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紅唇輕啟:「關你屁事?」

  • Home
  • 未分類
  • 譚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紅唇輕啟:「關你屁事?」
2022 年 6 月 21 日

「呵呵。」

幾人走進去,負責拍攝的團隊都已經到了,在那裏調整著設備和背景,看到他們幾個過來,一個負責人上來跟沈瑤溝通拍攝的具體事項。

「我們初步準備用這幾個姿勢,您看一下,如果沒問題的話就不改了。」

負責人手中是幾張圖片,上面是他們公司里的女模特,動作整體上看上去很英氣,是一個彎弓射箭的姿勢,非常巧妙的規避了胸部過小可能帶來的麻煩。

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沈瑤回過頭狠狠的瞪了沈城一眼,沈城無辜地攤了攤手。

「那就這個吧。」

「好,您跟我這邊走,先給您換上衣服。」

對面明顯鬆了一口氣,面露喜色。一般來說,干他們這行的,一次設計十幾甚至幾十張圖片是很常見的,甲方爸爸們總是能從各種姿勢甚至是思想感情上找到他們的不足,打回去讓他們重改。

譚氏集團和哈哈樂集團都是大佬,沈瑤本身也是一線女星,在華鷹獎拿到最佳女演員之後更是行路順暢。

跟這樣的夢幻組合合作,所有人都做足了準備,把沈瑤的身材性格研究的透透的,設計出好幾種備選。

就算是這樣,他們還是有些惴惴不安,生怕對方一句「還是略有瑕疵」就給他們打回去。

······

沈瑤換上了遊戲人物服裝,沈城在旁邊看的眼皮子狂跳,好傢夥,這就是傳說中的特攝娘化嗎?

喂喂喂,能不能正經點嗎?奧特曼皮套穿一半是幾個意思?

還有這個,你家的鎧甲只防禦這麼點地方,小腹和大腿一點防禦都不需要的嗎?

最可氣的是這個魔仙公主裙······我記得我設計的挺複雜的啊,怎麼到你這麼就這麼清涼了呢?

沈城一臉不爽。

譚青站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的樣子啞然失笑:「我說你不至於吧,這是瑤瑤的工作,人家還有拍三點式泳裝照的。」

「她敢拍,我就敢打斷她的腿。」沈城冷笑一聲。

「喂喂喂,老封建了啊,我記得你以前不挺喜歡看的?」譚青揶揄道。

「看別人是一件事,自己妹妹是另一件事。」沈城回頭看了她一眼:「比如,你家小柔要去拍精彩的泳裝寫真集······」

「她敢?」

譚青下意識的說道,說完才反應過來。

「老雙標黨了。」沈城搖了搖頭,拍拍她的肩膀說道。

等到工作結束的時候已經是一小時之後了,總共選出了六張照片,質量高的不像話,沈瑤直接要了一份自己臭美去了。

「瑤瑤真的好漂亮~」

晏如看着照片小小的驚呼一聲,大眼睛裏滿滿都是艷羨:「氣質真的好好哦。」

「你要不要也拍幾張?」沈城揉揉她的小腦袋。

「欸?不用了吧······」晏如搖頭:「這是你們的公事。」

「公事已經結束了,現在是私事時間。」沈城笑了笑,跟對方溝通了一下,再付了一份工資,讓他們給晏如也拍上一組。

沈瑤看上去比自己拍還上心,一直跑前跑后的張羅,化完妝后的晏如真的把沈城驚呆了。

————因為這個小丫頭是御姐打扮。

看慣了清純軟萌的小白兔,突然換了一個烈焰紅唇身材火辣的御姐,沈城感覺自己要頂不住了。

「小弟弟~」晏如強忍着羞澀,按照沈瑤教的那樣湊到沈城耳邊,朝他耳廓里輕吹了一口氣,聲音沙啞的說道。

嘶————

要死要死要死!

。朱子仁聽完洪勝成的講述,咬牙切齒地從嘴裏吐出兩個字。

「就這?」

「什麼叫就這?!」洪勝成不滿地說道:「如果APink一出道就能拿到打歌節目一位這種好成績的話對以後的發展是很好的,現在出道時間跟函數團撞上了那就絕對拿不到一位了呀,要不咱們再改一改時間?」

「哈…

《半島之俠》第一百四十一章小測驗 張翼飛聽懂她話里的意思,硬著頭皮點頭,「陳凌凌是第一次,床單上還有血,不會錯……」

不等他說完,溫梨再也無法忍受,立即起身,哭著朝樓上跑去。

張翼飛愣了下,反應過來卻遲疑著不敢去追。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溫梨。

秦舒走了過來,有些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張翼飛,你和陳凌凌之間雖然不是你自願的,但這件事對溫梨的傷害,你也看到了。所以,至少你要拿出一個處理這件事的態度來,否則只會傷她更深。」

