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兒太震撼!

2021 年 11 月 28 日

即便是她重生歸來,也比不過這所謂的真相帶給她的衝擊。

她,是真的需要靜靜,仔細想想。

面對態度堅決的沈默言,燕航也明白,他這會兒只能暫且放手。死纏爛打也得講技巧,見好就收是必然。

不然的話,只會適得其反。

沈默言甩開燕航,很快回了小洋樓這邊。

小洋樓這邊很安靜,就只有她嫂子林蕊在照顧小囡囡。

「嫂子!」

看到林蕊,沈默言差一點兒就哭出來了。

「傻丫頭,想哭就哭吧!」

「這事兒,不管你怎麼選擇,我跟你哥,都站你這邊!」

「爸媽也都是一個態度。」

「嗯嗯……」

沈默言小雞啄米地點著頭。

最初的時候,她的確是想哭,為自己的上輩子的悲劇慟哭。但她很快想到,上輩子已經過去,這是新的開始。

不管她怎麼選,她都可以有更好的人生。

所以,哭什麼哭?

她該笑的。

若不是現在笑起來像個傻子,沈默言絕對會放聲大笑。

想到自己之前還想看燕航的笑話,沒想到,這事兒到頭來,竟是她自己的瓜。

……

「咋樣?」

「言言怎麼說?」

沈家前院,燕航才過來,就被陳文華給逮住了。

「言言說,她想靜靜!」

燕航表情有些苦澀。

他覺得自己是個聰明人的,可現在,他覺得自己可能是個假聰明人。因為,他到現在都沒明白沈默言是個什麼態度。

「……」

看著兒子迷糊苦澀的面容,陳文華嘆了口氣。

事情變成這樣,真真是造化弄人。

燕航心裡一直念著沈默言,她這個當媽的,自然是知道的。對此,也是舉雙手贊成。老早就盼著沈默言做自己的兒媳婦,可誰能想到,事情竟然出了這等的波瀾。

「都怪你!」

陳文華扭頭瞪向燕衛國,「非要讓兒子出國,出國,他要是不出國,一直跟言言在一起,哪兒有這麼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

燕衛國無辜躺槍,表示自己很冤枉。

然而,對於憤怒中的女人,你要是想跟她講道理,那麼,你真的是腦袋被門板夾了。

燕衛國自然不是腦袋被門板夾過的人,很清楚這個時候應該怎麼做。

「是,是,都怨我!」

「怨我!」

燕衛國老老實實地認錯,承擔一切罪過。

「你們兩個,別鬧了!」

沈至臻瞅了眼老搭檔,沉聲道,「這事兒,咱們都別摻和了!」

「燕航啊,你要是真的心裡有言言,那就多努力!」

「我們呢,不反對,也不支持!」

「可若是你惹了言言生氣,我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

不講道理,那就是講拳頭。

這一點,燕航可是門兒清的。因為,他在家裡,燕衛國就是這麼乾的。「溫先生,今天是我爸讓我來跟你見面,我覺得我們不太合適。勞煩溫先生回家跟溫董事長解釋一下。」陳馨取過餐巾紙,細細的擦拭著嘴角,完了說道。

「怎麼會,我覺得我們相處的很愉快。陳馨的性子很對我的胃口。你既然知道雙方家長的打算,就應該知道之所以有這場見面。是因為家長認為我們彼此合適,剛好,我對陳馨,也很喜歡。」溫遠淳注視著陳馨徐徐的說。

陳馨覺得自己身上寒毛都起來了,她以前覺得溫遠淳溫和有禮,現在看來,分明……

《馬甲大佬A爆了》第394章偽君子 「一言為定,只要你為我帶來一頭十萬年的蘊含饕鬄血脈的魂獸,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顧驀然聽到紫姬如此自信,開口朗聲承諾道。

就算這次無法得到碧姬的魂環,完成自己主要任務給九寶琉璃塔附加第一魂環還是可以滴。

雖然沒騎過龍,但和騎馬也沒什麼區別吧,可能差距就是龍的耐力比馬強吧?

他的話讓紫姬再次綻放笑容,雖然那頭饕鬄血龍是她的得力手下,但為了更強大的後裔,犧牲它還是值得的!

兩者交談間,顧驀然耳朵微動,似乎聽到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這個小貓咪,不是讓她離開星斗大森林嗎?怎麼還在。」

