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易的忽然出現,嚇了楊際一跳。不過,楊際如今也算是見過大風浪的,臉上並未現出任何異色,沒有被人看出任何異樣。

  • Home
  • 未分類
  • 衛易的忽然出現,嚇了楊際一跳。不過,楊際如今也算是見過大風浪的,臉上並未現出任何異色,沒有被人看出任何異樣。
2022 年 3 月 29 日

「從前輩您消失之後,我就直接離開了火燎原,然後返回了奉陽城……」

「最近一段時間,不知為何,學宮開始戒嚴了,嚴令所有學子,暫時不得離開學宮……」

「我從火燎原回來之後,學宮方面倒是對我檢查了好幾次,甚至還有周天境後期的夫子露過面,不過,好像他們也沒查出前輩您的存在……」

「不過,我聽說火燎原那邊,似乎有某樣重寶出世了。最近遠東這邊,來了很多其他修鍊界的高手……」

當衛易從楊際這裏,了解最近一些相關情況的時候,整個遠東範圍,那些此次來尋找衛易的各大勢力,幾乎都發現了異樣。

「從推演的結果來看,這小子,應該在奉陽城!」

「只不過,這小子身上,似乎有一些很強大的手段,再無法推演到更多了,我們只能推斷,他此刻正身在奉陽城內!」

這次各大勢力進入遠東,也帶上了各家的大天機士。在衛易返回修真界后,幾乎所有大天機士,都察覺到了衛易的大致位置。

這一日,上百位返虛高手,從四面八方,朝奉陽城內匯聚而來。

。 川軍抓緊了時間,在鬼子進攻之前準備戰場。

周小山有些意外。

第10師團在大汶口被打殘,新開來的日軍好像被嚇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摧毀了日軍在大汶口囤積的彈藥。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周小山給劉湘的建議,趁著鬼子南下,跟日軍在滕縣正面碰撞一下。

消耗一些老鬼子。

川軍就回撤七戰區。

眼前的情況有些不對勁啊,照道理,鬼子依託津浦鐵路,補給還是很方便的。

他起初還擔心鬼子調集重炮旅團加強到面前的兩個師團,所以把道路破壞的很徹底。

難道鬼子是鐵了心放兩個師團在滕縣以北,跟川軍耗著?

周小山目前還不是特別擔心東線的臨沂戰況,從徐州傳來的情報上看,五戰區準備了很多雜牌堆積在東線。

他現在更擔心平漢線的鬼子突然發起進攻。

中央軍在河南方向的軍隊,幾乎都是淞滬打光了的重建部隊,出了招募的新兵還沒訓練出來,收攏了一些地方保安團,雜牌,戰力可想而知。

電視劇的世界,徐州會戰歷史進程改動一塌糊塗。

西線日軍南下,蘭封會戰提前發生。

東線鬼子援軍再從海州附近登陸,一舉佔領淮海鐵路。

以滕縣為中心,最後解決川軍?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真要是這樣,鬼子一直在北線不動彈,不進攻,川軍得在滕縣耗多久啊?

沒打到鬼子,淮海鐵路再丟了,鬼子再扼守公路要點,兩個重炮團就很難回安徽去了。

這有些煩悶了,鬼子現在縮在泰安,濟南,自己還沒法對他發起進攻。

公路鐵路都破壞了,兩個炮團又沒長翅膀。

特務營都派出去在泰安,臨沂,把鬼子盯著。

彷彿吸取了第10師團教訓的鬼子,戒備森嚴。

「小山,大帥找你!」

一群川軍將領在指揮部吹牛,劉紫曼也跟著劉湘在一起了解戰局。

孫震想讓周小山去給二十二集團軍師長們講講戰局。

劉記者主動請纓,跑來找這個憊懶的傢伙。

66軍軍部一到滕縣,這小子總算是找到人託付潮水一樣的事務了,交代了好幾個小時的戰鬥準備情況,一口氣睡了一天一夜,吃飯都叫不起來。

第二天吃了點東西,倒頭又繼續睡。

都知道這傢伙帶著幾支部隊哭撐戰局不容易,卻沒想到不容易到這種程度。

也不知道熬了幾個通宵。

今天終於睡醒了,起來就騎著馬在滕縣外圍跑了一上午檢查戰備情況,回來就在指揮部發獃。

「小山,剛接到電報,五戰區想調12軍,支援臨沂戰場,老龐頂不住了!」

「他們把孫桐萱派回來了?」

劉湘點了點頭,今天上午,周小山去檢查備戰情況,孫桐萱剛來見了劉湘一面,感謝川軍帶著12軍打鬼子,也當面表態,如果12軍不調走,願意服從川軍二十二集團軍的命令,協助川軍作戰。