張翼飛一個激靈,腦子裡的酒意頓時去了一大半。

他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說道:「我愛的人是溫梨,我不想就這樣失去她。」

「那就去向她道歉。」秦舒也是一臉肅然地說道。

張翼飛握緊了拳,眼中閃過一抹篤定。

而後,他上了樓。

秦舒沒有跟上去,情況她都了解了,接下來就讓他們倆個好好談一談吧。

一秒記住https://m.net

不過,張翼飛喝醉酒跟陳凌凌發生關係這件事……她總覺得有點蹊蹺。

以張翼飛的性子,在外面喝酒應酬,不至於會喝到意識不清醒的程度,何況,他明明還打算早點訂票回來見溫梨,更不可能多喝酒了。

怕不是……被人算計了吧?

秦舒心裡雖然有這個懷疑,卻礙於證據不足,也只能是懷疑罷了。

她索性不再多想,把大廳里收拾了一下,這才上樓回自己房間。

等她洗漱完,又看了會資料書,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才想起來去看一眼那兩人談得怎麼樣了。

來到溫梨的房門外,抬手正準備敲門。

門卻從裡面打開了。

溫梨看到秦舒,愣了下,而後下意識地輕聲說道:「翼飛哥他喝了太多酒,睡著了,小舒姐……今晚我能跟你一起睡么?」

秦舒朝屋子裡看了眼,張翼飛昏睡在溫梨的床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

她點點頭,「走吧。」

此時夜色已深,溫梨和秦舒躺在同一張床上。

「小舒姐,你睡了嗎?」昏暗的房間里,溫梨輕微的聲音響起來。

秦舒應了一聲,「沒有。」

溫梨遲疑了下,嘆聲說道:「小舒姐,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

「翼飛哥是我一直以來喜歡的人,就在今晚,他親口對我說他喜歡的是我,聽到這句話我真的好高興,就像是曾經無數次在夢裡出現的場景,終於實現了一樣。可是他和凌凌……」

溫梨的聲音漸漸地弱了下去。

秦舒卻突然開口問道:「你想要原諒他嗎?」

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溫梨遲疑的聲音傳來:「我不確定……對了,我那天打電話過去,原來誤會了他,陳凌凌只是在幫他洗不小心弄髒了的外套而已。」

「但他和陳凌凌發生關係卻是真的。」秦舒提醒道。

溫梨低低地「嗯」了一聲,「雖然如此,他卻並不是自願的,這件事他也很後悔。只是,我聽人說,這種事情,只有零次和無數次,我真的很沒有信心……」

秦舒側轉過身,在黑暗中寧靜地看向她,淡淡地問道:「小梨,你心裏面已經做出了選擇,不是嗎?」

「……」 白瑧沒有分神多久,就被外面的力道推得回了神。

此時正有一雙手推著她,隨著這雙手的動作,她身周的液體緩緩流動。難道她這是要出生了,她不禁打起精神來。

她趕緊順著外面的力道往外擠,一時不慎嗆了幾口水。

咳咳,據說羊水中攙著胎兒的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想她一直泡在自己的尿中,此時還喝了幾口,她表示再也不想投胎了,帶著記憶投胎也是一種折磨。

她如今也就力氣比尋常嬰兒稍大些,五感敏銳一點,大概是因為早熟,好處沒占著多少,她的到來除了波折了些,也無特殊之處。

畢竟是個嬰兒,如今她能有多少力量。在她累的不想動的時候,感到那股推力又在推著她,她不得不配合著努力,只她半個身子似是被卡住了。

經過內外的不懈努力,像衝破關口一般,被卡著動不了的她,嗖的被推了出去,眼前迎來一片光亮。

這時屁股上挨了兩巴掌,她應景的嚎了兩嗓子,屋內頓時一片喜氣。

「恭喜恭喜,是位漂亮的小千金!」

接生婆給孩子擦拭完,發現孩子兩手抱的緊緊的,拉了一下看拉不開,加之孩子手腳稚嫩,還是個早產的,她便不敢使勁,又怕產婦等得著急,就急匆匆的把孩子裹上。

楊素媛此時披頭散髮很是狼狽,喜極而泣的望著剛出生的小嬰孩,淚水斷線珍珠般的落,嘴角卻勾著。雙手微抖卻穩穩的接住她的小寶貝,壓抑的哭出聲來。

吳瑧感覺生孩子真是個力氣活,她累的不行,本想著了解下新環境,但抵不過嬰兒本能,睡之前,她隱約聽見女人的嚎啕大哭聲。

那聲音是她熟悉的,她知道那是她的新母親,她很想安慰她,然而她下一刻,抵不過周公的召喚。

夢中吳瑧看見了她的母親,她的媽媽生活的很幸福,他們有一個出息的孩子,他很孝順,那是我的弟弟么?弟弟帶了他的女朋友回家,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很賢惠,很孝順,至少比她賢惠,她如是想,他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孩子,母親期盼的孫子……

