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手轉身往山下飛掠而去,長發女人也緊跟著返回。

  • Home
  • 未分類
  • 血手轉身往山下飛掠而去,長發女人也緊跟著返回。
2022 年 4 月 20 日

………………

白千雪這邊。

前行的通道很長很長,短距離內看起來是平直的,但長距離卻有點歪歪扭扭的樣子,她拿著手電筒照明,一直沿著通道前進。

到達通道盡頭后,又是一扇門。

這時,內部通訊頻道里,卻傳來了錢有良的聲音。

「隊長,不好,血手兩人在返回了,他們速度很快,很急,在快速往據點那邊趕。」錢有良說道。

「他們發現我進來了!?」

白千雪皺眉,沒辦法確定是怎麼被發現的,但這種地下宮殿,誰也不知道哪裡會被布下警戒方面的機關設施。

「隊長,暫時先退出來吧。」

錢有良建議道:「那裡是他們的地盤,地方也不好,你在裡面沒辦法躲開那兩個怪物的。」

「快有點眉目了。」

白千雪看了看四周,還是距離兩米左右的牆壁上有個按鈕,不用說也是開門的。

按下去,門自動打開來,裡面突然散發出不少光芒。

這是個巨大的空間,類似地下天然洞窟,而不算是整修過的那種人造房間。

光芒來自兩個地方,一個是岩壁,跟之前外面房間和通道的牆壁一樣,這裡的岩壁會發光,提供室內光線。

另外一個發光源,來自空間裡面,靠近岩壁的一個六芒星法陣,散發的是血紅色的光芒。

法陣中心擺放著六個骷髏頭,成圓形排列,以及被六個骷髏頭圍繞著,擺放在絕對中心位置上的一小片頭骨。

「等等,那條不會發光的通道是陷阱,從那裡經過就會被發現。」看到那個法陣,白千雪突然想起了一些異常,

這個地下宮殿,目前也只有進入這個天然洞窟的通道里,牆壁不會發光。

她的猜測沒有錯。

血手就是這樣感知到據點被突破了的。

「那麼這裡就是關鍵點了。」也只有重要的地方,才會在路上設下警戒用的機關,白千雪盯著那個法陣,「這個就是召喚巨型骨架,以及巨型骨架的能量補給來源吧。」

「終於找到了。」這個也不難猜,看看這樣子,大概率也是了。

「隊長,血手兩人距離據點只有幾十米了,他們的速度很快,幾分鐘內就會進入地下了。」錢有良再次提醒道。

「我們找到了骨架的額外能量補給來源,在地下宮殿內部一個洞窟里。」白千雪立刻通知項楊他們。

「太好了,你暫時先離開。」

項楊也聽得到錢有良的提醒,所以馬上說道:「預計血手會進入裡面駐守,武中軍他們距離只有上千米了,等他們過去一起發動攻擊。」

「不,破壞應該很容易,一旦放棄,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進來,或許這個地下設施裡面隱藏了更多的機關,這麼好的機會我們不應該放過。」

白千雪沖向了那個法陣。

穿過外面那條漆黑的通道都需要十來分鐘,就算返回用奔跑,也要不少時間,白千雪自然清楚想逃離,是必須儘早就撤退的。

越早越好。

但這麼好的機會她不想放棄了。

法陣在洞窟最裡面,但白千雪的速度也很快,不到半分鐘就到達了那裡,鏘的一聲,短刀出手,在圍成一圈的骷髏頭上一挑。

啪的一聲,骷髏頭被挑起來,掉到了一邊,六芒星法陣一條邊暗淡了下來。

「起效了,但需要全部破壞。」白千雪一邊說著,一邊繼續破壞,包括最中心的那片頭骨。

「外面小隊牽制一下血手兩人。」項楊命令道。

「是。」

錢有良四人躲藏在四個不同的位置上,四人都有步槍和手槍,形成交叉火力和觀察點。

在白千雪打算優先破壞法陣的時候,錢有良他們就已經在準備牽制了,在項楊下命令前,他們也已經完成了分工。

也就是每兩人,對付血手和長發女人一人。

只是還沒下定決心。

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開槍,他們的位置就會暴露,那麼他們肯定要被追殺。

在黑夜裡,還是山嶺里,他們幾乎只有一次能夠命中的機會。而他們對一次命中就殺掉血手兩人,沒有絲毫信心。

即便命中要害,能不能幹掉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何況很大概率會一次命中的機會都沒有。

