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還跟着個石校霸,以及負責拉摩托車的兩小弟。

  • Home
  • 未分類
  • 身後還跟着個石校霸,以及負責拉摩托車的兩小弟。
2022 年 1 月 22 日

程嘉朗把一堆「破銅爛鐵」搬進院子,又讓大家把破摩托車扛到一旁,然後,在大家好奇地注視下,把那破摩托車全拆了。

「老大你還會修車?」石校霸看得目瞪口呆。

程嘉朗沒回他,大致檢查了一遍,給這同學寫了一堆零件名稱,讓他幫忙去鎮上買回來。

一個星期後,那破舊不堪的摩托車真的能跑了,後面還帶着一個帶蓬的貨車廂,一輛摩托三輪車就這樣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哥哥貌似不去讀書也可以。

這暴君平日除了照顧大爺爺,就是坐在書桌前看醫書。

看到程嘉朗居然會電焊,小眼睛都睜圓了。

程晚晚看他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忙拉住他,「逸哥哥不準亂動,小孩子玩這種東西太危險了。」

程子逸悶聲哼了哼,「我十歲了。」

程晚晚:「有本事現在馬上長到十六歲。」

程子逸悶悶地瞪了她一眼,不再吭聲。。 劉靜和石紅雲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時間已經快過午夜十二點了。

她去洗嗽、睡覺了。石紅雲也早就煩了,一直絮絮叨叨的,石紅雲心思都靜不下來。

十二點剛剛過,石紅雲還有三份病程沒記錄全,還得熬夜。

劉靜在醫生值班室睡覺,石紅雲就沒辦法過去了。內科的病房都是滿的,他也找不到空病房睡覺,她也沒交待讓石紅雲回去。

石紅雲正在猶豫怎麼辦的時候,護士跑進來了,「快,趕緊的,六床不行了,劉醫生呢?」

「值班室。」

「你去喊,快。」

說完話,護士就跑病房裏去了。夜班護士有三個,平時要是沒轉科的就一個。

石紅雲跑到值班室門口喊:「劉醫生,六床不行了,護士來喊了。」

「哐當!」一聲,也不知道什麼掉地上了,劉靜披頭散髮的跑出來,邊跑邊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今天絕對不安穩,你快去推心電圖。」

石紅雲推著心電圖跑到病房的時候,劉靜已經做胸外按壓了,她氣喘吁吁的說道:「你來,你力氣大,我按不動了,我去做心電圖。」

胸外按壓一次要按下5——6厘米,一分鐘要100——120次,身體素質差的按都按不動。肋骨骨折是胸外按壓最常見的併發症。體力活,強度大,爭分奪秒的活。

石紅雲趕緊接過了劉靜,開始了胸外按壓。

「強心劑,靜推!」

「快!最大劑量!」

家屬被趕出去了,趴着門口的玻璃往裏面看,六床是個老頭,七十多歲了,老伴已經在外面淚流滿面了,幾個孩子扶著老人,期盼著病房中的醫生。

滴!滴!滴!床旁的監護儀開始報警,心跳曲線開始拉平。

「沒用了。拉個最後的心電圖吧。停止搶救。」劉靜停下手,對石紅雲說道。

緩慢的退出了病房,剩下的事情,也沒啥說的了。病號的情況早早的已經交待了家屬,隨時可能死亡。

剛坐下沒幾分鐘。護士又來了,「九床!」然後轉頭就跑了。石紅雲推著心電圖機子跟着劉靜跑。

「護士!護士!快來啊。我媽好像不行了。快點。」二十一床的家屬喊道。

「你先去二十一床,我去九床。先做個心電圖,六號圖紙。」劉靜吩咐石紅雲。

就在他們搶救二十一床和九床的時候,十四床又出現了情況。石紅雲連做心電圖的時間也沒有,人就沒了。一個晚上,忙乎到天亮,一次性走了四個。

還沒喘口氣,早上就要討論死亡記錄。趕緊的寫病歷。補全搶救記錄。

就這樣,來不及悲春秋,石紅雲度過了第一個心內的二十四小時。

死亡!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在心內幾乎天天有,隨時都可能發生。一周下來,石紅雲皮了,習慣了。

