朋友?」

優菈的目光中帶著些許迷茫,隨即掙脫了清的雙手,轉過頭去看向了遠處的卻砂樹林。

清看著優菈的背影,輕笑著開口說道:「怎麼樣?大海的盡頭的確是星空,我說的。」

「你實現了我的夢想。」

優菈忽然的鬆了口氣,然後轉過頭來,嘴角微微上揚,不屑道:「你導致我沒有夢想了,這個仇,我記下了。」

「這也行?」

清聞言不由得一愣,然後看著笑出了聲的優菈,抬起頭來看著天色,繼續的開口說道:「我們也該回去了,今天的比賽應該快結束了。」

「已經這個時間了嗎?」

優菈緩緩地抬起頭來,看著已經略顯暗淡的天空,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謝謝你。」

「我覺得你不用說謝。」

清笑著搖了搖頭,腰間懸著的寒再度出鞘,載著他們朝著孤雲閣方向而去。

……

孤雲閣。

北斗看著緩步走上來的清和優菈不由得開口問道:「你們兩個跑到哪兒去了?我派人去找都找不到。」

「畢竟浪花騎士好不容易來一趟蒙德,我帶著她在孤雲閣附近四處轉了轉。」

清看著眼神中滿是懷疑的北斗,不由得開口繼續說道:「說起來我待在這兒也沒什麼用吧,要不我明後天還是不過來了,月海亭那邊還有好多事情呢。」

「嗯?」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