隨後,顧驀然笑著朝紫姬伸出手,邀請道:「魂獸的事等一會再說吧,不介意陪我走一趟吧?」

「樂意之至。」

紫姬嫵媚一笑,伸手握著顧驀然的手,跟著顧驀然向不遠處走去。

星斗大森林混合區與外圍的交界處,一場追逐戰開啟~

樹林間,一條巨大的身長有六、七米的樣子,頭上頂著鮮紅的肉冠,看上去有些獰惡的,長著淡粉色翅膀的蛇飛行著,是一頭雞冠鳳尾蛇。

「我來牽制它!」

在雞冠鳳尾蛇背後,追逐的如黑貓一般的人,正是朱竹清,她的傷勢有了顧驀然的治療已經恢復了。

朱竹清絲毫不懼對方是一條千年魂獸,手中利爪與身上第一魂環同時亮起。

「幽冥突刺」

速度瞬間提升,利爪纏繞魂力向雞冠鳳尾蛇頭上的肉冠拍去。

本就以速度為長的鳳尾雞冠蛇的怎麼可能被朱竹清打中肉冠,它反應非常快,就算是在急速前沖,也在快要被擊中時,蛇頭擺動一下,讓朱竹清錯失一擊。

雖然朱竹清的幽冥突刺沒有拍到雞冠鳳尾蛇是的肉冠,但始終拍在了它身上,利爪與蛇體相撞,發出一聲悶響,令鳳尾雞冠蛇前沖的速度頓時降低了幾分。

而鳳尾雞冠蛇收到攻擊,蛇眼變得暗紅,它蛇頭一歪,猛地張開嘴朝著朱竹清噴出一口七彩濃霧。

同時,它頭頂的鮮紅肉冠亮了起來,剛剛變的緩慢的速度再次得到提升。

而在一旁追逐的史萊克眾人中,戴沐白一見雞冠鳳尾蛇向朱竹清吐出毒霧,大喊一聲提醒朱竹清!

「小心!!」

當他想要發動了自己的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胸口傳來一陣痛苦,原本凝聚的魂力直接潰散,脫離了隊伍,這讓其他人大驚,馬紅俊和奧斯卡連忙向戴沐白跑去。

很顯然,顧驀然對他造成的傷勢還沒有恢復,戴沐白還無法使用第三魂技,只能眼睜睜看著七彩濃霧命中朱竹清!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暗劍氣劃過,將七彩濃霧直接斬成虛無,一聲調侃聲在朱竹清耳邊響起。

「真是一隻不聽話的小貓咪,不是讓你離開嗎,怎麼還在獵殺魂獸?」

一隻手將驚訝的朱竹清的細腰摟住,抱在懷中,隨後,顧驀然抱著朱竹清輕身一躍向逃竄的雞冠鳳尾蛇,一腳踩在蛇身上。

宛若萬鈞巨力加身,雞冠鳳尾蛇不堪重負,直接從低空墜落,狠狠的砸在地上,濺起大量灰塵,生死不明。

而追過來的唐三等人紛紛停下,而唐三見勢,立刻釋放藍銀草,將跌倒在地的鳳尾雞冠蛇身體牢牢纏繞住。尤其是纏住了它那兩個翅膀,令它無法再次飛行。

只不過,顧驀然卻不樂了,自己一腳干廢了,憑什麼讓你束縛,想搶啊!?

他摟著朱竹清的細腰,舉起暗黑劍·月暗,輕揮幾劍,直接將雞冠鳳尾蛇身上的藍銀草斬斷,絲毫不給唐三面子。

這一幕讓唐三面色有些陰沉,當他注意到顧驀然手中的暗黑劍·月暗時,這不就是之前那個紫色盔甲人的劍嗎,很快,唐三便猜到了顧驀然的身份。

「是你!」

而馬紅俊,寧榮榮等人也陸續感到,奧斯卡一邊給戴沐白遞香腸,一邊扶著他趕過來。

他們也注意到顧驀然手中的暗黑劍·月暗,也都猜到了他的身份。

而戴沐白更是怒視顧驀然,如果不是他,自己怎麼可能救不下朱竹清,現在竟然還當著他的面將朱竹清摟在懷中,肺都快要氣炸了!

「謝謝你,又一次救了我,請放開我。」

朱竹清第一次這麼近和男人相處,面色有些微紅,她對顧驀然謝到,離開他的懷抱,準備向史萊克眾人走去

這一幕讓戴沐白剛放下心,可顧驀然下一步動作卻直接讓他爆體而亡。

「小貓咪,不要亂跑,萬一又遇到什麼萬年魂獸怎麼辦,在萬一遇到一頭兇惡的魔龍,你連塞牙縫都不夠,還是留在我身邊吧!」

朱竹清剛走兩步,就被顧驀然抓住胳膊,又拉回懷中,這讓朱竹清臉更紅了。

她本可以直接推開顧驀然,但畢竟他救了自己兩次,不能這麼失禮,但也不能任由顧驀然胡來。

她剛準備開口,身後傳來一道嫵媚高冷的聲音。

「你口中的兇惡的魔龍該不會指的是我吧?」

紫姬從顧驀然身後走出來,出現在眾人眼前,一見到她,看到她那傲人地方,馬紅俊與奧斯卡對視一眼,一切盡在其中。

「真是兇惡呀,大凶之兆!!」

寧榮榮也有些自卑的低頭看著自己的微微隆起的小山丘,有些殘念道:「不就是比我大一點嘛,等我再長几年,一樣有了!」

趙無極卻滿是驚恐的看著紫姬,他的神經不斷告訴著他,這個紫髮長裙女人非常危險,他的身體在不由自主的顫抖,武魂在害怕,就算面對昊天斗羅都沒有出現過,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顧驀然側頭看著紫姬,眼神在朱竹清與她之間切換,哎,差距還是有的,不過沒關係,朱竹清才十二歲,還有的長,以後一定比紫姬的大!

「您是,紫姬阿姨?!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