對能否逃脫接下去的追殺,也沒有絲毫信心。

砰砰砰砰,連續四槍,幾乎同時開槍,兩槍打偏了,但兩槍命中,血手和長發女人每人都中了一槍。

這兩人也幾乎是同時身形一個停滯。

「幹掉外面埋伏的人。」血手沒有絲毫猶豫,很快就穩定身體,繼續往據點方向前進,只是前進路徑習慣性的變成了不斷的折線。

長發女人借著子彈的衝擊力,側身倒地,然後手在地面一撐,身體一甩,轉身,沖向槍響的方向。

被步槍子彈命中,兩人除了被命中的瞬間,身體停滯了一下外,基本沒什麼太多的傷害,這身體韌度也是超級的強悍。

。 洶湧的火焰從天而降,點燃颶風。

半邊天空染紅,地面上的黃沙被赤色的火焰掠過,變成半透明的結晶物。

熱浪翻滾,一波接一波的向四周擴散。

颶風的體積突然增大,風速也變得更快。

追逐在風后的趙如龍、李森兩人臉都綠了。

他們被風吸住,高溫的火舌即將舔到他們。

蘇晨站在滑沙板上,依舊手持攝影機,表情淡然,錄音機的戰曲高亢響著,激動人心。

在剛剛蘇晨的提醒下,兩輛獵人的車全都衝出一段距離,沒有被火龍捲波及到。

怒吼咆哮的火焰被颶風卷席著,追在蘇晨身後,妄圖將蘇晨毀滅。

越野車的車速和風速幾乎持平,蘇晨不會有事。

直播間中的眾人看著半邊天空被染紅、直通天際的火龍捲心中發顫。

「我的天……蘇哥這也太玩命了吧?」

「這就是颶風獵人嗎?」

「我人傻了……」

「這麼大的風,就算不帶火我都不敢這麼玩……」

「看職業挑戰還是要看蘇哥的直播才有意思啊!」

近千萬網友發布了自己的感慨,打賞瘋狂而至。

【陳撕蔥打賞直播間9527萬勝金龍*1】

【分析帝打賞直播間9527超級大火箭*1】

……

現實,美國華人街。

金碧輝煌的別墅中,一名穿著粉色衣裙的少女趴在床上,一雙雪白的長腿搖晃著。

她手機中正播放著蘇晨的直播,看著蘇晨平靜的站在滑沙板上毫無懼色的面對衝天的火龍捲,少女兩眼中帶著深深的崇拜與情意。

「蘇晨哥哥……」

少女輕聲喃呢,她拿出第二部手機打通電話。

「給我查一下現在我卡里有多少錢?」

「是,小姐!」電話的另一邊是個畢恭畢敬的男聲。

「小姐,您現在卡里有一千萬美金,這是老爺給您這段時間的零花錢。」

「現在,你們所有人都到我別墅里來。」

「好!」

幾分鐘后,少女穿戴整齊坐在別墅一樓的沙發上,她面前放著數部手機。

一對黑衣保鏢走進來,為首的是一名戴黑墨鏡的男人。

「小姐,我們都來了!」墨鏡男恭敬道。

少女點點頭,伸出玉指,指著桌子上面的手機道:「你們現在所有人都給我蘇哥哥打賞。」

「軟體里沒有直接能打一千萬的禮物,我點著太累了。」

少女說完,在場所有保鏢眼睛都紅了。

一千萬美金?他們辛苦一個月才幾萬美金,現在少女要直接給蘇晨打賞一千萬美金?

所有人眼睛都紅了,太羨慕了!

墨鏡男深吸了口氣一揮手,身後的所有保鏢全都動了起來,一人拿起桌子上的一部手機,進入蘇晨直播間打賞起來。

少女也拿著一部手機兩眼帶桃心的看著蘇晨直播。

她喃喃自語道:「這些錢應該夠蘇晨哥哥在裡面花的了吧?」

「哎……」

「蘇晨哥哥,人家也好想和你一起進入到挑戰裡面啊!」

「這裡實在是太無聊了……」

少女晃著潔白的腳丫,看向手機中蘇晨的眼神充滿了情意。

「吼!」

「嗚!」

「轟!」

三聲百萬級的打賞特效出現在蘇晨的直播間內。

一頭渾身布滿火焰的金龍睥睨天下,在蘇晨直播間中遊動,金色的龍鬚舞動,張牙舞爪。

一艘巨大的游輪衝破海浪進入到蘇晨直播間,汽笛聲嗚嗚作響。

一道紫色的驚雷從天空中劈落,所有人的設備彷彿被這道雷劈碎。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三種百萬級禮物特效,千萬網友們全炸了!

但這還只是個開始。

一隻只青色羽翼的鸞鳥扇動翅膀從蘇晨直播間中衝過。

體型碩大的巨象震動大地,在直播間中橫衝直撞。

各種異獸、現代科技等等禮物特效輪番出現。

【「守護我最愛的蘇哥哥」打賞直播間9527:萬勝金龍、破浪遊輪、九霄神雷……】

身為房管的陳撕蔥原本還想競爭一下,但他看著越來越多的百萬級禮物特效,他慌了。

就算是他也不可能這麼浪費。

要知道,蘇晨可是在另一個世界里,還不是女的。

對陳大少來說,砸那麼多錢沒意義啊!

千萬網友被輪番出現的特效閃瞎了眼,一個個震驚的看著直播間的特效。

彈幕狂刷,卻全被特效擋住。

「卧槽!這是哪位大佬這麼有錢?」

「我的天啊!這麼一會至少一千萬RMB丟出去了吧?」

「不止呢!還在丟!」

一眾網友被雷的心驚膽戰。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