其實這個狀態不好,讓一個好好的人缺乏了對生命的敬畏,對死亡漠視。因為常態化導致的同情心、憐憫之心也缺乏了。可是,話又說回來,又能怎麼辦?一個人口烏央烏央的超級大國,就那麼點醫生,你想讓這些白衣天使怎麼辦,隨波逐流就不錯了,現實就是現實啊。

好多人覺得醫生冷酷,殊不知醫生也是普通人,在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生死以後,沒有麻木,更加的敬畏生命,是不容易做到啊。當他們穿上那件白大褂的時候,常常也背負着普通人所不了解的責任。

人的感情天生就那麼多,天天面對死亡,見識死亡,感情也會枯竭,總不能劈叉成七股八股吧。不管家屬多麼痛苦、悲傷,對於他們來說,太正常了,就和吃飯睡覺一樣,這也是身為醫生的悲哀。

第一次面對死亡的時候,石紅雲迷茫、失落、痛苦不堪,有種忽然從雲端掉落地平線的感覺,那段時間夢中經常出現一個血肉模糊的畫面和一個無助小女孩獃獃的目光。

醫生不是萬能的,很多的時候其實是無奈的,面對疾病經常也是毫無辦法。可他們還要直面家屬、病人祈求的目光。

這就是一個領域的歷練,等挨過了那段時間,石紅雲的職業之路成熟了,其實也代表着他在醫海的中真正的成為了一個職業醫生,而不再是一個普通人、實習生。當他見到任何人的時候,往往會不由得出現一個職業前綴:醫生。

心內科的生活,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緊張、謹慎、嚴謹、辛苦。

心臟做為人體的發動機,出任何意外都會導致喪命,而作為修理這個發動機的心內醫生,更是時刻緊繃着神經。

普通三甲醫院的急救室,心內科是最大的,藥物設備也是最全的。經常會出現兩三組人,同時再搶救兩三個瀕臨死亡的病號。

一些心理素質稍差的實習生,別說參與搶救了,看到這種場景腿能不發軟就算過關了。這群穿着白大褂的人,心也不是天生的硬。是一年年的專業訓練,一天天的經歷累計,才讓他們堅硬起來的。

不堅硬不行啊,走一個哭一個,不用幹活了,光哭了,天天坐那兒哭都哭不過來。

大二的時候,石紅雲的解剖老師就給這群未來的醫生們一個警示:醫生這個職業不是風花雪月,它需要直面死亡的。醫學生第一年學習的是基礎,第二年才接觸和臨床緊密相關的學科。

那一年天氣熱的要死,關閉了一個暑假的人體解剖室,氣味難聞到了極點。腐肉味、福爾馬林味充斥着整個的大樓。

一群新嫩的學生興奮的圍着一個屍體儲藏盒。雖然天熱,可也是沒辦法,人太多,三十幾個人圍在一起,等待着見識一下所謂的人體解剖。

當蓋子打開的那一剎那。一股酸腐味撲面而來,那剝去皮膚,紅白相間的屍體呈現時,不知道哪個學生先忍不住了,哇了。

噗嗤!噗嗤!早上吃的豆腐腦,還夾帶着香菜、紅胡蘿蔔絲,紅白青的,吐了一地。一個吐,三十多個人一起吐,連鎖反應啊,有一個算一個,滿地的牛奶、咀嚼過的麵包、碎成一堆的麵條、牛肉,竟然還有人吃了臭豆腐,那味道!無法說。

