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大概有一個多小時,魏醫生的門打開了,陸晚初上前準備商談。

  • Home
  • 未分類
  • 過了大概有一個多小時,魏醫生的門打開了,陸晚初上前準備商談。
2022 年 3 月 30 日

但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陸晚初就驚呆在了原地,因為從魏醫生辦公室出來的不是別人,就是森莫錦。

「你怎麼在這裡?」

陸晚初疑惑的問道。

「怎麼,我就不可以來這裡嗎?」

森莫錦對著陸晚初邪魅一笑。

「可是…」

「陸小姐,既然你和魏醫生已經約好了,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

說完之後森莫錦就在保鏢的護送下離開了艾力醫院。

本來在醫院外面等待著的郁孤風看到森莫錦從醫院出來,心裡立刻拉響了警鈴,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出現在小姐的身邊,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打算。

郁孤風注視著森莫錦離開的身影,覺定悄悄的跟上去探查一下到底森莫錦要去哪裡。

另一邊的陸晚初趕緊拉著魏醫生走進了辦公室。

「魏醫生,他到這裡來是做什麼?」

魏醫生想了想楊子義告訴自己的話,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沉默了。

「沒有,他只是我們醫院一直以來的病人而已,已經在這裡治療兩三年了也算是老顧客。」

「哦。這樣啊。」

陸晚初還以為這個人是跟蹤自己到這裡來的,看來還是自己想多了啊。

「那他是來看什麼病的啊?」

「他是心理問題。」

本來魏醫生想要如實告訴陸晚初他就是那個和你先生患有一樣病的病人,但是自己的立場不允許她這麼做。

陸晚初也沒有想那麼多,那個病人的信息就像是大海撈針,自己調查了很多資料一個相似的病例都沒有找到。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等楊院長回來了。

「那楊院長什麼時候回來啊?」

「據我所知,學長明天就會回到荷蘭。」

「那可真是太好了。」

到時候所有關於謝叔叔病的疑問都可以解決了,謝叔叔的並能不能治癒就看楊院長怎麼說了。

「魏醫生,真的是太謝謝你了,你真是一個美麗又善良的女孩。」

魏醫生被陸晚初誇得頓時不好意思起來。

「哪有,我才要謝謝你呢,昨天從國內運來的物資我們已經收到了,真的謝謝你。」

陸晚初這些日子裡聯繫了國內的一些朋友幫忙運轉了一些醫療設備到艾力醫院。

魏醫生以為陸晚初只是隨口說說,沒有想到陸晚初這麼快就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陸晚初已經和魏醫生變成了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陸晚初知道了楊子義明天要回來的消息心裡開始雀躍起來,到時候自己帶著謝雲澤過來,楊院長這麼厲害肯定會有辦法的。

陸晚初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個信息分享給謝雲澤。

「那魏醫生我們就明天見啦。」

看著陸晚初這麼開心,魏華怎麼也沒有辦法告訴陸晚初事情可能沒有她想想的那麼容易。

不過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魏華希望楊子義回來能夠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嗯,明天見。」

魏華對陸晚初微微的笑著。

陸晚初走出艾力醫院的大門,郁孤風停車等在路邊,看上去表情很凝重的樣子。

「郁孤風,你怎麼了?是謝雲澤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不是,小姐,剛才我看見那位森先生心裡充滿了疑惑然後我就跟了上去。」

「然後呢?」

「讓我詫異的是車子最後的目的地竟然是那位威廉的莊園。」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森莫錦和威廉有關係?」

「這個我不敢肯定,可是他的動機肯定不單純。」

陸晚初想了想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還有森莫錦對自己說的話,再加上森莫錦和威廉之間有聯繫,自己今天又在這家醫院遇到了他,不得不懷疑這件事情就是威廉的陰謀,難道他想通過森莫錦阻止謝雲澤治療。

陸晚初越想越不對勁,明天自己一定要趕在他們之前找到楊院長問個清楚。

「小姐,我們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少爺。」

「嗯,現在回去馬上告訴少爺最近發生的事情。」

「好的,小姐。」

陸晚初在回去的車上一直想著森莫錦對自己說的話,他的謊言真的是無懈可擊,依靠著老師的關係讓自己放鬆警惕然後又了解到自己的行蹤,這次他出現在醫院一定不是巧合。 鳳凰谷內。