孫桐萱嘴巴上說的是二十二集團軍,明眼人都知道沖著劉湘來的。

他跟大帥密談了半個小時,懇求劉湘幫忙營救韓復榘,劉湘把自己對賀國光的表態告訴了孫桐萱,明確給他說,讓韓復榘回來領軍是不可能的,第三集團軍把仗打好才是最重要的。

誰知道這才過了不到半天,調令就下來了。

孫震他們意外的很。

「甫帥,12軍跟川軍合作的好好的,這支部隊打鬼子也不含糊,頂在大汶口挺好的啊?他們怎麼不調軍呢?輪我說,這兩支部隊,就應該撤到大汶口或者曲阜來。」

「好什麼好,人家擔心大帥威望太高,把12軍順手牽走了!」

川軍不可能告密,但是孫桐萱身邊有沒有軍委會的眼線,那就難說了。

再說,也許人家派孫桐萱回來,就是掌握12軍調動的。

人家拿下韓復榘,把過年豬宰了,憑什麼讓你川軍吃肉。

蔣鼎文,湯恩伯早就饑渴難耐了。

只不過剛拿下韓復榘,這些人想當婊子還要立牌坊,需要一個過程來肢解第三集團軍。

「五戰區的電報是徵求意見,還是通知?」

歷史上,第5師團直撲臨沂,李宗仁調的是張自忠軍還在淮河防線,一下子抽調北上,跑的夠嗆。

調12軍顯然更好。

「通知!同時徵求意見,是不是派川軍一個師去大汶口接替防務!」

劉湘也很惱火,當初在開封,答應的好好的,12軍配合川軍好好打這一仗,一轉眼就變卦了,說話跟放屁一樣。

這雙簧唱的正好,當初在安徽,李長官答應不下達守城任務,委員長來開口。

這委員長答應的條件,一轉眼,五戰區直接把命令下到12軍。

「讓他們把谷良民55軍回調,建議此戰劃撥二十二集團軍指揮,另外給五戰區發報,建議泰安以南對峙的56軍也調到菏澤去,川軍不北調了,如果在這樣言而無信,川軍立刻撤出滕縣戰場。」

沒有其他部隊配合,川軍打就川軍打。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把後背交給自己人,最放心。

在場的川軍將領倒不覺得把第12軍調走,是一種打擊。

再說,周小山這小子,電報里知道了12軍暫時劃歸二十二集團軍指揮,當天就派專列去徐州,幫12軍拉了一些彈藥補給到滕縣,只給人家送了三分之一過去。

至於剩下兩隻部隊的部署,劉湘恍然明白了周小山的用意。

提前加速肢解第三集團軍的進城。

諷刺那幫拖良家婦女下水,勸風塵女子從良的傢伙。

「好,小山就在這裡幫我起草電文,措辭嚴厲一些,質問五戰區為什麼違背委座的命令,擅自調動12軍!」

這就是一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混賬。

12軍稍微跟川軍走進一點,肯定就有人在蔣某人面前進了讒言。

劉湘目前對12軍,真的興趣不大。

他倒是對張自忠很有興趣。

安徽招募那麼多新兵,他都沒有消化,再說,12軍裝備又不好,連范紹增,唐式遵的日械師都比不上。

大汶口繳獲的日軍裝備,周小山有言在先歸屬川軍,賀粹之覺得自己跑一趟,沒消滅多少鬼子,也不好意思索要。

臉皮厚,吃個夠,游廣居和二十二集團軍一幫傢伙吃了個盆滿缽滿。

,兩個師全面換裝日械,把淘汰的步槍都給了孫震。 不知過了多久,林含幫林小芭處理完了傷口,又幫靖王和徐長風依次處理了傷勢,林含就去街上找藥鋪抓藥回來煎熬了。

「丫頭,你一定要活下來,十幾年前你都能逃過一劫,我相信這一次你也一定可以的!