三十多個人在一個封閉的房間內同時嘔吐,那場面酸爽至極。

解剖老師早早就出去了。她知道這一節課不好上,但這必須是他們需要經歷的。從那以後,人體解剖學,就是圍坐在屍體旁上了兩年。

石紅雲最後倒是無所謂了,直接端著速食麵在屍體旁開吃。不是不講究,而是無奈啊,這一關必須的過,不過就得和醫海絕緣了。 第一節針對

1974年3月西安臨潼縣西楊村的農民在打井時挖出了秦俑的陶片,從此,這裡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支由國家組織的,最大的考古隊伍在北京集合了。此次出土大量兵佣,震驚了海內外。沒人能想象到古人是如何造就了這一片地下陵園,亦或者為何造就如此宏偉壯觀的兵佣世界是為了什麼。

考古隊隊長由北大考古院士薛成帶領,清華院士孔令凱為副隊長,帶領了50餘考古學家和學生趕赴了西安

路途上,作為此次考古隊最小的學生,周傑一直默不作聲翻看秦朝古籍,旁邊的大四學長常雲坤嗤笑道:「現在才開始翻閱古籍怕不是太晚了吧,真的搞不明白薛院長會指名要你加入考古隊伍,難道就會那幾招所謂的風水騙術?」本準備多說幾句的常雲坤,卻被北大副教授李袁明所打斷:「好了小常,少說幾句。此次考古將要見證歷史的奇迹,而不是讓你們在這拌嘴的。小周既然是薛院長指定要求帶著的,肯定有其過人之處。馬上就要到臨潼縣西楊村了,大家打起精神,一切聽從指揮,不要單獨行動,不要破壞到文物,知不知道」

大巴車上的人回復到」知道了李教授」,常雲坤為何針對周傑,原本隊伍中50人有一位是他的女朋友,確因為薛院長的臨時指派找來一位大一新生,把原有他女朋友的名額給頂替了,才有了剛剛的爭鋒相對。當初入學也是聽說周傑會什麼風水之術,才被考古系的薛院長走後門加入的北大,所以大家對這個新人多少有點不感冒。

考古隊伍於下午5點到達臨潼縣西楊村,此時村裡已經戒嚴,部隊持槍守衛,大巴車停下,薛院長和,孔院長先下車,和駐守部隊的進行交談,等拿出證件后,西安市常務副市長宋國爭,駐守部隊師長王亞東兩位笑呵呵的對著兩位院長說道:「總算給你們盼來了,一路辛苦了薛院長,孔院長,這邊給你們安排了臨時駐紮宿舍,這邊先休息一下吧」

孔院長道:「先不休息了,宋副市長。我們現在可是很著急去看看兵佣啊」

師長王亞東笑道:「孔院長,這真是急不可耐啊哈哈哈,現在天色也不早了,還是先進行休養一夜,明日早上在下地陵也不遲啊,地下還不知道有沒有危險,上頭可是交代過了,務必保證各位的安全。我可擔不了責任啊」

此時薛院長說道:「好吧,是我們著急了一點,畢竟這次可是人類歷史的一次偉大發現,孔院長我們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早點下陵,也開了一天一夜了,也是要大家好好休息一下了」

此時大家已經開始到臨時駐紮點,李袁明教授安排了大家的宿舍,四個人一個臨時宿舍,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常雲坤和周傑兩人被安排到了一個宿舍。

宿舍內,大家都在,忙著拿出生活用品和一些攜帶的器械。常雲坤看到周傑從背包裡面拿出桃木劍,羅盤,硃砂等物品無情嘲諷道:「呦呦呦,你這是準備捉鬼呢,還是考古呢,我就想不明白你一個大一新生要資質沒資質,要經驗沒經驗的,薛院長為何指名道姓的要你加入」

一直默不作聲的周傑此刻也說話了:「我不知道哪裡得罪你了,但是你要記住關鍵的時候我能救你的命」

常雲坤聽完哈哈大笑道:「喂喂喂,張兵,王浩然你們聽到沒,關鍵時刻他能救我們命呢,這可是救星啊,你們可要拜一拜了」

其他兩人聽到他們的談話后也是呵呵一笑,沒當回事。此刻薛成院長進來了

「周傑啊出來一趟,到我宿舍一下」

周傑也只是「嗯」了一下就跟著薛院長走了,常雲坤臉色陰沉看著,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可是他們不知道後面的他們會遇到什麼,周傑所謂的救一命可不是隨口說說的。