清晨在娘親的愛撫中醒來,聽著鳥鳴啾啾,嗅著暖風帶來的花香,外面的春光一樣燦爛。

看著她娘溫柔的眉眼,吳瑧手中攥著玲瓏玉牌發獃,這就是她的新生,也是母親的新生,突然孩子氣的笑了起來,可能這是嬰兒的本能反應吧。

楊素媛聽著女兒清脆的笑聲,不禁也跟著笑起來,一切都過去了,瑾哥還活著,女兒也好好地,她有什麼不滿足呢!

這時一圓臉大眼睛的女弟子小心的端著碗,慢慢走進來,看母女二人笑得開心也跟著笑起來。

「小姐真是個開心果,她一笑前輩也笑了。前輩,這是靈獸奶,我兌了靈果汁和靈蜂蜜,您虧了身子,先用這個喂小姐吧!」

楊素媛將女兒握住玉佩的手蓋住,道了謝,伸手接過圓臉小姑娘手裡的奶。

抱起女兒,一勺一勺的喂著奶,女兒很是乖巧配合,竟一點都不漏。

吳瑧很喜歡這個奶味,香香甜甜的,有果子的清香,完全沒有腥膻味,她決定以後她就喝這個奶了,她還真是不好意思喝她娘親大人的奶,這對她來說實在太羞恥了。

「謝謝你了,小茹!」

楊素媛很是感激,小茹自昨日就跟著忙前忙后,不僅幫忙照顧她,還給孩子換尿布洗澡準備吃的。

小茹是個孤兒,從小就羨慕別人家有兄弟姐妹一起玩耍,有父母親人的關愛,等她大了之後,漸漸明白,自己是個沒人疼愛的孤兒,直到被青雲派外出任務的弟子帶回門派。

只是她靈根純度低,最高的也才是不到四成的純度,做了幾年雜役弟子,堪堪築基。

她覺得修鍊無望,正好東躍凡別館召靈侍,想來的人不多,她的申請就被通過了。她不會想到,很久以後,她會成為小有名氣的茹夫人。

這幾日楊素媛也看出清一仙長對自家的不同,尤其是對自己夫君更是上心,頗有些要收為徒弟的模樣。

昨日來看望她的妙玉真君不僅把儲物袋帶給了她,對她也很和氣。想那堂堂元嬰期的大修士,竟和藹可親的與她拉家常,聊孩子,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清一仙長修為很高,是妙玉真君的師叔,自己夫妻二人身上也沒有什麼讓人圖謀的,便不再多想。

在吃睡睡吃,偶爾聽聽娘親和圓臉姑娘的嘮嗑中,吳瑧無聊的度過一天。

臨睡覺時,她想起好像忘了什麼事,迷糊前,她想起來了,她是帶著任務來的。

不過不管了,她這麼小,如今連她們說話都聽不懂,任務什麼的,至少等她能聽得懂他們說什麼才能去做吧。

第二日,吳瑧是被騷擾醒的,這讓她很是不快,如今她可控制不住自己的小脾氣,正要嚷嚷兩聲,就見一張俊臉出現在她面前。

俊眉修目,又帶一股溫柔繾綣,端是清俊儒雅,只是這人臉色蒼白,嘴唇也是淡的快看不出的粉白色,破壞了這一份美感,如此嬌弱的模樣,實在是不適合這張臉。

想來這位便是自己的新爹,看他凄慘的模樣,這幾日應該是受了重傷,剛能下床就過來了吧。

想到這,她不吝嗇的給他一個笑臉。

白瑾看著女兒略有些瘦弱,但頗為有神的小臉,也跟著笑了起來,整個人多了幾分生氣。

「小寶貝,我們以後就叫小瑧兒好不好,爹娘的珍寶,咱們白家的寶玉!」

幸虧吳瑧聽不懂,要是知道他新爹給她取了寶玉的小名,非得噴他爹一臉。

此時見她新爹這麼虛弱還堅持跟她說話,吳瑧賞臉的繼續露出無齒的笑容。

「我們的小寶玉笑了,是不是很喜歡這個名字,以後大名叫白瑧,小名就叫寶玉!」

後來吳瑧聽聞自己母親笑言,她的小名是這麼得來的,恨不得回去扇當時的自己倆嘴巴子,讓你欠抽,笑什麼笑,被取了這一坑爹的名字。

這也間接導致了吳瑧以後的面癱冰塊臉必殺技,不笑的時候很是唬人。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