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站起來,看着孫青。

2022 年 1 月 26 日

「看什麼看?知道我是誰嗎?霸王集團的高管孫青!你惹的起嗎?我一句話就讓你混不下去信不信?」

「怕了就給我跪下,然後喊我三聲爺爺,然後混蛋,離我的唐月遠一點。」

孫青直接恐嚇著葉飛,想要葉飛跪下,然後在唐月面前變成一個窩囊廢,這樣唐月就看貶了葉飛,二人也就不可能了,畢竟女人都喜歡硬氣一點的男人。

葉飛有些詫異,沒想到是霸王集團的人,自己還沒有接手霸王集團,就有霸王集團的人跟自己作對了。

「看你媽的什麼看?還不快跪下?」

孫青見葉飛愣住了,以為是怕了,就是趁熱打鐵的說着,手中的棍棒還在桌子上狠狠的敲打了一下。

「啪!」

葉飛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孫青的臉上,這個耳光打的清脆響亮。

孫青愣住了,就連他的小弟也愣住了,剛才葉飛還發獃不敢說話,沒想到轉眼就給了孫青一巴掌。

無數人沉默了三秒。

「媽逼的你敢打我?你他媽的不想活了!」

說着孫青就是揚起棍子,朝着葉飛的腦袋上打去。

「啪!」

此時一隻白皙的手握住了孫青的棍子,孫青看着唐月,有些意外,他知道唐月很厲害,但是沒想到這麼厲害,這麼遠的距離,唐月直接就衝上來抓住了棍子。

「孫青,你別鬧了,我們有事!」

唐月告誡著孫青,其實唐月這是在救孫青,葉飛一旦出手,孫青非死即殘,那樣的話,事情就鬧大了,自己也不好跟自己的娘親交代。

在唐月眼裏孫青的行為是多麼的幼稚,葉飛一個手指頭就能捏死他。

「我今天必須揍這小子,竟然打我,你個孬種,竟然躲在女人的後邊,孬種!是男人就給我出來!」

孫青指著葉飛,怒吼著,希望葉飛一衝動就出來。

「快點解決他,我們還有事。」

葉飛輕輕的在唐月的耳邊說着。

唐月點點頭。

「孫青,我不會跟你交往的,我不喜歡你這樣的,我喜歡帥氣的,儒雅的,多才多藝的,你不行!」

唐月直接拒絕著。

「哈哈哈,你不喜歡我?不可能,我這麼帥氣,你竟然不喜歡我?」

「這不科學,唐月,給我一個星期,我會讓你喜歡我的!」

孫青自信的說着,天下就沒有他花言巧語搞不定的女人。

「滾蛋,你在這樣糾纏不休,我就揍你了!」

「我數三聲,你在不走,我真的動手了!」

唐月下達着最後的命令,眉目變得冷清了起來。

孫青吞了口口水,唐月動起手來,不是鬧着玩的,孫青有些害怕了,他不覺得唐月不喜歡自己是障礙,而是覺得葉飛這個小白臉是障礙。

「一!」

「二!」

唐月數着數。

「你揍他一個試試,我看看。」

就在此時,一個婦人走了進來,身穿着旗袍,一臉的怒意。

那婦人走來后,唐月的臉色就變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媽,你怎麼來了?」

唐月有些難受,這個節骨眼她媽來了,很是不妙,誰知道小虎來了會帶多少人,待會是要打起來的。

「我怎麼來了?我在不來,你就翻天了!」

唐月的母親一臉怒意,孫青看到唐月的母親李梅來了,就是十分興奮。

「哎,岳母你來了,你要是在不來我就挨揍了。」

孫青一臉的獻殷勤。

唐月恨得牙根痒痒,這個孫青簡直是個馬屁精,竟然叫自己媽媽為岳母。

李梅被孫青攙扶在椅子上,氣勢的坐下。

「趕緊的,跟孫青定下婚事,孫青哪一點不好了?你怎麼就那麼糊塗呢?」

「你看上了你身後的窩囊廢?我怎麼看他怎麼覺得不順眼。」

李梅不屑的看了一眼葉飛,覺得葉飛長得歪瓜裂棗的,遠不如孫青好看。

「媽,我今天有事,你就別添亂了,好不好?」

唐月氣得一跺腳,皺着眉頭說着。

「別撒嬌,不好使!」

「現在,拉住孫青的手,跟孫青走,趕緊的,不然我就不認你這個女兒!」