薛院長宿舍內,孔院長、宋副市長、王師長都在,看薛院長帶著周傑進來,眼光都在周傑身上打量著似乎想要發現什麼。

薛院長此刻缺笑道:「這位可能你們都好奇吧,我要說出他是誰人徒弟你們可能都會大吃一驚哦」

宋副市長沉聲道:」莫非是哪家的小公子不成?」其實這種情況很常見,上面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把自己的孩子拿出來渡渡金。以後好安排上位什麼的。

薛院長搖頭道:「這是泰山王道長的徒弟,我可是通過很多渠道才給安排到我們北大上學呢,嘿嘿知道的人可沒幾個」

孔院長此刻大驚失色道:「好你個老薛,王仙長的徒弟你竟然都能忽悠來,還忽悠到你們北大考古系去,這這…….」

薛院長摸著自己的鬍鬚笑眯眯的像佔了很大的便宜一下,讓人看著又好氣又好笑簡直就是個老頑童。

王師長說道:「這位就是傳說中哪位,能呼風喚雨,平定紫金山洪涌而出的王道長的徒弟?」

薛院長:「是的,這位可是王道長的唯一高徒,此刻下山也是王道長的安排,說要他入世修行,你們也知道我的老家可就是泰山,我小的時候可經常能遇到王道長,這位活神仙,王道長愛喝酒,我可沒少從我老子哪裡偷酒給他喝,這不他徒弟下山,第一時間就交給我來安排了」

此刻周傑內心把他的師父王也問候了個遍,幾瓶酒就把自己徒弟賣了?但是又無奈,誰讓自己是孤兒,從小師父給他養到大,整天教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說以後都能用的上,隨著長大也算了解到這個世界,要不是老頭子真的有些本事,自己真的給他當成神棍看待了。

王師長連忙說道:「那此次下陵,要多麻煩周小兄弟了,大家的安全周小兄弟多幫忙照看一二了」

得,周傑此刻算明白了,薛老頭那裡是帶他來考古的,完全是當自己是免費保鏢來的。

「各位放心,如果是我能力所能及的,我會幫到大家的」周傑開口說道,在座的那個不是人精,話里誰都知道周傑意思,我能幫到的一定幫,幫不到的也別指望我。

薛院長帶周傑一方面考慮就是下墓后遇到非科學情況,這些年考古大家都發現了一些不能讓普通人知道的東西,神秘的東西太多。考古界因下墓死亡的人這些年越來越多。都是非正常死亡。

「好了周傑回去休息吧,明日下墓你還是需要多照看一二的」孔院長說道

周傑嘆了口氣就出去了,他自己可能也想不到,這次考古會改變他的一生,或者說改變了這世界和未知的太多東西。 曲爹4月份開書,到現在5個月了,字數也快80w字了。

第一次寫這麼長。

雖然剛開始不錯的成績,中途被我自己寫崩了,但畢竟曲爹是我第一本上架書,萬事開頭難,一切都好難好難,有不足也希望鐵汁們理解理解了……

(ps.特別感謝我白巨,白白的全職說實話就是我創作入門的引路書,我太感謝了,雖然我現在還是撲街,還沒能夠接觸到白白這樣的大神當面感謝…….)

寫書是個積累的過程。

還好,我在這個積累的過程中,進度並不慢,成績也不算太可憐。

曲爹呢,我預計的是100w字完結。

也就是還差20來萬。

一個來月兩個來月的樣子。

而新書的推薦期,也就是一個來月兩個月……

所以,對,沒錯。

我打算雙開了。

100w字左右完結,差不多一個多月,兩個月。

正好拿個小號開一本新書,試試水跑推薦推薦完了,剛好上架。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