小如仍舊像以前一樣去老梧桐那學道,只是每次眾人散去之後,老梧桐要將她留下,多教她一些劍法仙術。能學藝小如自然開心,只不過她尚且年輕,玩心太重,總是對學藝心不在焉的,對老梧桐所教都是囫圇吞棗。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明日再來。」老梧桐講完一道法后,同往常一樣令眾人散去。

小如習慣了每次都被留下來,便仍居坐在原地發獃,等老梧桐點她。

「你也走吧。」

小如看了一眼老梧桐,以為自己聽錯了,「師父,您說什麼?」

「你可以走了。」

這讓她走,她竟然有些不敢,「師父,莫不是徒兒哪裡做錯了,讓您不滿?」

「你這小兔崽子!還好意思說!你什麼時候讓為師滿意過!」老梧桐勃然大怒,沖著小如一陣吹鬍子瞪眼。

「師傅,徒兒知錯了。」小如眨巴眨巴眼睛,裝出一副無辜可憐的模樣,這一招在老梧桐這屢試不爽。

「走吧走吧,今天為師很累了。」老梧桐站起身,臉色有些不佳。

「哦,好吧,徒兒告退。」

小如當然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她只是不高興的鼓起嘴巴,晃晃悠悠的走出學堂。御風乘風二人仍舊寸步不離的跟著她,不過小如現在已經學會了將他二人當空氣。

「小如,記住師傅一句話,谷外的人,千萬不要招惹。」小如已走到門口,老梧桐又提起聲音,不放心的叮囑了一遍。

「是,師父,徒兒謹記。」小如回身行一禮,退了出去。

小如往住處走時,不停地咀嚼師傅這話的意思,兩隻手不安分的攪動著,想著老梧桐可能知道她出去這事了,而且還在外面闖了禍。

循規蹈矩的日子又過去半月,谷內似乎並沒有因為她悄悄離谷而大亂,留仙草依舊長得很慢,二姐的孩子仍舊每天哭哭啼啼,三姐倒是不常來看她了,以前都是以和三姐鬥嘴為樂,現在也沒有人來打擾了。

過去這麼久,也不知道那個被她不小心刺傷的人現在傷勢如何了,不知道是不是還能活下去,萬一那人要是這樣死在她劍下,她這往後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了。

「哎,再去看看就知道了。」小如一拍桌子,決定再出一次谷,反正天沒塌下來。

「五姑娘,您要去哪裡?」御風乘風尊大佛,結結實實的擋住了她的去路。

「今日天氣好,我要去找同門的師姐採花,你們兩個也要一同嗎?」小如的理由有一大籮筐,可以每天變著花的騙這兩人,百十年是不會重樣的。

本以為姑娘家的事情兩人不會摻合,誰知兩人齊齊拱手道:「屬下陪同五姑娘前去就是。」

「好呀,」小如點帶你頭,「屋裡的花籃幫我帶上吧。」

本以為小如會拒絕,可誰知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聽著她要帶花籃,兩人很聽話的去屋內取。

「一——」

「二——」

「三——」

小如剛數到三,屋內就傳來「咚咚」兩聲悶響,御風乘風齊齊倒在地上。

「哎呀,這迷魂香還挺管用,你們兩個太辛苦了,休息一下吧。」

說罷,小如便大搖大擺的往谷口走去。 不過現在這個情況,有一些事情似乎也不需要打聽。在陰間想要給我帶話的,恐怕也只有撈屍老爺子了。只是老爺子說沒有黃符,讓我直接去山谷,我有些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胡青兒和我說過,有黃符在這裏,並且已經開始尋找,難道胡青兒在騙我不成?