李梅指著唐月,開始發號施令。

「媽,別鬧了,好不好!我有事!」

唐月再次說着,怎麼自己的母親就不理解自己呢。

「你有個狗籃子事,趕緊的,拉住孫青的手!」

李梅一瞪眼,唐月有些害怕,從小她的家教就嚴格。

「我先把我媽送走,馬上回來。」

唐月對着葉飛小聲的說着,然後就是拉住孫青的手,和孫青站在一起,這下孫青可樂開了花,岳母出馬,唐月的小手都能拉上。

但是孫青見唐月剛才竟然和葉飛嘀嘀咕咕的,孫青就醋意大起,為了讓唐月徹底忘記葉飛,讓唐月從心底看扁葉飛,孫青並不打算就此離開,他要葉飛的形象毀於一旦。

「喂,小子,我有資產千萬,開着豪車,我爹也是富商,再加上我是霸王葯業的高管,你拿什麼跟我比?」

「你帶唐月出來吃飯,就喝個破奶茶?你的臉呢?」

「我都嫌你丟人!帶女孩子吃飯來這麼寒酸的地方,還躲在女人的後邊。」

孫青一陣嘲諷,為了讓唐月看清葉飛是個窮光蛋,唐月覺得孫青是個白痴,葉飛可是千鼑集團的總經理,唐月搖搖頭,覺得孫青簡直是小丑。

「對啊,你趕緊離開我的女兒,簡直是一個臭屌絲,沒錢還出來泡妞!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我警告你,離我女兒遠點,不然我見一次打你一次,聽到沒有?」

李梅此時也怒喝着,覺得葉飛這簡直是在耽誤她女兒的前程。

「好了,孫青,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你已經不是高官了。」

葉飛淡淡的說着,翹著二郎腿。

「你說什麼?你告訴我不用來上班了?」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啊,就是一個窮屌絲,還想要開除我,你他媽的開玩笑吧。」

孫青搖搖頭,覺得葉飛在裝逼。

「裝,裝,繼續裝,一個臭屌絲,還裝的要開除我的好女婿,你也配?」

李梅搖搖頭,覺得葉飛是個傻逼,在維護最後的尊嚴。

葉飛無奈,他拿起電話,準備給李淑芬打一個,讓李淑芬開除孫青。

「是葉先生嗎?」

就在葉飛準備撥打電話的時候,忽然一聲葉先生之聲傳來。

此時門外走來了一群人,全是穿着西服打着領帶,帶頭的是一個梳着大背頭的男子。

「總經理?你怎麼來了?」

孫青看着自己的總經理來了,就是一陣點頭哈腰,獻媚的說着。

「哦,孫總管啊,你也在啊。」

那霸王葯業的總經理看了一眼孫青,沒想到孫青也在。

「是啊,太巧了。」

孫青點頭說着。

總經理點點頭說着,就是朝着葉飛走去,手中拿着葉飛的照片。

「是葉先生對嗎?」

「對的!」

葉飛淡淡的說着,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葉先生,這是交接合同,現在霸王葯業集團已經是您的了,我是您的總經理兼助手謝雲,你平時叫我小雲就可以了。」

說着謝雲就拿着合同遞給葉飛,葉飛直接簽字。

「好了,您現在是霸王葯業的老闆了,不知道有什麼吩咐嗎?」

謝雲問著葉飛。

此時葉飛笑意盈盈的看着孫青,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此時孫青和李梅,都是驚呆了,臉色變成了灰色,孫青沒想到一轉眼葉飛就變成了他的頂頭上司,李梅也沒想到一個屌絲逆襲了。

二人震驚不已,很是尷尬,唐月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謝總經理,是不是搞錯了?這個屌絲是我們的老闆?公司轉讓了?」

孫青急忙跑到謝雲的面前,指著葉飛說着。

「啪!」

謝雲一個耳光打在孫青的臉上,十分狠辣。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