等你的傷好了,我就帶你回澤川,我們一起去泡溫泉,一起去野郊散步,一起去街上找好吃的,好玩的,一起去做你想做的所有事!

就算是你想我陪你玩繡球,我也一定陪你!你想玩什麼,想做什麼,我都奉陪!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來,聽到了嗎?」

靖王守在林小芭的床邊,雙手握著林小芭的一隻柔荑,不停地在她耳邊說話。

而徐長風則是立在床頭,滿眼心疼地看著林小芭因為失血過多而毫無血色的臉,輕輕地撫著林小芭的額頭,用手指帶走她額邊生出的細汗:

小芭,活下來,只要你活下來,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只要你活下來,我什麼都可以為你去做,只要你活下來,我說什麼都不會再離開你了……

徐長風在心裡默默承諾著,隨即就是俯身,輕輕地吻了一下林小芭的額頭。

此時此刻,林小芭禍福難料,靖王也不會去跟他爭執計較這一個吻。

徐長風再抬起身子時,那本古籍從他衣襟內滑落了出來,掉在了地上。

「你怎麼把這撿回來了?

你不會也以為這世上真有什麼起死回生之術吧?」

靖王掃了一眼地上的那本「母儀族秘法」,不能理解地問道。

在靖王看來,林小芭說的是對的,什麼起死回生之術,根本就是騙人的鬼話,所以他不能理解徐長風怎麼也會相信這種鬼話地把這本書撿回來。

「起死回生之術或許不是真的,但我能夠理解藍瑚心中對所愛之人的執念。

若是小芭這次因我而死,我恐怕也會瘋了一樣地相信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之術。」

徐長風撿起地上的那本秘法,認真地這般回答道。

「丫頭會活下來的!

與其相信什麼起死回生之術,我更願意相信她能靠自己的堅強活下來!

從前我就覺得,只要有她在,我就能死裡逃生、逢凶化吉,在她還只是個五歲的小丫頭的時候,她就能從火海里把我救出來!

葉家上上下下幾百口人,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來保我平安,丫頭雖然逃過一死,但卻過著十幾年風雨飄搖、食不果腹的生活,我欠葉家的實在太多太多!

這十幾年來,我為了偽裝成一個玩世不恭、樂不思蜀的浪蕩子弟,我流連風月,閱人無數,但我從不跟任何人交心。

不是我不想,而是在我心裡,她就是所有美好的化身,沒有一個女子能成為她,能代替她,走進我心裡。

她單純天真,善良可愛,勇敢堅強,聰明活潑,這些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所以我相信她,她這一次一定還可以逢凶化吉!」

靖王說罷,就在林小芭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我也信她。」

徐長風沒有和林小芭擁有過什麼童年回憶,所以當他聽靖王說起那些和林小芭的童年回憶,他很是羨慕,同時也很能體會靖王對林小芭的那份美好情誼,因為若是換成了他與林小芭青梅竹馬,他一定也會從一開始就把她,深深地刻在心裡。

。 十七對此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倘若蘇言真將鐵球扔過去給雪衣救命,那蘇言以及絕大部分人必死無疑。

他剛才對付鬼虎,已經動用內力接近一刻鐘了,再使用武功,便會直接昏迷。

蘇言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若失去鐵球的保護,面對四面八方、無窮無盡的活屍,饒是武功超凡的十七,也沒法確保蘇言能活下來。

如果真的只能活一個,十七覺得,蘇言會毫不猶豫將活命的機會給雪衣。

現在的情況還算樂觀,雪衣沒有直接死亡,還有救。

十七趕忙拔劍趕往雪衣那裏。

可是,即便他想要過去,那也是困難重重,可能來不及救她。

這些如山如海的活屍在地面鋪了厚厚的好幾層,頭頂的活屍隨時往下掉落。

若是被纏上,即便內力深厚,那也只是多掙扎幾下。

活屍會一直趴在身上攻擊,撕扯著護身罩。

一個人的內力始終是有限的,護身罩消失的時候,那便是喪命之時!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