來到樓上后,我發現大老鼠身上的傷勢有了變化,變得更加嚴重了。在他的傷口上,我感應到了陰氣,這確實有些像是胡青兒身上的氣息。

只是我現在還是不太相信謝必安說的話,可是謝必安的實力很強,他沒必要騙我,想要做什麼事情完全可以用武力壓制,我沒有反抗的機會。

就拿大老鼠來說,他想要帶走大老鼠,我阻攔也沒有任何用。

將大老鼠帶下樓交給謝必安,謝必安直接讓人將大老鼠放到另外一個轎子當中。

在離開的時候,謝九和范九看着我笑了笑,我感覺他們的笑容當中似乎隱藏着其他的意思,只是我理解不了。

鬼差離開,別墅附近的陰氣也都消散,在外面站的時間久了,我感覺有些冷,急忙回到房間當中。

我躺在床上滿腹心事,根本就睡不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是該相信胡青兒還是相信謝必安,這根本就不好選擇。

一整個時間我都在糾結這個問題,最後我想明白了,我等胡青兒回來,至少將事情和胡青兒說清楚,然後再決定如何行動。

在家中等待了兩天時間,仍舊沒有等到胡青兒的任何信息,不過在這個時候,卻等到了詩秋上門。

「你怎麼來了?」在半夜的時候,詩秋舉著紅紙傘出現,她直接穿透牆壁進來的。

「我找到了那位前輩的一個住處。」詩秋說道。

聽到詩秋帶來的這個消息,我自然是高興的,可是看着詩秋向我靠近,我感覺有些恐懼。

倒不是因為詩秋身上發生了變化,而是詩秋的紅紙傘出了變化。在紅紙傘上趴着幾個鬼魂,一個個都長著凶神惡煞的面孔,體型也是奇形怪狀的,長著血盆大口盯着我,像是要吃人一樣。

而且這些鬼魂的氣息也比較強大,若是他們對我動手,我想要收拾他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弄不好我還會死在這些鬼魂的手上。

「你不用擔心,這些鬼魂被紅紙傘控制着,他們不能隨便行動。」詩秋看出了我對紅紙傘的恐懼。

她這麼一解釋,我心中的恐懼頓時就消散了不少,也敢正視那些鬼魂的眼睛。

緩過來后,我方才想起詩秋過來是因為找到了一條腿前輩的行蹤,急忙問道:「你找到的那個住處在哪裏?」

「你現在有空嗎?若是準備好了,我現在直接帶你過去。」詩秋說道。

「很遠嗎?」我問道。

「有點,這下雪天估計不好走。」詩秋說道。

「明天早上可以嗎?讓我準備一個晚上。」我雖然心中着急,但是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磨刀不誤砍柴工,好好準備一下總是好的。

「可以,明天早上我來找你,」說完,詩秋就向著外面飄去。

只是還沒有穿牆離開,詩秋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問道:「你的撈屍鈎還在嗎?」

「不在了,好幾天前就不見了,我根本找不到撈屍鈎去了哪裏,你知道?」我期待的看着詩秋,她突然說起撈屍鈎的事情,應該是有一些撈屍鈎的線索。

「我在那位前輩住處的門口看到了,當時我還以為看錯了,」詩秋說道。

「我的撈屍鈎怎麼到前輩的住處去了?」

難道是前輩將我的撈屍鈎拿了過去?可是他拿我的撈屍鈎幹嘛?而且我有種奇怪的感覺,從船上拿走撈屍鈎的是胡青兒。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那裏還有很多其他的痕迹,你明天去了,自然什麼都知道了。」詩秋轉身離開,一眨眼的就消失了。

我趴在窗戶上看了看,看到詩秋已經走到五百米之外的地方去了。

明天或許能夠見到一條腿前輩,我的心情卻沒有太大的波動,畢竟按照謝必安說的,這裏可能根本就沒有黃符。在這種情況下,我就算找到了一條腿前輩也沒有什麼用。

不過明天既然打算去一趟,該準備的東西還是要準備的,我將事情吩咐下去之後就上床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我剛剛準備好,詩秋就過來了。

詩秋將地點告訴我后,我看了看地圖,發現若是想要過去,還是走水路比較方便。

將船拖到水中,將準備的東西放在船上之後就向著目的地出發。

划船將近五個小時的時間,我在船上解決了午餐,方才到胡青兒說的那個地方。

我看了看附近,這裏的環境有些陌生,這倒不是因為這裏被積雪覆蓋的緣故,而是對這裏的地形很陌生。

這沒道理啊!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